【三千煩惱(1-50)】

似詩 - Poemlike

1: 頂點

我只能說,還有
一些空白是沒有填滿的,還有
一些缺失是沒有修補的,還有
一些頭髮是沒有吹乾的,還有
一些膠水是沒有用完的,還有
一些餅乾放在櫃子裡,還有
一疊杯子放在那旁邊,還有
一瓶汽水放在冰箱,還有
一段膠帶貼在桌緣,還有
一個紙箱是開的,還有
一個女人在浴室,還有
一隻眼沒張開,還有
一筆錢還沒付,還有
一句話沒講,還有
一巴掌沒拍,還有
一段人生要過。

2006.6.20

2: 背負

圖騰在我的背上是團結的標記
不過變成標記的團結在我的背上也只是個圖騰

友誼用很多種形式顯現在離別後的生活中
可是生活中離別之後再多的形式也只能做到友誼

交錯著長劍的我們誓言結成同盟
在同盟結成的誓言之後我們依然如長劍般交錯

二沒有變成一,二也不會變成一
正如同一不會為了二而變成二

我們可以暫時團結,但永恆的只有彼此互相有個印象。
啊,那個人,某年的戰役中我與他一同擊敗了敵軍,
不知道他現在好不好?

留著圖騰和友誼的我,即使仍握著長劍也無法與你二人一同戰鬥了

2006.6.21

3: 分裂

靈魂有個缺口,不完整始寂寞。
但我不想將它填補,
就像傷口癒合前的癢,
要伸出爪,撕裂開來,使它愈趨殘缺。

寂寞,我將自己分為二人;
你站在光中,我站在影中。

寂寞,我將自己分為三人;
成為自己的摯友,與自己的戀人。

寂寞,我將自己分為十人;
還是不夠,不可能夠,寂寞是發散的。

寂寞,我將自己粉碎;
灑到天上化為星辰,
它們又各自寂寞,以爪撕開自己分得的那份傷痕。

2007.5.20

4: 憑依

不敢承認自己也會迷戀所以
            假裝我只是喜歡吃蘋果
熱愛紅色的(比如說眼鏡)
            是因為血、烈焰與魔幻
喜歡數字4也是因為四班,
            而不是因為某人的座號
望向左前方只是心理學現象
            絕非因為有誰坐在那裡

偶爾也拿別的標的作為憑依
            松鼠、個子矮的女孩子
純白的制服襯衫或黑眼珠;
            香味,啊,純屬幻想的
橫座標不需要改變,是我,
            不過縱座標被撕裂四半
一首詩無法兩全其美,因此
            改天我們再寫另一首。

2006.6.21

5: 觀眾

我在台上摺紙。
偶然摺出了一隻滿意的紙鶴,
但是台下卻有些人斜著眼說,也不過爾爾嘛。
我仔細一看,發現五年後的我也在那些人當中。

那麼我繼續摺紙。
偶然摺出了一隻不怎麼樣的青蛙,
但是台下卻有些人高聲歡呼:驚人!神乎其技!
我仔細一看,發現五年後的我也在那些人當中。

那麼該怎麼辦呢?
我繼續摺紙。

五年後我走到台下看五年前的我摺紙。
那隻青蛙真酷。相較之下,前面那隻紙鶴實在沒什麼個性。

不過五年前的我又不這麼想。
算了,反正他會繼續摺紙。

2007.9.12

7: 循環

四拍子的生物被夾在七拍子的輪軸裡
一、二、三、四 五、六、空拍
唱著無法滿足的歌
一、二、三、四 五、六、空拍
跳著撕心裂骨的舞
一、二、三、四 五、六、空拍
然後,再來一次

一、二、三、四 五、六、空拍
餘願未了已是下一周
一、二、三、四 五、六、空拍
餘願未了仍有下一周
一、二、三、四 五、六、空拍
在不愉快的節奏中仍能忘我
一、二、三、四 五、六、空拍

我還有七拍
或是 我少了一拍?

2006.11.15

8: 定位

這是一種不知道切分音的節奏
跳舞的是一種只會計算自然數的動物
他們的動作是一種只有概念沒有細節的漫遊
在台下欣賞的是一種根本不在乎舞蹈的觀眾

舞者的隊形是一種垂直座標系的劃分
變換隊形是一種盲從的混沌效應
教舞的老師是一種大宇宙的命運力量
站在偏遠地帶的我是一種矛盾不合群的突變型

我的定位是尺規作圖的精準點
我的節拍是機械運作的必然性
我的動作是抽象還原的再呈現
我的循規蹈矩是一種叛逆

2006.7.16

10: 刃甲

神賜給我十根長長的指甲
讓我在無法用言語表達不滿時
可以刮黑板。
刮呀刮呀刮。

嘰────
────
────
────
────

────
────
────
────
────!

2005

23: 死敵

他的座號緊跟在我後面。

畢業前夕,我在全班的面前,
「我最討厭的人就是你。」
這樣心平氣和的對他說。

他坐在最前排的座位。
「對,說得沒錯。」
他微微一笑。

他以嘲笑我自娛;
我以輕視他為樂。
我們見到面就不屑的互瞥一眼,
「我才懶得跟你吵架。」
心裡這麼想著就擦肩而過。

後來我再也沒遇過這麼美妙的敵人了。

2006.7.4

24: 交換

  英雄三擊盾,咆哮:
「不想不朽!不想不朽!不想不朽!」
  至於其他,似乎就沒有什麼好
要求的了。
  以億兆個億兆仍分不盡的
定格,換取
  一舉手一投足的
片刻,方知
  你我每一次呼吸,都與
戰場上
  刺穿心臟的每一柄長矛
等價,亦與
  動搖世界的每一道靈光
同義,只是
  卷卷為你我而束的
無韻,總要
  百年寫成,千年傳頌,且
窮其力,也只是二十四個離散的
  剪影。

2007.4.26

40: 很快

早上要記得刷牙
早上要記得洗臉 (好啦。)
桌上有一碗牛奶
要微波四十秒鐘

每天要五點起床
每天要十點睡覺
作業要記得寫完 (早就寫完了。)
房間要記得打掃

你不會比我還忙 (對,這我知道。)
你可以多用點心
我不會挑剔太多
只要以下這張列表上所舉的一萬五千項毛病都沒犯就好

微波爐那碗牛奶
四十秒早就過了
你還在發什麼呆?
        (等一下,我正在看表……)

2006.7.3

46: 時段

很久很久以前它誕生了
很久很久以後它將死去

不太久以前我們誕生了
不太久以後我們將死去

驕傲的把自己放在任何一點上吧
世間總有某個點 有屬於我們的時段
結束之後誰來取代 無須操煩
因為我們不是管理時段的人

否則就請
以收斂級數的光
死命地照耀發散級數的幽暗吧

200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