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他失去的蹤跡


15◆地點

  2003年12月24日星期三。
  距離Umbra的屍體被發現,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學弟再度前來二年級教室找Ara。
  「我——終於——問到化驗的結果了。」

  暫且不論學弟是如何從他父親或其他人的口中套出案情的,他所查到的結果,也和Ara原先推測的大同小異。
  當屍體被發現的時候,也就是2004年12月17日,死亡時間已經超過七十二小時了。死者的腕關節、肘關節、肩骨、膝蓋骨、和腳踝多數脫臼,聲帶損毀,手腕上有被綑綁的痕跡,皮膚乾裂,瞳孔泛黃,髮絲中色素不足,口腔有發炎痕跡,而從血液的凝固與血跡分散情形來看,主要的死因還是左肩動脈被切斷,失血過多而死。
  相當清楚。Ara從這些驗屍結果中都聽得出來,Umbra死前受過如何的痛苦。手腳被打斷,被綑綁住,關在密閉的四樓十三室當中,不能發出聲音求救,也不能逃脫,因為飢餓而一天天逐漸消瘦,就在他即將餓死之際,遭到兇手肢解,死無全屍。
  有什麼理由,讓一個人用這種手段來對付另一個人?

  晚間五點。
  星期三的課特別好混。沒有國文課,沒有英文課,連數學課都只有一堂。最後的兩堂課,美術老師從來沒讓學生實際做過什麼,不曾畫圖,不曾雕刻,不曾拼貼,不曾寫書法……而轉眼間,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走出美術教室,Ara打開手機。
  收到一封簡訊,顯示的名字是「Umbra」。
  得知對方是誰以後,Ara沒有必要再害怕。為了更加接近真相,他必須和對方有更多的聯繫。

  「聖誕節當天見面。時間地點由你決定。」

  對方決定明天見面。但是明天學校並沒有放假,如果要見面只能選晚上。Ara不知道對方住在什麼地方,但是看來他也不需要擔心。

  「鳥窩頭!」林采薇突然從旁邊撞了過來。「在看什麼?」
  Ara立刻把抓著手機的右手塞進口袋裡。
  「你跟誰明天要見面啊?」原來她早就把簡訊內容看清楚了才出聲的。
  「不關妳的事。」Ara說。
  「到底是誰呀?你不說我明天晚上跟蹤你喔!」
  「……網友。」他隨口瞎掰。
  「哦……網聚呀,女的還男的?」
  「男的啦。」
  Ara對這謊言完全沒有罪惡感。他真要說實話的話,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
  「喔。拜拜!」林采薇加快腳步走了。

  Ara把右手和手機拿出來,瞄了一下。已經打到「晚上七點,在」的地方了。
  再次考慮了一下。最後,Ara還是決定,要找一個晚間人煙稀少的地方見面。

  晚間六點半。
  「學校西側圍牆……?」Luna看著Ara傳來的簡訊。
  為什麼要在那麼偏僻的地方見面?
  但是,既然她都已經承諾時間地點由對方決定了,她也沒有什麼好要求的。
  「娃娃!」她朝樓上喊:「吃飯囉!」

16◆宣告   2003年12月25日,星期四。   Ara沈浸在有個約要赴的感覺當中。那是和上星期四時相同的感覺。   他記起那感覺。那一天以前,他的生活過得平平靜靜的,他從來不記得有什麼約會。   但是12月17日一到,潛藏在記憶深處的鈴聲響起,鉤出沉沒的往事。   他再一次想,若是自己就這麼把約定忘了,會不會比較快樂。   Ara的答案是,不會。   早晨八點十分。第一堂課是英文,他難得的打起精神,準備好好的迎接這一天。   一個沒見過的男老師走進教室。議論聲隨即掃去了寧靜。   「你們導師她今天有事,不能來上課,請我來代課。」   「起……」班長正要喊。   「不用了,大家坐好,我們直接開始。」   這樣的開始有點掃興,但Ara決定不管如何要好好上今天的課。   這種興奮感覺是從昨晚開始的,Ara認為這可以作為他改變的開始。   中途有些累,但這一天他終究度過了。   晚間七點。   這個時候,Ara已經在圍牆邊等了十分鐘了。   Umbra的女朋友,會是什麼樣子呢?他心中幻想著,會是像四年前那樣的長髮飄逸嗎?或是失去了丈夫而憔悴消瘦?   一切見了就明白。   雙方不需要用任何信物來辨認。在黑夜中,會佇立在圍牆邊等候的,就是Ara;而會在圍牆邊停下腳步的,就是她。   一輛黑色的轎車駛來,停在Ara面前的路邊。Ara知道,就是她了。   轎車的後門打開,一個小女孩跳了下來,碰的一聲關上車門。她靠在車門邊,看著Ara。緊接著前門也開了,一雙黑色的皮靴從門裡探出來,踏在地面上。   Ara瞇起眼睛。街燈稀疏,看不清楚眼前的人。但是光線太暗了,瞇起眼也看不清。   那個女人下了車,將車門鎖上,牽著小女孩的手往Ara走了過來。   「于桑翰?」   Ara看清楚了,是班導師。   「A……Ara。」小女孩膽怯的說。「……聖、聖誕節快樂。」   「啊,聖誕快樂。」Ara說。心中一絲念頭也沒有,無法思考。   「我們到亮一點的地方說,好嗎?」Luna走到他面前。   「好,……好。」   事情複雜到Ara無法想像,而他還沒來得及多思考目前的情境,就搭上了Luna老師的車。   然後,轉眼間,他已經跟著Luna老師,來到了空蕩蕩的二年六班教室。   風穿過沒有關緊的窗戶,發出嗚嗚的聲音。   「找張椅子坐下吧。」   Ara連考慮的餘地也沒有,只能乖乖的照做。跟著Luna老師的那個女孩,應該是她的女兒吧?這麼嚴肅的話題,適合和小孩子說嗎?   「好吧,」Luna老師坐到Ara隔壁的位置。坐下之後,Ara才感覺到對方跟自己其實差不多高。「魁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魁?喔,Umbra。」Ara記得他說過,他什麼也不知道,但Luna老師知道多少?「我不知道,我只記得四年前和他約好——約好今年他的生日,要在宿舍和他見面。」   Luna震了一下。Ara看得出來,她忘了這件事。   「那、那他有出現嗎?」   「什麼?」Ara感到莫名其妙。「他不是——他——」   他瞭解狀況了。對Luna來說,Umbra從她面前消失了,是個失去蹤跡的人。她不知道Umbra死了。   「他怎麼了?他現在在哪裡?」Luna變得很激動。   「他……」   Ara看著急切的想知道答案的Luna,看著她的女兒坐在一旁不知所措。   然而,今天是他唯一的機會。想要把話說清楚,就要趁現在了。   「……他死在宿舍裡。」

17◆打亂   Luna老師的女兒坐在離兩人很遠的座位上。不,並不真的很遠,但是感覺很遠。她低著頭,雙手抓著自己的褲管,呆呆的望著地面。   她的父親死了。   Luna的丈夫死了。   Ara並不想這樣傷害她們兩人,但是今天,他一開始就決定了,要有所改變。   「……太過份了。」Luna說:「這個玩笑太過份了。對,這個玩笑太過份了!」她自言自語的成分居多。   「我也希望我在開玩笑。」Ara說。   好像有一縷靈魂,從Luna的體內蒸散出來,她繃緊的全身同時放鬆了。   Ara瞄了Luna的女兒一眼。她一直靜靜的在聽。那真是堅強啊,Ara想,比Luna老師還要堅強。但是,那只是因為兩人的牽絆不夠深。   「你……最後一次見到魁,是什麼時候?」   「四年前。」Ara說。   「四年前的……5月2日?」   「我不知道。」   「對,5月2日。」Luna說:「因為我的生日是星期五,所以他決定提前慶祝。然後,就在路上碰到你。」   Ara有點印象。Umbra和他的女朋友正要出去玩,巧遇Ara,而因為難得好久不見了,加上Umbra很快就要出一趟遠門,所以預先約好了回來之後的約會。   「他那年要出國去念研究所。」Luna說:「帶著我和娃娃一起去。他是這麼預定的。可是……那年六月,他不見了……一直都沒有回來!」   Luna的聲音已經有點沙啞了。   Ara也不知道該不該安慰她,他反而覺得自己是最悲慘的。Umbra原本只是一個他記得也罷、忘了就算了的普通熟人,然而,他失去的蹤跡再度重現之時,自己卻背負著解開他死亡之謎的使命。   「老師。」Ara喚了一聲。   「……我該怎麼辦?」   Ara不明白。Luna和女兒已經沒有Umbra生活了四年了,然而一旦確信Umbra已死,她卻彷彿無法繼續活下去了。那,就是「絕望」嗎?   「我要找出兇手。」Ara說。不知不覺中,他站了起來。「線索越多越好。」   「……好。呃,我好像……有點失態。」Luna用力一擠眼睛。「不管怎麼說……今天你還有人要見。」   Luna站了起來。她將椅子靠好,走出教室。叩叩的腳步聲,回音擴散開來。   Ara頭腦有點混亂了。他知道今天他所說的話,已經徹底打亂了Luna老師的生活。可是Luna老師今天的表現,也徹底打亂了他自己的思緒。   而且她的女兒還留在教室裡,似乎不想離開。   「A……Ara。」   Ara不安的望向教室外。Luna老師在走廊邊背對著教室,似乎在等待。他立刻醒了過來。   「Stella?」Ara試探的說。他自己有些迷惘,他不知道自己期待的是什麼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