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他失去的蹤跡


12◆搜尋

  2003年12月23日星期二,晚間九點半,資訊室。
  Ara特地佔了最角落的一台電腦。他不希望再有任何人站在他背後看他的螢幕。

  「http://www.google.com.tw/」
  「Umbra」
  「關於Umbra大約有508,000項搜尋結果,這是第1至10項。共費0.26秒。」
  「Umbra - Manufacturer of Houseware Designs - Store Home Page」

  不行,換成中文搜尋。

  「關於Umbra大約有1,070頁簡體中文和繁體中文搜尋結果,這是第1至10項。共費0.37秒。」
  「……這是Firebox Records第一張發行的作品,是一張超過78分鐘的split cd,分別是兩支來自芬蘭的doom metal樂隊,AARNI及UMBRA NILHIL……」
  「……共發現6筆關於[umbra]的資料(解釋內文之英文單字均可再點選進入查詢)……」

  不死心的一路翻到最後一頁。查到的不外乎日蝕月蝕等,要不然就是某間公司的名稱、某種魚的名稱。網路上的確有些人用Umbra作為暱稱,但多半12月17日以後還有出現。最後Ara還是放棄。
  線索太少。Umbra讀過這間高中,而且出生於12月17日,就這樣。即使查歷屆學生名冊也查不完,更何況Ara只是個學生,不可能有機會碰到名冊。Umbra在網路上也幾乎沒有活動。對了,那是因為1999年他就離開了——去某處,一去四年。或許他出國了,從此不再出現在線上。
  那麼如果Umbra沒有被殺,現在他應該剛回來不久。蹤跡消失了,他的女朋友應該會到處找他,或許還會報警。失蹤人口協尋的網站可能會有。Ara等了兩分鐘,最後出現的是找不到網址的錯誤畫面。

  「四樓十三室……對啊,傳過鬧鬼。」
  晚間十點。四樓三室裡,Ara向學長打聽關於十三室的傳聞。
  「那間被鎖起來了,不過是一般的密碼鎖,我們大家都會開,只是因為鬧鬼所以沒人會去開。」
  「我們住進來的時候那間就鎖起來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鎖的。」
  「是15號晚上我們就在傳了,說四樓有一股臭味,找了半天找不到,最後才去開那間寢室。」
  「你問這個要幹嘛?」

  每一間寢室都打聽到被反問這個問題為止。
  然而,也只知道四樓十三室至少有三年的時間是上了鎖的,而且沒有人會去開。
  不可能會把一個人關在宿舍寢室裡超過三年的,所以這段期間想必有人開過那個密碼鎖。或許警察會在鎖上面找到一些指紋。不,那沒有用的,Umbra不只是指紋,全身都留在現場,但是警方還是不知道他是誰,區區一個指紋,更不可能找出兇手的身份。

  如今只好再撥一次Umbra的手機了。

  「您撥的電話現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總是這麼不順心。Ara把手機往桌上一擱,提早跳上床睡覺。
  要是沒有發生這件事,他今年都不會這麼早睡……該感謝嗎,呵呵。

  「好,好,那後天的課就麻煩您了……好,不會不會,早點休息,Bye。」
  Luna老師和卓老師講完電話。正準備要關機,低下頭一看。
  「嗯——一通未接電話……?」

13◆接觸   12月23日晚間十一點。   Luna窩在沙發裡,眼睛直直的盯著手機螢幕。   電視開著,她不理會。一杯咖啡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冒著熱氣,她不理會。   同樣的號碼打來過三次。   「2003/12/23 22:38:53」   「2003/12/18 18:03:25」   「2003/12/18 17:01:33」   第一次打來是在她正準備要下班的時候,對方一句話也沒說,她當時認為那是是惡作劇電話。第二次打來她沒接到——是娃娃接到電話。對方說是她打電話過去,要她再與對方聯繫。她當時認為那是卓老師。但是第三次打來的時候,她正和卓老師在通話。   會是誰?   Luna的手機號碼知道的人很多。英文科辦公室的所有人、教務處、她的班級的所有學生……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人。   雖然已經很晚了,為了這個疑惑她還是決定回電。   嘟聲持續了很久,將近二十聲,Luna還一度以為對方不會接了。然後她聽見啵的聲音,和電話另一頭一個帶點顫抖的聲音。Luna左手伸向遙控器,把電視機給關了。   「喂……?」   「請問,剛才您撥電話來找我有什麼事?」   「呃……」對方還是彷彿飽受驚嚇的樣子。「……請問,這支電話是誰的?」   「哪支?喔,噢,我的嗎?」Luna心中已經浮現了答案,對方是什麼人,她大概猜得到。   「哦,是您的電話嗎?那抱歉,我打錯了……」   「不,等一下!」   「呃?還是之前曾經是別人的……?」   「你是Silva?還是Ara?」   對方沒有回答。她也知道這樣問太直接了。   「……我是Ara。妳是誰?」   「你應該不認識我吧,我們才見過一次面而已。你是Ara……那麼你知道了什麼,所以打電話過來嗎?」   「不。」對方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才打這通電話。妳是Umbra的什麼人?」   「……Umbra……」Luna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他是我的丈夫。」   她暫時閉上眼睛,彷彿這樣就同時聽不見電話另一頭的驚愕聲。   「這樣好了,我們要不要找個時間碰面?」   「好啊。」對方彷彿沒有經過任何考慮便答應了。   「那……時間再另外談,我會再打給你。」   「好,就這樣。」   通話結束。Luna緊繃的全身頓時放鬆下來,她癱在沙發上,揉著自己的額頭。   如果是Ara,他現在應該是……算一算大概是高中生了吧。   接連發生太多的事情,她都沒有力氣去好好思考,這通電話提醒之下,她發現自己遺忘了好多過去。   背後有聲音。她轉過身去看,是娃娃,她站在樓梯口。

14◆交集   她還會再打過來。   Ara看著手機的電量。剩下一格。宿舍沒有地方充電,要是沒電的話,看來只能換電池。   Umbra原來已經結婚了。對象應該是四年前跟在他身邊的女朋友吧?她長得什麼模樣,已經記不得了,似乎染了頭髮,是金色的呢?還是紅色的呢?不,應該不會吧,她都有小孩了,而且好像年紀也不小了。這麼說來,四年前Umbra已經有個女兒了?他不記得有這件事。   如果她知道Umbra已經死了,為什麼她不出面?   「我白天要上課不方便,請用簡訊聯絡。」   Ara傳完訊息,把手機關上,然後隨手從地上揀起一本漫畫週刊開始看。   一個室友從外面走進來,手裡拿著臉盆。「嘿,沒在睡覺啊?」他說。   「這麼早,睡什麼睡。」   「你之前還更早睡咧——咦,寢室只有你一個人?」   「對啊。」Ara說,然後他突然想起禁止獨處的約定。   「靠,事情過不到一個禮拜你就放這麼輕鬆?」   我哪裡輕鬆了,Ara想,我比你們還沈重。   Luna把咖啡放到茶几上,站起來走向娃娃。   「又這麼晚還不睡?」   「媽媽,媽媽……」   「什麼?」   「……妳,妳剛才打電話給Ara嗎?」   怎麼會這麼問呢?Luna心中有些懷疑,但她得先回答。   「……對啊。」   「妳也認識Ara?」娃娃又問。   這是Luna正想問的話。她第一次被娃娃搶先一步說話,但卻是在這種情況,她沒時間多想。   「妳的意思是妳認識他?在哪裡認識的?」   「ㄟ……他是我網友啊。他,他還邀我跟他見面呢,妳知道啊。」娃娃說。   心跳加速的感覺又來了。Luna覺得胸口有點悶,她拿起咖啡把它全部喝完。   她們認識的是同一個Ara嗎?Luna不確定,但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不用懷疑。   「……好,已經太晚了,妳趕快上床睡覺……」   娃娃還想說什麼,但她只能乖乖的聽話,走上樓梯。才走到一半,Luna又叫住她。   「那個……」Luna說,「妳網友約妳出去的事情,我可以答應。」   「ㄟ?」娃娃嚇一跳。   「我跟妳一起去見妳的網友。我現在就聯絡他。」   話剛說完,鈴聲從背後傳來。Luna從沙發裡抓起她的手機,拿起來一看。   Ara傳來的簡訊。   「我白天要上課不方便,請用簡訊聯絡。」   Luna按下回覆。   「聖誕節當天下午去找他。沒有意見吧?」她問。   「ㄟ?沒、沒有。」   「好,那我現在和他約見面的地點。已經快十二點了,妳先去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