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他失去的蹤跡


9◆隱密

  12月23日,午夜0時。

  娃娃從房裡躡手躡腳的出來,手裡抓著一張便條紙。她走到樓梯口,停下腳步。
  一樓的燈還亮著。

  家裡只有一支電話,也只有一台電視,都在一樓的客廳。娃娃回頭,往媽媽書房的方向走。

  Luna還窩在沙發裡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螢幕瞧,電影台播著災難片。她伸出手從袋子裡抓了一片洋芋片。
  電視機裡的爆炸聲被調到最低音量。Luna抬起頭,看了天花板一眼。

  有了,就是這個。
  娃娃從媽媽的手提袋裡找出她的行動電話,打開蓋子開機。
  「請輸入PIN碼:」

  「唷,你來得正好。」男生宿舍二樓。Ara剛爬上來,就被從七室走出來的同學叫住。「缺一腳,你剛好下來補。」
  「好啊。」Ara立刻答應。對於住在宿舍的學生們來說,午夜不是用來睡覺的。
  「有誰在?」Ara問。
  「有……」那同學直接帶他到七室,打開門,「……大胖、式宗,加上我——打橋喔,你跟式宗一組,門關好,快點……」
  Ara將門關上——關不起來,外面有人在拉。
  是中隊長,站在門口。「牌拿來。」
  「別、別開玩笑了啦……」式宗說。
  「你以為我想喔?教官在一樓!」中隊長悄聲說。「不想我沒收的話,快點找地方藏起來,然後你們四個,秦式宗、陳清民,還有你,趕快找張書桌開始看書,大胖,你躺到旁邊那張床上睡覺,快點快點……」
  教官爬樓梯的聲音傳來。
  「快點,大燈關掉!」中隊長立刻關上門,往八室走去。

  書房的一片黑暗中,只有手機透出的光。娃娃膽怯的按下「0507」。
  「密碼錯誤」微弱的嗶聲響起。
  「請輸入PIN碼:」
  娃娃還聽得見樓下電視的嗡嗡聲,她重新思索會是什麼號碼。猜錯三次就會鎖卡,那樣她就瞞不住了。她試探性的按下「1217」。
  解開了。

  「你們知不知道現在幾點啦?」教官不耐煩的對七室裡的人說。「關大燈!想看書的話開檯燈看!」
  教官按下大燈開關,寢室裡變得一片漆黑。然後他關上門匆匆的往下一室巡邏。
  Ara鬆了一口氣。這瞬間他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他幾乎是立刻抓起手機,湊到眼前一看。
  「Umbra」

  全身頓時變得僵硬。
  「誰啊?」清民靠過來看。Ara立刻把電話掛斷。

  過了兩秒他才發現電話斷了。他有點氣他的同學,但掛斷的人是他。
  他在怕什麼?

10◆阻斷   您撥的電話現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娃娃!」   媽媽忽然出現在背後。娃娃的手立刻不聽使喚的、多此一舉的把手機關掉,當然,瞞不住。一樓的電視聲音還不斷的傳過來。   「這麼晚了還不睡,在這裡偷玩我的手機?」   「ㄟ……」娃娃想要辯解什麼,但是講不出話。   「打給誰?」Luna指著她右手那張便條紙。   「沒、沒有啊……」   「男朋友?」   「不、不是啦!」娃娃立刻回答,比以往每次說話都快。   「還說『沒有』,到底是誰?」   「嗯……,嗯……」   掙扎了半天。   「是網友啦。」娃娃說。   「網友?」Luna有些驚奇。「妳也有在外面交網友啊?」   「ㄟ……網路上的朋友,就是網友啊。」   「那幹嘛不在網路上講就好了,還要打電話?」   電視的聲音還響著。應該關掉它的,娃娃心裡想著。   「他……他說想跟我當面說啊,可、可是我說不行,所以他就給我電話……」   「嗄?」Luna問,「不是應該跟妳要電話才對嗎?」   「ㄟ……不知道呢。」   「這樣花的是我的電話費耶,你們剛才講了多久?」   「沒、沒打通啦。」   「為什麼他要跟妳當面說?」   「ㄟ?嗯……不知道呢。」   Luna感到有趣。自己這個講話慢吞吞的小女兒,有人想和她聊天呢。   「好吧,既然沒打通就放棄囉,已經很晚了,快點去睡覺!」   媽媽催促著,娃娃把手機放回袋子裡,然後走出書房。   「還有,」Luna說,「妳年紀還太小,我不會答應妳一個人去和網友見面的。」   「喔。」   Luna看著女兒往外走。已經十二點了,平常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睡得很熟了。   有人想和她聊天呢。有人想和我的小女兒聊天呢。她年紀還太小……她才十歲呢,有人想要和她聊天……   「說到這個,」Luna突然開口,娃娃停下腳步,站在書房門口。「妳想要什麼聖誕禮物?」   她沒有聽到回答,只見到女兒再度一步步的走回房間。   娃娃走進自己房間,將房門關上。   我想快點長大!   但娃娃終究什麼也沒說。

11◆幻想   12月23日,下午第三堂是英文課。Luna老師心血來潮印了一份剪報,是有關英文的網路用語的專欄,登在一份雙語報紙上。   「昨天晚上啊,」Luna一面把剪報分成幾疊,一面愉快的說。「我女兒偷拿我的手機,我問她的時候,她說她要打給網友呢。我都不知道她有在外面交網友,她才十歲……」   是啊,妳女兒這樣,妳女兒那樣,學生們聽得意興闌珊。   剪報從排頭傳了下來。   「怎麼沒有XD啊?」   「XD?啊,沒有嗎?」Luna抓起自己那份仔細看。「喂,XD是emoticon啦,這張是講網路用語的……」   「呵……妳印之前沒讀過喔?」   「當然有!」   Ara睡得死死的。   「那個……林紫薇,叫妳隔壁的同學起來。」   「是『采』薇啦!」再度大聲抗議。   Ara的背隱隱作痛。睜眼一看,眼前是英文老師發下來的講義。看起來似乎是一堆密碼。   「L8R=LATER CU=SEE YOU LOL=LAUGH OUT LOUD」   多聽了兩分鐘,他才知道這叫做網路用語。不對吧,他不記得上網的時候有看過這個。   下課時間。   「喂,鳥窩頭。」林采薇叫住Ara。   「幹嘛?」   「你們男生宿舍,沒再發生什麼事了吧?」   「……沒有吧。怎麼了?」   「我弟想考我們學校……他在考慮要住學校宿舍還是在外面找房子。」   Ara沈默了一會兒。   「不會怎樣啦。」他說。「事情很快就過去了。」   賴老師拿了一疊紙走進英文科辦公室。Luna知道不妙,連忙收拾東西,站起身。賴老師把紙放在對面卓老師的桌上,然後慌張的靠過去。「卓老師,你先點一下——」   「幹嘛?」Luna冷冷的說。   「呃……這個……」   「沒事就少來煩我。」   賴老師愣在那裡,看Luna走出辦公室。   「他簡直……」卓老師一邊清點著影印50份的講義一面說著風涼話,「……把你當作蒼蠅在趕嘛。」   「好像攻不破的城堡一樣。」賴老師說:「不過很有挑戰性。」   Luna提早離開,開車到小學側門的接送區附近。小學應該還有十分鐘左右放學,而且娃娃還會到書店去看一會兒書。   4點20分。娃娃赫然出現,走向公共電話亭。   她大概要打電話給我吧,Luna不動,想給她一個小驚喜。   娃娃拿出一張紙條,好像在想什麼。一個穿高中制服的男生迎面走來。   「啊,上次的小妹妹!」   Luna搖下車窗,注意聽他們在說什麼。   「ㄟ……?」   那個男生開始掏口袋。「太好了,今天剛好有做新口味……」他拿出一根包裝好的棒棒糖。   「ㄟ?新口味?」   「榛果口味的喔。」   「ㄟ……榛果口味的棒棒糖……」   「妳可以再幫一次忙嗎?」   Luna忍不住下車走了過去。那個男生嚇了一跳,娃娃也嚇了一跳。   「媽媽!」   「喂,」Luna問,「才不到四點半,你就跑出來遊蕩?」   「遊蕩?不是,我是要去店裡……」   「蹺課喔?」Luna打量著他的制服。「三年幾班?」   「我早就畢業了!」那男生急忙解釋,「只是沒升學而已。」   穿著三年級的制服,但並不是三年級的學生。好像在哪裡碰過這種事。   「你拿棒棒糖給我女兒幹什麼?」   「試吃啊!我準備要開店呢!」他理直氣壯的回答。「雖然我沒味覺,可是我喜歡做糖果!」   Luna再度打量了他一次。的確,袖口五顏六色的,如果說是做糖果弄的,她也不會懷疑。不過老實說,這種裡面有大量色素的糖果她也不喜歡。   「好啦。我要接我女兒回家了,試吃的話最好不要每次都找同一個人。」   Luna放著那個有些失望的年輕人不管,直接帶娃娃回家。   那張紙條大概提醒了Luna,娃娃想要打電話給什麼人,而她並不放心。   回家的路上,娃娃看著窗外的風景,心中有著一些幻想。   Ara是怎麼樣的人呢?是個高中生……像剛才那個大哥哥一樣嗎?袖口應該不會沾滿顏料吧,但是會和他的一樣,走路的時候在風中飄動。應該會背著書包,不,和網友見面好像不用背著書包……話說回來,榛果口味的棒棒糖吃起來會是怎樣的呢?上次吃過薰衣草口味的,還有奇異果口味的……嗯,奇異果口味的她不是很喜歡,榛果也有個果……不對,蘋果也有個果,可是蘋果口味的不錯……   Luna今天沒有聽見娃娃的歌。她打開廣播,兒童合唱團的聲音傳出。   「Jingle bell, Jingle bell, Jingle all the 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