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他失去的蹤跡


7◆記憶

  2003年12月19日,上午八點半。
  Ara已經睡了將近半節課。他昨晚的安眠只維持到九點多,然後就被室友們硬拖下床。「靠,你居然在這裡睡那麼死!萬一殺人魔衝進來把你切丁怎麼辦?」
  然後又跟往常一樣,午夜一點重新入睡。
  這堂課是英文,Luna老師剛幫同學們整理完分詞構句的規則。
  雖然是導師的課,Ara仍舊睡得死死的。反正Luna老師總是花一堆時間在講她家那個小女兒有多可愛什麼什麼的,還有隔壁班英文老師又怎麼樣了等等的,Ara並不認為是自己在打混。

  當然,事實上他的確是在打混,有時就會被點名。
  「陳士鴻,叫你旁邊那個起來。」Luna老師用一種稀鬆平常的語氣說。
  Ara的桌子被搖了兩下,他不為所動。
  「老師,」坐在他左邊的林采薇高舉右手:「我來叫醒他。」

  「起床啦!豬頭!」她用力把Ara從椅子上踹下來。全班哄堂大笑,Ara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
  雖然說這是上演過N次的畫面,不過Ara並沒有一如往常的因為被吵醒而一副臭臉。相反的,他有一瞬間像是在笑。
  「謝謝采葳的幫忙。」Luna說。林采薇以更快的速度再度舉起右手,「是采『薇』!」又一陣笑聲,Ara已經坐回座位。

  夢境以流星的速度飛逝。

  那些影像很單調,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只有聲音的。Ara的夢往往如此。
  髮色依然烏黑的Umbra,個子不高,有著精明的笑容,還帶著女朋友。
  「朋友裡面,只有你還沒上高中。不過你應該考得上我們學校吧。」Umbra那陌生的聲音說著,「到時候就可以聚在一起了。」
  Ara點點頭。
  「那下次你也要來喔。」
  「我回來的時候,你大概剛升上高二吧。那就那一年聚會好了……也沒什麼日子好選的,就我生日那天吧。」
  「男生宿舍,四樓十三室。下午五點——我?我把以前的制服拿來穿就可以混進去了。」
  「不准早到也不准晚到!」

  Umbra的女朋友長什麼樣子,想不起來。她的聲音也想不起來,只記得是充滿懷疑的。
  「那是四年後耶……他會記得嗎?」
  「Ara,記給她看!」
  Ara點點頭。
  這就是約定。

  Umbra在他眼前起了變化。皮膚漸漸乾枯萎縮,頭髮褪成灰白,然後從手、腳、腰、膝、咽喉,裂開,分成一塊一塊的,飄落在宿舍寢室的地板中央。
  Ara站在教室中央。班長說,「起立」,全班站了起來,從第一排開始一個個裂開,分解,散落一地。
  他低下頭,看自己的手。一窪鮮紅的血在掌心,中間浮現了一道漩渦,然後蝕穿他的手掌,一滴一滴漏到地板上,冒出一陣陣的煙。

  幸好,是一場夢。

8◆邀約   假日是在沒什麼時間概念的狀況下度過的。有一些夢的細節他一覺醒來就忘了,他不得不把回想起的部分記下來。   四年前的某一天是約定的日子,那時Umbra至少已經是高中生了。他說他即將出遠門——一去就會是四年。   Ara記得那個感覺。Umbra把他當成很要好的朋友,但對Ara而言Umbra只是個認識的人。   但不知道為什麼,久遠的約定,一直印在他腦裡。   他可以不用那麼痛苦的——如果他不曾想起約定。   或許是Umbra要將查明真相的任務交給他吧。   12月22日,星期一。   第二次和學弟碰頭。   「你調查得怎麼樣了?」   「很慘!」學弟好像很想趕快把話說出來。「驗屍的結果,死者全身關節都在分屍前就脫臼了,手腕和小腿有綑綁的痕跡,而且身體器官嚴重老化——根本就是被關了很久的樣子!」   「哦。」Ara忍住了想大叫的衝動。   「那學長,你有查到什麼嗎?」   Ara知道的很多,但他不能說。他沒有理由知道死者的手機、死者的生日,也不能說出死者在1999年和他有過約定。   「不……查不到。」   七點。資訊室。   Ara恨不得立刻在線上找個朋友,一字一句的把事情從頭到尾講個清楚。但是他不能這麼做。   唯一能找出真相的就是他,他一個人。   這時,Stella上線了。   印象中,Stella是個打字很慢,用詞很講究的人,有時候簡直不是在說話,像是在作文。但她給Ara的感覺,是最適合傾吐心聲的朋友。雖然……會花掉不少時間吧。   上回他們還有個見鬼的話題,就從這裡切入吧。   Stella 說: Ara,晚安。   Ara 說: 安^_^   Ara 說: 耶誕節快到囉^o^   Stella 說: 是啊。   Ara 說: 你想要什麼禮物ㄚ??   Stella 說: 真巧,我媽也問我這個問題。   Ara 說: 說到耶誕節好像也就是送禮物了吧^^|||   Stella 說: 禮物的事我還在想。可能裝個ADSL什麼的吧?   Ara 說: @@; 這是很長期的禮物ㄛ   Ara 說: 每個月都要$...   Stella 說: 可是撥接的話更花錢啊。   Ara 說: 你還是把打字練快吧= =   Stella 說: 我想也是!不過,這需要長久的練習啊。   Ara找不出接回那話題的方法。   Ara 說: 希望耶誕老人送你超快的打字速度XD   Stella 說: ……應該還有更好的禮物吧?   Ara 說: 好心情是最棒的禮物^^   挽回不了。這句話都說出來了,Ara根本不可能再和Stella提他自己心情不好的事。   他是這麼想的,但這卻成了轉機。   Stella 說: 你心情不好嗎?   Ara 說: ㄟ...你看得出來啊@@;   Stella 說: 心情不好的時候,尤其感覺得到好心情的珍貴呢!   Ara 說: 唉....那是好心情的人一廂情願的想法啦   Ara 說: 心情不好的話看到心情好的人只會煩= =   Stella 說: 沒關係,在網路上不會「看到人」啊。   Ara 說: 挖咧...|||   Stella 說: 心情不好的話,就把心事說出來吧。   Ara 說: ......   這是他的機會。   Ara 說: 是有關上次聊的話題   Stella 說: 你是指「鬼」的事嗎?   Ara 說: 其實....跟鬼也沒什麼關係啦   Ara 說: 你知道之前有個新聞嗎   Ara 說: 有間高中傳出命案   他等待了一會兒。   Stella 說: 我知道。   Ara 說: 我是那間學校的學生   Stella 說: 所以……?   Ara及將要把他所知的全部告訴他的朋友了。   一個學弟站在他背後。他打算等Ara用完好接手。Ara的螢幕被另外一雙眼睛看著,他開始猶豫。   Ara 說: 有時候,我真想和你見個面= =   Stella 說: 呃?   Ara 說: 當面和你聊會比較好   「學長別耍色了啦!我要打報告!」學弟在背後嚷著。   Stella 說: 可是,其實我很不會說話喔。   Ara 說: 用唱的XD   Stella 說: :)   Stella 說: ……真的?   Ara 說: 真的啦....我是說當面聊(你要用唱的我也不反對XD)   Ara 說: 我是覺得,這些話只適合和有智慧,善解人意的人說   Stella 說: :) 你跟很多女生講這套臺詞哦?   Ara 說: 我不耍心機的耶><   Stella 說: Sorry.   Ara 說: 可以嗎??   Stella 說: 你很急哦。   Ara 說: 恩   Stella 說: 我年紀太小,我媽不會答應的。   Ara 說: :(   Ara心頭一涼。這時,從背後傳來學弟的笑聲。   「吵死了!」   「別耍色了啦,給我打報告啦!」   Ara不理會他。今天他要是沒找到一個可以訴說的對象,他絕不走出資訊室。   Ara 說: 那好吧,我把我手機留給你   Stella 說: 你真的很想說些什麼的樣子。   Ara飛快的打出他的號碼。   Ara 說: 你願意聽的時候就打給我 我先下囉 掰   然後他直接下線,沒有等對方傳來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