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他失去的蹤跡


4◆交談

  Stella 說: 我今天看到鬼了唷。
  Ara 說: 鬼@@?
  Stella 說: 我坐車回家的時候
  Ara 說: 嗯
  Stella 說: 他就浮現在車窗的倒影中。
  Ara 說: 像這樣?? (/°○°)/|\(°○°\)\(°▽°)/
  Stella 說: 算是啦...|||
  Ara 說: 你有看清楚鬼長啥樣嗎??
  Stella 說: 戴眼鏡,穿高中制服
  Ara 說: 然後臉色慘白,眼睛還布滿血絲??
  Stella 說: 那倒還不至於吧......他還拿了一本書在看。
  Ara 說: 什麼書??
  Stella 說: 唉,你要是早問這個問題,當時我就會看清楚了。
  Ara 說: .....
  Ara 說: 撞鬼的話,我昨天也撞鬼了說=_=
  Stella 說: 哦?什麼樣的鬼?

  然而,六點的鐘聲在此時響起了。
  「娃娃,去洗澡,六點半吃飯!」Luna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好——!」

  Stella 說: 抱歉,我媽在趕我了,我得先下囉。
  Ara 說: 怕了??XD
  Stella 說: 才沒有!改天見囉。

  娃娃敲下最後一行字,然後離線。

  另一頭。Ara面露倦容的往後仰。他終究沒有和人分享,他即將崩潰的心情。
  肩膀被拍了兩下,他回頭一看,是個學弟。
  宿舍有十五部電腦,使用前得登記。Ara今天登記使用到九點——八點到九點。登記了六點到七點使用的學弟來催他離開座位。Ara匆匆離開資訊室,走上二樓走廊。
  他決定拿出手機。

  娃娃抱著衣服跑到樓梯口,Luna放在地上的背包突然發出鈴聲。
  「媽媽——!」娃娃喊:「妳、您的手機響了——!」
  「我現在沒空接!」從廚房哄哄的噪音中傳出Luna的回答。其實她真的想接電話的話,還是有空,她只是想多讓女兒練習說話。

  「喂~?」

  「喂。」又是女生的聲音,但Ara這次決定問個究竟。「請問這支手機是誰的?」
  「ㄟ……是我媽媽的啊!」
  「嗯——」Ara很快就想到該怎麼說了。「她剛才打電話給我,我沒接到,請問她現在能聽嗎?」
  「ㄟ……她正在煮飯喔。」
  「喔,抱歉。那可以麻煩妳告訴她一聲嗎?」
  「好哇!」
  「那我等她回電囉,拜拜。」
  「掰掰!」娃娃高高興興掛斷了電話。比起上次接電話,這次她沒有那麼緊張了。

  「媽媽!」娃娃先跑進廚房,她的衣服還放在樓梯口。
  「誰打來的?」
  「ㄟ……是一個男生喔,他說他——說妳打電話,給他,他又打回來給妳。」
  「我打給他?」Luna稍微回想了一下。「喔,是卓老師,我等下就打給他。」
  幸好他有打來!Luna心想,她差點忘了要找他。

5◆機會   Ara回到三樓十室,六點十五分。大家都在寢室。   「于桑翰,你回來啦。」室友向他打招呼。「快點快點,要宣布事情。」   四個室友圍成一個缺了一角的圈,Ara坐進空位。   「事情是這樣的啦,」室長說,「現在啊,宿舍已經變得沒有說很安全了啦,所以我們現在盡量不要獨處。講得直接一點就是說,我們十室在放學到隔天早上這段時間,每一秒,寢室裡至少要留兩個人。」   Ara早該料到會有這種事。   四樓十三室,教官也去過了,警察也去過了,記者也去過了,恐懼不受控制,漸漸成形。貼在那間寢室門上的封條,更是讓怪異的氣氛瀰漫了整個樓層,擴散到三樓,二樓,一樓,宿舍以外。   「好啊。」Ara說。   「所以我們現在要調查,就是說看每個人哪一天要補習或者出門幹什麼的。」室長說。   「缺我一個嗎?」Ara問。「我禮拜二補物理而已。」   「就這樣?」   「禮拜六會去團部。」   「禮拜六沒關係……好,那你只有禮拜二……七點到九點。」   列表出來之後,只有週四,也就是今天,四個人都在七點到九點的期間去補習。   剩下的一個人是Ara。   「沒問題,我去九室打牌就好了。」Ara隨口說。   於是這成了結論。四個室友紛紛散去。   今天……是一個機會。   七點三十分,四樓,十三室。   宿舍的人並不多,四樓只有住到八室為止。Ara悄悄的靠近十三室的門口。   他有一把小刀,而且還戴了手套。如果說這棟宿舍裡有個人能夠解開分屍案的謎題的話,那除了他不會有別人了。他並不怕切斷那道封條,只怕警方已經把所有證物收走了。   手機關成靜音。Ara用小刀用力一割,將封條切斷,然後他輕輕扭開門把,走進寢室。   一片漆黑,他把手機外殼拆掉,按了一下,冷光灑在地面上。   地面上——血跡,還在那裡,屍體已經送交化驗。   Ara看得出來,血跡是乾的。他想起昨天已是如此。也就是說,目擊者發現命案現場時,死者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   他感覺到自己的記憶力還可以。只要有足夠的線索,他肯定能想起來,Umbra到底是什麼人。   Umbra到底是什麼人?   有人說,四樓十三室鬧鬼。   鬼,Umbra。   直覺告訴Ara,這間寢室並不是空房。他聞得到一種不屬於正常嗅覺範圍內的,生活的氣息,混雜在嗅覺範圍內的血味中。曾經有段時間,有人住在這間寢室。   應該是Umbra。現在只要能找到任何一點點的線索,證明這個假設。   結果抽屜是空的,垃圾桶是空的,椅子沒有搬動過的痕跡,床上沒有床墊,也沒有睡過的痕跡。木板床的上鋪還很牢靠,天花板角落有蜘蛛網。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看不見有人居住過的痕跡。   Ara彎下身,想看看床底下有沒有東西。   ——有一條橡皮筋。Ara伸出手去抓它,但它掉的位置太裡面了,得整個人鑽進床底下才碰得到。Ara爬進床底,拾起橡皮筋。   外面有腳步聲漸漸逼近,Ara警覺的將手機關掉,不露一點氣息的躲在床底下。手中的橡皮筋斷成兩截。   這條橡皮筋太舊了,不像是最近一兩年內住在這裡的人留下的東西。   十三室的門把被輕輕扭開,光線從外面透進來。

6◆調查   Ara不得不從床底下爬出來。走進四樓十三室的是個學弟,他手裡還有一把手電筒,剛踏進寢室,好巧不巧的就照亮了床底。   「你也是來調查的啊?」Ara用一句話詢問學弟的來意,同時也表示了自己在這裡的理由。   「抱、抱歉……」   「沒什麼好抱歉的,一樣是想要查清楚真相。」   Ara決定和學弟坐下來好好聊。這是個機緣,他或許可以得到查探真相的有力助手。   「我爸是負責這次辦案的警察。」學弟說,「他不准我多問,可是我實在很想查清楚。」   「可是線索只有這個。」Ara拿出那半條橡皮筋。「這證明了,四樓十三室以前有人待過。這條橡皮筋可能是那個人在這裡吃便當的時候掉進床底的。除了這個之外,一點痕跡也沒有,看來那個住在這裡的人,一定不想讓人知道。」   「我們教官說過,」學弟說:「有些逃家的學生會躲在空房間。」   Ara點點頭。又搖搖頭。   「這條橡皮筋少說也好幾年了……感覺起來,距離這件殺人案太遠了。」   學弟站了起來。手電筒的燈光照亮了地上的血跡。   「顏色這麼深。死者可能已經死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了。」   「這我也知道。」   線索到這裡消失了。   「這樣吧,」Ara說,「你想辦法問到驗屍的結果,我去跟學長打聽這間寢室的事情。」   「好。」兩人取得共識。   2003年12月18日,星期四,晚間七點五十分。   Ara的調查結束了,沒有任何進展。他發現的都是旁枝末節,而最根本的問題,他還是一點也不知道。   Umbra是誰?Ara是在哪裡認識他的?又是什麼時候約好見面的?   手機的通訊錄自動的將人名依照字母排序。Ara根本看不出來,Umbra的名字是什麼時候出現在裡面的。   而現在Umbra的號碼在一個女人手上,那個女人還有個女兒。   連最基本的歸納都歸納不出來,任何進展都沒有,Ara回到寢室,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昏昏沈沈的,一下子就滾進被窩裡開始沈眠。   ……也忘了那個禁止獨處的約定。   晚間九點三十分,娃娃抱著枕頭走進母親的房間。   Luna正在換衣服。她差點給女兒嚇著——她們向來是分開睡的,從女兒八歲以後就這樣了。   「媽媽!」娃娃跳上床。「我今天可不可以和妳一起睡?」   「哦?」Luna換好睡衣。「今天怎麼了?」   Luna的床是雙人床,她一個人睡在右邊的位置。娃娃把左邊的枕頭搬開,把自己的放上去。她把那個枕頭隨手放到床頭櫃上,這時她在那裡發現一個相框。她拿起相框仔細一看。   父親和母親的合照。時間在右下角,1992年12月19日。那日期透明的印在相片上,感覺很遙遠。背景是人來人往的公園。   有個男生坐在長凳上,他戴著眼鏡,正在讀一本很厚的書。   娃娃立刻把相框放回去,碰的一聲躺到枕頭上。   「今天……ㄟ——因為今天比較冷啊!」   「說的也是喔。今年是個寒冬呢!」Luna笑著說。「聖誕節也快到了!娃娃想要什麼禮物?」   「ㄟ……」   娃娃想著想著,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