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宮的決定-女媧宮啟動封神計劃】

那霸傳說 夢想國度

黑暗中、一抹女子的身影置身其中-

“妳好滄月-”
『--------有多久了?』

“哇~~我們的名字中的月是一樣的耶~~~~”
『在那場戰役之後-』

“神已經不存在-”
『到底過了多久了---------』

“滄月-妳將永生不死------我想妳將比任何人都明白天堂與地獄的感覺-”
『天堂與地獄--------是嗎?』

“那霸大陸的未來就拜託你們了-我最好的朋友們----------我累了-好累啊-------”
『篠月----這就是妳所看見的未來嗎-------』


軒轅曆前9999年 華陵大陸-

從無到有,在歷經大陸崩毀、重組,生物的再次出現-這段時間已經又經過了數千年,萬物生靈的源頭又重新的開始------


軒轅曆前4701年 華陵大陸-

出現的第一個經過後世考證後、在歷史上留名的東方國家-【芐】,此時的皇帝為【軒轅】。


軒轅曆前4356年 華陵大陸-

人類文明史上第二個經過考證後出現在歷史上的東方國家,此時、在東方世界的朝代為【湯】,除了以此國為中心之外、其周圍亦有大大小小共計四百多國的附屬國- 這是一個充滿了神話與術士存在的時代,然而-


軒轅曆前4002年 華陵大陸-

如同此時的人類有著各種階級與居住之地、在人間界尚可注視之處有三座宮殿-西之【崑崙】、東之【金鰲】、南之【道】 而位於其之上便是一座位於以人類視線無法窺視的建築物、漂浮於華陵大陸的上方,這座宮殿便是華陵大陸上眾多生民所稱呼的神宮-【女媧宮】

【女媧宮】-
相傳、是這個世界的創世者們所居住的地方,終年被白雲、以及成千成萬的【翼者】所保護著-為了就是不希望人間界的【人】所進入-而故事便是從【女媧宮】開始-

書房內-
一名身穿淺藍色衣衫的優雅女子坐在一張搖椅上、雙眼閉著正在小睡,在她周圍所擺設的書架上是一堆除了女子之外、無人看的懂得的書籍,可以想像這名女子在醒著時是在做什麼-----
“啪咑-”
「母親大人-」
一陣開門聲的響起、跟著進來的是數名男子,而開口輕聲喚著女子的則是走在最前方、黑髮黑眼的男子-伏羲
「----嗯-」
被稱作母親的女子、慢慢的睜開雙眼
「-----是你們啊-伏羲、神農、有巢、燧人,回來啦-」
女子微笑的說、同時也站起來
「母親正在休息的話,是否孩兒們先退下、待會再來呢?」
黑髮綠眼的神農問著眼前自己相當尊敬的女子
「不了,我只是瞇上眼睛一下罷了、你們先坐下-------蚩尤呢?那孩子還是不肯回來嗎?」
女子輕聲的問
「是的----蚩尤堅持自己沒錯、不肯回來------除非-」
黑髮褐眼的有巢看著眼前的女子有些欲言又止
「除非什麼呢?」
女子在為眼前的這些孩子倒茶的同時、也問
「-----他說除非----除非軒轅向他道歉、否則他絕對不回女媧宮-------」
黑髮紅眼的燧人低著頭說
「呵呵~~蚩尤還是那麼頑固啊,也罷-就讓他待在【玄】那裡吧-」
端來倒好的茶、在給每個一杯茶後,女子輕笑的坐下來說
「那-我拜託你們安排的事情好了嗎?」
轉開話題、女子正經的問著伏羲
「是的-尊造母親的命令、一切都已經就緒,但是--------」
伏羲有些遲疑
「怎麼了?」
女子微笑的看著伏羲他們四人
「------母親-人間真的不需要---」
燧人接著伏羲的話、也是有些持疑的問
「---------沒錯,我打算讓人間自行去發展-」
女子站起來,走向窗邊
「相對於我們的一再干涉、人間需要的是自我的肯定與發展----我們的存在只是-」
『神根本不存在-』
女子在說的同時、腦中也浮現一個人的身影-
『滄月--------------整個那霸大陸千千萬萬的生命-都不過是神的實驗品----』
“篠月--------“
女子-也就是滄月、陷入自己過往的思緒中
「母親?母親大人!?」
神農擔心的叫著滄月
「!?-----我沒事-」
滄月聽見了神農的叫聲、轉身向他們露出了一抹安撫的笑容
「-----我打算讓所有的【術士】全部都回到西之【崑崙】與東之【金鰲】----------以便讓人類順其自然的發展,你們懂了嗎?」
滄月笑著說、但-她的心中卻另有打算------
「那麼------母親大人、您想讓我們之中的誰去執行這次的【工作】呢?」
燧人問
「----你們四個都不用去-」
滄月將臉看向另一道通往隔壁房間的門
「進來吧、原始-」
“啪咑-”
隨著開門聲、一名滿頭白髮卻又相當年輕的男子-【原始天尊】,走進來-
「參見各位大人-」
原始天尊低著頭走到滄月的眼前、立即以半跪姿說話,雖然看起來沒有任何異狀,但-他的心中卻是相當惶恐、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被招喚進入【女媧宮】-
「不知大人招喚我來有何事情?」
原始天尊恭敬的低著頭
「------原始-我先前交付與你的事情-----雖然我自己決定延後-但是、現在應該能夠實行了吧?」
滄月注視著眼前的原始天尊
「是-您是說【封神計劃】嗎?」
原始天尊低著頭回答
「沒錯,人選早已敲定-現在只差執行而已-------是嗎?」
滄月轉身看著窗外
「是的-全部都遵從您的意思-」
原始天尊恭敬的回答-雖然他並不明白為何非得執行這項計劃不可
「可是-那孩子、他心中的恨----」
原始天尊提出心中的一點疑惑
「-------放心吧-他不會讓我們失望的,你安心的讓他去做吧-」
滄月拿出手邊一本有些厚度、看起來相當老舊的書籍
「-----是-」
正當原始天尊起身要退下去時、滄月卻說出了一些話-
君憶寒冬時
尚寒未知暖
天意無可改
萬象無可臆
  然君莫忘寒
    春夏秋冬轉
  時時憶冬時
    望君莫忘寒
「-------告退-」
原始天尊聽完又自然的低頭告退,自始自終、原始天尊都不敢抬頭看著滄月他們-
目送原始天尊的告退後,伏羲、神農、燧人、有巢四個人都若有所思、他們都在想著為何滄月會突然說出這些話-
「母親大人、您剛剛的那些話與您要我們所做的事情,還有封神計劃-是否暗諭著-」
像是想到了什麼、有巢第一個脫口問滄月
「-----沒錯-」
滄月笑著說
「那麼-」
燧人一聽到滄月肯定的回答、馬上就要衝出去-
「等一下、燧人,先不用你出手-------會有人去做這件事情的-例如------」
滄月阻止了燧人,同時滄月的口中出現了一個人名的脣形
「母親大人!?這-那個人會這麼做嗎?」
神農驚訝的問
「會的------因為是原始干涉了那個人原本的命運-」
滄月闔上手中的書
「不懂得思考自己存在的理由、只想去干涉別人的人,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正確的人-------注定會失敗-」
「可是、那不就要在從【崑崙】之中選出-伏羲!?」
有巢才剛剛要說出一些話,就被伏羲給伸手捂住嘴
「--------母親大人-您真的要這麼做嗎?」
伏羲已經想通了滄月的想法,他冷靜的問著滄月
「-----沒錯-這也是我為何在人間界三百多年前------將那孩子交給原始天尊的理由----------」
“一切如同篠月所看見的一般-----------”
滄月看著伏羲說
「-------我知道了-」「!?等一下-伏羲!」
伏羲躬身的向滄月一個行禮、旋即轉身離開滄月的書房,然而站在原地的神農、有巢、燧人同時都不明白伏羲到底明白了什麼,他們三個只好也衝忙的向滄月一個躬身告退-

書房門外-
「伏羲-」
神農拉住了伏羲的肩膀
「伏羲-你想通了什麼?」
跟著而來的燧人問
「是啊-你跟母親大人在打什麼啞謎啊?」
有巢也是一頭霧水的問
「--------母親打算-」
伏羲看著他們其他三人、而接下來的話----他在想怎麼說比較好
「母親打算做什麼啊?」
神農好笑的看著伏羲問
「是啊-快說啊-」
燧人看著伏羲
「--------母親想要-」

書房內-
「-----伏羲-你知道我的想法了嗎-」
滄月坐在椅子上微笑的自語
「什麼-!!!???」
「噓-」
燧人、有巢、神農的聲音同時自門外傳進書房內、同時伏羲的噓聲也自們門外傳來-
「呵呵呵呵~~你們四個孩子啊-」
滄月聽見伏羲他們的反應也不禁大笑

書房門外-
「真是-母親聽見了啦!」
聽見滄月的笑聲、伏羲不禁瞪著他眼前的這三個是兄弟、也是好友的有巢、燧人、神農三人
「好啦-」
有巢、燧人、神農三人趕緊闔上嘴吧
「-----你們能接受嗎?母親的決定?」
伏羲正色的問
「可以啊-對吧?」
有巢點點頭、同時也看看神農跟燧人
「是啊-有沒有什麼【神】的稱號又不重要」
燧人看著伏羲
「嗯,我們的存在又不是為了那些可有可無的地位而活」
神農笑著回答
「好-那我們接下來的任務是-」
伏羲拉下他們三個人的頭、開始在那裡竊竊私語
只是他們都沒有注意到滄月早已站在輕輕打開的書房房門後-
滄月看了一下伏羲他們、便又輕輕的關起門-
「一切要開始了-」
而滄月剛剛看著的書,被窗外吹進來的輕風、輕輕的翻動著,直到風停、被停下的那頁上寫著-
『滄月-接下來、便是由妳來決定-------------
因為-在一片的朦朧之中、我看不見接下來的世界了----------------』

【攬命於己身-太公望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