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攬命於己身-太公望下山】

那霸傳說 夢想國度

西之【崑崙】 白之空原 修練場-

一名看起來相當年輕的黑髮男子,正坐在一座平台上、雙腳盤坐、雙手放於盤著的腳-闔上雙眼、默默的打坐著---------
時光也在男子的沉思中回到過往-

軒轅曆前4363年 春初 華陵大陸-

【芐】 皇宮花園-
花海中-

“颯-”
『風聲?』
幼小的孩子站在花海中-

“喂-蒼藍、快來啊!”
“蒼藍-小心走過來啊-”
『那是-皇兄、皇姊-!?等等我-』
為了追著前方呼喊著自己的兄姊、孩童邁開了小小的步伐-

“蒼藍-小心別摔著了-”
“來-父王抱你過去-”
『父王、母后-----------』

『那是小時的------我-------是啊-我是幸福的------如果沒有-』
男子看著那過往的記憶-------

軒轅曆前4356年 夏季末 華陵大陸-

紅色的戰火包圍了王宮-

“蒼藍-你在這裡躲好!千萬別出來-”
身穿華麗的戰袍的女子與少女一同看著眼前的孩童-蒼藍
『母后!?妳跟皇姊為何身穿戰甲啊?』
“沒事情的-父王跟皇兄已經去打跑壞人了----小蒼藍乖乖躲在這裡喔,皇姊等一下再來抱你喔-”
身穿戰袍的少女摸摸小蒼藍的頭
『皇姊-』
小蒼藍來不及多問、隱密的暗房門被關上、黑暗-

『是的!這抹幽暗奪去了我的家人、我的幸福-』

聽不見先前的吵鬧聲,小蒼藍將暗門用力的推開
『母后、皇姊-』
小蒼藍在殘破的建築群中找尋自己熟悉的親人的身影--------
“蒼----蒼藍-----”
『皇姊!?』
小蒼藍在被焚燒過的花園中、看見了自己的皇姊全身染滿鮮血的躺在地上-
“蒼藍-----你要好好活下去-活-----下去-------”
『皇姊-!?』
小蒼藍不願意相信、上一刻還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的皇姊-------此刻、任憑自己如何叫喚----------卻再也醒不過來了

漫天的戰火-

鮮紅的血液-

被焚的王宮-

一切都在一瞬間----------------

“你是【芐】的遺孤嗎?”
『嗚-----------』
原本靜靜的、流不出淚的看著自己被焚的家園的小蒼藍,在被一名黑髮黑眼男子抱起之後-哭了出來-------

“乖乖-別哭了-----”
黑髮黑眼的男子將小蒼藍交給一名藍衣的女子,女子輕輕哄著小蒼藍

「師叔-」

“我是滄月、以後你就暫時跟我在一起吧-”
女子在擦完小蒼藍的淚水後說

「太公望師叔-」

“你想復仇?”
滄月看著與自己住在一起已有十年的、如今已經是少年的蒼藍

「起來!太公望師叔-」

“--------那麼-我就讓你到你的仇人那裡去吧-”
滄月輕嘆了一聲無聲的氣後說

「太公望師叔!」
『!?』

一道光-

「--------白鶴?你找我幹嘛?」
突然驚醒、被稱為【太公望】的男子-蒼藍,看著站在他眼前打斷他沉思、外表看來只有十歲左右的孩子
「真是的-師叔你又在打瞌睡了、對吧?」
白鶴童子忍不住對著眼前看起來也不過大他不到十歲的男子說教
「好啦-白鶴,你到底有什麼事情啦?」
蒼藍摸摸自己的頸子、斜眼的看著白鶴童子
「啊!對喔-我差點忘了,原始天尊大人有事情找你啦-」
白鶴童子拍一下自己的頭、趕緊將來這裡找太公望的理由說出
「啊-!?那老頭找我幹嘛?」
蒼藍一臉很不甘願的問白鶴童子
「喂-師叔,原始天尊大人一點也不老吧?而且、原始天尊大人給了你【太公望】的【封號】、好歹也是你的師傅ㄟ-」
白鶴童子不贊同太公望那種態度的說
「---------好啦-我等一下就過去啦-你先回去吧」
蒼藍思索一下、向白鶴童子揮揮手表示他知道了
「好吧-師叔要快點來啊-」
白鶴童子說完就展開帶在背上的白色機械翅膀飛去
「-----模仿有翼者?真是的-原始天尊那傢伙的嗜好越來越奇怪了--------」
蒼藍說完、抬頭看著天空,不禁又在回想自己來到【崑崙】前以及三天前的事情---

“我將你送到你的仇人那裡-至於你想怎麼做-----就看你了-”
滄月注視著蒼藍說
『--------』

“只是-我不希望你只為了報仇而活著--------因為-那是一件--------相當痛苦的事情-”
滄月將視線拉往蒼藍身後的窗外花草
『滄月母親-------』

“好好思考自己的未來-假使、在未來的某一天,你仍然未曾改變想報仇的想法--------”
滄月又將視線擺回蒼藍的身上
『父王、母后、皇兄、皇姊--------』

“那麼-我會給你復仇的機會---------好嗎?”
滄月幽幽的對蒼藍說--------這是她的讓步
『這是-------』

然而-誰都沒想過、滄月讓蒼藍一想-就是三百多年的過去------

“蒼藍-三天之後、就是你的復仇機會-這是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滄月有一天突然出現在蒼藍的眼前,告訴蒼藍-------復仇將開始
『我的復仇---------』

“如果你依舊未曾改變復仇的想法-”
滄月直視著蒼藍
『我一定要報仇-』

“那就接下-”
『為了我死去的親人、我一定要完成-』

「『”封神計劃-!”』」


西之【崑崙】 玉虛宮-

走路拖拖拉拉、以自己的步調、悠悠閒閒的來到玉虛宮的蒼藍,終於來到會議室前的走道上-
『哎-』
內心暗自嘆了一口氣、擺明相當不情願、卻又非常明白這是滄月給自己的機會,但是-蒼藍真的很不想見到原始天尊-------------
「真是令人鬱悶-----失算啊-」
蒼藍煩躁的摸著自己的後腦杓
「失算什麼啊?蒼藍-」
一道熟悉的聲音自蒼藍的右手邊傳來
「怎麼在這裡發呆啊?師傅正在等你啊」
同樣的、令一道熟悉的聲音也從相同的方向傳來
「-------薌、武裝師兄,你們也來啦?」
蒼藍轉頭看著朝自己走來的兩人
「是啊-原始天尊師傅要我們也來開會哩」
薌微笑的說
「哼---------會無好會-----」
蒼藍冷冷的哼出聲
「別這說嘛-師傅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宣佈吧?不然哪會招集我們來呢?」
薌拍拍蒼藍的肩膀說
「-------也許吧-」
『那傢伙找我會有好事?』
蒼藍敷衍的點點頭、無奈的說,當然他的心中可不是麼想
「先進去吧,薌、蒼藍-」
武裝維持著以往的冷靜,淡淡的說
“啪咑-”
蒼藍雖然不甘願、卻也不好意思的發作自己的情緒,打開了門之後、應接他們的是背對著他們三人的原始天尊,與早已先到、做在位子上的【清虛道德真君】-邱比特、【道行天尊】-皓、【太乙真人】-影月、【雲中子】-果海、【龍王第三太子】-奈久留、【龍吉公主】-艾非索斯(必爾欣),以及與原始天尊並稱三大仙人的【通天教主】跟【太上老君】也都並坐其中-
「-----哼!弄個這麼大的陣帳-不知道原始天尊大人又想做什麼了啊?」
蒼藍看看在坐的所有的人之後、在做下來之前忍不住的嘲諷了原始天尊
「---------你們來啦,【普賢真人】-薌、【玉鼎真人】-武裝-------還有【太公望】-蒼藍」
原始天尊轉過身子、忽視了蒼藍進門之後所說的那些話,
「是啊,徒兒在此向師傅請安-」
薌有禮的向原始天尊躬身、而身旁的武裝也跟著這麼作,唯獨蒼藍連作都不作、就拉開了距離原始天尊最遠的一張椅子,一之手撐著下巴看著坐在最前方的原始天尊
“啪-”
「【太公望】!你是如此對待教育你的師傅的嗎?」
原始天尊尚未發作、但坐在原始天尊左手邊、同樣看起來也相當年輕、滿頭黑髮的通天教主可就看不慣蒼藍舉動,用力的拍住桌面、朝一臉不當作一回事的蒼藍大吼
「通天師弟------」
「我說-親愛的通天師叔、您今天應該不是來跟我討論我的態度的吧?」
蒼藍懶懶的看了通天教主一眼
「何況-這是【崑崙】的事情-----跟您的【金鰲】可沒有半點關係喔-----」
蒼藍邪邪的笑
「你-!」
「好了-你們兩個都別吵了-」
出乎意料之外,勸架的居然是太上老君
「通天、你是長輩,別跟個孩子計較-」
太上老君先安撫了坐在對面的通天教主
「【太公望】,你也別刺激你通天師叔、可以嗎?」
太上老君不虧為三大仙人之首,說起話來雖然清風淡霞、但-其中的威嚴卻讓人不得不聽他的-----
「薌、武裝你們也坐下吧,咳-那麼就說今天找大家來的目的-是為了這個----」
原始天尊讓薌跟武裝坐下後,將話題轉到正題上,同時他也將手上的一個布卷用力的抖開-
「【封神計劃】-」
眾人看著滑過自己桌面前的布卷
「莫非這個就是師傅早先要我們栽培弟子的理由----是嗎?」
看見了【封神計劃】之後,【清虛道德真君】-邱比特率先的問了問題
「-------同時也是要我讓【靈珠-那吒】降臨人間的理由嗎?」
【太乙真人】-影月看著原始天尊問
「哼-果然是奸詐的老頭-!?」
正當蒼藍冷漠的說著的同時、一道冷冽風刀也自他左邊的臉頰劃過-
「【太公望】-蒼藍!這就是你的任務!」
原始天尊的語氣如同剛剛那到風刀一般的冷冽、而他的手上也握著剛剛製造那陣風刀的工具-
「聽好了-這是【女媧宮】的旨意!明日-你就拿著這個武器【打神鞭】,去執行這次的任務-」
原始天尊冷漠的看著蒼藍、也將【打神鞭】以及【封神計劃】推到蒼藍的眼前
「----------如果我拒絕呢?」
蒼藍拿起【打神鞭】把玩、也同樣回以原始天尊一個冷漠的表情
「那麼-【崑崙】不需要不作事情的人-你自己做個決定吧」
原始天尊的意思相當明白-蒼藍若不接下這次的任務、那就必須被逐出【崑崙】
「哼----原來我無從拒絕啊-」
蒼藍冷笑的站起來看著原始天尊
「-----聽好、大約數天之後,我會讓其他人去人間幫你執行計劃-」
原始天尊知道蒼藍已經算是接下了任務,便又繼續交代一些事情
「---------隨便你-」
“砰-”
蒼藍說完話,就拿著【打神鞭】與【封神計劃】、甩上門離去
「-----------------」
寂靜因為蒼藍的離去而蔓延至整個會議室-
在場每個人的心中都已經有了一個底-為了最壞的打算、所定下的-----------但是沒有人知道的是-
【封神計劃】-到底是為何而執行---------------------

隔天-
崑崙 芃院-
面無表情的蒼藍、靜靜地站在原始天尊的身後,等著原始天尊交代完一些事情----
「聽好了、蒼藍-這次的任務你一定要達成------」
原始天尊終於轉過身子看著同樣沒有表情的蒼藍
「另外-四不像!」
原始天尊朝著應該無人的蒼藍身後喊了一聲
「是的-大人!」
一道男子的身影輕快的朝向蒼藍與原始天尊走近
「聽好了-四不像!以後你眼前的這個人就是你的主人、知道嗎?」
原始天尊的態度-----似乎有些過度高傲的對著被稱為四不像的少年說
「是的-」
四不像轉身對著蒼藍笑了笑
「您好-我的新主人,我是您的隨從-四不像!」
溫暖和煦的笑容展現在四不像的臉上
「蒼藍-你就帶著四不像去執行【封神計劃】吧-」
原始天尊說完就又轉身、不再看蒼藍跟四不像
「----------走吧-四不像!」
蒼藍拍拍四不像的肩膀、兩人便離開了原始天尊的【芃院】,邁開腳步-
【太公望】-蒼藍、實行封神計劃!!

【神宮的決定-女媧宮啟動封神計劃】
【湯之國都前-革命序曲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