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之國都前-革命序曲的前奏】

那霸傳說 夢想國度

西之【崑崙】 玉虛宮 宮中的陽台-

整裝完畢,蒼藍與四不像來到了玉虛宮的一座大型陽台上,很意外的-那裡有
影月、薌、武裝、邱比特,還有果海共5個人正在等他
「哈-怎麼你們站在這裡啊-」
蒼藍笑著迎向他們
「喂~~幹嘛五個人都一臉苦瓜臉啊?」
走到他們的面前,蒼藍才仔細的看見他們每個人臉上的表情
「------蒼藍、你一定要小心啊---------這次的任務-非同小可啊!」
薌看著蒼藍說
「放心啦-不會有事情的」
『因為--------這可是我等了好久的-復仇!』
蒼藍拍拍薌的肩膀、要他安心
「蒼藍----你心中已經有什麼想法了嗎?」
武裝看著蒼藍問
「想法?不就是完成【封神計劃】嗎?你們不也看過【封神計劃】的內容了?」
蒼藍覺得好笑的說
「--------我們看不見的-因為我們不是【執行者】-」
邱比特看著蒼藍的說
「而且--------連原始天尊大人、也是再三反覆的檢查你手中的【封神計劃】捲軸------可是-還是什麼也看不見!」
果海接著邱比特的話下去
「先不管什麼計劃不計劃!蒼藍、這個給你-記住!只要有危險-要立刻通知我們、懂嗎?」
影月將一個黑色的東西-看似盒子,親手交給蒼藍
「這個是?」
蒼藍好奇的把玩手上的東西
「是【火狼煙】、緊急通訊的一種工具,好好帶著-知道嗎?」
影月仔細的交代
「喂喂~你們當我是去作什麼啊?」
蒼藍看著臉色沉重到不能再沉重的幾個人
「-------你不知道嗎?師傅要你執行計劃的同時、也要你讓人間改朝換代啊?」
薌看著聽著自己說出的話、臉色卻越來越鐵青的蒼藍
「改朝換代!?那傢伙真的------這麼說?」
蒼藍握緊自己的拳頭-因為他又想起心中那最深沉的痛--------
「是啊-原始天尊大人是這麼告訴我們的啊!?四不像應該也知道吧?」
邱比特謹慎的說著話,同時他也看著站在蒼藍身邊的四不像
「啊-是的!蒼藍主人、天尊大人是有告訴我-」
被點名的四不像連忙點點頭
「---------」
蒼藍無言的拿出懷中的【封神計劃】、用力的拉開最前頭的部分-
「-----原來如此-難怪那老頭會看不見---------」
蒼藍看了【封神計劃】之後喃喃自語
「蒼藍-【封神計劃】中有交代什麼東西嗎?」
看見蒼藍失態的動作,武裝上前問著
「不-沒什麼、我只是驚訝原始那老頭居然沒告訴我------改朝換代的事情而已-」
蒼藍笑著收起【封神計劃】
「真是的-別嚇我們啊!師傅不告訴你、一定是跟你昨天的態度有關-」
薌好氣又好笑的說
「對阿-真搞不懂你耶!居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前、跟師傅過不去!」
邱比特一手撘在蒼藍的肩上、一邊斜眼看著蒼藍
「哎啊-一時火大嘛-」
蒼藍嘻皮笑臉的說
說著說著-兩個人又開始互相鬥嘴跟嘻鬧
「別鬧了-師傅應該有說要你盡快下山吧?」
武裝看著嘻鬧的蒼藍跟邱比特說
「老頭是只差沒明說啦-」
蒼藍邊說邊向四不像招招手
「蒼藍-------別忘了-」
影月作最後的交代
「放心啦-以我這種散漫的個性,有”危險”我一定會通知你們啦」
蒼藍笑著,同時也拉著四不像到陽台邊緣
「那麼主人-我要開始囉-」
四不像說完之後、雙眼立即開始露出銀色的光芒,整個人環住蒼藍的背-光芒消失後,蒼藍的背後頓時多了三對翅膀-
「那-我走囉-」
蒼藍整個人往陽台外、距離人界有數萬尺高的空中跳下去-
「【湯】-我來啦!」

玉虛宮 芃院-
送走蒼藍的薌、影月、武裝、邱比特、果海五人,回到玉虛宮、經過芃院卻被原始天尊招喚到到芃院的花園中-
「他已經出發了嗎?」
原始天尊站在芃院內的花園中、觀看著花朵問著
「是的、師傅-----」
薌代替眾人回答原始天尊
「很好-你們退下吧-」
「是的-徒兒告退-」
原始天尊看似滿意的點點頭,也讓薌他們退下
“啪咑-”
當薌他們退出花園後、一道花園通往芃院內的門被打開---
「師兄、你當真放心嗎?」
門開後、第一個走進的是通天教主,他一臉疑惑的問
「放心吧-通天-----」
接著進來的是太上老君
「我想-原始應該是有什麼完備的後續計劃-----才會這麼老神在在的吧?」
太上老君笑笑的拍拍通天教主的肩膀
「沒錯-即使-----沒有【太公望】-蒼藍,我們依然還是有其他的【候補者】不是嗎-」
原始天尊隨手摘起一朵眼前艷麗的牡丹,、一邊把玩、一邊看著通天教主與太上老君
「怕就怕-不知【女媧宮】在想什麼----畢竟過去-【女媧宮】可從未干涉咱們的-------」
太上老君也摘起一朵嬌滴的茶花、看著花色的紅潤
「沒錯-沒想到【女媧宮】這次居然會指名、而且還丟下一卷【封神計劃】----」
通天教主則是一邊說話一邊撥弄著掛在一旁屋簷下的蝶蘭
「不管怎麼樣-」
原始天尊一手捏緊手上的牡丹
「在【女媧宮】尚未表態事情的真相前、我們就如先前預定的計劃去做-」
原始天尊鬆開握緊的手掌-早已殘破的牡丹、跟著落到地上
「即使-必須有些犧牲?」
太上老君也鬆開手、他手上的茶花應勢而落-
「而且是那些咱們親手栽培的【徒兒】?」
太上老君笑著邊說、一邊則是以腳踩著落地的茶花
「------或者說是【實驗品】?」
通天教主揮落掛在屋言下的蝶蘭
「有意思-」
通天教主看著自己的傑作而笑著
「一切-就先看【太公望】的做法吧-咱們先別輕舉妄動---------」
原始天尊看著無雲的天空
風吹著、世間的事務也依舊不斷的流逝著----------------
然而深埋其中的陰謀與計劃 -----------
也慢慢的在實行著---------------

同一時間-
人界-
        湯 國都-薜

這裡是【湯】的國都,自【湯】開國以來、經過一次的遷都與數次的建造,才有如今【湯】這座規模龐大、以三層樓高的皇宮為中心,輔以三座偏宮與數百座小殿跟偏殿等、外圍則由8尺護城河圍繞,再由慕著【湯】王的愛名如子之聲、與其賢德驍勇之名的百姓所居住的房子所包覆、外圍再包覆一座3尺厚的城牆與8尺的圍城河-【湯】的國都,除了是燦爛的文化、富饒的生活的代稱之外,同時它也是座適合作為攻守兩用的當代名城。
位在宮內一座最不顯眼的偏殿中,一名男子正聚精會神、雙眼注視著壁上的一幅看似人物畫的畫品------------
「紂王哥哥~~~~~~~~~~~呦」
一名女子自偏殿外走進來
「是妲己啊-----------」
聽見女子-妲己的叫聲的男子正是【湯】當今的第16代【湯】王-紂王,看見自己的妹妹興高采烈的跑進來,紂王也笑著
「哥哥又在看這幅畫從【金鰲】帶出來的畫了啊-」
妲己站在紂王的身邊、也看著壁上的畫
「是啊--------我到現在都還找不到的【美人圖】------」
紂王感傷的看著畫說
「----誰叫哥哥當年在【金鰲】的倉庫中一看見這幅畫就愛上了畫中的女人-----」
妲己嘟著嘴說
「可是-----妲己、妳不覺的畫中的女子相當美麗嗎------」
紂王的雙眼充滿憂鬱的看著畫中的人影
「--------是很美、充滿著典麗優雅、溫柔的外表、卻又讓人覺得有著充滿著堅毅的的精神-」
別說是紂王,就連妲己也認同著畫中人物的種種特質
「哎啊~~~人家來這裡不是要跟哥哥討論這種事情的啦~~」
妲己這才想到自己來見哥哥的目的
「有什麼好事情啊?可以告訴哥哥嗎?」
紂王摸摸妲己的頭髮
對外-他們一個是當今皇帝,一個則是皇帝的寵妃,然而、事實上他們則是一對奉著【通天教主】的命令的兄妹-----一對同屬於【金鰲】的------親兄妹
「嗯----其實是好壞參半啦-」
妲己有些鬱悶的靠在牆上
「那-先說壞的好了、嗯?」
紂王笑著
「壞的事情就是-----人家接到消息了啦-【封神計劃】的執行者出現了啦-」
妲己一手托著腮幫子、嘟著嘴說
「喔-是誰?是【道】的【申公豹】-神崎龍俊大人,還是【崑崙】的【楊戩】-天才之魂大人?--------該不會-------是【聞仲】-石可大人!?」
紂王驚訝的問著妲己
「-----都不是、哥哥幹嘛對些人都加尊稱啊?」
妲己有些抱怨的看著紂王
「妳忘了?那些人的實力都在咱們之上啊?」
紂王寵愛的摸摸妲己的頭髮
「說吧-誰是【執行者】?」
「--------是一個被封號【太公望】-蒼藍的傢伙啦-」
妲己依舊嘟著嘴說
「【太公望】-蒼藍!?聽都沒--------不對-我聽說過!【太公望】-蒼藍--------一個只花了一百多年就修練至【真人】的地位-----卻放棄能夠屬於自己封號的傢伙-」
紂王想起自己還在【金鰲】時,曾經聽過的種種有關【太公望】-蒼藍的傳說
「咦!?這傢伙這麼厲害?」
妲己驚訝的說
「嗯-----後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崑崙】還是硬給他一個【太公望】的封號------也為了給不給跟他接不接受的問題----------鬧了很久-那傢伙差點被一怒之下的【原始天尊】給殺了-」
紂王嘆氣的說
「哇~~這傢伙真敢ㄟ~~」
妲己有些佩服的說
「是啊-不過從那時起、【太公望】-蒼藍-----就幾乎很少聽見他的事情了-」
紂王看著妲己
「真不知是笨蛋還是天才-算了!那接下來是好消息-」
妲己聳聳肩的說
「【聞仲】-石可已經平定先前的亂軍、要回到【薜】來了-」
「-----妳是說【聞仲】?-------沒想到他又平定叛軍了----------」
紂王一臉失算的表情說
「哎啊-哥哥~~別那種臉嘛~~~~【聞仲】-石可----可是咱們最大顆的棋子呢-」
妲己懶懶的一手靠在在紂王的肩膀上說
「別忘了喔-這也是【通天教主】大人同意的呢-」
「妳是說-----【聞仲】-石可他------」
紂王看著妲己
「沒錯-當年可是他自己甘願放棄成為【執行者】的、既然【通天教主】大人已經放手要咱們全力的去做-沒道理咱們不好好利用他嘛-」
妲己一手插在腰上、一手則是拿著扇子半遮著臉
「說的也是-既然如此、那我就繼續當個【沉迷美色、永不早朝】的昏君,順便應付、應付【聞仲】-其他的事情就交給妳囉?」 紂王拍拍妲己的頭,輕輕鬆鬆的說著
「呵呵~~~哥哥請放心-對了、聽說-跟【聞仲】是生死至交、判若手足的【鎮國武成王】-悠幻蒼月將軍妻子、同時也是受封【一品武將夫人-賈氏】名號的蝴蝶夫人-------是個大美人呢-」
妲己整句話中是話中帶話-暗示著紂王
「喔-這麼說---我可得再將【聞仲】、再用個名義-將他調離【薜】囉-」
紂王用單手遮住自己的臉-但是、遮掩不住他嘴邊的笑意
「呵呵呵呵~~~~~~~~~~~~人家跟喜媚還有貴人-不會讓哥哥失望的-----」
妲己的臉上也佈滿詭異的笑容
「呵呵呵呵呵呵~~~~~~~~~~~那我第一個下手的對象-就是咱們親愛的~~~~~~~~~【鎮國武成王】-悠幻蒼月將軍囉~~~~~呵呵呵呵呵呵~~~~~~~~~~~~~~~~~~」
暴風雨的即將來到,一場又一場、環環相扣的陰謀與計劃-
緩緩的隨著時間的流逝-
慢慢展開中-----------------

【攬命於己身-太公望下山】 【湯之國都前-申公豹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