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訪湯王都-陷阱】

那霸傳說 夢想國度

女媧宮-

甫自人間界回到女媧宮的神農,便被等候他回來的夥伴兼兄弟另外三人給拖到女媧宮中的溫室去-
「喂~~~我說伏羲-可不可以先放開你拉住我的衣領的手啊-」
神農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眼前跟身後包圍著自己的伏羲、燧人、有巢三人
「啊-對喔、我都忘記自己抓著你說-」
伏羲聽見神農說的話趕緊放開了手
「好了啦-神農、蒼藍那孩子還好嗎?」
有巢率先問著神農大家都想詢問與知道的問題跟答案
「那孩子不願意放棄執行【封神計劃】-應該是還沒有--------想開吧-」
神農的話中不免充滿了無限的嘆息的意思
「-----那孩子想了三百多年-----所得到的結論-還是只有【復仇】兩個字嗎?」
燧人搖搖頭、充滿感嘆
「仇恨---------還是讓他失去看清事物的那份心嗎---------」
無奈的懊悔、讓伏羲有著憤恨自己無力改變蒼藍的想法
「不-」
一陣女聲插入正在談話的四人的耳中
「那孩子還是有在用心思考、只是他正在摸尋最適合自己的路-」
聲音的主人、是一名伏羲他們從未見過的女子
「是啊-」
同意那名女子的說法、不知何時來到溫室的滄月站在那名女子的身後
「母親-」
看見滄月的伏羲、神農、有巢、燧人恭敬的向滄月微微的傾身行禮
「你們放心吧、蒼藍那孩子或許尚未找到自己的目標,但若只是這樣、就認為他的心被仇恨所蒙蔽,也稍微有點武斷喔-」
滄月喚換的步離另一名女子的身後,輕輕的拍拍伏羲他們的肩膀、同時也意味著要他們安心
「可是----母親、我們還是-」
伏羲還是相當不放心
「放心吧,好嗎?」
「-------滄月這四個孩子就是-?」
滄月安撫著伏羲他們,而滄月身後的女子眼帶詢問的看著滄月
「嗯-他們是最完全的孩子、也是-----------」
滄月眼中似乎充滿了淚水、但是-一眨眼、那些淚水便彷彿蒸發了一般,快的沒讓伏羲他們有機會看見
「------我知道了-其他的-------就照預定的-」
女子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而話語也尚未完全出聲便消失在與滄月對視的眼神中-----
「-----另外-燧人-----你在人界時間的三個星期後,到【湯】的王宮去一趟-----去救回兩個孩子-」
滄月交代著燧人
「是-只是、不知是要救哪兩個孩子?」
燧人接下了滄月的交代,只是他也很疑惑的問滄月
「--------【湯】的兩位太子,救下來之後就將他們交給原始天尊吧-」
滄月看著溫室中的一朵開於水中、嬌滴的水蓮
「其餘的--------是福是禍、就看兩位太子的造化了」

人間界 湯之國都薜-

時值人間界的春天,在向來百花繚繞、春花如幕、百姓應該是豐衣足食、樂鬧與喧嘩共比鄰的當令時節中,【湯】的國都【薜】卻給人一種消極、煩躁等,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強大的國家中的情緒-
「你聽說了嗎?宮中又要大開酒宴了-」
「是嗎-半年前不是才聽說為了迎接久未進宮的四大諸侯、才剛剛辦了酒宴嗎?」
「唉-你不知道嗎?聽說那四大諸侯至今尚未出宮啊-」
「難道是被妲己娘娘給-」
「噓-!別亂說啊-當心被殺頭啊-」
「唉-」
整個湯的國度中的百姓,就這樣天天聊著有關這個國家最近所連續發生的事情,不知是因為絕望或是心中尚對王家存有一絲的希望,整個王都倒是從未有傳出百姓想搬離國都的-
「對了-聽說第一太子-【效親王】羽嗚太子跟第二太子-【洪親王】荃太子的母親想要咒殺陛下啊-」
「第一太子跟第二太子的母親!?那不就是我大湯的王后陛下嗎?」
「是啊-不過聽說已經被廢了,唉-那麼善良賢淑的王后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呢-」
「該不會又是妲己娘娘-」
「不清楚啊-不過王后的母家不相信王后會做出這種事啊-」
「王后的母家?不就是東嶺的姜氏大公侯嗎-?該不會姜氏大公侯這次會邀請其他三位大公侯一同進宮就是為了!?」
傳言鼎沸、
「聽說兩位太子也因此差點受到牽連被押解下獄了-」
「沒人為他們申冤嗎?」
「聽說【鎮國武成王】-悠幻蒼月跟他妹妹【西之黃妃】-嫵笯娘娘出面了-----」
「咦!?那這樣不就是得罪了妲己娘娘嗎?」
傳言四起、
「唉-兩位太子現在是由【西之黃妃】-嫵笯娘娘出面成為監護者,只希望能撐到【太師】-石可大人歸國啊-」
「出兵平亂、正要歸國的石可大人啊-」
用來形容此時的湯的國都真是最好的形容詞-
「---------一團亂-」
來到【湯】已經三天的蒼藍、閒閒沒事的擺了一個攤子-雖然是不知從哪拿來的破板桌跟拼湊的椅子、以及一塊上面寫著【算命】兩個大字、有些發黃的破布跟竹竿-就是毫無客人可言啦!在三天中綜合自己所聽見那些坊間的流言,蒼藍所做的結論只有一個
「---------主人-你來到人間----什麼事情也不做好嗎?」
變化回人型,跟著蒼藍坐在一旁的四不像看著一臉悠閒的蒼藍
「有關係嗎?原始天尊那老頭並沒有限定我時間啊-」
閒到真的沒事的蒼藍看著手上的一本書
「主人~~~可是也不能像你這樣閒到根本像沒接到任務一樣啊-」
四不像實在有些忍受不了蒼藍、站起來開始準備發飆
「哎啊-你急也沒用啊、坐下來啦-我問你喔、既然你這麼想趕快解決任務,那-咱們有什麼理由進宮?」
蒼藍把站起來的四不像拉住,拍拍他剛剛坐著的椅子、示意四不像坐下
「理由?」
這下可換四不像一臉不解的看著蒼藍
「喂、喂~~四不像,你該不會以為咱們可以不用任何理由、就大大方方的進宮啊!?」
蒼藍有些嘴角抽搐的看著四不像
「咦?不是向晉見原始天尊大人一般、事先通報一聲就好啦?」
四不像真的是---------相當天真的看著蒼藍說出他心中的認知
「----------」
“無力感”跟”我要掐死了那群【靈獸】的教育者”-!
這是蒼藍此時心中的感覺跟想法
「四不像-----你所接受的---算是哪門子的教育啊-!?」
這下可換蒼藍想抓狂了、蒼藍實在是忍不住捏著四不像的臉頰
「嗚~~~主人~~~好痛啊-」
「喂-四不像!你捏我做什啊-」

「對不起-請問-」
正當蒼藍跟四不像----嗯-在互相表達”關愛”時,一名女子的聲音插入兩人之中
「啊-不好意思、見笑了,姑娘有什麼事情嗎?」
聽見女子的聲音,蒼藍與四不像趕緊坐好、蒼藍則是臉帶微笑的--------接客??
「奴家名叫玉貴人-------您想必-就是【太公望】-蒼藍吧?」
女子-玉貴人,臉帶微笑的說
「!?妳是-」
聽見女子這般稱呼自己、蒼藍頓時警覺心大起
「呵呵呵呵~~~奉我家姐姐的命令、奴家來迎接您到宮中坐坐-可否賞臉?」
玉貴人雖然是臉帶微笑的輕聲說著、但是-蒼藍可沒漏看了了她手上有著一條細絲線正緊緊的繞在一旁正在買著青菜的女子的脖子,言下之意便是-’’【太公望】-蒼藍、你的一句話----便值一條命喔!’’
「-------我很樂意-姑娘請帶路吧-」
明白自己無從選擇,蒼藍也很乾脆的說走就走
「主人~~~~~~~~~」
四不像當然也有看見那條細線,只是他擔心的看著蒼藍
「放心、沒事的-」
蒼藍拍拍四不像的頭、要他不用太擔心
「嘻嘻~~蒼藍公子這邊請走-」

二個星期後-
黃昏-
「唉~~主人-咱們真的可以這麼悠閒嗎?」
不意外的,發出抱怨聲的還是四不像
「不悠閒要幹嘛?」
蒼藍悠閒的坐在一張舒適的貴妃椅上看著書、輕搖著椅身,也給了四不像一個最不像答案的答案
「主人~~~~~~~~~~~~~」
四不像又開始大叫
「拜託~~四不像,你就不能安靜一下嗎?」
蒼藍實在受不了四不像這兩個星期以來天天都一樣的轟炸
「只不過要你坐下來-有那麼難嗎?」
「主人~~~~~~~」
四不像睜著他那大大的黑眼、看著蒼藍
「唉-你真是的,咱們可是急不得的、一急就中了妲己的計策了啦-」
蒼藍拿起手中的書、蓋住了四不像他那黑溜溜的大眼
然而事實上蒼藍說的並沒錯,越急就越不能冷靜的思考,打從被玉貴人給帶進王宮開始、晉見紂王、被妲己以自己是她的同鄉好友為由,安排一個超級宇宙無敵有夠閒的官職-【司筑】專門在宴會時彈奏這項樂器、雖然這對蒼藍而言是沒什麼困難啦-開始,他就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小看妲己了?
「我覺得紂王的眼神相當清澈-----一點也不像是被【妖女】所迷惑的人------可是-」
在他先前在市井之中所聽聞的傳言又不像是騙人的---------
「-------難道-我忽略了什麼嗎?」
蒼藍一腳抬到貴妃椅子上、左手靠著屈著的膝蓋思考著

“叩叩”-
「你就是新來的【司筑】嗎?」
一叩門聲與一到詢問聲打斷蒼藍的思考
「是的-您是?」
蒼藍整個人站起來、看著眼前站在門邊的男子
「我是【鎮國武成王】-悠幻蒼月-」
悠幻蒼月拔起身上一把看起來相當沉重的配劍
「告訴我-你是那個妖女的夥伴嗎?」
悠幻蒼月嚴肅而且相當不客氣的用劍指著蒼藍問
「-----不是又如何?是-又如何?」
蒼藍到是有些皮皮的回答
「不是的話-那麼你不過是個孩子-」
悠幻蒼月說的也沒錯,蒼藍看起確實是不過十七、八歲的少年模樣
「我可以想辦法讓你出宮,但是-!」
悠幻蒼月在說”但是”二字時,手上的劍已經幾乎是抵住蒼藍的脖子-
「如果你是那妖女的夥伴、為了我【湯】的未來,你就必須死在這裡!」
悠幻蒼月這時可就將劍抵在蒼藍的脖子邊了
「-------我想您已經在心中有數了吧?那又何必如此費心的來問我哩?」
蒼藍笑笑的用手、輕輕的擱開頸子邊的銳劍
「不是嗎?」
蒼藍笑著說,轉身、順便拍打身旁、已經被悠幻蒼月的動作嚇的說不出話的四不像的臉
「---嗯-好傢伙!你說的沒錯,你是不是妲己的夥伴我心中確實有底、何況嘛-」
悠幻蒼月一改先前那副嚴肅的臉孔笑著收回手上的利劍
「二個星期前、你在街上所發生的事情我也有看見-」
悠幻蒼月雙手交疊於胸前、笑著說
「真是讓您見笑了-」
蒼藍拉出附屬於屋內中央桌子的另一張椅子,以便讓悠幻蒼月坐下
「好說,不過你那麼乾脆就跟玉貴人那妖女進宮--------難道不怕這是陷阱?」
悠幻蒼月也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就算是陷阱、我也無從選擇不是嗎?何況-我也需要一個能夠進宮的理由呢-」
蒼藍拿起桌上茶壺,為悠幻蒼月、自己以及四不像各倒一杯茶
「-----你想打倒妲己?」
悠幻蒼月一邊品茗一邊毫不掩飾地說
「沒錯-」
蒼藍說完也跟著喝了一口茶
「好-!有氣魄!我欣賞!但是-可能輪不到你消滅那妖女、因為-」
悠幻蒼月笑著一口氣喝完杯中的茶水、不果語氣中似乎語帶保留
「因為【太師】石可已經要班師回朝?我可不這麼認為他一回來就能擺平妲己那個女人-」
蒼藍可不是往自己臉上貼金-認為只有自己才能消滅妲己
「你認為妲己那女人會露出馬腳給【太師】大人看嗎?何況-如果沒有任何足以治那妖女的罪的理由--------要想隔離那妖女跟紂王-以及為王后平冤-----即使是【太師】-也無能為力吧?」
蒼藍邊喝著手中的茶、一邊一語道破悠幻蒼月心中所有的希望
「可惡-難道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位太子---------」
悠幻蒼月粉恨的一舉捏破手中陶杯
「--------有個法子-雖然不是很光明、而且----必須犧牲王后-」
蒼藍腦中轉了一下
「請說-」
死馬當活馬醫、為了救兩位小太子、【湯】僅存的兩個希望,不管是多麼不光明的手段也不管了
「把他們送出宮-」
蒼藍語氣堅定的著幻蒼月
「可是-有誰能收留兩位現在待在【西之黃妃】身邊的兩位太子呢?」
悠幻蒼月當然不是沒有想過這個方法,只是放眼朝中沒人有這個膽量啊
「沒錯-先別說一些抬不上桌面的貴族們、就算是太子們的叔伯們-也幾乎都快被妲己殺光或是已經被殺雞儆猴過了------------但是-有個人我想一定願意收留-」
蒼藍語帶奧妙的說
「-------難道是!?」
悠幻蒼月聽著蒼藍的話、腦中瞬間浮出一個人的人影
「是的-在半年前被你從妲己手中救下來的、而且也在一個星期前被釋放、你對他有著救命之恩的西嶺【姬氏大公侯】-姬昌!」
蒼藍點點頭表示悠幻蒼月想的人也是自己所想的人
「你怎麼會知情?就連外界也只知道姬昌大人是被留宿王宮-----不可能會有人知道姬昌大人差點被殺啊?」
悠幻蒼月有些驚訝蒼藍的多聞
「我還知道----姬昌大人的長子進宮、卻因妲己而被殺----甚至屍身下落不明-----」
蒼藍面無表情的看著悠幻蒼月說
「你!?你怎麼知道!?」
悠幻蒼月這下可不只是驚訝
「我進到王宮可不是真的就只有混吃等死啊-」
蒼藍有些沒好氣的說
「主人、你是什麼時候去調查的啊?」
一旁乖乖聽著的四不像發出他小小的疑問
「----就在你睡在床上、而我怎麼叫你也叫不醒的晚上的時候-」
蒼藍沒好氣的表情可真是一覽無疑、一邊捏著四不像臉頰-
「如何?悠幻蒼月將軍,你考慮實行這個計劃嗎?」
一邊則是問著低頭靜思的悠幻蒼月
「-----好-這個計劃我接受了-」
悠幻蒼月算是抱著一定要成功的決心說
「---------不等【太師】回來了嗎?」
蒼藍有些故意的問
「不行-等石可完成所有整軍回來、也要等到【大月】那之後了,按照我【湯】有著不成文的規定-重大事項必要在當年【大月】前結案,那時-王后已經被殺,太子們也一定被押下獄中---------我不能再等了-!」
悠幻蒼月坦白的說出他最擔心的事情
「那麼-多謝你的意見、我先離開了-」
悠幻蒼月明白自己一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離開的行為有多麼令人詬恥,但是、他不管那麼多了-他必須趕緊去安排有關太子離開國都的行程安排啊-
「不送-」
蒼藍只有手掌一伸、表已送客,就看著悠幻蒼月匆匆離去

「主人~~~~這樣好嗎?」
四不像看著一臉悠閒的喝茶的蒼藍
「這樣不好嗎?咱們做了件好事情哩-」
「是啊-妲己還真得感謝蒼藍公子呢~~~~~~~~~~~~」
正當蒼藍一手拍拍四不像的頭要他安心、一手則端著杯子喝著茶時,一陣令人膽顫的女聲響起-
「感謝蒼藍公子給妲己一個整垮悠幻蒼月將軍的機會啊~~~~」
身穿宮服、手拿檀香遮扇的蘇妲己身後跟著玉貴人、雉喜媚,無聲無息出現在蒼藍暫居房子的門口
「!?什麼意思-!?」
『難道-我剛剛所想的事情都在-』
蒼藍防備的看著緩緩步入屋內的蘇妲己
「嘻嘻~~~人家原本還想不到要用什麼辦法~~~~來玩玩悠幻蒼月將軍呢~~~想不到【崑崙】的【太公望】-蒼藍公子居然就替妲己想好【陷阱】~~~~妲己真高興啊~~~~~~」
蘇妲己一臉狐媚的說著
「是啊-大姐,這也不枉費咱們份心安排蒼藍公子入宮呢-」
同樣身穿宮裝的玉貴人也笑著贊同妲己的說法
「!?糟了-走吧!四不像-」
蒼藍整個人臉色轉青-他明白千算萬算的自己-還是中計了!
蒼藍心中又迅速一轉,連忙要推開眼前的蘇妲己、玉貴人與雉喜媚-
「慢著-大姐的計劃可不能讓你破壞喔-【太公望】-蒼藍公子」
雉喜媚一馬當先的一個閃身、擋在蒼藍眼前
「妳們到底想做什麼?!」
蒼藍真是又驚又氣,沉不住心緒的他大吼著
「唉啊~~~好兇啊-人家好怕呢~~~~~~」
蘇妲己說完又是一陣嬌笑
「沒什麼-我們是【金鰲】原先指定的【封神計劃】的執行者-只是想試試看、傳言中能讓【原始天尊】取消原先【崑崙】的執行者、另行擇選的【太公望】-蒼藍------有多少實力!」
玉貴人與雉喜媚同聲說完毫不留情的便展開攻擊
「可惡-」
蒼藍左閃右躲、就是無法離開兩人的攻擊範圍
「呵呵呵呵~~~蒼藍公子-我勸你別輕舉妄動喔~~~」
原來不知何時、四不像已經被蘇妲己給抓住了
「四不像-!」
「你就好好看看依你的話去做的悠幻蒼月將軍-會有什麼下場吧-呵呵呵呵呵呵~~~~~~」
蒼藍一個分心、被背後的雉喜媚悄然的一擊-倒地
「主人~~~」
在蒼藍完全昏倒前、他所聽見的就是四不像的叫喊聲與蘇妲己的笑聲------不斷的迴盪他的耳中---------------------------

【湯之國都前-申公豹的出現】 【夢中的景象-自過去的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