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的景象-自過去的領略】

那霸傳說 夢想國度

女媧宮-

「-----改變了-」
「母親?」
一個人坐在女媧宮的書房中的滄月、看著手中一本相當老舊的-----算是日記本的書籍,突然間-滄月看著看著----口中說出了一句話,而這句說大聲也並不大聲的話還是讓隨侍一旁的燧人聽見了-----
「----歷史正在改變--------或者說----已經離開篠月所看見的----未來了----」
“啪咑-”
「母親-」
隨著滄月話語的結束、書房的門也被衝進來的有巢所打開
「母親、【金鰲】開始有行動了,蒼藍使用了【火狼煙】-」
有巢提起聲量、向滄月報告著
「----有巢、你立即前往【薜】將【湯】的兩位太子帶往【崑崙】,燧人-----你去將蒼藍救出-----」
滄月站起來、看著有巢與燧人
「是的、母親-」
“啪咑-”
接下滄月的交代的有巢與燧人,匆匆忙忙拉開半闔的書房門、兩個人趕緊去完成自己的任務
“啪咑-”
又是一陣開門聲、不同的是,這次被打開的是書房通往隔壁、另一座隱藏式書室的門-
「滄月-」
進來的是露卡
「露卡嗎?」
滄月保持著先前的站姿、眼神看著燧人與有巢離去的方向
「-------露卡-我這樣做是正確的嗎-----我是否-正違背著篠月的願望-----」
滄月輕聲的問著------語氣中充滿著-憂傷------
「-----滄月、我和王姐兩人都能【看見未來】------但是-那並不代表【未來】就是不能改變的------」
露卡稍微停頓
「-------未來-------尚未被誰所決定-----------」
露卡走到滄月的身邊、看著窗外
「所以-請妳看著【未來】吧-----看著眼前的無限的--------【未來】-」
露卡拍拍滄月的肩膀
「-----未來---嗎-」
滄月看著屋外
「是的-」
『而【過去】與【現在】便由我們所背負------------』

鎮國武成王府-

自宮中與自己的妹妹-【西之黃妃】-嫵笯商談完畢、回到自己府中的悠幻蒼月、才剛剛步入自己府中的客廳時便看見自己的妻子-蝴蝶
「蒼月-你回來啦-」
蝴蝶上前迎向悠幻蒼月
「蝶-我有件事情跟妳------想要跟妳說-」
悠幻蒼月扶助自己的妻子、讓蝴蝶坐到客廳中的一張椅子上
「咦?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嗎?」
難得自己的夫君有事情要跟自己商量,雖然這是兩人結婚前有過某種事物上的共識-【不將朝中之事帶回家中、不讓家中之事煩心於君】-蝴蝶也坐正身子、等著聽悠幻蒼月要說的事情
「------我打算將兩位太子送到【西嶺-姬氏大公侯】姬昌大人那裡-」
悠幻蒼月看著蝴蝶說
「當然這一路上的危險跟安全性真的有待商榷-我不信妲己會沒有動作------」
「蒼月-這應該不是你想跟我說的事情吧?」
蝴蝶以右手搭上悠幻蒼月的手
「我們是夫妻不是嗎?你想跟我說的---應該不用拐彎抹角吧?」
蝴蝶給了悠幻蒼月一個鼓勵的笑容
「----我想說的是-我這麼做、擺明就是跟妲己那妖女作對-也許對我官場上會有所不利、我-」
悠幻蒼月說話有些吞吞吐吐、然而-他接下來想說的話全被蝴蝶以手遮口的方式截下-
「我們是夫妻啊-不管你做了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的-」
蝴蝶一臉笑意的看著悠幻蒼月
「謝謝妳-蝶-」
悠幻蒼月將蝴蝶抱住
「真的------」
悠幻蒼月此時真的不知該對蝴蝶說些什麼
「蒼月、你跟嫵笯談過這件事情了嗎?」
蝴蝶自悠幻蒼月的懷抱中抬起頭問著
「嗯-我跟嫵笯商量過了,嫵笯也贊成這件事情、所以-我打算一安排好護送的人員之後,便將兩位太子送出王宮-最慢應該是三天後就動身吧-」
悠幻蒼月低著頭看著蝴蝶
「那麼-你會跟著去嗎?」
蝴蝶直視著悠幻蒼月的雙眼
「不-我不能隨行,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很大目標,又身居要職、如果我跟兩位太子一同離開【薜】-----不知妲己那妖女會如何造謠生事-雖然也許會說是貪生怕死------------」
悠幻蒼月低著頭
「-----你不是貪生怕死的人-」
蝴蝶雙手覆上悠幻蒼月的臉
「蝶-」
悠幻蒼月看著眼前的蝴蝶
「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我【一品武將夫人-賈氏】-蝴蝶,所選擇的夫婿-不要管外面的人怎麼說,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蝴蝶以額頭對著額頭的方式跟悠幻蒼月靠在一起
「蝶-------」
「報!武成王殿下-!」
正當悠幻滄月似乎還有話要跟蝴蝶說時,屋外傳來了一陣騷動、一名武成王安排於自己的妹妹宮中、負責護衛宮中安全的士兵跑進了武成王府
「武成王殿下、不好了-」
士兵相當緊張
「武成王殿下-兩位太子、兩位太子-」
士兵上氣不接下氣的
「冷靜下來-!太子們怎麼了?」
悠幻蒼月走到走到士兵的面前、大聲的吼了一聲,這才問著士兵
「是-兩位太子剛剛被人自嫵笯娘娘那帶走了-」
士兵有序的報告著
「!?怎麼可能-!?整個王宮都已經找遍了嗎?」
非常事態、悠幻滄月謹慎的問
「是的-」
士兵此時沉下氣、等著悠幻蒼月接下來的命令
「----聽好-務必封鎖這個消息、起碼----不能讓宮外的百姓知曉這個消息-知道嗎!」
經過深思之後、悠幻蒼月也只能坐下最低限度的保密行動
「是!」
接下命令的士兵連忙又匆匆忙忙的準備回宮向【西之黃妃】-嫵笯覆命
「-----可惡!被妲己那妖女-」

「你就是悠幻蒼月嗎?」
正當悠幻蒼月一臉憤恨時、一當聲響自悠幻蒼月的頭上響起
「誰!」
悠幻蒼月警戒的抬頭看著天空
「-----」
那到聲響的主人並未先回答悠幻蒼月的問題,而是先緩緩的自半空中緩緩降下-
「你是-?」
不知為何、悠幻蒼月就是覺得眼前的人對自己與蝴蝶沒有什麼惡意,也因此他放軟了聲調、看著眼前這個手上又抱著另一個人的-----人?
「----我叫做燧人-----你不認識我是正常的,但-你應該認識我手上的這個孩子吧?」
燧人一站穩了身子,一雙紅艷的眸子便看著悠幻蒼月
「他是----那個【司筑】-蒼藍!?」
悠幻蒼月與蝴蝶一看清楚燧人手上的人、連忙的向前
「這孩子怎麼了?」
悠幻蒼月看著抱著蒼藍的燧人問著
「-----他被關在牢中-----我去救出他-」
燧人蹲下身子、將蒼藍輕輕的放下來
「-----是因為-----我接近他的關係嗎?」
「蒼月-----」
悠幻蒼月也跟著蹲著、他接過了昏迷的蒼藍,蝴蝶則是一手搭上悠幻蒼月的肩----
「------不完全是-----請你聽好-」
燧人有些否定意味的否決了悠幻蒼月的自責
「王宮中的兩位太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因為我的好友已經將兩位太子帶離王宮、當然-基於安全的考量與某些理由我不能告訴你他們到哪去----------只是------由於某些原因----我不能待在這裡等這孩子清醒-----所以想拜託你照顧這孩子直到清醒即可-」
燧人謹慎的交代悠幻蒼月夫妻
「我知道了、請放心的交給我-」
悠幻蒼月也不多問的承擔下照顧蒼藍的責任
「嗯-拜託你了-----還有、四不像!」
燧人有些帶著笑意的拜託了悠幻蒼月,同時他叫著蒼藍的靈獸四不像
「是-!」
被叫到名字的四不像-----他的聲音自蒼藍的耳上的一個耳飾傳來-
「以後可別再出差錯了-------懂嗎?」
想起了在【女媧宮】看見了昇起的【火狼煙】的煙氣------燧人很難忘記自己當時幾乎涼了心的感覺--------------
「是-」
燧人的話語中雖然沒有多大的起伏聲----但就是讓變回人型的四不像產生畏懼之色
「--------那麼-我走了-」
燧人不捨的摸摸蒼藍的頭髮後,一個轉身-伴隨著一道火光、燧人消失了-

三天後-

黑暗中-

哄隆-
『雷聲?』
在黯無光影的環境中,蒼藍聽見了一陣雷聲

母后-
一陣孩童呼喚母親的聲音自蒼藍的身後響起
『這個聲音是-----------五歲時的我?』
蒼藍轉身、看著那到逐漸清晰的景象

哄隆-
又是一陣雷聲的響起,但是、此時的幼小的蒼藍的身邊多了幾道熟悉的身影-
幼小的蒼藍躲進母親的懷抱

嗚-母后,蒼藍好害怕啊-
乖乖-小蒼藍不怕~~雷聲馬上就過去了喔-
對阿-小蒼藍乖乖的、雷公就不會再打雷囉-
小蒼藍不怕喔-皇兄跟父王都在這裡喔-
小蒼藍被自己至親的親人所圍繞與安撫,逐漸的睡去------而這個景象也逐漸消失-----
然而-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蒼藍的眼框-積起清澈的淚水------
『母后、皇姊、皇兄、父王-』
蒼藍有些激動的衝向前、想抓住那消去的景象-

哄隆-
又是一道雷聲的響起、熟悉的景象又再次重複,然而、不同的是-幼小的蒼藍此時是被身穿藍衣的女子所抱住

乖乖-大家都在這裡陪你喔-
藍衣女子溫柔的拍拍躲在自己懷中的孩子,而她們的周圍也站著四個青年

『-------那是七歲的我、滄月母親----還有伏羲、燧人、神農、有巢-------』
蒼藍眼中的淚水隨著熟悉的景象與聲響----慢慢的落下----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看見這些!?』
蒼藍忍不住大吼-------只因為這些景象讓他有些-----快崩潰了----
『因為-這是你的過去-』
一道女聲自蒼藍身邊響起、回應了蒼藍的問題
『誰-!?』
蒼藍遠離了聲音響起的地方一步、警戒的看著那有些清晰-----實則模糊的身影
『-------我是誰並不重要-』
蒼藍感覺那女子似乎將視線轉移自自己的身上
『重要的是----剛剛你所看見的是-你的過去-----』
女子慢慢的繼續說著
『------沒錯!』
蒼藍低下頭、雙手緊握,聲音有些嘶啞
『那是我無法守護的過去-----也是我無法拋棄的過去-!』
『沒有人能讓你忘記過去、當然-也沒有人有那個資格-』
女子輕聲的說
『只是-希望你別光只是沉浸於過去-------看看你身後的【現在】與【未來】吧-』
女子拉起蒼藍的雙手
『醒來吧-看清自己的目標與未來、別只是沉浸於過去與-------【復仇】』
『妳是-?』
聽見女子的話語、蒼藍抬起頭想看清女子的臉,但是、一陣強光卻阻擾了蒼藍-
『回去吧-回去屬於你的【現在】,別像我沉浸於【過去】以及【復仇】之中-------』
光芒徹底籠罩蒼藍的整個視野-

「主人-」
四不像那令蒼藍熟悉的聲音響起
「--------我-」
蒼藍慢慢的睜開雙眼,第一個出現在他眼前的便是坐在床邊的四不像那高興的臉
「太好了-主人醒了!啊-!我得去通知悠幻蒼月大人-」
只顧著自言自語的四不像在說完之後、便一溜煙的衝出去
「--------這裡是哪?-----我記得自己明明在跟蘇妲己她們說話-------怎麼現在會?」
蒼藍有些無法即時弄清楚思緒
“叩叩-”
「你醒啦-」
伴隨著一陣敲門聲、悠幻蒼月的聲音自門口響起
「我怎麼了?」
稍微弄清的了腦中的思緒,蒼藍依舊是躺在床上問著悠幻蒼月
「你被人給關進宮中的大獄中,是一名黑髮紅眼的男子將你帶來這裡的-----不過你也真是的-一昏迷就是三天,我還以為你受到什麼酷刑哩。」
悠幻蒼月拉過一張椅子、坐在蒼藍躺著的床邊,也便將手上的一杯茶水遞給蒼藍
「是啊-主人、我還以為你-嗚哇~~~~~」
跟著悠幻蒼月之後近來的四不像是越說越激動-居然也就不管蒼藍還躺在床上,一咕嚕的趴在床上大哭
「好啦-別哭了啦-」
蒼藍拍拍四不像的頭、安慰著他說
「可、可是-」
四不像睜著淚眼的大眼睛看著蒼藍
「-----算了-你慢慢哭吧,到是----悠幻蒼月將軍-你說的那個黑髮紅眼的男子-----是不是穿著紅衣?」
蒼藍算是放棄安撫四不像了,接著便轉而問著悠幻蒼月
「嗯-他說要我不用擔心太子的事情,同時也交代我要照顧你-」
悠幻蒼月將大略的事情經過告訴蒼藍
「是燧人-------真是-我都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聽完有幻蒼月的話的蒼藍低著頭、略帶思念的說
「-----你就先好好在我家休息吧-」
悠幻蒼月笑著拍拍蒼藍的肩膀
「不-我不能在這裡久留-----」
「咦-?難道-」
「當然-不是因為怕被你牽連啦-只是我還有些事情要做啦-」
蒼藍抬起頭看著悠幻蒼月,當然-已經在【薜】待了一小段時間的蒼藍自然知道悠幻蒼月在想些什麼,也就很不客氣的打斷悠幻蒼月的猜測。
「-----我知道了-你打算何時出發?」
悠幻蒼月稍微待楞一下之後、才問著蒼藍
「越快越好-----」
蒼藍看著悠幻蒼月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了-今天你就先在我家中再待一天、好好休息吧,明早、我送你出城-」
悠幻蒼月吐出一口氣、算是對蒼藍妥協
「嘻嘻~~你這算是對我的關心嗎?」
蒼藍笑著問悠幻蒼月
「也許是吧-你就好好休息吧-」
悠幻蒼月拍了蒼藍的肩膀一下、便起身,正要離開了屋內時-
「悠幻蒼月將軍-」
蒼藍叫住正要闔上門的悠幻蒼月
「有事?」
悠幻蒼月停下手邊的動作看著蒼藍
「------謝謝你-」
蒼藍有些臉紅的說
「哪裡-你好好休息吧-」

【造訪湯王都-陷阱】 【花朵的凋零-賈氏的斷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