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的凋零-賈氏的斷臂】

那霸傳說 夢想國度

時間回到三天前-
崑崙 玉虛宮-

二道人影出現在玉虛宮宮中通往原始天尊休息室的通道上,當然-他們兩人是飛快的走著
“啪乒-”
「原始-」
隨著開門聲、進到屋內的的是太上老君與通天教主
「-----怎麼了?你們兩人為何如此慌張?」
正看著資料的原始天尊、放下手中的資料,注視著眼前的兩人
「還說哩-【女媧宮】出手了!你知道嗎?!」
一向比較沉不住氣的通天教主看著自己的師兄說
「-----我知道-我剛剛就收到廣成子的報告了-」
原始天尊揚揚守中的資料
「【女媧宮】的人將【湯】的兩位太子帶來【崑崙】,並要求我接受、教導這兩位太子-----」
原始天尊放下手中的資料看著通天教主與太上老君
「原始----你有什麼打算嗎?」
太上老君看著正在思索事情的原始天尊
「是啊、師兄-難道、我們先前的計劃都要變動嗎?」
通天教主說著說著可是急的有些跳腳
「-------我打算-以不變應萬變-」
原始天尊一臉高深末測的回答
「------你打算靜觀其變?即使-是像現在【女媧宮】已經出手干預的狀況下?」
太上老君看著眼前讓自己猜不透的師弟
「沒錯-----我認為【女媧宮】的動作應該不會再有更多了-----起碼就目前來說-----」
原始天尊點點頭、算是認同太上君的猜測
「-----那麼計劃還是繼續進行?」
通天教主問著原始天尊
「是的------不願意接受【上天】的引導的人、事、物-----是沒有必要存在的-------」
原始天尊一手捏皺手中的文件、一邊淡然的說著
「-----即使----接下來的行動必須【犧牲】咱們的徒弟?」
太上老君一改先前進來屋內的緊張的表情、嘻虐的問原始天尊
「哼哼-【傀儡】與【實驗品】的相同點就是-必要的犧牲品-----為了達到我們的目的-不是嗎?」
原始天尊冷笑的轉身看著窗外
「那麼-我就放手、讓【傀儡】去做囉-」
通天教主倚著門、慢條斯理的說
「請-」

時間回到現在-

一大早、在悠幻蒼月的府中休息了一天的蒼藍,已經整理好自己所有的物品,準備邁向新的旅程-
“叩叩-”
「早安-哇-你已經都準備好啦?」
隨著開門聲起、進來的是悠幻蒼月
「是啊-躺了三四天,剛剛趁著一大早空氣好、就起來運動一下身子囉-」
蒼藍笑著轉轉自己的手
「對啊-我家主人之前都是不睡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真的很難得早起耶-哇~~~~痛、痛、痛-主人-為何捏我的臉啦-」
站在蒼藍身邊的四不像也跟著說-----不過似乎是說錯話、被蒼藍施以愛的捏捏臉頰了
「你自己想啊-親、愛、的、四不像-」
蒼藍斜眼看著四不像
「哈哈哈哈-你們這對主僕還真是寶哩-」
悠幻蒼月笑的彎著腰
「-----那麼-我們在此過別了、悠幻蒼月將軍-」
收起玩笑的心情,蒼藍正經的對悠幻蒼月道別
「咦-可是我想將兩位送到城外啊-」
悠幻蒼月看著蒼藍說
「不了-我有四不像,再說-你現在應該重視的是【湯】的存亡吧?------也許-我將來也是你的敵人呢-」
蒼藍清風淡描的說出內心的話
「---------我不明白你為何要說出這種話-----但是-」
悠幻蒼月伸出自己的右手
「我希望能和你交個朋友-」
「-------噗-哈哈哈哈-悠幻蒼月將軍你真是有趣的人啊-」
蒼藍聽完悠幻蒼月的話後大笑
「好-能夠有個豪爽的朋友、我蒼藍是一定不會錯放這個機會的-」
蒼藍用力握住悠幻蒼月的手
「----我不多說多餘的廢話-請保重!」
悠幻蒼月握緊蒼藍的手
「嗯-走吧!四不像-」
給悠幻蒼月一個保證的點頭、蒼藍隨即招來四不像
「是的、主人-我要開始囉-」
四不像說完、便抱住蒼藍的背後-化為六枚羽翼、緊附於蒼藍的背上
「-------不送-」
悠幻蒼月為蒼藍打開門-------不說再見與送別-----是害怕下次再見時-----兩人-也許是敵人--------
只是----不知為何悠幻蒼月的心中-----卻認為他們倆人-早已經是朋友-------剛剛的那番話--------只是心中的想法的展現啊---------
「嗯-」
蒼藍只是應了一聲的走出門外、隨著四不像的一個展翅-他便離開了悠幻蒼月的府中
看著屋外沁藍的天空悠幻蒼月不禁喃喃自語-------
「保重啊-蒼藍-」

湯之國都 薜城城外-
空中-

雖然說很瀟灑的悠幻蒼月道別------可是說實在的-蒼藍的腦中可是還在思考接下來要去哪才好哩-
「主人~~~接下來要去哪裡啊?」
四不像疑惑的聲音響起
「耶-我還沒想到哩-----你就先到處飛吧-」
因為思考中、所以-蒼藍很不負責任的說出這樣子的話
「啊~~~~~主人-怎麼這樣啊?」
四不像發出哀嚎聲
「四不像---你很吵耶-」
「啊-終於找到你了【太公望】-蒼藍」
打斷蒼藍與四不像鬥嘴的聲音自兩人頭上響起
「啊---不會吧?!【龍王第三太子】-奈久留--!?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抬起頭看清楚聲音來源後,蒼藍不禁對來者的出現感到吃驚
「呵呵-這個嘛-先不管這個啦-我有一件事情要拜託你啦-」
奈久留乾笑數聲之後,趕緊向蒼藍說明來意
「------------什麼!?要我去阻止一個孩子殺自己的父親-!?有沒有搞錯啊!?」
聽完奈久留全部的內容,蒼藍所下的結論就是如此
「阿-你要那麼說也可以啦-拜託啦-」
奈久留相當低聲下氣的向蒼藍拜託
「--------先說你拜託我的理由吧-」
雙手抱胸、蒼藍不得不懷疑奈久留的動機
「這個-」
「還不都是她一時衝動所闖下的禍-」
另一道聲音又自高處傳來
「真是的-」
聲音的主人正是【太乙真人】-影月,她一臉沒好氣的漂浮在蒼藍與奈久留身邊
「影月-別再說了啦-」
輕輕拉拉影月的衣袖、奈久留怎麼看都像是在懺悔
「不說行嗎?那要蒼藍怎麼幫妳解決啊-」
影月臉帶微笑--------相當危險的那種,看著奈久留
「好嘛-就是------人家那天在我去執行我老爸給的任務巡視【龍王領域】咩-結果、在一條河邊發現死了不少家兵水將嘛------然後-我很生氣咩-----就衝動的跑去跟對方打了一架----------」
奈久留雖然一開始還說的理直氣壯,不過-慢慢的、就越說就越小聲
「是啊-打了也就算了-居然差點被打死!趁著一片混亂、也沒跟自己的隨護說就抱著重傷的身子跑來我的洞府中!然後她家的隨護也不分青紅皂白、衝回王宮對龍王劈頭就說【大王!第三太子被打死了!】」
影月越說真是-----越激動-如果眼神能殺人------奈久留可能已經死了N次了
「-----然後-----我老爸-----據說-就跑去那個打傷我的人的家--------最後逼的人家自裁------」
奈久留此時的身形-----縮到真是小啊-
「---------我說-妳不覺這很扯嗎-影月?」
蒼藍一臉被打敗的看著影月
「是很扯啊-而且那個被逼自裁的人是我的徒弟,我難得放他回去省親、沒想到就捅出這麼大的一個樓子、還好我不久就發現、收回我那徒弟亂亂飛的魂魄,只是-不曉得是怎麼回事、我那徒弟復活、說想要再回去見見父母之後-------他老爸鎮守的西方的關卡領地、就一天到晚都是爆炸聲-然後、我用遠視鏡一看-----我看見我那寶貝徒兒------用著我給他的法寶-追著他老爸啦-」
影月無奈的說
「哈哈-----所以妳們兩個希望我去了解-------為何會有弒父的事情發生吧?-------不過-這是多久前的事情啊?」
蒼藍乾笑的摸摸頭、順便問了一下時間
「-----半個月之前的事-」
影月面無表情的說
「--------龍王那邊的說法哩?」
蒼藍又問了當事者之一奈久留
「那個啊-------我老爸說----他也承認自己太衝動了----目前-他把自己鎖在閉思房中反省------」
奈久留低著頭說
「---------真是的-父女都一個樣,好啦-反正我現在沒事,去看看也好啦-走吧、四不像-」
蒼藍稍微滴咕了一下、不過他又想想反正自己現在也閒閒沒事
「真的!?太好了-拜託你了!蒼藍-」
奈久留高興、並且激動的拉起蒼藍的手
「------我說蒼藍-------你應該沒忘記你來人間的目的吧?」
影月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沒關係吧-原始老頭又沒給我時間上的限制-就這樣啦、我走囉-」
很不負責任、又很油條的說完話,蒼藍就朝著西方飛去
「------這樣真的好嗎?」

湯的國都 薜
武成王府-

送走蒼藍之、才開始自己一天工作的悠幻蒼月,此時、正處理著自己官職上所必須負下責任-各地方的軍務報告與計劃的決策擬定
「夫君-打擾一下好嗎?」
很難得的、悠幻蒼月的妻子-蝴蝶,會在悠幻蒼月辦公的時間來打擾他
「有事嗎-蝶?」
悠幻蒼月放下手邊的文件
「嗯-今早我收到嫵笯的信,所以我現在要去宮中一趟」
蝴蝶笑意盈盈的說
「嫵笯來信?可是我昨天並沒有聽她說啊?」
悠幻蒼月疑惑的說
「也許是她忘記了吧,我現在就要出發了喔-」
蝴蝶笑著告訴悠幻蒼月
「------老實說-我不太希望妳現在進宮去,可是-我想妳已經打定主意要去了吧?」
悠幻蒼月有些擔心的摸著蝴蝶的髮絲
「別擔心-我也是有武功的,一些小小的刺客難不倒我的」
蝴蝶伸手摸著幽幻蒼月輕撫著自己的髮絲的手
「嗯-我公事忙完、就去宮中接妳」
悠幻蒼月點頭、收回觸摸著蝴蝶髮絲的手
「好的-」

皇宮-

乘坐著府中的轎子來到皇宮偏廳的蝴蝶,等著奉著嫵笯命令來接自己的宮女
「奇怪?嫵笯信上不是說會派人到這裡來接我嗎?」
蝴蝶有些疑惑的說著
「嘻嘻~~~~哎啊-這不是【鎮國武成王】-悠幻蒼月大人的夫人嗎?」
伴隨著一陣嬌笑聲、來者正是三天前因為前皇后被斬,而得以立正的新王后-蘇妲己
「!?--------臣婦、拜見妲己娘娘-」
雖說不喜歡來者,但是按照例法、蝴蝶依舊必須行拜見禮
「免禮、免禮-為何蝴蝶夫人一個人在此啊?是在等候何人嗎?」
蘇妲己走到蝴蝶的眼前問著蝴蝶
「是、是的-臣婦正在等候嫵笯娘娘的召見」
低著頭、蝴蝶斟酌著說話的譴字用詞
「原來是在等【西之黃妃】啊,那-不如先到前面不遠處的花園中、與我敘敘吧-」
蘇妲己熱情的想拉著蝴蝶到花園中
「這-請等等-臣婦的身分不適合到那裡啊-」
蝴蝶有些掙扎的想勸止蘇妲己的提議、然而-她卻無法掙脫蘇妲己的手
『為什麼?除非是練武之人、否則我應該能夠輕易掙脫啊?』
「別客氣嘛-來!到囉-」
在蘇妲己拖拖拉拉的情況下、越過最後一道通往花園的小門後,蝴蝶還是被帶到花園中了
「妲己?------妳怎麼還拉了一個人啊?」
花園中央一個站在花叢中賞花男子以及他身旁的兩名護衛,聽見蘇妲己的聲音、三人都轉過頭來
「妲己娘娘-臣婦真的不適合到此-陛下?!」
一路上只專注著想掙脫與說服蘇妲己的蝴蝶,對於眼前的男子-【湯】的國君-紂王的出現顯得相當驚訝
「臣婦-叩見陛下-」
蝴蝶趕緊行著最高、屬於一名臣子之妻所應行的大禮
「免禮-起身吧-」
紂王此時整個人直立於蝴蝶的眼前-------打量著低著頭的蝴蝶
「傳聞中、【鎮國武成王】-悠幻蒼月的妻子是個大美人的傳聞果然不假啊-」
紂王走進蝴蝶的眼前
「抬起頭-讓朕看看妳的臉孔-」
「這-陛下、臣婦的臉實在不值您一睹-」
「朕說抬頭、就抬頭!哪來那麼多廢話!」
紂王不客氣的斥責蝴蝶
「哎啊-陛下-您別那麼兇嘛-人家蝴蝶夫人可是一介女子耶-哪能承受您那麼大聲的斥責啊-吶、蝴蝶夫人,妳就抬起頭、讓陛下瞧瞧嘛-」
也不知蘇妲己是褒是貶,居然就大刺刺的以手抬起蝴蝶的下巴
「喔--果然是美人啊-」
「陛下-請放開手!」
正當紂王欣賞中略帶調戲的接過蘇妲己手中的蝴蝶的下巴時-【西之黃妃】-嫵笯匆匆茫茫的趕到
「是嫵笯啊-有事嗎?」
紂王有意興被打斷的不悅、看著嫵笯
「嫂嫂-請過來一下-」
嫵笯平下心中的怒火、冷靜的叫著蝴蝶走進自己的身旁,旋即低聲的問著蝴蝶
「嫂嫂-妳怎麼會進宮呢?」
嫵笯不解的問
「這-我是一大早收到妳的信才來的啊-」
蝴蝶也趕緊回答嫵笯
「信?我沒有寫啊------!?難道是-」
嫵笯一個念頭一轉、看向蘇妲己的方向,果然看見蘇妲己那回給自己的計劃得逞的笑容
「該死-果然是那個妖女-幸虧我來之前已經通知哥哥-」
嫵笯咬牙切齒的說
「!?難道那封信是-」
蝴蝶看見嫵笯的表情、隨即也明白了--自己中計了!
「哎啊-嫵笯娘娘、蝴蝶夫人,妳們別站在那裡嘛-過來這邊坐嘛-」
蘇妲己擺明是算準兩人的心思,還故意說著
「不了-陛下、皇后,臣妾與武成王夫人有事要談,請讓我兩退下一訴私事好嗎?」
為求保護自己的嫂嫂、嫵笯繼續隱忍怒火的說著客套話
「慢著-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這裡說的?」
紂王刺時也開口詢問了
「這-」
嫵笯有些詞窮了
「既然不是什麼大事,在這裡說不也一樣?況且-」
紂王明目張膽的拉起蝴蝶的手
「如果是【鎮國武成王府】府中有天大困難,朕在此、不也可以幫忙想想因應之道嗎?」
紂王居然在此時邊說邊摸著蝴蝶那粉嫩的左手
「!?陛下-!?請端重!」
看見眼前的情況、嫵笯再也忍不住的大吼,當然這一吼也讓紂王嚇了一跳
「哎啊-嫵笯娘娘-臣下的東西就是陛下的東西呦-我想妳應該沒忘記吧?」
蘇妲己趕緊扶著紂王往後退的身子、一臉看好戲的說著
「!?妲己-妳說什麼?」
嫵笯氣的想衝向前甩蘇妲己幾個巴掌
「----------等一下、嫵笯-」
蝴蝶攔下怒火中燒的嫵笯,緩緩的走向前看著紂王與蘇妲己
「妲己娘娘-您剛剛說【臣下的東西就是陛下的東西】-----是嗎?」
蝴蝶冷靜異常的問著蘇妲己
「是啊-」
蘇妲己還是一臉嬌態的回答
「那麼-」
蝴蝶自懷中拔出一柄匕首
「陛下、請您收下屬於您的東西-」
一咬牙-蝴蝶豪不猶豫的以匕首朝自己的左手肩膀與手臂交接處-劃下!
「!?嫂嫂-------!」
「蝴蝶------!」
同樣大聲的叫喊-是屬於嫵笯與悠幻蒼月的
「-------陛下-請點收-------------」
蝴蝶說完就因為劇痛而昏倒
「蝴蝶!蝴蝶------!?」
悠幻蒼月無法置信的抱住蝴蝶倒下的身軀
「大哥--!快!先將嫂嫂送回府中治療啊-」
受到的震撼同樣不亞於悠幻蒼月的嫵笯趕緊提醒悠幻蒼月
「好-」
悠幻蒼月先為蝴蝶做緊急止血、接著一把抱起蝴蝶,準備離開宮中
「哼-休想這樣就走!」
“咻-”
好不容易才設計了這次的計劃,蘇妲己可不甘願這樣就讓悠幻蒼月輕易的離開、她拔起紂王隨侍身邊的兩名護衛其中一人的劍-衝向背對著紂王等人的悠幻蒼月-
「大哥-」
感受到危險的嫵笯硬是以身將悠幻蒼月撞開來、自己擋下蘇妲己這一劍-
「嫵笯--!?」
被撞離的悠幻蒼月在穩住身子後、他不敢相信眼前所看見的-
「武成王大人-」
在花園小門不遠處、屬於悠幻蒼月府中,同時也是悠幻蒼月死忠兼換帖的四大金剛衝了進來-
「嫵笯娘娘-!?您-!?」
代替悠幻蒼月扶起嫵笯-卻看一把深深沒入嫵笯腹部、甚至刺穿的劍
「咳咳-四大金剛---快點帶我哥哥與嫂嫂離開皇宮---------快!」
無法壓抑的鮮血自嫵笯的口中溢出-
「嫵笯-」
悠幻蒼月看著自己唯一的妹妹----------他憤恨自己的無力
「哥哥-先別說其他的-咳-快點-帶嫂嫂回府去-」
儘管嘴角的鮮血不斷溢出、嫵笯還是擔心著自己的兄嫂
「四大金剛-這是我【郡主】的命令-快點!」
「是!殿下-」
四大金剛的其中一人抱起重傷的嫵笯、一人則是將悠幻蒼月夫妻扶起,另外兩人則是殿後、預防其他的---------攻擊-
「慢著-【武成王】你-」
手中抱住蘇妲己、搶先叫了悠幻蒼月一聲的是紂王
「------------陛下-請等臣有空再來向您-------------請安-」
說完話的悠幻蒼月、頭也不回的抱住蝴蝶衝出花園,迅速的上馬、與四大金剛跟嫵笯直奔武成王府-------------------------
沒有人知道這短短的一段時間中所發的事情---------也將是動搖【湯】三百年存亡的關鍵之一啊------------------------

【夢中的景象-自過去的領略】 【少年的心聲-弒父的理由、湯太師的歸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