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心聲-弒父的理由、湯太師的歸國】

那霸傳說 夢想國度

飛啊飛-

到何處-

何處是兒家-

夢想的國度在何處-

跑啊跑-

快點跑-

此處不留兒-

夢想國度依舊在深處-

想起自己幼年時還在親生母親的懷抱中所聽見的歌聲、不知不覺蒼藍也哼起這首童年熟睡前必聽的兒歌-
「主人-你在唱什麼歌啊?」
聽著聽著、四不像好奇問
「這是我母親在我小時候常常唱給我聽的一首歌-可是-------我也很久沒想起了-----然後---------」
蒼藍看著頭上的白雲
「--------轉眼間已經三百年了-------」
蒼藍有些感嘆的說
「那個-----主人-」
四不像有些猶豫的開口
「嗯?」
蒼藍應聲
「-----請你別太沉浸於過去啦-沒有精神的主人一點也不好哩-」
四不像發出很擔心的聲音
「噗-哈哈哈哈哈哈-四不像-你想太多了啦-」
聽見四不像他那擔心的聲音、蒼藍很沒氣質的大笑
「主人-」
喔喔-四不像聽見蒼藍的笑聲有些生氣
「哈哈哈哈哈-你是第二-不!第三個要我別過於沉浸過去的人-」
蒼藍依舊大笑的說
「主人-!」
四不像的聲音聽起來-嗯----已經接近惱火的狀態囉-
「我為我的失禮道歉-但是-----四不像-------」
蒼藍坦率的為自己的失禮向四不像道歉,只是-----他也很想告訴四不像一件事情-
「你飛過頭了-【丑未關】已經在咱們的身後了--------」

在蒼藍頭上的上方天空-

「這傢伙就是【太公望】-蒼藍啊-」
「-----是個迷糊鬼--------」
「啊啊-真搞不懂原始天尊在想什麼-」
三道人影打從蒼藍離開【鎮國武成王府】之後,便靜靜的跟在蒼藍身後
「話又說回來------他身上的那隻【靈獸】-應該就是四不像吧?」
「----------他的靈獸也一樣-」
「-----喂喂-魂、卡---你們也太正經了吧-」
三道人影分別是-受封【炳靈公】的卡、擁有【清源妙道真君】之封的天才之魂、以及【雷震君】的提瑟.戴恩特
「傳聞中-他是【女媧宮】所指定的【封神計劃】的實行人選-」
卡一邊說、一邊觀察著天才之魂的表情
「也因此,【崑崙】、【道】以及【金鰲】三方只好都放棄原先各自選擇要來一較高下的人選,全力支持這傢伙囉-」
「------魂-你有什麼看法?」
聽完卡的話,提瑟.戴恩特看著站在自己左手邊的天才之魂
「我--------沒有任何想法-才怪!」
天才之魂沒什好氣的說
若要說天才之魂現在心中最不甘心的事情-應該就是自己莫名其妙被刷下來的事情了-
「我又沒有犯任何錯誤!也還沒有跟另外兩個同樣是候選者的傢伙比試-為什麼我要被刷下來啊!?」
天才之魂有些激動的說
「那個-魂、你先冷靜一點啦-卡!你不會幫忙我安撫一下啊-」
提瑟.戴恩特一邊忙著安撫天才之魂,一邊則要在天才之魂左手邊的卡也一同安撫-
「沒用的啦-真要說的通------------魂會找咱們一同來看看那個傳聞中的人嗎?」
卡有些閒閒沒事做般的陳述著---------應該算是事實的情況---
「--------好吧-魂、你有什麼打算?」
老話一句、提瑟.戴恩特似乎也到抱著看好戲的心情來問天才之魂了
「----------就看看那小子要怎麼解決索沙跟他老爸的事情吧-」
天才之魂似乎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如果這傢伙不行-我會上報原始天尊---------甚至要求親自晉見【女媧宮】的【上翼者】殿下們請他們更改【實行者】---------」
『------奇怪?為什麼我的心中--------好悶?』
天才之魂雖然嘴巴說著,但是、他總覺自己的心中一直很悶-----------------似乎是因為自己否定了【太公望】-蒼藍的關係-----------------
「魂?怎麼了?」
看著魂突然靜了下了來,卡看著天才之魂-有些擔心的問
「不-我沒事-」
『-------一定是我最近太多心了吧?』

西原-
丑未關-

“碰---!”
「哇-救命啊-------!」
當蒼藍一到達【丑未關】附近的村莊時、他最先聽見的不是市井百姓的叫喝聲-而是----------那個-------就是相當淒厲的求救聲-
「哎-又來啦-」
「我說李將軍也真是的,做什麼一天到晚跟自己的孩子玩遊戲呢?」
「我說------那算是遊戲嗎?」
日覆一日的景象,即使是一開始聽見時也會跟著緊張的百姓們,也在這前前後後已經十數日中的時間下習慣了這天天都要聽見的喊叫聲-
「那個-這位賣菜的大娘、請問一下剛剛那是什麼聲音啊?」
一個站在蒼藍身旁、似乎是剛剛才跟著蒼藍它們身後一同進關的男子,問著自己眼前賣菜的大娘
「哎啊-您可別大驚小怪喔,你剛剛聽見的是咱們【丑未關】鎮關將軍府中傳來的聲音,咱們關中的人已經聽到習慣了、沒想到卻嚇著甫進關中的您啊-------」
蒼藍跟著那位男子聽著那位大娘的解釋,總算有些弄懂了-
「主人、那應該就是【龍王第三太子】殿下跟【太乙真人】殿下拜託我們的事情中的兩個人吧?」
已經恢復人形跟在蒼藍身邊的四不像小小聲、正經的在蒼藍耳邊說著
「是啊-不過四不像------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嚴肅啊?奈久留跟影月應該沒有要求人家一定只能稱呼她們的【封號】吧?」
蒼藍點點頭贊同四不像的說法,但是、也同時糾正四不像他那過度嚴肅的稱呼方式
「咦?可、可是-我只是小小的侍從啊!我沒有那種資格,可以直接稱乎諸位殿下名字的啊-」
四不像有些惶恐的對蒼藍解釋
「--------------誰說的?是那些【教育者】嗎?」
「哇啊-讓開、讓開、讓開啊-------」
正當蒼藍一臉有些危險的表情問著四不像時,距離它們站立處不遠、傳來了一陣陣馬蹄聲與大喊聲-
「!?四不像、過來-!」
一個眼神、蒼藍看清遠處急奔而來是一匹馬匹,連忙將一個側身-連同四不像一同往一旁拉過去、避開了急速飛馳而來的馬匹與一道追著馬匹的身影-
「別跑--!」
「主人-那是?」
追著馬匹的身影大聲的吼著,看見這樣的狀況的四不像拉著蒼藍
「四不像、走-!」
「是-!」
眼見事情似乎有點超出意料之外-蒼藍原本是想直接到傳言中的李將軍的家的,沒想到居然讓他看見了剛剛的情況、蒼藍決定先追再說

關外的森林中-

“砰-”
“啪沙-”
一聲又一聲樹木遭到撞擊與斷裂的聲響,繚繞在廣大的森林中,可憐的樹木真的是相當無辜啊-不過、身為當事者-------也算是破壞者的兩位-【丑未關】守關將軍-李靖與其第三個兒子-李索沙、似乎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反倒是被追的人、已經捨棄馬匹,很乾脆的用著自己的兩隻腳、努力的在森林中向前狂奔-
「你跑不掉的-」
一陣聲音出現在李靖的眼前,聲音的主人正是李索沙
「哼-!我當初果然不該心軟、只有毀掉你母親為你所建的祭廟-」
眼看自己今天似乎已經躲不掉了,李靖拔出自己的配刀、整個人對李索沙厭惡的表情實在是表現無疑。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過你這傢伙---!」
「慢著-!兩位請等一下-!」
正當舞起自己手中所擁有的法寶、李索沙準備展開一連串的攻擊,卻被突然出現的蒼藍、自空中降落、擋在兩人之間-
「閃開-否則我連你都一起殺了!」
「這位公子請離開-這是我們兩人的問題-!」
看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蒼藍,李靖與李索沙倒是難得的一至把口徑朝外啊-當然,這也是因為兩人都已經怒火中燒、氣在頭上了-
「那個-------麻煩請稍微冷靜一下-」
即使是蒼藍,被自己所要勸阻的對象那麼一吼-而且現在是兩個人一起-實在是很難不處於弱勢------
「少囉唆-----!」
「-------------」
又是父子兩人通力合作下的怒吼聲,這下連蒼藍即使是在無言之下、也有一種怒火中燒的感覺了-
「該閉嘴是你們父子吧---!」
蒼藍這下終於火到最高點-爆發!
「你什麼-」
「你這傢伙-」
「為了你們這對任性過度的父子、我才跑到這裡來的!我是招誰惹誰啊!啊-!?」
蒼藍一句話遮掩過李靖與李索沙所想說的話。
「明明是父子!為什麼不能好好的談啊?非得要這樣造成眾人的困擾才可以嗎?」
「那個--------」
「我們---------」
「你們還想反駁啊---!?」
「----------」
「-------」
原本李靖是要反駁的,被蒼藍這麼樣的一吼,李靖跟李索沙只能靜靜的-------說不出反駁的話
「---------呼-吼出來真舒服啊-」
發洩完心中的怒火,蒼藍吐出一口氣、說出有些讓人想扁他的話
「-------你是誰?應該不是一般人吧-而且、我對你似乎有些映像------」
『在哪見過呢----------------』
李索沙一臉面無表情,與剛剛一臉暴怒樣完全是不一樣的人,然而、他的心中也不免對眼前憑空出現的人-------有著一絲絲的猜測與---------懷念--------?
『懷念--!?』
感覺到自己心中居然出現了一個不應該出現的名詞,李索沙相當的驚訝!
「我叫做蒼藍--------算是你師傅要我來看看你跟你父親在到底在搞什麼東西,居然一天到晚、關中都傳出爆炸聲---------簡單的說就是和事老啦-」
蒼藍滿臉笑容的回答李索沙,一點也不像剛剛暴怒時的人。
「---------不用你多管閒事-」
原本心中還存有一絲絲的好感,在聽見蒼藍是來當和事老之後、李索沙對蒼藍的好感---------幾乎全無-
「喂喂-你也別那麼任性嘛-」
蒼藍有些哭笑不得
「少囉嗦!如果不是那傢伙想至我於死地、我也不會想殺他--!」
李索沙這時氣的將心中所怨恨的事情稍稍的透露出---
「!?想至你於死地--?!喂喂-李將軍!你到底是在想什麼啊?」
有些無法消化李索沙的話,蒼藍轉身問著李靖
「--------我不承認我有一個【妖怪】兒子-」

湯 王都

在歷經悠幻倉月與蝴蝶的事情之後,紂王與妲己兩人坐在妲己的寢宮中。
「咱們已經算是毀了【湯】的命脈了吧?」
閒閒無事的喝著由蘇妲己遞給他的茶,紂王若有所思的說。
「唉啊~~~~~也許吧-不過接下來也是個問題呦-----」
蘇妲己一手撐著自己的臉、有些狀似擔憂的說。
「-------妳是說湯太師-【聞仲】石可那傢伙嗎?」
紂王想也沒有多想、直接點名。
「是阿~~~人家他畢竟也是術士之一、又是通天教主大人欽點的【實行人選】之一呢-------很難說他不會壞事耶~~~~~~~」
蘇妲己嬌笑的說----一點也感受不出她到底是在擔心什麼-------
「妳放心吧-別忘了、我可是【湯】的皇帝------只要他是【湯太師】的一天-----他就不可能違背我的-------」
紂王笑的相當邪魅、似乎不將他們口中的那個人當作一回事。
「就算他快回來了?」
蘇妲己貼近紂王的臉。
「呵呵~~我也一定有辦法制服他的-」
紂王一改先前斯文的模樣-露出他的【本性】-
「因為-我是【湯】的陛下啊--------」

丑未關
關外的森林中-

頭痛-這兩個字是蒼藍此時心中唯一的想法,他實在真的搞不懂-明明是父子------卻弄得兩人像是千年大仇敵一樣!
「-------我說啊-----其實-你們也不是非得至對方於死地吧?」
冷靜再三之後,蒼藍終於吐出一句話。
「你說什麼?!」
「你是說我手下留情!?」
只是-這句話讓李靖與李索沙父子兩人的反應相當大--------
「-------我有說錯嗎?」
蒼藍看了看兩人
「你們一個手中擁有【玲瓏寶塔】、一個則是擁有【火尖槍】【風火輪】跟【混天翎】------這些法寶、隨便一個都足以讓你們殺掉對方-」
蒼藍露出一抹微笑
「會拖到現在--------你們敢說自己沒有想放過對方的相法嗎?」
老實說------蒼藍的心中可沒有向他自己說出的那麼有把握,他-----只是在賭-----賭一個他剛剛------意想天開的想法---------
「不可能-!」
李索沙聽完大聲一吼,他絕對不承認自己心中有放過李靖的想法-------一絲絲也不行!
「-------你說呢?李將軍?」
蒼藍先不管連想不想的李索沙,他先問著詹在一旁的李靖。
「---------我不知道------------也許吧--------」
畢竟是大人,李靖很難讓自己忽略心中的真正想法。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會有想放過我的想法的!」
聽見李靖居然沒有否認的李索沙,他有些無法接受!
「你應該是討厭我!巴不得殺掉我的!」
「-------看清自己的心吧-李索沙------」
輕嘆一口氣------蒼藍這下總算弄清楚了-------這對父子並非恨對方入骨-------祇是缺乏溝通而已啊--------------------
「-----承認自己的弱點-------有那麼難嗎-----------」
「!?住口-------!」
聽見蒼藍的說法的李索沙憤怒的朝他一吼,連帶的整個人也揮起手中的法寶【火尖槍】-攻擊蒼藍!
「!?四不像-戰鬥狀態!」
「是!」
看見朝自己衝過來的李索沙、蒼藍連忙拿出自己的法寶【打神鞭】,同時、也要四不像展開戰鬥狀態!
四不像立即將自己除了撐住蒼藍以外的部分變化為超大型的網狀-下方延伸至地上、上方延伸至天空的雲端中-
「!?最強靈獸-【四不像】跟【女媧宮】賜予的【打神鞭】!?」
看見四不像的樣子,李索沙大驚-連忙停下身子。
「你真的是師傅所說的那個人?」
早先聽見蒼藍報出自己的名字時、李索沙還未多想,現在看見傳聞中的【四不像】--------他才想起自己先前在【太乙真人】那裡聽說的事情
「喂~~~~你把我剛剛的自我介紹當作什麼啊?」
又好氣又好笑的蒼藍,一手拿著【打神鞭】、一邊無奈的看著他。
「----很好!那我更有興致了-!」
李索沙舞起方才一直沒用到的【混天翎】、臉上露出一抹興奮的笑容-
「【太公望】-蒼藍!勝過我-我就放棄殺了那傢伙-」
李索沙以【火尖槍】指著李靖
「反之-如果你輸了-----你就必須放棄【封神計劃】的【實行人選】的身份-!」
「------不要-」
靜靜的聽完李索沙的話,蒼藍很乾脆的拒絕。
「我只是受人之託、跟我是否完成【封神計劃】的【實行人選】的身份,應該是兩碼子的事情-沒道理我要接受你的挑戰吧?」
蒼藍實在覺得相當奇怪、為什麼他最近預見的幾個跟【封神計劃】有關的人都想要他放棄【實行人選】的身份哩?沒道理吧?難不成----大家都不看好自己?
「少囉唆-!接招吧!」
也不管蒼藍的問題、李索沙提起【火尖槍】-頻頻的刺向蒼藍。
「!?喂-站在一旁的老爹-要幫我啊!」
猛然的承受李索沙的第一擊、蒼藍退到李靖的身邊,朝已經看呆的他大吼!
「啊!?是!」
被大吼而回神的李靖,也跟著架起【玲瓏寶塔】應戰。

「喂-魂、卡,在這種二對一的狀態下,咱們不插手嗎?」
跟身旁的兩人站在樹林遠處的地方看著的提瑟.戴恩特閒閒的問。
「------你有那種膽就去吧-前提是-----你能承受索沙以後的報復-」
有些沒有情義的卡回答提瑟.戴恩特。
「-----當我沒問-----」
想到李索沙報復的手段------提瑟.戴恩特很乾脆的放棄先前的提議。
「----索沙不一定會輸-」
天才之魂看著李索沙與蒼藍、李靖的交手,他很肯定的擱下結論-----當然-前提是----如果蒼藍不使用靈獸【四不像】的作戰功能-------
「嗯---可是、如果那個傢伙使用了【靈獸】-----索沙就會比較吃虧吧?」
卡看了看,倒是也跟天才之魂有著同樣的看法。
「可惡-!看我的-」
「!?糟了-!索沙氣瘋了!」
聽見李索沙憤怒的聲音、天才之魂放眼一看-他看見李索沙居然有意放手一搏-
「是【琰焚】!?」
【琰焚】-是【太乙真人】-影月當初交給李索沙那三樣法寶-【火尖槍】、【風火輪】跟【混天翎】時、也同時教會他用的複合式攻擊,當然-也必須付出代價-耗盡生命、藉以達到超越火的熱度!
「住手-!不要-索沙-----!?」

不是沒有聽見森林中所傳來的三聲急躁的叫喊聲-但是-----李索沙已經來不及停住自己的攻擊了---------
「可惡-------果然很吃力--------因為我已經重生過的關係嗎-------」
經過先前【太乙真人】-影月的幫助下、才再生的李索沙,他的身體早已跟先前的不一樣了,屬於水系的身子哪能承受施展火系高溫的攻擊方法呢!?
「-------我的第二個人生----------就此結束-」
「笨蛋!別放棄!」
不知何時棲身到李索沙身邊的蒼藍,全身被又再經變化的四不像-以一層銀白色物體所包圍-他抓住李索沙有些失神的身子-
「放輕鬆-我跟四不像幫你釋放體內多餘的熱度-!」
「------我們不是敵人嗎?」
李索沙問著撐住自己的蒼藍。
「誰說的啊?我們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蒼藍被自己撐住的李索沙所說的話打敗-
「知道嗎!?盡量保持意識-開始吧!四不像!」
「是!」
交代完李索沙,蒼藍對四不向下令-讓四不像原本只覆蓋在自己身上的銀色薄膜也轉移一部份至李索沙身上-
砰-!
四不像瞬間將一部份以網狀的型態刺入周圍的土地與樹木-藉此散發李索沙身體中多餘的熱度!
「索沙-----」
站在一旁無法幫上忙的李靖、只能擔憂的看著。
「索沙-----!」
原本在一旁的天才之魂、卡跟提瑟.戴恩特三人也都出現。
咻-
過了一會、四不像終於收起原本附著於土地與樹木上的網狀型態,接著慢慢的恢復成附著於蒼藍背上的樣子-
蒼藍與李索沙兩人的身影也同時出現在四不像恢復後、他們倆人先前站立的地方。
「主人?」
四不像開口呼叫著閉著眼的蒼藍。
「-------嗚~~~結束了?」
蒼藍雖然說是【術士】,但是他畢竟也是一屆血肉之軀-縱使他在【崑崙】也待了段時間,他也依舊有無法承受的事情。
「索沙?」
蒼藍連忙叫著還被自己支撐著的李索沙
「嗚--------」
李索沙慢慢轉醒-
「-------我沒事?」
「笨蛋---!」
「你這傢伙---!」
「可惡--!」
站在一旁擔心的要死的天才之魂、卡跟提瑟.戴恩特三人都朝他大吼!
「魂、卡、提瑟?你們怎麼會在這?」
李索沙被蒼藍輕輕的放在地上,他看見朝自己大吼的三人、驚訝的看著他們。
「咳-還有你老爹吧?」
蒼藍很自動的幫李靖提起他的存在-
「看看你老爹的表情、那像是巴不得你死的樣子嗎?」
「-----父親-------」
不知是下意識還是怎麼樣------李索沙居然覺得自己看見了父親眼中的-------淚水?
「-----沒事就好-------我先走了------有空回來見見你的母親------」
撇開有些尷尬的臉,李靖轉身離開、準備回到關中
「-------」
默默無語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逐漸遠離、湮沒在樹林之間的身影-------李索沙的心中似乎有什麼東西-----似乎變的不一樣了--------
「------我想-----你父親應該也不是故意要說什麼想殺你的話吧-----」
蒼藍看著若有所思的李索沙
「應該說------他怕已經成為【術士】的你------忘記了身為父母的她們吧----」
「---------」
李索沙無言的看著蒼藍
「你自己想想看、難道-在你的記憶中、都沒有父母對你的疼寵的記憶嗎?」
蒼藍嘆了一口氣
「他們只是害怕再次失去你------聽說你是在他們面前自殺的?」
「-----嗯-------」
李索沙點點頭
「唉~~~~那就是了-你想想看、有哪個父母會希望、接受看見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呢--------------」
『-----父王跟母后-----也是同樣的想法嗎?』
蒼藍一邊說、一邊心中似乎也有新的領悟------
「-------我明白了------」
李索沙抬起頭看著蒼藍的雙眼
「-------幹嘛啊?用那種眼神----」
蒼藍瞧見李索沙用那種若有所思的眼神看著自己----------雞皮疙瘩不禁都升起來了---------
「------你真的跟師傅所說的一樣-------是個怪人------」
李索沙面無表情的說
「------索沙、你能接受這傢伙了?」
聽著兩人之間的對話、以及李索沙說話與言語之間語氣的改變,卡很自然的問。
「-------也許吧------」
李索沙沉默一下,接著站起身子回答。
「接受?」
蒼藍覺得眼前的這些人說話的內容------怪怪的。
「你們呢?」
不理會一旁發問的蒼藍,李索沙站穩身子後、問著其他三人。
「我還要觀察-------吧----」
天才之魂很自然的回答。
「我可以接受!」
卡倒是坦率的說。
「我也一樣可以接受!」
笑笑的、提瑟.戴恩特一樣表示接受。
「喂喂-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深怕自己在無意之間------阿~~~~可能被賣吧,蒼藍怕怕的問。
「-----【太公望】蒼藍-」
李索沙轉身看著他
「幹嘛-----」
蒼藍怕怕的看著他。
「我們願意接受你的差遣、以實行【封神計劃】-」
李索沙繼續用沒有表情的臉說
「我李索沙、願意成為你-【太公望】蒼藍的刀劍,在你的統領之下-認同你為【實行人選】!」
「我提瑟.戴恩特、認同你-【太公望】蒼藍是【封神計劃】的唯一【實行人選】!」
「我卡、在此時之後-認同你-【太公望】蒼藍為【封神計劃】的【實行人選】!」
分別說完的三人,同時都看著一旁還是有些頑固的天才之魂。
「------好啦-我承認他在某方面是比我有人性跟處事的能力啦-」
『-----所以師傅才會說:即使我失去【實行人選】的資格-----他也不意外----』
天才之魂摸摸自己的頭髮,有些不甘心、卻不得不在心中承認若是自己-------有辦法好好的處理李索沙跟他父親之間的事情嗎?
『搞不好-我半途就不甩人了哩!』
「魂-你的【言伏】呢?」
卡看著一臉青紅交錯的天才之魂問。
【言伏】-顧名思義,就是【術士】彼此之間用來承諾跟宣示的一種方式,倘若違誓、則永遠都不會再被任何人所信任-直到死亡!
「------我天才之魂、在此天地之下,認同你-【太公望】蒼藍為三宮所選擇的【封神計劃】的【實行人選】!」

湯 王都

啪咑、啪咑-
正當紂王與蘇妲己兩人結束【喝茶】的時間後,一陣緊急的腳步聲就傳進了蘇妲己的寢宮-
「陛下-太師傳回來的急報!」
一名宮中的侍者手中手中拿著一份竹卷、恭敬的拿給紂王後退下。
「唉啊唉啊~~~~~~~是什麼消息啊?」
蘇妲己一臉好奇的趨近紂王的身邊想探看著竹捲的內容。
「------對【湯】算是好消息----」
紂王有些悶悶的說
「唉啊?怎麼皺著一臉啊?那-對咱們來說哩?」
蘇妲己又好奇的問。
「---------湯太師【聞仲】石可大約再幾天的時間就要自北方回來了-」
紂王有些煩惱的看著蘇妲己-
「如何?有什麼對策嗎?」
「對策~~~~~啊?是沒有啦~~~~~」
蘇妲己依舊不正經的笑-
「但是哩~~~~~倒是提醒人家要加快一件事情的腳步囉~~~~~~~」
蘇妲己以手遮住自己的微笑的雙唇
「喔?是什麼事情呢?」
看看蘇妲己的笑臉、紂王雖然心中已經有個底,但還是問。
「呵呵呵呵~~~~~討厭啦~~~~居然故意問人家~~~~~」
蘇妲己不正經的說
「當然是~~~~逼走咱們眼前的眼中釘~~~~~~~【鎮國武成王】-悠幻蒼月啊!」
湯-
步向毀滅!

【花朵的凋零-賈氏的斷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