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

幻想島:夢魘之書


  時代早已將主宰世界的大權交給了人類。第二人類紀元,已來到七八八九年,距離八千年不遠了。上一次的人類紀元存續了一萬四千多年,然後被精靈取代了優勢地位,暫時成為大陸上的第二等物種。然而,精靈的時代只存續了兩千多年,人類就再度憑藉著進化得更加靈敏的身體與頭腦,取得了稱霸這一片蓋德大地的力量。人類的歷史學家甚至想要進一步的宣稱,精靈從來都沒有稱霸過,那兩千多年只不過是人類的低潮期。

  因此,在這一片大地上,支配者物種的變換,並不代表以往站在世界頂端的種族就必須黯然退出歷史舞台。讓我們看看幾個重要的例子吧:精靈,他們是古魔族融入人類社會的結果,是混血產生的種族,一度凌駕在人類之上;飛蛇,相傳擁有神明的血脈,但那只是傳言,而且是個引發貪婪人類野心的傳言,於是這個種族最終也與人類融合。這兩個種族都曾經向無所畏懼的龍族屈服,但也並未因此而滅亡,直到龍族沒落了,他們還是存在於蓋德大陸上,而現在,他們仍與人類幾近於和平的共存。可是龍族即使沒落,牠們仍然生活在大陸的某些地方,而且從來不認為自己的紀元已經結束了。

  畢竟歷史上的紀元斷定,往往就不是清晰可見的,而是過了幾百年後,歷史學者才從不斷的爭論中得到定論,找出改變紀元的關鍵事件所在的年代。那一年,就成為紀元的元年——是的,永遠不會有人說「今年是某某紀元的元年」,因為一個紀元的元年,永遠是過去的事,也就是「歷史」。

  歷史。那是在這蓋德大陸上,最重要的事之一。歷史學者、歷史研究機構、歷史博物館、歷史書籍、歷史文物、歷史小說、歷史畫本……關於歷史的一切,是蓋德大陸居民主要的精神支柱。因為,「歷史」當中,有著對他們而言最為重要的,信仰的來源。

  「神明」就存在於歷史當中。

  蓋德大陸東岸的森申郡,有百分之七十為森林所覆蓋。這片區域,外界稱之為精靈森林,是畢路亞王國政府劃定的精靈自治區。精靈的始祖是古魔族,也就是最初生存在魔界的子民,然而遷移到森申以後,歷經千年的族群融合,血統與原來的古魔族已經多有分歧。簡單的說,現在的精靈,是古魔族與人類的混血。   精靈們憂心著種族純血的延續,為此而設下結界,企圖阻止人類再踏進他們的領域。現在,凡是需要進入精靈森林的外族,都必須經由「正門」——一道嚴格盤問入境者身份的大門——才能穿越結界。   很多人類都誇口說:「結界是設來被攻破的」,但是事實上他們碰到精靈的結界,全都束手無策。只有極少數真正能夠打破結界的人類,他們都是一些高深莫測的賢者或隱士,從來不會說出那樣自傲的話。不過,打破精靈森林結界的人類,的確出現過。那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了,而且那樣的人物,有那麼簡單就會出現第二個嗎?精靈們並不這麼想。   因此,他們今天的戒備和往常一樣,森林的北、西、南三面,分別有四名衛兵巡邏,精靈們認為這樣就很夠了。   衛兵的數量的確很夠,當守護神教派的信差艾里斯.坎貝爾毫無顧忌的闖過結界時,他一下子就被帶著弓的精靈叫住了。   「喂,那裡的人類!」精靈用奇怪的口音說著畢路亞話。   是一位精靈族的年輕女子。從服裝上的「劍紋」——尖角十字形狀的黑色刺繡——可以看得出來,她是這片森林的守衛。精靈一共有兩個大家族,一名路達恩,一名愛拉里,只要從頭髮的顏色就可以簡單的區分。現在這名守衛,擁有亮麗的金色長髮,是「路達恩的女兒」。   「是?」艾里斯.坎貝爾恭敬的面向守衛,先開口自我介紹:「我是守護神的使者艾里斯.坎貝爾,請問有何指教?」   「那不應該是你的疑問,而應該是我的。」精靈這麼說。看起來,她對穿越結界的人類一點也不友善。「沒有領取識別證的人類是怎麼越過結界的?」她的左手一直護在胸前,艾里斯.坎貝爾猜想,那或許是衛兵說話時的標準姿勢吧。   「我沒注意到結界,對不起……」艾里斯.坎貝爾說:「我常常這樣,無意間就跨越一道的,因為我是那種抗魔法性的體質。」   路達恩的精靈從未聽說過什麼抗魔法性體質。她一直將手護在胸前,是對於此人有所顧忌。能穿越結界的都是魔法師,雖然他們大部分都不擅長中近距離戰鬥,更不擅長在森林裡戰鬥,但是當中也有一小部分例外的,而那些都是最強的人物,精靈本身就有幾位這樣的魔法師。當然,只有強大的魔法師有可能打破精靈的結界,所以這眼前的入侵者,也有可能隨時朝她打出一發火球或什麼的,這就是她一直採取護衛姿態的理由。   「那麼……你應該謹慎行路,莫再誤闖。現在你應該去『正門』領取識別證。」路達恩的精靈仍保持著一樣的姿勢,緊縮著眉頭,用聽來有些怪異的腔調與文法說著畢路亞話。她其實很緊張,因為在這節骨眼上還得跟對方講畢路亞話,她其實不常練習的。   艾里斯.坎貝爾點了個頭。「知道了。抱歉,打擾您了,真是不好意思!」他笑著說。「對了,請問『正門』在哪個方向?」   路達恩的精靈仍然沒有鬆懈下來。她不斷重複的告訴自己,絕不可以輕易信任入侵者。舉凡能夠穿越結界的,必定是具有強大力量的人,而強大的力量是不會與生俱來的,一定經過比別人更多的鍛鍊,也一定經過比別人更多的戰鬥。像這樣的人,對於隱藏殺氣必定有深入的研究。   「最近的正門,在西南方。」她用右手指向左前方,左手仍在胸前。艾里斯.坎貝爾確定那真的是衛兵的標準姿勢,看來他們還真是辛苦。   「知道了,謝謝!」艾里斯.坎貝爾轉身,往西南方走去,走了沒幾步,又再度回頭。路達恩的精靈馬上抓起背後的弓,一瞬間搭上了箭。她的動作快得令艾里斯.坎貝爾來不及閃躲,他舉起雙手大叫:「噢,不!我只是想請教您尊名高姓!」   路達恩的精靈感到更莫名其妙了,不過既然這個人的反應這麼慢,她應該不需要謹慎得讓自己如此不舒服。   「尊則不名。」精靈不悅的回答:「我是守衛東城的路達恩。」(所謂守衛東城,指的是守衛東方的精靈之城,換句話說就是守衛西側的意思。)   艾里斯.坎貝爾雖然不太明白,但是他至少聽得懂,人家不願意把名字告訴他。不只如此,看來他是完全被討厭了,喜歡交朋友的他,對於這樣的狀況也無可奈何。「……知道了。我現在馬上去正門,一再打擾您,真是抱歉啊!」   路達恩的精靈,一直看著轉身離去的艾里斯.坎貝爾,直到他完全消失在層層的樹林與草叢之中。

  守護神教派的信差艾里斯.坎貝爾,體格壯碩、目光銳利、行動敏捷,而且擁有足以長途跋涉的精力。雖然,他成為信差的理由,主要還是能穿越各種魔法屏障的特異體質。現在他知道即使擁有這種本領,仍然是不能通行天下的,只能照規矩走正門了。   照著衛兵指示的方向,他果然很快就抵達的森林的正門。   其實這個地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門。正門是由兩座粗木架高的屋子構成的,屋中各有兩名駐守的精靈。左邊的屋子開了三個朝內的窗口,右邊的則是一個朝外兩個朝內。當艾里斯靠近正門時,右邊的朝外窗口馬上出現了一名精靈,準備登記訪客資料。   「我是守護神的使者艾里斯.坎貝爾,我來送貨品給路達恩.凱米西先生。」艾里斯對那位守門人說。   「好的,立刻為您校對,請稍等。」這位守門人畢竟是駐守主要通道的衛兵,畢路亞話說得相當完美。他從身旁的小匣子中抽起一張紙片,一面寫一面誦著:「艾里斯.坎貝爾……送貨給……路達恩.凱米西。」他並不需要讓來訪者確認資料是否正確,因為都是用精靈的文字,直接按照訪客發出的聲音拼出的,他們並不預期來訪者看得懂。然後,他將紙片遞給屋裡的另一名作業員。作業員很快的將紙片折上,綁在一支箭的尾端,由其中一個朝內的窗口,張弓射出。他的速度,比之守衛東城的路達恩也毫不遜色。   「我聽過您的名字,坎貝爾先生。」那位守門人說:「我也是凱米西的朋友,名叫路達恩.西比。」   艾里斯聽了,便將他的名字記在心裡。   「剛才我聽說尊則不名呢,是這樣的嗎?」艾里斯奇怪的問:「這是守衛東城的路達恩告訴我的。」   「尊則不名?」西比想了一下:「喔,那不一樣,您不應該去求取女性的名諱,那是不尊重的。對於沒有血緣關係的女性,一般我們都是將她們視為長輩。」   「原來如此……我瞭解了。」艾里斯猜想,精靈大概是母系社會。他也不再多問,只決定了,待會兒進去之後,絕對不要問任何人的名字,以免冒犯。   ——咚的一聲。剛才,一支箭飛來,穿過另一道內側的窗口,插在屋裡的一根木樁上。箭的尾端也綁了紙片。   「真準!」艾里斯讚嘆的說。「這應該是從很遠的地方射來的吧?怎會一點都沒有誤差呢?而且,中間都不會被樹葉之類的干擾嗎?」   「不會的,」西比說:「我們開闢了一條箭道,所以中間沒有障礙物。」至於箭術為什麼那麼準,他倒是理所當然似的一句也沒提到。此時,他的同伴拆下箭上的紙片,攤開來看。   「『Ngiad』。」那位作業員唸出。西比向艾里斯解釋:「這代表您可以進入了。請配戴識別環!」他將一條藍絲帶交給艾里斯,要他綁在肩上。「貨物送達之後,請盡快回到大門來歸還識別環。」   「知道了,謝謝!」艾里斯將絲帶纏在左臂上,穿越正門,正式進入了精靈的領地。

  事實上,精靈的森林雖然被結界包圍,除非打破結界,否則無法穿越,但是這整個系統確實存在著漏洞。有兩座小屋,一共駐守四名輕裝衛兵的「正門」,卻恰好是唯一沒有結界的地方。而且,經由正門直線進入精靈城的路上,頂多也只會碰到一名巡邏衛兵。   因此,如果現在有一個人,能在四名衛兵都察覺不到的情況下穿越正門,並且避開巡邏衛兵,那麼也就能夠毫髮無傷的潛入精靈城了。   精靈的感覺相當敏銳,他們一向不曾考慮過,會出現四名精靈都無法察覺的入侵者。當一個沿路跟蹤艾里斯.坎貝爾的黑衣人,無聲無息的翻過傳令屋的屋頂時,他們仍然如此相信著。

  精靈城是精靈森林中最主要的聚落,不過它並不大,居民才五六百人,簡直可以稱之為精靈村。森申郡最大的城是西北方的森申城,位居精靈森林以外,居民不過兩千餘人,軍隊是居民人數的兩倍。對於畢路亞這樣的王國而言,總人口不到一萬的森申城根本就是小城。之所以在邊境上駐守的兵力如此薄弱,是因為森申郡有地利。出了森申城往北方走的話,就會看見蓋德大陸第一長河安允河的下游分支。主河道往東北彎去,而裂向東南的森申河則九彎十八拐,流入精靈森林。在這中間形成了不少沼澤地,使得不管是誰想要從北方來,速度都會被拖得非常慢,也壓縮了森申城前的平原空間,形成了易守難攻的形勢。不過真要說起來,畢路亞王國軍不派重兵駐守,其實是因為森申並沒有什麼重要性可言。人口稀少、土地貧瘠、交通不便,資源方面大概也只有品質普通的林材。一個官員被派到森申來管理,即使當到郡守也不是什麼名譽的事,因為一半的居民都是精靈,首先語言就不通,然後他們又不願意被人類管束,所以沒什麼好插手的。   雖然剛才艾里斯已經決定,待會兒絕口不問精靈的名字,但他所不知道的是,像東城守衛或西比那樣,能和人類交談的精靈,都被派任守衛的工作了,進到精靈城之後,是很少有人聽得懂人類語言的。即使是守衛,比如說剛才負責射箭的那位西比的同伴,他也是聽不懂人類語言的。而且這樣的守衛,事實上比聽得懂人類語言的守衛還多一些。   不管如何,艾里斯一踏進精靈城,還是很快就聽見有人呼喊路達恩.凱米西的名字,要他出來迎接客人。到處都有「凱米西!凱米西!」的呼喊聲,一直傳到很遠的地方。過了不久,剛刮完鬍子的凱米西總算從家門口出來,四處探了一下,看見了背著背包前來找他的艾里斯,便向他招了招手。   「凱米西先生,我為史博.費地拉先生送貨來給您了!」艾里斯從背包裡取出一個扁平的黑色盒子,交給凱米西。艾里斯並不知道這裡面裝的是什麼,雖然史博、凱米西跟他交情都不錯,不過艾里斯是信差,他從來不曾看過自己傳遞的內容。   凱米西似乎也不想讓這東西被瞧見,他迅速的打開盒子瞄了一眼,啪一聲又蓋上。   「很好!」他用生硬的腔調說著畢路亞話,這時附近的居民紛紛豎起耳朵——他們對人類的語言很有興趣。不只是人類的,精靈對任何語言都很有興趣。   「很好是嗎?」艾里斯重複了一次以作確認。有時候他傳的是信,信裡面可能是壞消息,不過這次顯然不是。   「是啊,品質很完美,太對你感謝了。」凱米西用比守衛東城的路達恩更奇怪的文法敘述著他的感想。   「那真是太好了!」艾里斯笑容可掬的說。他早就習慣凱米西先生的怪異畢路亞話了。   「那麼,該對你付多少運費呢?」凱米西將手探進衣袖裡。   「不用了、不用了,」艾里斯說:「史博他已經付清了!」   「真是太體貼他了。」凱米西說。他的意思是「他真是太體貼了」。   兩人握手互相道謝之後,艾里斯說他得快回正門繳還識別環了,於是便不久留,逕自走出城外。這同時,精靈們紛紛圍向凱米西,跟他詢這問那的。   「你的畢路亞話說得還真像回事兒!」一個精靈稱讚他說。   「哈哈哈,是這樣嗎?」凱米西得意的大笑:「我一向也覺得自己還蠻有天分的!」

  艾里斯送完貨,繳了識別證回去,就要沿著來時路,回到他所住的契洛夫城。他來這一趟搭的是馬車,到森申西方的莫陵城才下車步行(因為馬車通常是不會到森申去的,那裡太偏僻了),旅程共花了他一個多月。這次回家,他估計也少不了那些時日。僅從森申邊境,跨越森申郡與莫陵郡的邊界,再走到莫陵城,就要花上兩天一夜,中途必須在莫陵郡的梅茨鎮、亞德林鎮與法朗諾鎮三個地點休息,急躁不得。   然而,出了精靈森林,往梅茨的路上,卻有種奇怪的感覺,使直覺一向敏銳的艾里斯有點著急。   他感到背後有人正在跟蹤他。但是這怎麼可能呢?離開森林之後,四周都是曠野,一點可遮蔽的東西也沒有,如果有人跟蹤他,那個人躲在哪裡呢?艾里斯怎也猜想不出,不過他明白,自己一旦東張西望,立刻就會打草驚蛇。   一整個下午,對方都跟在他背後。他不明白,如果這人是來劫掠的,為何貨都送到了還沒行動?如果是守護神的仇敵,為何要特地找他一個信差的麻煩?   艾里斯雖然越來越緊張,不過他還是不動聲色的一路趕往梅茨。他的步伐有些慢了,入夜時才抵達目的地。   夜裡梅茨鎮的街上沒什麼人,正合他的心意。艾里斯不喜歡什麼也不知道就逃跑,他想試著搞清楚究竟是誰跟在他背後。於是他盡量把握住跟蹤者的氣息,然後踏進了當地的客棧。即使進入室內,對方仍跟在後頭,他感覺得到。不過,除了他之外卻沒有任何人踏進客棧。   「您好,我是守護神的使者艾里斯.坎貝爾。」艾里斯吩咐客棧主人:「我要在這裡過夜,明早也在這裡用餐,請為我準備接近樓梯的房間。」   客棧主人笑吟吟的說:「守護神的使者,自有優待!」   「很好,但我不用什麼優待,只求今晚睡得安穩。」艾里斯說是這麼說,他心裡也明白,今晚他能不能睡得安穩,客棧主人恐怕沒辦法保證。   「沒問題!」客棧主人並不知道他給人跟蹤了,因此非常乾脆的回答。「您的房間是二樓六號,正好在樓梯上去左轉第一間。」   「謝謝。」艾里斯收下了鑰匙,抖抖雙肩,背著背包走上了樓梯。   他真的住進了樓梯邊的房間。當晚他在客棧吃了晚餐,和客棧裡的其他客人攀談(他進去森林裡的那段時間好像沒什麼大新聞),然後月色尚明時就回房休息去了。可是那股被跟蹤的感覺還在,並沒有因為剛才客棧的人氣而被沖散。並且,艾里斯可以清楚的感覺出,那是一種殺氣——讓他豎起汗毛的強烈殺氣。對方離自己很近,搞不好就在房門外頭。恐怕剛才的旅途上,對方都離自己很遠,只是因為這殺氣太強,令艾里斯不得不感覺到對方的存在吧?   不妙,對方一點也沒有隱藏殺氣,想必也不在乎立即現身殺他。艾里斯跪在床邊,俯首祈禱。他是守護神的信徒,不過守護神教派並沒有任何儀式,連最簡單的祈禱也沒有規範,艾里斯今天還是頭一次認真的祈禱。   然後,他提醒自己隨時保持警覺,便躺上床,闔上眼開始休息。可惜他一路奔波實在太累了,沒多久就陷入沈睡。   幸好,這一夜什麼也沒發生。

  一大清早,艾里斯就起來,在床邊向守護神答謝。這當然也不是什麼儀式,只是他覺得有必要。然後他背起行李走下樓去,看見稀稀疏疏幾人在吃早餐,便挑了張空桌坐下。一會兒,客棧主人的女兒出來,一桌一桌的詢問客人要吃什麼,問到他的時候,他便要了兩塊麵包和一片牛肉。   有個在吃早餐的旅客聽見了他的聲音,馬上放下了手裡的湯匙,走到艾里斯面前向他寒暄。   「艾里斯.坎貝爾!記得我嗎?」旅客熱情的問道。   艾里斯吞下了嘴裡的麵包,向那人笑著回答:「當然,你是伊昂.帕西歐!就算我誰都忘了也會記得你的,你上次還借給我一把口琴呢!」   「真氣人啊!」伊昂拍了一下桌子:「你誰都不會忘!不過就是這樣你才敢說那種話!」   「我們都等著看你忘記別人名字哩!」一旁伊昂的朋友們也湊了過來。   「嘿嘿,我現在記憶力正好呢,你們再等十年吧!」艾里斯和他們笑成一片,引得周遭其他人都往這邊看了。他趁機四周掃視一次,沒有發現反應不自然的人。   問題是,他仍然感覺到,那個跟蹤他的人還在附近。這股殺氣似乎只衝著他來。   這下艾里斯不想再觀察了,他已經料想到對方不可能放棄跟蹤,既然如此,該是時候逼對方靠近一點了。   「我吃飽了!」他站起身,把住宿費和餐費留在桌上。「接下來還得趕路呢,我得加快腳步了!」他故意大聲的說,「不巧,沒辦法陪你們多聊聊天了!我先告辭囉!」   「喂!」伊昂的一個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叫什麼名字呀?」   「泰恩.法利爾,下城的鎖匠,不是嗎?」艾里斯輕鬆的回答。   「去!」泰恩推了他一把:「你趕你的路去吧!」

  艾里斯趕路去了,不過是為了逼跟蹤他的人加快腳步。這一天晨間人群漸漸出現,他就特意鑽小路繞出梅茨鎮,佯裝要甩掉後頭的人。他想,這個人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在背後的,不過能跟這麼久,腳程顯然很快,不會這麼輕易被甩掉。   然而,往西前進的路上,他卻發現殺氣消失了,一點也感覺不到了。   會不會是因為自己害怕,才會覺得有人在跟蹤呢?艾里斯開始懷疑,畢竟他實在想不出任何人跟蹤他的理由——除非有什麼艾里斯.坎貝爾的秘密仰慕者吧。(這是艾里斯純真遙遠的夢想。)   前往亞德林鎮的途中,會經過一個叫做「空來沙」的地帶。這是個風沙大的區域,沙子是被強風從很遠的地方吹來的,彷彿憑空飛來一般。艾里斯來的時候幸運,沒有遇上大風,但這次就截然不同了,他得披上預先準備的亞麻斗蓬才能繼續前進,而且視線全部被遮蔽了,稍一分神可能就會迷路。艾里斯取出羅盤,持續往西走去。   狂風讓雙腳的移動變得困難許多,旅程耽擱了不少。這一天已過中午,他才在路上找到一個可以歇腳的地方:一片農莊。上回他經過時,也曾經進去歇息,那是因為農夫告訴他東邊正在颳大風,要他等風緩和些再出發。因此,艾里斯想,這次就再打擾一次吧。空來沙正作怪呢,如果背後真有人跟蹤,那個人大概也被風沙阻擋住了吧。   農莊上有不少木屋,大部分是農舍與住家,其中一間則是專門提供餐飲的小店。店門口掛著一串風鈴,現在正隨著微風響著清脆的叮噹聲。這已是這串風鈴最聒噪的時候了,現在這種音量,就代表空來沙地帶的風勢非常凶猛。艾里斯上前叩門,一邊報出自己的名字。   「打擾了……我是守護神的使者,艾里斯.坎貝爾。」   果然,這次農莊裡的人也很熱心的招呼他進木屋裡休息,而且他什麼也還沒說,老闆就先提了一袋麵包出來。   「坎貝爾先生!貨物平安送到了嗎?」   「託各位的福,送到了!」艾里斯說。   他向農場買了些乾糧和乳酪,足以支持他到亞德林鎮,但農場的人們又多送了他一些。   「感謝各位的好心!我的朋友們都還在家鄉等我呢,我得繼續趕路了!」艾里斯這次完全不多說什麼,就再度離開農莊,踏上歸途。   上回行經此地,只是和這些人聊過天,今日大家都認得他了,還多送了他乳酪,果然多交朋友是有益無害的。只是,之前一直跟在自己背後的人,帶著那麼重的殺氣,不曉得跟他交不交得了朋友……?   艾里斯穿過農田,找到了通往亞德林的路,景色從農田變為雜草叢生的原野。   再度有莫名的感覺襲上心頭。不,不是殺氣,也不是被跟蹤的感覺,而是來自前方有種詭異的氣息。艾里斯停下腳步,靜靜的站了一會兒。的確,他感到今天的空氣似乎比以往乾燥。現在四周的天空中,也完全看不見半朵雲。   停在這個地方也不是辦法。艾里斯想,不管前方有什麼,都得穿越過去才能回家。於是他再度踏出步伐。

  夕陽即將西沈之際,艾里斯行經一個陌生的地方。這裡的地面上少有雜草野花,四周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塊,以及粉碎的瓦礫。灰黃的塵土隨風飛揚,前方的去路也被崩頹的磚片堵塞。   艾里斯不認得這個地方。直到他看見許多倒塌的石牆下,有被壓碎的白骨,他才想到——這裡多麼像是他一個月前才來過的亞德林鎮!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一個月前還十分繁華的城鎮,現在竟已經死盡了!艾里斯還記得的許多亞德林鎮民的名字,現在已隨風飛去了。   艾里斯念著守護神的教誨:「不要放棄生存的希望,不要放棄救人的希望。」他開始在亞德林毀盡的瓦礫堆中,尋找生還的居民。   這裡遭遇到了什麼災難呢?有沒有人能告訴我?艾里斯抱著希望四處探尋,卻一無所獲。居民們一個不剩。他想,這樣也對,死去的人都化成白骨了,生還的人們是不可能還留在這裡的,他們一定離開了廢墟,去其他城鎮避難了。   偶然間,艾里斯發現了一個因為建築物崩塌而顯露出來的坑洞。這個洞比人還大,深不見底。他好奇的湊近去看,原來是一口井,他可以看見往下延伸的鐵梯。他懷疑裡頭會不會有人躲藏著,鼓起勇氣,攀鐵梯往下爬。   「我是守護神的使者艾里斯.坎貝爾!有人在裡面嗎?」艾里斯一邊向下爬一邊喊。   「——有人在裡面嗎?」回答的只有回聲。   「真的沒有人在裡面嗎?」艾里斯又喊。   「——裡面嗎?」回聲再度傳來。   「有人的話,請回答——!」艾里斯又喊,卻發現自己的一腳已經踩到井底了。這是口枯井沒錯,但是並沒有人在。   頭頂上的光線剩下一個亮點,但這井底卻清晰可見,和由井外看進來的幽黑截然不同。照亮井底的光線,來自艾里斯的正前方。那是一個青色的光源。   「有人在嗎?」   艾里斯靠向那個光源。頭頂上的光消失了,因為這裡顯然是井底往側面鑿出的洞。艾里斯一步步靠近青綠色的光源,那個綻放光芒的物體漸漸清晰。走到底了,那是嵌在岩壁上的一塊玉。玉上的圖樣,顯示著一個擁有四片羽翼的奇特生物。牠的羽翼兩兩交錯,形成一個8的形狀,將本體包在其中。   「這是——?」艾里斯伸出手。   當他的指尖碰觸到玉的一剎那,光芒由玉當中迸裂開來,射穿了艾里斯的掌心。艾里斯的周圍,瞬間被強光佔據,他的身體沒入光中,漸漸失去知覺。

  再度醒來的時候,艾里斯彷彿已作過一場大夢。他倒在原來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他為剛才沒入光中之後感受到的一切而驚奇,四處尋找從井口照下來的陽光。   他模糊的記得,在夢中,他見到了四翼的神明。光穿透了他的靈魂,他看見了自己。於是,神明賜給他一片羽毛,他將它握在手中,羽毛立刻燃燒起來,溫熱的火焰在他的手上留下了青綠色的印記。那正是四翼神明的形體——那塊玉上所刻的圖像。現在,它變成了艾里斯右手手背的一部份。   那是神蹟。艾里斯知道,和具有高貴樣貌的神明直接接觸,祂將會反映出你心中的願望,結下契約的刻印。那被稱為「夢境」,因為刻印的內容雖然來自主人內心深處的願望,卻由神來決定。像那塊玉一樣,作為與神明接觸的媒介的,就被稱為「夢境結晶」。雖然,從遠古流傳下來的夢境結晶非常的多,但是散落在像蓋德大陸這麼廣大的地方,艾里斯能夠碰到,也算是一種緣分。   艾里斯是守護神的使者,他知道使者當中有好幾位擁有「夢境」,沒有想到今天自己也能得到。或許他應該去找那些朋友,問問他們有關「夢境」的事。   他沿著鐵梯爬出枯井。他並沒有忘記自己還得尋找亞德林的生還者,回到地面上以後,他第一件事就是繼續搜索。然而,天色已漸漸暗了,他沒有辦法再逗留了,必須儘速啟程前往法朗諾。   就在此時,艾里斯嗅到了熟悉的氣息。   「這是……!」   是那個一路跟蹤他的人。看來,他在路上耽誤太多時間了。他想,即使今天能平安無事,恐怕也得在廢墟裡過一夜了。   「你就現身吧。」艾里斯目視正前方,毫不畏懼的說:「我有點不耐煩了。我們來認識一下吧!」   跟蹤艾里斯的人,知道也該是時候現身了,颼的一聲出現在他背後十尺之處。
【與鬼同行】
標音對照
地名
地名標音備註
蓋德Gei Delle通常稱為「蓋德大地」。
森申Senchen
畢路亞Pillewa
安允河Anjun
契洛夫城Cherov
莫陵城Morling
梅茨鎮Metz
亞德林鎮Adrene
法朗諾鎮Franno
人名
人名標音備註
艾里斯.坎貝爾Ailes Kambell
路達恩Roddan
愛拉里Airoleth
路達恩.凱米西Roddan Camisei
路達恩.西比Roddan Sibii
史博.費地拉Spulk Fertila
伊昂.帕西歐Ion Persio
泰恩.法利爾Tyen Farr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