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鬼同行】

幻想島:夢魘之書


  這全身黑衣的女子,是莫陵郡的職業殺手。她的標誌是額上纏著的有白色菱形圖案的黑帶,以及腰間所佩的桃木劍鞘的凶器。人稱她是莫陵城的惡鬼,知道的人暗中卻皆叫她莫陵劍客。艾里斯在莫陵城聽過惡鬼的名號,以為是一看就像凶神惡煞的男人,但如今一見,從她所佩之劍認出她是那名殺手,卻和印象恰恰相反。「莫陵惡鬼」面貌清秀,黑色的頭髮束成兩撮垂到肩上,雙眸烏黑清澈,年紀大概二十上下,嬌小而玲瓏,只是手中握著兵器,目露凶光,反倒有種陰森詭異的氣息。

  艾里斯見她預備要拔劍,卻一句話也不說,就想主動搞清楚狀況。「那個……一路跟在人背後不出聲,很令人困擾喔。就算是我的仰慕者也不能這樣——」才多扯了一句玩笑話,莫陵惡鬼已拔劍指向艾里斯。

  「少胡言亂語!」她怒叱,但艾里斯顯得漫不經心。他似乎不小心分了神去想別的事情,這下莫陵惡鬼發怒了,向他逼近了一大步。

  「哇啊!……別、別拿那麼危險的東西走過來呀!」

  「你現在乖乖回答我的問題,否則就受死。」殺手冷冷的說。

  「好,好。妳有什麼問題?」艾里斯說。

  「講話小心點,不然我殺了你!」

  「知、知道了。」艾里斯嚥了口口水。

  「說,你幫費地拉送什麼貨?」殺手嚴厲的問。

  「我沒看,不知道——哎呀,原來妳那麼早就開始跟蹤我了!」

  「你和費地拉是什麼關係,為什麼為他送貨?」

  「啊?我是守護神的使者艾里斯.坎貝爾呀,為守護神的信徒送信是義務哇!」

  「就這樣?」殺手又問。

  「呃,而且我和他交情也不錯啊……」艾里斯誠實的說。他立刻就後悔了,因為話才出口,惡鬼的殺氣就突然更重了。

  「他現在在哪裡?」殺手問。

  「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到他了,我怎麼會知道?妳饒了我吧,我還得趕路哩。天都這麼暗了,亞德林又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這樣,我想妳也累了吧,還是別動刀動槍了!」艾里斯央求道。沒想到殺手非但不領情,還揮劍朝艾里斯砍去。她的劍實在太快,艾里斯躲都來不及躲,情急之下,只得抬起右手,讓手背上的夢境刻印向著她。

  一道無形的庇護屏障瞬間形成,殺手的劍像是砍在一張麻布上,未能斬斷屏障便被彈了回去,令她向後退了兩步。

  「什麼邪門歪道?」殺手又生氣又害怕。

  「呃,這是剛學會的。」艾里斯謙虛的說:「其實也沒什麼啦。」

  殺手一下子不知該怎麼應付了,她拿著砍不到艾里斯的劍,站在那裡猶豫了良久。

  「那個……」僵持了一會之後,艾里斯問了:「妳餓不餓呀?」

  「啊?」殺手不敢置信的望著他。

  「我覺得很餓……我要吃背包裡的麵包了,妳要不要也來一些?」

  殺手怔住了。「你……你在說什麼瘋話啊?」

  「我真的很餓呀……先別拿劍指著我了,天這麼暗了,今晚我得在這瓦礫堆裡找地方過夜呢。妳也總不能一宿不睡吧,有什麼事,吃飽了也方便好好說。」

  殺手看著這個男人。她從沒看過這樣的人,既害怕被殺,卻又能泰然自若的和殺手說話——而且還把填飽肚子放在最優先考量——甚至還邀殺手共進晚餐——!

  她動搖了。因為不管怎麼說,她是真的餓了。

  於是,艾里斯在一棟半毀而還有屋頂的房子裡,堆了撿來的木柴,生起了火。莫陵城的惡鬼坐在牆角,盯著那堆必必剝剝跳動的火。她似乎不想和艾里斯靠得太近,但她手裡正抓著艾里斯給的麵包。

  「費地拉的底細,你知道多少?」她仍不放棄追問。

  「『底細』?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他做過的勾當嗎?」殺手說。

  「『勾當』?聽起來好像他在走私毒藥似的。我可沒聽說過費地拉除了在學院教歷史之外還有什麼工作。」

  「哼,那表示他和你也算不上有什麼交情嘛。」

  「大概吧?不過我覺得他這人沒什麼秘密呀!」艾里斯啃著麵包一邊說。「妳別光抓著食物不吃呀!我可是很有誠意的請妳這頓晚餐的呢!」

  殺手心裡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明明這小子給殺手盯上了,現在卻說得像是她來給他招待一樣!更何況,這塊全麥麵包也算不上什麼美食。

  她站了起來,提著麵包要去外面吃。

  「嗯?妳吃東西不想讓人看哪?該不會是吃相太差吧——」

  殺手瞪了他一眼,「少胡言亂語!」,然後紅著臉快步走出去了。

  莫陵城的一點都不像惡鬼的殺手出去之後,過了很久才再回到屋裡。她訝異的發現艾里斯竟然已經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了,一點也不怕她。

  隔天往法朗諾的路上,殺手乾脆就一路尾隨艾里斯而行了。畢竟只要跟著他,或許就能找到費地拉,現在絕無放棄之理。   身為職業殺手,她這次是出於自己的意志,想殺了史博.費地拉。這人是畢路亞王國中有名的歷史學家,但同時也是大陸有名的法師。七年前,費地拉曾是畢路亞最傑出的法師宇庭.克利瓦里恩.索沙的徒弟,在他麾下參與過北方巴克斯帝國與畢路亞王國在森申的戰役。而那一場戰役中,費地拉做了一件罪無可恕的事。   那一年,名喚桑雪的少女,還是巴克斯統治下的安善良民。她的父親是帝國的軍人,母親則是優秀的間諜,然而他們很愛護唯一的女兒,不願她將來也從軍,就讓她住在鄉下樸素而舒適的老家。然而,為國盡忠的父母,是桑雪心目中的楷模,而且她向他們學習了那麼多年,無論體能或劍術都比得上成年的民兵,如此的菁英,不但國家不願埋沒,她自己也希望能嶄露頭角。於是,連同數十位其他地方發掘的人才,她成為突襲森申作戰中少數的未成年士兵。(巴克斯的法律上,十六歲即視為能服兵役的成年人,桑雪那年十四歲。)   偷襲森申在巴克斯帝國看來,是一件輕鬆的任務。森申對畢路亞來說並不重要,也沒有什麼猛將駐守,照理說應該可以順利拿下;對巴克斯帝國而言,真正困難的是拿下森申之後勢必會展開的,與畢路亞王國的正式開戰。然而,他們作夢也沒想到,這一年森申竟然由一名強大無比的法師駐守,而且他已經鎖定了巴克斯帝國埋藏在森申城中的間諜!   那一次的作戰不但徹底失敗,還被殺到全軍覆沒。沒有人能回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潛伏在敵國的間諜也被捕處死。那一天,桑雪逃了出來,倖免於難,但她的雙親都已失去,她在荒野中流浪,最後逃入畢路亞境內。   宇庭.索沙和史博.費地拉是她的仇人。她知道這個仇不易報,唯有增強自己的實力,等待良機。現在她找到一個與費地拉有關的人,絕不能跟丟他。   艾里斯.坎貝爾正在想著某件事,並沒有在注意背後殺手的動靜。直到殺手開口問了他一句話,他才回過神來。   「你好像一點都不怕?」她說。   「啊?怕什麼?」艾里斯問。   「像昨天晚上,你竟然毫無防備的就睡著了!」   「沒關係吧?」艾里斯說:「有什麼狀況妳應該都能應付啊!」   「喂!我可不是你的保鏢!」殺手簡直哭笑不得:唯一會發生的狀況,就是我心血來潮捅你一刀!   「那妳怎麼還跟著我?」艾里斯不知道是裝傻還是真的不明白。   「你是笨蛋哪?我要去見費地拉呀!」   「哦,這麼說來,妳的確一直在問他的事。你們是什麼關係啊?」   殺手心裡湧起一股想拿劍殺了他的衝動。她想,這小子要不是白癡,就是心機深沈到了極點。   這一天和昨晚一樣,艾里斯給了殺手一塊麵包,自己也吃了一塊。他在路上一直偷偷往後瞄,想看看殺手吃早餐的樣子,但每一次都只看見越來越小的麵包。殺手吃那塊麵包的速度好快,不一會兒就吃完了。   那麼昨晚她拿著麵包出去那麼久,又是在做什麼呢?艾里斯想和她多聊聊天,還一不小心等得睡著了呢。   「對了,昨天你把我的劍彈開的,是什麼怪招?我從來沒有見過!」殺手轉了另一個話題又問。   「我也從來沒有見過呀。因為,昨天我才在亞德林的古井裡學到。」艾里斯笑著說:「有沒有興趣聽聽我的奇遇?」   他後來也沒有管殺手的興趣,把在井底發現寶玉一直到經歷了與神接觸的夢那些事,全都興高采烈的敘了一番。殺手一點也不相信有這種怪事,但是他那怪異的力量卻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釋了。   這天下午,艾里斯和一路尾隨著他的莫陵城惡鬼(不如說她是莫陵城的暴躁小姑娘還比較貼切)抵達了法朗諾。先前艾里斯擔心這裡會不會和亞德林一樣全毀,如今這憂慮已一掃而空。法朗諾鎮和一個多月前見到的一樣,過著平靜安詳的日子。當然,亞德林蒙難的陰影並非完全沒有影響到法朗諾,在街上不時可以聽見居民們在討論亞德林離奇被毀的事。艾里斯感到興趣,便加入了討論,問他們有沒有什麼相關的內情。   「你也去過那兒了嗎?」一位鎮民說:「慘透了,死了幾百個人,都給活埋在石頭底下。」   另一個人說:「有人說,事情發生那天,他在郊外遠遠就望見有個大得嚇人的東西,從亞德林廢墟往北走了!」   「大得嚇人?」艾里斯驚恐的問:「不會是龍吧?」   「龍會用走的嗎?」鎮民譏笑他說:「而且龍也不會單獨一隻去襲擊城鎮,更何況凱貝流斯的時代以來,就沒傳出過龍攻擊城鎮的事了!」這裡提到的凱貝流斯是指達克斯.凱貝流斯,兩百年前的英雄。傳說他是令龍族放棄傷害人類的重大功臣。   「那會不會是……從新世界傳來的魔獸呀?」   「不可能的,我們人類往那兒移民那麼久了,島上真有什麼魔獸,也老早就被消滅了。」所謂的新世界,是從大陸無論如何航行也到不了的「惡夢海域」中的群島,地名叫做摩諾所非亞(雖然大家都記不住)。在這個紀元中,人類才剛剛找出繞經「天神的領域」通向該島的方法,因此一直以來地理學者都認為它確切的位置或許無法放在世界地圖上。   「其實我們覺得,那玩意兒應該是惡魔。」鎮民說:「可是精靈們說魔界沒有那麼大的惡魔!」   「所以我在想,會不會是鍊金術做出來的兵器?畢竟聽說新世界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嘛。搞不好是巴克斯搞的鬼喔!」   「真是那樣,為什麼才摧毀一個小鎮就折回北方了?起碼要在莫陵城引起一些混亂嘛!不過莫陵城也有天火法師在,他們應該是不敢來啦。」   「你少危言聳聽了!不單莫陵城,就是他們想偷襲法朗諾,我們也會把他們打退的!」   漸漸的,鎮民們就轉向爭論法朗諾到底安不安全的問題了。艾里斯起初還繼續專心的聽,後來怕大家吵起來波及到他,便悄悄溜走了。   殺手似乎才進法朗諾就躲了起來。這天,一直到入夜,艾里斯住進了旅店,她都沒有再出現。這次艾里斯也不再有被跟蹤的感覺,不過大概不是因為殺手放棄跟蹤了,而是艾里斯在知道來者何人之後比較安心了吧。   然而,隔天一大清早起來,照例是吃了早飯,和來往的旅客閒聊,那之後出了法朗諾,卻仍不見殺手蹤影。行了數里,到中午,殺手還是沒有出現。太陽從背後繞到眼前,即將抵達莫陵城之際,她還是不知道在哪裡。艾里斯並不在意,他知道殺手還要跟著他去找費地拉,不可能如此善罷干休的。   艾里斯走到一個不怎麼特別的地點,停了下來。這裡離莫陵城還有十幾分鐘腳程,風景也仍是一成不變的荒原,但路邊卻出現了一間上次經過時沒有見過的小木屋。艾里斯確定這間木屋是新建好的。門口掛了一塊牌子寫著「營業中」,沒有門把。看來這是一間店,艾里斯決定推門進去。   「打擾了,我是守護神的使者艾里斯.坎貝爾——」   殺手赫然坐在裡面。有一張老舊的桌子,上頭擺放著紙牌數張,和一顆紫色的玻璃球。   「這是水晶球!」坐在殺手對面的店老闆顯然是個巫師,蓋著漆黑的斗篷,留著尖尖長長的指甲。「它可以預知未來,如同妳所見識到的,它預測到客人上門了。」   「我承認它能預知,」殺手輕蔑的說:「但是它到了前一秒才預知到,這種預知毫無用處。」   「嘖,它也有別的用途啊,我一一展示給妳看。」老闆說。   艾里斯搞懂了,這是間魔法器具的店。可是,除了紙牌和玻璃球(「這是顆很棒的水晶球!」老闆又說。)之外,似乎並沒有其他東西,只有兩面牆上有幾個櫃子。   「客人,您也坐吧,本店應有盡有,任您挑選。」說著,老闆拿起紙牌。「來,拿一張。」   艾里斯照著老闆的指示拿起了紙牌。一瞬間兩旁的櫃子裡出現了許多大大小小的商品,大的像長袍、魔杖;小的像艾里斯手上這種紙牌,中間舉凡(號稱)附加魔力的日用品、(聽說)帶有祝福的吊飾以及(自詡)專門的魔法器材,一應俱全。艾里斯是外行人,光看剛才那變出商品的魔法都看傻眼了,哪顧得著這些貨是真是假。   「對我而言一件派得上用場的東西也沒有。」殺手毫不客氣的說。   「哎呀,別這麼說嘛,莫陵城的殺手小姐。何不試試左邊最上層的那個隱身符?保證在工作上很有幫助的!別因為水晶球看起來不理想就瞧不起本店的商品喔!如妳所見,隱形方面的技巧可是我的專業呢!」   艾里斯點頭稱是,能隱藏堆滿兩面牆的商品,在他看來的確非常神奇。   「我說過了,所有道具都派不上用場!」殺手斷言道:「隱身符也沒有意義,我是魔法無效體質,隱身符對我根本起不了作用。」   艾里斯有些驚奇,想了想之後又覺得理所當然。隨即他便發現:這麼說來,這些道具他也用不上囉?   「魔法無效?那大概是護身符之類的東西產生的效果,妳可以在使用本店商品的時候把護身符先取下來……」老闆顯然和森申的路達恩守衛一樣沒聽過這種體質。   「我說過這是體質,護身符對我也不起作用。」   就一個殺手而言,妳也講太多了吧,艾里斯心想。   殺手感到無趣,站起身來,繞過艾里斯身旁走向店門口。老闆急得也跟了上去,要她別那麼早走。「多看一會兒嘛!一定有適合您用的啊!」   「你省省吧!」殺手沒好氣的說。   「嘖……!既然如此,我只好拿出壓箱寶了——」老闆回頭走向擺了玻璃球的桌子。那顆玻璃球突然發出了紫紅色的光。   殺手在店門口被逼得退了回來。一個銀白色的大型物體出現在她眼前。「什麼?」她拔出劍迎向突然憑空出現的敵人——她第一時間是那麼認定的,對方是一具人型的白鐵鎧甲,手部裝著一支短劍。她沒有考慮的時間,鎧甲已經向她刺出一劍——一劍。殺手將鎧甲砍成兩半。   「你這瘋子!究竟想幹什麼——」殺手沒來得及把話說完,從門外又有三、四具鎧甲湧了進來,逼她繼續揮劍迎敵。每出一劍,就多一具斷成兩半的鎧甲,而門外又會多湧進兩具新的鎧甲。店老闆的水晶球每閃一次,敵人就多出現一具。   「好厲害的劍。」艾里斯敬畏的說。   「現在不是說那個的時候!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   「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艾里斯悠閒的坐在那裡評論:「通常這時候,問敵人是什麼也無濟於事,得不到答案只會讓自己更恐懼,不如問怎麼做才能阻止它們增加。」   「你別只會在那邊高談闊論!幫忙想辦法啊!」殺手雖然顯得手忙腳亂,卻仍迅速的斬裂撲向她的鎧甲,艾里斯也看出來了,原來殺手的每一劍都準確的切入鎧甲的關節接合部,看來她根本就很從容嘛!   「對了!就是這傢伙!」殺手突然放棄了眼前的大批鎧甲,轉而躍向店老闆的桌子,「一定是這顆玻璃球!」   「那是水晶球——!」老闆像受了莫大的侮辱,伸手去保護自己的寶貝,但殺手的劍更快,未及他一眨眼,水晶球已裂成零零落落的碎塊。「我的水晶球——變成水晶渣了!不——!」   店門口的鎧甲動作停頓住了。雖然殺手對魔法什麼的一竅不通,不過她相信自己找到關鍵了。她抽回劍,水晶碎片叮叮噹噹掉了一地。   「我是很不想潑妳冷水啦……」艾里斯突然開口:「不過它們好像還在動喔……」   殺手吃了一驚。的確,門口那些鎧甲喀啦喀啦的又開始動了。「為什麼!不是已經把玻璃球破壞掉了嗎?」   「跟我的水晶球根本沒關係!妳剛剛不是才看過嗎?我的水晶球的功用就是在危險來臨前一秒發出警告啊!」老闆憤怒的說:「看你們怎麼賠我!」當下,鎧甲們再度進攻,正式闖進店裡。   「你們也鬧夠了吧,別那麼多人一次擠進來呀!」艾里斯像在訓誡犯錯的小孩般拍桌怒叱。   「跟空殼子講什麼道理呀!」殺手說。   艾里斯站了起來,把手上的紙牌扔到桌上:「送客囉!」他舉起右手,手背上的刻印顯露出來。   屏障形成了,進攻的鎧甲撲上前去,卻被彈了開來。艾里斯一步步往外走,屏障也一路將鎧甲擠到門外,直直把它們推到路的對面去了。   「真是好用。」艾里斯高興的說:「感謝守護神。」   「現在可以問了吧?它們是什麼東西?」殺手道。   「不,先賠我的水晶球再說!」老闆在她背後氣沖沖的說。   艾里斯也不知道它們是什麼。雖然與魔法商店無關,但似乎和魔法有關。而且,一定有個人在附近操縱,否則不可能讓它們憑空出現。艾里斯仍不放心,就繼續將屏障往前推,直到鎧甲都被屏障和地面夾得扁扁的為止。他靜待了一會兒,見沒有新的鎧甲出現,就收起屏障回到店裡。   「賠我的水晶球來!」老闆還在吵。   「那種情形,誰都會誤會的!」殺手硬是不肯賠,艾里斯插進來打圓場:「沒關係啦,沒關係。老闆,她是我朋友,我幫忙賠就是了。」   「誰是你朋友啊——」   「那很好,不過我這水晶球可是無價之寶,要賠的話,就得賠給我一顆新的水晶球。限你半個月之內拿來,否則我可不理!」   「好,就這麼說定。」艾里斯爽快答應。   「口說無憑,」老闆伸出手,飛快的按在艾里斯頸上。艾里斯感到一陣刺痛,反射性的用手一撫,摸到一道形狀奇怪的疤痕。「半個月沒回來,這『爆裂之星』就會起火,屆時你的臉和上半身都會被燒爛。   「什麼?」殺手盯著那五角星形的疤。「你這人怎麼如此狠毒,這樣就要傷人?」   「姑娘,我就沒管過妳幹殺人勾當,怎麼我只是留個誓約妳就看不慣?」老闆反唇相譏。艾里斯也笑著說:「沒關係啦,半個月內履行承諾,老闆一定會解除詛咒的。」   「哈哈!自然是守護神的信徒明白事理。不過我的水晶球如此珍貴,你真有自信半個月內再找出一顆?」   「找不到的話,再回來向您請罪。」艾里斯說。「對了,不知您尊姓大名?」   「賠得了我的寶貝,我再告訴你!」老闆說:「現在快走吧!反正你們也不買我的東西!」

  於是,在將近莫陵城的路上,又成了殺手一路跟在艾里斯身後的景象。   「你這笨蛋。」殺手在他身後冷冷的說:「居然輕易的答應那種無理的要求?」   「那並不無理呀!」艾里斯說:「打破了就要賠,不是嗎?」   「問題是你真的賠得出來?」   「我可以呀。」艾里斯自信滿滿的說:「走,去了莫陵城再說。終於要回家囉,『莫陵城的惡鬼』……」   殺手瞪大了眼,在原地頓了一下。「等、等一下!」她氣沖沖的跑到艾里斯面前攔住他說:「你別又把我當成你的跟班!」   「跟班有什麼不好?惡鬼都無所謂了。」艾里斯道。   「這兩個的等級是不一樣的!」殺手不服氣的說。   「這麼說來,妳比較喜歡當惡鬼囉……」艾里斯一臉失望。   殺手愣了一下。「……幹嘛那種表情?」   「因為呀……」艾里斯無精打采的說:「我討厭鬼耶。」   「啊?」殺手錯愕了。「你、你是小孩子啊……」   「不管啦!」艾里斯突然朝氣十足的高喊:「去莫陵城囉!」   「啊?呃?」殺手看著他邁開大步向前走去,頓時也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麼了。   「喂,別發呆呀!快跟上來!」已經走到幾十步遠處的艾里斯大聲喊。殺手一時竟慌張的趕了過去,隨即一想不對,又衝著艾里斯大叫:「我可不是你的跟班!」然而她終究無奈的隨艾里斯同行。她想,她也越來越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了。
【遭遇】 【隱士奧西蕾絲】
標音對照
地名
地名標音備註
巴克斯Baecs
摩諾所非亞Monosophia
人名
人名標音備註
宇庭.克利瓦里恩.索沙Utin Crevaline Thorzer
桑雪Sansve
達克斯.凱貝流斯Dax Kebell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