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

幻想島:夢魘之書

  退休之後,宇庭.克利瓦里恩.索沙的生活十分愜意。他每天需要動腦的時間少了,有更多的機會可以去感受大自然。森申郡實在是天下間最美好的地方了,每天都有新發現。他在郡內四處遊歷,寫了不少遊記。他打算等玩賞累了,找個地方定居下來,然後把這些文章藏在自己家的地窖裡,賭賭看後世的人們會不會把它們發掘出來。

  常常有人說宇庭個性固執,不過他也是個不拘小節的人。有空從繁文縟節的社交生活中解脫,令他感到無比的快活。可是,偶然間,在他旅行到精靈森林之際,卻碰到一堵結界牆擋在面前。享受著自由的宇庭覺得大為掃興,便做了一件一生中最錯誤也最正確的事。

  「不要擋路!」宇庭一面高聲說,一面往結界踢了一腳。結界頓時開了一個大洞,宇庭連腰也不用彎就走進去了。他並未想過這個地方要一道結界做什麼。

  所以他很快就被帶著弓的精靈叫住了。

  「喂,那個人類,站住!不許動!」一名守衛南城的路達恩女兒叱道。宇庭轉頭去瞥了她一眼,想做個甩頭不理人的高傲模樣,不過他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他發現自己沒辦法把目光從精靈身上移開。

  「有……有什麼事嗎?」宇庭問。

  「穿越結界是不允許的!」金色長髮的精靈嚴正的說。「訪客一律走正門!」

  「正門?那是什麼……?」宇庭又問,聲音有些恍惚。

  「古魔族村的正門!」精靈生氣的說。「什麼都不懂還敢四處亂跑?」

  「對不起——那麻煩妳帶我去,好嗎?」

  「我才沒那個時間!」精靈叉著腰說。「正門就在西北邊,直直走去就會看見,顯眼得很!」

  「西北邊?」宇庭無辜的說:「我才剛從北邊來耶!妳直接放我過去好不好?」

  「不行,馬上回去!」精靈拿起了弓:「否則我要攻擊了!」

  宇庭漲起了臉,「噗,」他彎下腰大笑:「哇——哈哈哈呵呵呵……」

  「笑什麼?」精靈抽出一支箭搭在弓弦上。兩人距離根本只有十尺,她是怕宇庭會拔腿就跑才拿出弓的,沒想到宇庭一點也不想跑,反而大笑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宇庭說:「可是舉起武器威嚇,應該是用在刀或斧頭這種看起來嚇人一點的東西上嘛,用弓來威嚇我倒是頭一回看見……那麼漂亮的一把弓,而且……呵呵……」他勉強忍住笑,繼續說:「是說,也沒有那麼多人敢威嚇我就是了。」

  精靈瞪著他,一臉狐疑。「你是哪裡來的老幾呀?這麼囂張!」

  「妳猜呀!」宇庭裝出一臉無賴相。

  精靈並沒有猜,她才不想猜這個混混是誰呢。不過她也不能猜,因為有個同樣守衛南城的精靈背著長矛走了過來。像蘋果一樣鮮紅色的頭髮,是「愛拉里的女兒」。

  「Ho, na tula!」愛拉里朝著索沙大喝,然後走過來和剛才攔住宇庭的路達恩女兒對話了幾句,只見路達恩越說越急,似乎在辯解些什麼。然後她轉而嚴厲的對著宇庭說:「你現在完蛋了!侵入古魔族的結界,你會被拘禁審問,最嚴重可是會立即處死!」她刻意把可能發生的後果說得誇大了一些。

  「妳是不是在跟我劃清界限啊?」宇庭不高興的說:「我剛才聽到她說妳也要被處罰……」

  路達恩頓時臉色一變。「你……你不要胡說,你怎麼可能聽得懂!」

  宇庭當然聽得懂。他身為畢路亞政府派駐森申城的官員,和森林的自治首長愛拉里.芙蕾蒂交涉過好幾次。「看來我惹出大麻煩了,是嗎?如果我現在乖乖離開,還會受到處罰嗎?」

  路達恩指著宇庭,跟那位愛拉里又對話了一陣,愛拉里一臉公事公辦的樣子。

  「他說他會馬上走!別把事情鬧大好不好?」

  「那樣我很為難啊,」愛拉里說:「人類穿越結界,不能輕率。我們應該現在把他抓起來,否則族長不只會處罰妳,連我都會遭殃的!」

  「伊妮,他聽得懂!」路達恩急聲說。宇庭突然展開了行動,快速出現在路達恩背後,抓住她的右手,另外又用一把小刀抵住她的喉嚨作為要脅。事出突然,兩位精靈都來不及反應。

  「抱歉啦,」宇庭從容不迫的說:「我不想看到她被處罰。」

  路達恩目不轉睛的盯著那把近在眼前的小刀。這傢伙是來找碴的嗎?這把小刀怎麼這麼利啊!還有他剛才在說什麼啊?

  「人類,不要衝動!」愛拉里.伊妮嚇到了,慌忙的試圖安撫對方,但她刻意放大的音量也是同時在向南城求救。

  「不准攻擊我,也不可以攻擊她,」宇庭用古魔族語說:「我馬上從北方離開,不准追上來。」

  路達恩很想看看她身後的宇庭現在是什麼表情,可是她現在沒辦法轉頭。你還真的懂古魔族語啊!你果然是來找我們麻煩的嗎?

  「請你放開她!我答應你!」愛拉里.伊妮更大聲的說。

  路達恩死盯著那把小刀,深怕它刺進自己的喉嚨。她的右手沒被抓緊,只要用力甩就能掙脫,但同時刀子八成也會刺進來。

  「不行,你們會處罰她吧?我不放心。」宇庭可以說是獻殷勤得相當明顯了。「發誓不傷害她,好嗎?」

  「那你自己現在是在做什麼啊!」路達恩生氣的說。

  「我不會傷害她!我也可以發誓,不會向族長告發她!」愛拉里.伊妮說。

  「很好,下次我會走正門來拜訪。」宇庭咧嘴一笑,將刀子挪開來,同時放開了路達恩的手。路達恩拔腿跑回同伴身邊,此時愛拉里.伊妮也將長矛握在手上大喊:「有敵人啊——!」

  愛拉里.伊妮很快就知道她這麼做有多愚蠢。宇庭根本就不想走,他以很快的速度移動到伊妮的背後,用刀子抵著她的頸椎骨。這瞬間,兩位精靈的行動都被限制住了。

  不過很快的,四周就圍滿了精靈。大群的愛拉里和路達恩,一部份站在草叢後面,一部份盤踞在樹頂上,用長矛或箭矢指向宇庭。兩個同伴被抓住了,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一直在交頭接耳,緊張兮兮的。

  「不准攻擊我——也不准攻擊她們。我現在要離開森林,不准追上來,否則我就會對……」宇庭頓了一下,然後問被她用刀抵住的精靈:「妳叫什麼名字?」

  「愛拉里.伊妮。」伊妮順從的回答。

  「妳呢?」他又問旁邊那位相貌不凡的精靈。不凡,應該還有更好的形容詞吧,宇庭在腦子裡偷偷的翻著書。他徒弟史博應該有很豐富的詞彙可以用的,真可惜他不在。

  「為什麼我要告訴你呀,混蛋!」路達恩忿忿的說。

  「妳的詞彙倒也算豐富了,不過豐富錯了方向吧,以一個女孩子來說。」宇庭無奈的說。

  「女、女孩子?」路達恩簡直要氣炸了。「我可是比你還要多活了好幾——」她突然想起那是重要的秘密,「——你不要太驕傲了,人類!」

  「人類,你的要求我們不能接受!」一個愛拉里族的男人在草叢後面說了。「人類是不可能打破結界的,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是不是有共犯?」

  「沒錯,萬一你回去帶一群同夥來穿越結界怎麼辦?」另一位愛拉里的女兒說。

  宇庭又笑了。「我不需要什麼同夥,我一個人好得很。倒是你們一次來這麼多人,你們也知道該害怕嘛!」

  「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了!」路達恩暴躁的說。「只不過拿人質來要脅,還敢說大話!」

  這下可惹火了宇庭。他將小刀扔到地上,往後退了一大步,站到一個和周圍所有人都有點距離的地方。

  「很抱歉,剛才我用的手段確實太見不得人了。」宇庭仍顯得很從容,只是眼神變得異常的認真。「想攻擊就來吧,我不會讓你們碰到我的。」

  「——你們在吵鬧什麼?」

  所有人,包括宇庭,一起往聲音的方向看去。精靈自治區的首領愛拉里.芙蕾蒂就在人群的後方。她瞇著眼,一看被包圍的人竟然是宇庭.索沙,連忙穿過人群——或者說人群散到兩旁讓她通過——走到宇庭、伊妮和不肯說出自己名字的路達恩前面。

  「索沙先生,您怎會在這裡?」芙蕾蒂用一種令所有精靈都感到不可思議的恭敬態度詢問宇庭。

  「族長您好,我是來郊遊的。」宇庭雖然說的是客氣話,臉上卻還帶著殺氣。其他人一句話也不敢說。

  「您不清楚正門的規定嗎?」芙蕾蒂殷切的問。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生性健忘。上次我來這裡是幾年前了?」

  「連我也不記得了。」芙蕾蒂掩嘴輕輕笑了幾聲,「族人們也不記得索沙先生了,諸多失禮,還請見諒。您是第一次獨自來訪吧?不妨到村子裡,由我為您介紹本地。」

  「有沒有搞錯啊?」路達恩一句多嘴。

  宇庭瞧了她一眼,又跟芙蕾蒂說:「也好,反正我今天心情正好。」

  「族長!這是怎麼回事?這傢伙是誰啊?」路達恩大吼。

  「她又來了,一發起脾氣連族長也不怕。」樹頂上的精靈悄聲交談著。

  「對呀,難怪輩份那麼高卻還是只能當守衛……」

  「你們在竊竊私語什麼!」路達恩抬頭大叫,那兩位精靈嚇得幾步就跳走了,彷彿他們從來沒靠近過這裡一樣。

  「對了,族長,」宇庭有意壓過路達恩的音量:「可否向您請教這位守衛的名字?」

  「你到底想——」

  「哦?」芙蕾蒂淺淺一笑。「您想知道嗎?」

  「族長!不要告訴他!」路達恩簡直是在命令了。

  不過這位火爆的路達恩女兒倒是不知道其他族人是怎麼想的——雖然不知道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看來平日兇巴巴的南城大姊頭也碰上剋星囉!

  怎麼說那都是五年前的事了。今天的宇庭.克利瓦里恩.索沙變得比較穩重了,因為他有了家,在森申郡南方的哈賈郡。日照很強,他入境隨俗的蓋了棟白色的石磚屋。   木條釘成的大門旁掛著一串銀鈴。位居全國最荒蕪地帶的索沙家,不曾期待過有訪客來搖門鈴,通常是給回到家的主人或女主人用的。   然而今天——一個格外寂靜、格外寒冷的日子——門鈴響了。主人夫婦都在家,搖鈴的是上門來的訪客。天還很早,主人尚未起床。   路達恩.馨尚未梳理好她細緻柔順的金色長髮,它們自然的掠過她的額頭,橫越她紅潤的雙頰與光滑的臉龐,垂落在頸邊,沿著鵝黃色的棉織短袖外衣延伸到腰際,髮梢往回彎成了一個小圈圈。乍聽見鈴聲,因為宇庭在家,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鈴聲又響,她才輕聲呼了一聲:「有客人來?」然後匆忙的用手將稍亂的長髮撥到一起,踏著盈盈的腳步,一邊以細緻的手指梳整著髮梢。   「來了、來了。」她對門外越來越急的鈴聲說。一路到了門口,撥開門上的小簾,隔著玻璃看看外頭來的是誰。   ——一位穿著污穢不堪的中年男子。不,仔細一瞧,是她認識的人。   「史博.費地拉先生!是你嗎?」馨半信半疑的喚了一聲。   「真是失望,我還以為我這絕妙的偽裝誰也認不出來呢。」費地拉苦笑道。門立刻就開了。   「你是來找宇庭的吧?」馨帶著費地拉走進屋裡,讓他把髒了的帽子和外套脫下來,在客廳裡等待。她雖然覺得不對勁,卻不急著問,先到臥室裡叫醒宇庭。   宇庭還睡得很熟。他橘紅色的頭髮披散在枕頭上,呼吸和緩,一點也沒有要醒來的樣子。   「起床囉!」馨將雙手背在背後,彎下腰在宇庭的耳邊輕喚。宇庭一動也沒動。「起床囉,宇庭!」仍然沒有反應。「宇庭,你別再睡了!」還是沒有反應。「宇庭……再不起來,我就……」   磅。   宇庭醒了,他兩腳朝天躺在牆邊的書堆裡。「啊……早安,馨。」他厚顏的打了個招呼。「下次在把我從床上踹飛之前,可不可以先試著搖搖我?」   「你有客人啦!是費地拉先生來找你了!」馨沒好氣的說。   「費地拉?」宇庭揉了揉睡眼:「史博?」才剛說完,一本小冊子就掉在他頭上,這讓他完全醒過來了。他立刻從書堆中起身,抖抖身上的灰塵,抓了一件外衣披在身上,振振衣領,慢步走出房間。   費地拉一見他出來,便起立稱了一聲老師。宇庭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可不記得教過你什麼,倒是你一直在幫我的忙呢。」   馨端了一塊擺有茶壺與茶杯的大盤子走出來,輕輕將盤子放在客廳的茶几上。   「謝謝您了,大小姐。」費地拉說。「大小姐」是去年幾位法師朋友來索沙家作客時給路達恩.馨取的外號,這些法師在外頭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但是碰到這位索沙夫人還是得恭恭敬敬的,畢竟最德高望重的宇庭.索沙本人就是這樣。「大小姐還是一樣美呢。」費地拉說。他這並不是奉承,精靈——說得正確一點,是未與人類混血的古魔族,而非混血後的精靈——是永遠不會改變容貌的。   「她還是一樣,只要不說話就很完美。」宇庭嘲諷的說。   馨沒有說話,只是嘴角微微上揚,原本呈細縫狀的瞳孔一下子撐開來,目光定在宇庭臉上。這瞬間費地拉彷彿看到路達恩.馨拿著一把鋒利的長矛刺向宇庭。   「嘿,我說錯了,不講話的時候更可怕。」宇庭冒著生命危險又開了一次玩笑。下一秒他就飛出去了,栽進他們家的古董櫃裡。幸好那是空的,宇庭上星期才把最後兩個花瓶移到樓上。   費地拉只能笑了,而且他口袋裡的手帕是髒的,他可不想拿它來擦臉上的冷汗。路達恩.馨的迴旋踢是他這輩子都不想挨的,連近戰遠攻全能的大法師宇庭.索沙都閃不過。哈,以旁觀者的角度看來,能挨上大小姐一踢,可是人生一大幸事呢。   「不管如何……」宇庭狼狽的爬了出來:「史博,你硬是走了會弄得一身灰的沙漠路徑,一定有急事吧?」   「的確,」費地拉收起因為看見久違的索沙夫婦而露出的笑臉:「這次又輪到您幫我的忙了,老師。」   「怎麼了嗎?」宇庭坐到皮椅上,為費地拉倒了一杯茶。   「戰爭爆發了。」   宇庭全身都震了一下。「什麼?」他和馨齊聲問。   「十二天前,巴克斯帝國的飛行兵器越過了國界。托瑪的安頓、密倫、德爾要塞,莫陵的傅充、莫陵要塞,卡連的圖奈、佛諾要塞,在三天內相繼被空投的火藥轟炸,沒有一處能阻止敵軍飛入國境。九天前陸戰兵器來襲,佔領了德爾;七天前傅充也淪陷了。托瑪和莫陵的幾個都市目前被黑刃教徒控制著,作為生產兵器的基地。總傷亡數逾四十萬人。今天,照我估計,北部三大郡(莫陵.托瑪.卡連——由東向西)應該已經落入敵軍手中了吧。」   「這種速度……簡直是……!」馨倒抽了一口寒氣。   「是『刑雷』。」費地拉點了點頭。   「托瑪不是你住的地方嗎?」宇庭關切的問。   「老師,我現在沒有空管自己了。您得再出馬,這些人不敢攻打森申,就是因為害怕您。我也還得趕去森申,找更多更強的援軍才行。」   「去森申找援軍?」宇庭問:「去國界上的小角落想找什麼援軍?精靈可不會幫畢路亞人打仗啊!」   「嗯,不可能。」馨斬釘截鐵的說。   「我要找的不是區區精靈森林的居民……現在需要的,是像老師一樣,以一當萬的法師。」   「你是說……!」宇庭不假思索便知道費地拉指的是誰了。蓋德大地上已經無從搬救兵了,費地拉是想到精靈森林去,走通往摩諾所非亞的空間通道。他能找的人只有一位。「她會答應嗎?這事與摩諾所非亞並無關係,她和畢路亞也非親非故啊!」   「如果老師——再加上大小姐——都答應的話,」費地拉信心十足的說:「想必她就會協助。」   這就是只有費地拉能完成的任務。飛去來早就調查到宇庭.索沙以及路達恩.馨都與住在摩諾所非亞的那位法師有交情,而費地拉則是能說動他們夫婦的唯一人選。黑刃如果真用上鍊金術,畢路亞國內的法師是招架不住的。宇庭.索沙和路達恩.馨或許可以,但他們畢竟只是兩個人;說服他們之後,再藉由他們找來遠在另一個世界的援軍,才是畢路亞在這場戰爭中唯一的出路。   「好吧,我答應。」宇庭說:「我也得履行教徒的義務。馨,妳怎麼說?」   「你一個人成不了事的。」馨的瞳孔再度瞇成一條細縫:「需要有我的力量。」

  待在暗無天日的地底真是令人受不了。黑刃教徒似乎不想讓他們的俘虜知道時間,刻意不照著一定的間隔送飯來,讓守護神的使者艾里斯.坎貝爾與蘇.由拉覺得自己的作息漸漸的紊亂了起來。除了送飯的時間之外,沒有任何人來看他們,守衛也只會站在牢房外面;要是兩餐之間的間隔太長,小由拉還會睡著,不但是任意入睡的由拉因此分不清白晝與黑夜,連看著她睡覺的艾里斯都被搞混了。   艾里斯相信,黑刃教徒並不覺得他是「保密人」或「聯繫人」,所以才沒有人前來問他任何問題。他和由拉只是單純的被困在這裡。的確,米特的同伴也說了,艾里斯「放著不管就好了」。不過為什麼呢?有什麼理由抓他來卻什麼也不做?是為了減少阻礙嗎?黑刃到底想做什麼?艾里斯在幽閉的地下牢房裡思索著,但是在這片寂靜的黑暗中,思考是不會有進展的。   不過,黑暗之中仍有一道微弱的光線在引導著他。今天送飯來的人又是米特,他總是會透露一下其他守護神使者的事,一直以來他們都很平安。米特雖然「什麼也沒說」,不過艾里斯已經得知:桑雪一直在抗拒著黑刃,好幾次差點殺死黑刃的使者;凱顏西亞很安靜,不管怎麼「逼問」——艾里斯不敢在黑暗中想像他們使用的手段——她都一句話也不說。艾里斯很瞭解,是米特帶了消息給她,說大家都在同一個地方平安無事,她才能如此堅強。老騎士似乎已經令黑刃相信他不是保密人或聯繫人了,只是他們還不打算放他走,他現在的處境跟艾里斯蠻相似的;奧西蕾絲的情況糟多了,她被綁了起來。黑刃似乎很怕她,畢竟飛蛇的體能是超出人類許多的。   「要不要喝一點水?」艾里斯問。他的飯旁邊附了一小碟清水,不過不知是不是因為這裡濕氣很重,艾里斯並不覺得渴。   「我不渴。」米特說:「不過我想下個來交班的人可能會想喝點水吧?」   「那就麻煩你給他了。」艾里斯把那碟清水交給米特。   米特雖然接過了那碟清水,卻以慎重的表情警告艾里斯:「我們想要水的話隨時都有,跟你不一樣,你可別以為一碟水可以討好誰,我們還是會保持距離。」   「是嗎?是多少距離呢?」艾里斯問。不懂巴克斯語的由拉,一如往常的在一旁滿臉好奇的樣子。   「距離只是個比喻,不過認真的比喻的話,我想三十尺是很恰當的。」米特煞有其事的回答。「呵,我這麼說很難懂吧。估計下個來交班的人也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那還真是為難他了。」艾里斯笑著說。   於是米特端著一碟清水走出了牢房。大約走了三十尺,他就遇見來換班看守房門的使者了。   「喂,米特,你幹嘛捧著個盤子在路上走?」來換班的賽塔說。   「這個嘛,」米特小心的保持平衡,告訴他的同伴:「那個金頭髮的小子告訴我一件有趣的事。看,」他用手指在水面上打了個漩渦。「他說,畢路亞境內有一條看不見的線,像這樣的漩渦,一旦跨過線,就會反著轉。」   「什麼?聽起來像是磁力的東西。」賽塔將信將疑的注視著那碟水:「不過那條線在畢路亞啊……那可就得等上一陣子才看得到了。」突然他覺得自己的脖子後面像是被什麼針扎了一下。「抱歉啦,賽塔,」米特模糊的聲音傳進他的耳裡,但是他卻聽不懂那串聲音嘰哩呱啦的是在說什麼。「通融一下,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吧!」   賽塔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他掙扎著想爬起來,卻只能在地面上翻滾,他發出了嘎嘎的嘶吼聲,不成文句。   艾里斯背著由拉飛也似的奔了出來,經過米特時,聽見他在耳邊輕聲說:「左、右、右、直、左,去吧!」   「謝謝!」艾里斯已經跑過一個轉角不見蹤影了。   米特從容的走回房間,對著通話管大喊:「我是米特!他們逃跑了!」然後,他用拳頭往自己右臉狠狠揮了一記。玩得刺激一點讓我看看吧!——他在心裡吶喊著,然後靜靜的躺在通話管下。

  桑雪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她記得自己一直保持著警戒狀態,但是體力越來越弱,終於昏睡下去。   蠍子模樣的神又在她的面前。   「把妳的身體交給神吧。」神說。   「想得美!」桑雪說。   「敵人大概是想等妳死了,把我的結晶挖出來,不費一兵一卒得到我的力量。我能帶妳逃離這個困境。」神說。   「我自己就辦得到了。」   「妳沒有劍。」神說:「只要我不給妳力量,妳就逃不出去。」   「我逃給妳看!」桑雪斬釘截鐵的說。   「我不會讓妳愚蠢的送命,」神說:「我歷經千年,好不容易才得到一個新的身體……」   「誰要管你!」桑雪說:「你只不過是個沒有主人就活不下去的死屍!」   「哦,是嗎?」蠍子突然朝桑雪逼近,在她做出反應之前,用螯抓住了她的腰。「也有道理!」   「放開我!」桑雪死命的掙扎,但是蠍螯的力量實在太強,而她的力量實在太弱。   「妳很累吧?」蠍神說:「逃脫和救人就交給我吧。我要讓妳知道,沒有神,妳也活不下去!」   鈴鈴鈴鈴——!   一陣刺耳的噪音,使桑雪睜開了雙眼。不過桑雪並沒有醒來。周圍一片喧嘩。   「坎貝爾逃走了!」   「各區留兩人,其餘追捕!」   「不要讓其他人再逃走!」   「把其他人暫時上銬!」   桑雪看見眼前的兩名使者急急忙忙的拿鐵枷把她的雙手銬起來,然後其中一個跑了出去,另一個站到通話管旁邊等待指示。   「誰逃走啦?」桑雪坐在地板上說著風涼話。   「妳的同伴!哼,妳死定了!」使者惡狠狠的說。   「你先死吧。」桑雪說。她的背上伸出一條灰色的手臂,手掌張開,放出一道紫色的光柱,炸掉了那個使者的上半身。他最後的表情因此沒人看見。   在門外的使者聽到砰聲,趕忙近來看發生了什麼事。他只看見坐在地板上的女子背上長出了四條長了利爪的多節手臂,原本的手上還銬著鐵枷,而她的眼睛正興味盎然的往這邊看。使者不由得後退了一步,但這一步還沒踩在地板上,他就被其中一條灰色手臂刺穿,抬到半空中。   「那我要逃跑囉——」桑雪將屍體扔到地上。她用手臂撐地,全身騰空起來,開始搖搖擺擺的在走廊上大步移動。「艾里斯、艾里斯、艾里斯……嘖,我堂堂『翼天蠍』,為什麼飛不起來呢?桑雪的『第一表相』就飛得起來。難道我的飛行能力被她封住了?真是豈有此理……跑快點哪,『第一裡相』!」四條手臂任意的在地板、牆壁、天花板上鑿洞爬行前進,途中有幾個使者扛著奇怪的小型火砲對桑雪發射,桑雪則是絲毫沒瞧他們一眼,就用跟走廊一樣寬的紫色光柱,清出了她要走的路。

  凱顏西亞.瓦倫從混亂中平靜了下來。她的小腿正泡在水裡,雙手被繩索吊起,腰部被緊勒著固定在牆上。現在的情況算是好的了,她之前曾經從頭到腳被浸在水裡好幾次,黑刃的使者說,那是沈默的代價。   凱顏西亞知道沈默應有的價值。她的父母過去時常教導她,有意的沈默是金,無意的沈默是水。金是稀少貴重的,得到它是小小的幸福;水是不可欠缺的,失去它是莫大的苦痛。現在有多少人明白這一點呢?至少,黑刃的使者也不明白。這點小痛苦是無法讓凱顏西亞.瓦倫屈服的,她並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黑刃沒有資格從她口中聽到任何一件事。   只是為什麼耳朵邊老是有聲音在吵呢?這使她懷疑自己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了。   不,她確定自己是清醒的。她的「眼睛」已經在正常運作了——她看得見東南方兩百四十尺左右的走道。她知道大概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而且她也完全清楚整個黑刃教基地的配置,以及所有同伴的位置。她也知道她的家人和由拉的家人都不在這裡,雖然不確定他們到底在哪裡。即使耳邊充滿了雜音,「洞察者之夢」看到的景象是再清晰不過的。   過了一會兒,她發現耳邊的噪音並不是頭暈耳鳴造成的,而是實際的聲音,是基地內的警報聲。而且不只有警報,還有一連串的爆炸聲。凱顏西亞所在的房間已經沒有任何人看守了,因此她放心的讓兩隻眼睛分頭搜索。很快的,她找到了正在走道上被包圍著的艾里斯和由拉,以及順暢的在前進著的桑雪——雖然她的樣子實在太奇怪了,令凱顏西亞有點不安,但如今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凱顏西亞深吸了一口氣。   「艾里斯——!桑雪——!」她用生來從未試過的最大音量喊。然後她感覺有些水分從喉頭湧出,令她激烈的咳了一陣。   艾里斯原本正煩惱著不知去哪裡救凱顏西亞。米特告訴他的轉彎順序顯然是脫逃用的最短路徑,並不會經過其他人的牢房。不過他現在聽見凱顏西亞的聲音了,這使得他立刻精神一振。黑刃使者的小型砲彈全被擋了下來,刀槍劍斧也無法接近艾里斯分毫,這是「守護者之夢」的第二形態,艾里斯已經能操縱自如了。   「艾里斯,凱顏西亞在那邊!」由拉在他肩膀上嚷著。   「對!」艾里斯加快腳步趕往聲音的方向,眼前的使者都被屏障推到一旁。「我們現在去救她!」   「好,駕——!」坐在艾里斯肩上的由拉伸出手興奮高呼。   「我可不是馬!」艾里斯抗議道。

  兩名使者正在猶豫要不要去支援。他們還有看守飛蛇的任務,但是眼下飛蛇正在呼呼大睡。   「現在幾點幾分?」   「……六點四十五分。」   「沒想到飛蛇還真的不睡到正午前一輪不行。本來我以為這只是跟牠們的進食習慣有關,但一個月下來我們用盡方法打亂這傢伙的作息,她還是每天在固定時刻入睡、固定時刻醒來,中間怎麼搖她打她都沒用,這已經不只是冷血動物了,簡直像是身體裡裝了時鐘一樣。而且還是霸雲凱特製的那種。」   「對呀,剛才警報那麼刺耳她都不醒,連動動身子也沒有。」   奧西蕾絲被七條鐵鍊縛在牆上,雙手和凱顏西亞一樣吊在半空中。這個樣子她還能睡,著實博得了黑刃教徒的尊敬。   「到正午前一輪還有大約三個小時,在那之前我們有辦法收拾掉逃跑的傢伙嗎?」   「收拾不掉就頭大了。」兩個使者對望了一眼。「我們走吧。」   他們才剛轉身背對飛蛇,就聽見清脆響亮的一聲鏗,然後是一串鐵鍊落地的聲音。   「唔……」兩名使者無法轉回頭去,因為他們的脖子已經被一條粗過十寸的蛇尾捆得緊緊的了。「唔……呃……」兩人越是努力用手抓扯蛇尾,蛇尾就捆得越緊。最後,他們口裡溢出了白色的唾沫,眼睛往上一翻,全身的肌肉便放鬆了。   奧西蕾絲鬆開尾巴,讓那兩個使者像布團一樣掉在地上。這時她才緩緩睜開雙眼,兩手一掙,將吊起雙手的鍊條一齊扯斷。然後她滑溜的從捆住身體的鎖鍊中竄出,順手抓起放在一旁的帽子戴在頭上,調整了一下角度。   「如果連提早起床都辦不到的話,飛蛇早就滅亡了。」奧西蕾絲不以為然的翹著鼻子說。「雖然的確就是因為不是誰都辦得到,飛蛇紀元才會結束的啦……」然後,她靈巧的滑出了房間。

  自稱凱貝流斯騎士的老人剛從睡夢中醒來。周遭的紛擾讓他知道是時候動身了。在那之前,看守他房間的兩名使者,握著長劍站在他的面前。他坐定身子,抬頭望著那兩個人。   「有何貴幹?」   「你的同伴們全逃跑了!」左邊的使者說。   「而且殺了我們不少同伴!怎麼,這也算是守護神的信徒嗎?」右邊的使者面目猙獰,一副迫不及待想殺了老騎士出氣的模樣。   「或者做黑刃神信徒更妥當吧。」老騎士皮笑肉不笑的說。   「那可不成,我們已經是仇敵了!」右邊的使者舉起劍:「去當死神的信徒吧!」   老騎士抬起手,握住了他的腕關節。左邊的使者也機敏的刺出劍,但老騎士的姿勢十分巧妙,竟穿過了劍的來勢,用相同的手法握住了他的手。老騎士施了點力,讓兩人的手腕發出嘎嘎聲,兩人慘叫一聲,長劍從掌中滑出,老騎士立刻接起劍,從中央將兩人推開。那兩名使者沒有辦法應戰,只能按著自己的右手坐在地上哭喊。   「看來爾等未曾練過以左手接戰。無妨,右手筋已斷,爾等可窮餘生操練左手矣。」   接著老騎士拿回了鎧甲。這其實是輕便的素材製造的,只有最外面的殼而已,穿到身上之後只需要將全身三十六處扣環固定,大約三分鐘就能完成。老騎士平常並不穿這麼輕的鎧甲,裡面還有多層裡襯,只不過今天他是沒這個空了,脫下來的裡襯就送給黑刃研究去吧。不過也因為這樣,他覺得自己行動輕鬆多了,便匆匆離開房間。   走廊盡頭有一群使者。顯然是某個人已經逃出去了,使者們決定下手殺掉還沒逃跑的人。他們之中有三個人扛著小型火砲,看來即使把走廊炸爛他們也要殺人滅口了。   「連發投射機呢?」一個使者對後方喊。   「正在對付那個四隻腳的!」   「啐,只好浪費火藥了……」使者的話說到一半,他發現自己不由自主的安靜下來。   騎士在走道彼端,以凌厲無匹的目光掃視著黑刃使者,就像是一頭即將衝破牢籠的獅子。那位使者發現同伴們都不敢動彈了,急忙搶過一管火砲。「開火!開火!」   騎士彎身將雙劍拉到一前一後,拉了個之字形的架子,將所有的精神專注在眼前的走道上。扛著火砲的使者彷彿看見騎士全身充滿了一股無色卻耀眼非凡的氣,他知道必須立刻射擊,所以他用顫抖的右手,扯下砲管尾端的保險,將把手沿順時針轉了四分之一圈。他預期會有一股後座力,然後砲彈會朝敵人飛去。   但在那之前,渾身鬥氣的騎士以雙劍在空中畫了個大圓。有一瞬間似乎什麼也沒發生。然後,一股強大的衝力襲來,使者們被整個彈了出去,剛射出的砲彈在空中爆裂開來,上下左右四面的磚塊也同時碎開。使者們飛到背後的牆上,十餘人的重量撞垮了隔牆,跌落在隔壁房間的地板上。他們的火砲和刀劍都扭曲變形甚至散成碎片了,有些還割傷了他們的手,但手根本無關緊要,因為衝擊之下他們全身都已經殘破不堪了。   「守……守護神的使者……」那名最初開砲的使者,勉強擠出一絲氣力,企圖解開他的疑惑:「……你們這樣……也算是守護神的信徒嗎……?」   老騎士揮去額上的汗,提著雙劍繞過那堆被擊垮的使者。   「雙劍不同於單劍。欲持雙劍,就不可奢望再持他物。」   他繼續前進,尋找契洛夫的同伴們。
【幽閉之日】 【零之絕境】
標音對照
人名
人名標音備註
愛拉里.伊妮Airoleth Eni
愛拉里.芙蕾蒂Airoleth Fleeti
路達恩.馨Roddan Cin
賽塔Sailta
地名
地名標音備註
安頓Anton
密倫Myron就是「密倫巴圖」的密倫。
德爾Delle就是「蓋德大地」的「德」。實際上這個詞就是「地」的意思,所以有很多地方都叫做德爾。(蓋則是廣大的意思。)
卡連Carlain
圖奈Turnein
佛諾For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