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之絕境】

幻想島:夢魘之書

  契洛夫城的守護神使者們,真的展開行動時,是誰也阻擋不住的。黑刃教派在不知名的地方設置的地底基地,縱使有六十名使者、十具火砲、五架連發式銅彈投射裝置,仍然無法阻斷他們的去路。

  艾里斯.坎貝爾背著十歲的蘇.由拉,率先找到囚禁凱顏西亞.瓦倫的房間。凱顏西亞的小腿還泡在水裡,她看見艾里斯和由拉時,勉強擠出了一個憔悴的微笑。

  「凱顏西亞姊姊!」由拉驚恐的說:「妳沒事吧?」

  「我的腳不能動了……其他都還好。」

  「那就好,我的也是!」由拉嘻嘻笑著。

  「由拉!」艾里斯皺著眉說。

  「沒關係……」凱顏西亞也笑得更有精神了些,「她說得對。」

  艾里斯很慶幸凱顏西亞身上沒有任何鐵鎖之類的束縛,但是捆住她雙手與腰的粗繩還是頗為棘手,而且更麻煩的是,凱顏西亞的腳下就是比人還深的水槽,解開所有繩索的話,她就會馬上掉進去,艾里斯一定得空出雙手才能救她的。

  「由拉,先下來吧!」艾里斯只好這麼做。

  「等一下你要一次背兩個人嗎?」由拉不安的問。

  「我會試試看……」艾里斯現在才想起這一點。不過這很快就不成問題了,因為桑雪也走入了房間——應該說,她被四條灰色的手臂運進了牢房裡。

  「嘖,我不是最早到的啊……」她將自己放到地上,四條手臂還在背上伸屈著。艾里斯和由拉驚愕的注視著她。

  「桑雪,這是……」艾里斯見過這模樣一次,那是在契洛夫城的街道上,當時桑雪完全喪失了心智,那四條能夠刺穿石壁、放射光柱的手臂,則差點殺了當時「守護者之夢」還不夠堅固的艾里斯。

  「妳不是桑雪,」凱顏西亞用漆黑的雙眼凝視著她。「妳是誰?」

  桑雪冷笑了一聲。「眼睛不錯嘛,『真實之神』的僕人……」她打量著凱顏西亞。這個小姑娘長得和桑雪還真像呢,頭髮倒是漂亮多了,是雪白色的。「不過眼睛就是用來被光欺騙的,妳怎麼能這樣僭越光的權威呢……?」

  「桑雪在哪裡?」凱顏西亞又問。她仍不敢確定眼前的人是誰,那個身體散發出的赤紅光輝和桑雪的夢境刻印顏色相同,但是感覺卻截然不同,是種像血液一樣流動在全身上下的生命感。

  「她正在休息,怕是要睡一整天才會醒來吧。我也跟她一起躺平不動的話,我們就別想再醒來了。」

  「妳到底是誰?」

  桑雪的胸口綻放出連艾里斯和由拉也看得見的紅光。她指著光的中心點說:「我是這個東西的主人。」

  凱顏西亞和艾里斯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她說她是夢境刻印的主人——能夠稱為刻印主人的,除了桑雪之外,不就是留下那個刻印的舊神嗎?可是舊神已經死了——難道桑雪的身體裡不止有夢境,還有舊神的靈魂?

  「你們四個,別耽擱了!」

  奧西蕾絲和老騎士幾乎同時抵達。奧西蕾絲的上半身鑽進了房間,不過她長長的尾巴大部分都還在外面,老騎士也被尾巴擋在外面進不來。「……等一下,小姑娘,」奧西蕾絲指著桑雪背上的手臂問:「這又是什麼東西?」

  「『離焰』,『第一裏相』。」桑雪說。她的臉上由於興奮而泛起一絲紅暈。「名字是我自己取的。」她沾沾自喜的說。

  「啊?」奧西蕾絲還不太瞭解狀況。「啊——算了算了,出口在哪裡?」

  「敵又來矣。」背後的老騎士提醒道。「煩死了!」奧西蕾絲退出門外,看到兩名一面打顫一面拿刀向著他們的黑刃使者。

  「你們想幹嘛?」她轉了一下頭上的帽子。兩名使者往後退了一步,看來他們是全基地僅存還站得起來的黑刃使者了。「還拿著刀子做什麼?」奧西蕾絲瞪大眼睛,「快逃啊!快逃!」

  那兩個使者馬上就扔下了刀子,聽話的拔腿就跑。

  「——夢境的主人,」艾里斯不太放心的問:「一天過後,桑雪真的就會醒來嗎?」

  桑雪還停留在剛才那個得意的表情,而且一點也沒有收起笑容的意思。「如果說我不讓她醒來呢?」

  「什麼?」

  「我沈睡了一千萬年……現在我得到身體了,我可不想就這樣再回去沈睡……」桑雪張開了她自己的人類雙臂:「我想要在大地上好好感受一下生命!」

  她看見艾里斯的臉色暗了下來,於是她若有所思的靜了一會兒,然後問:「你就是那個保護著桑雪的力量嗎?」

  「什麼意思?」艾里斯對她的話早已完全摸不著頭緒,剛才這一句更是聽得他一頭霧水。

  不過這位夢境的主人並沒有回答。她已經得到了她要的答案。「今天晚上,人類。神會將她送回來。沒有辦法更早,因為神允諾要助她脫困。」她看見了艾里斯欣喜的神情,隨即又加了一句:「作為交換——」

  「——作為交換?」艾里斯再度緊張起來。

  「那個真實之神的僕人,我很中意。讓我帶著她走。」夢境的主人用桑雪的手指著凱顏西亞說。她還沒有聽到任何答覆,就飛快的伸出一隻灰色手臂,以利爪切斷了綁住凱顏西亞的繩索,然後將她整個人攫了過來,用手臂捲在半空中。凱顏西亞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等等——讓我下來,我走在妳旁邊就夠了吧——」

  「說得好像妳已經能走了一樣。」夢境主人一針見血的說。

  守護神的使者一行人找到了基地的出口,也發現基地裡竟沒有任何領導人物。這一點雖然相當可疑,但他們也無暇多慮。基地外是一片荒原,艾里斯用羅盤找到南方之後,便率領眾人出發,因為附近並沒有任何人煙。艾里斯依然背著小由拉,夢境主人也一直不肯把凱顏西亞放到地上,不過凱顏西亞看來已經安心多了。

  艾里斯猜想,他的同伴們可能在基地裡殺了人。不管是桑雪還是夢境的主人,為了逃出黑刃的包圍,顯然都能毫不猶豫的出手,但艾里斯覺得現在空氣中飄散的這股血腥味並不止來自她一個人。或許奧西蕾絲又失控了。他並沒有真正見識過老騎士的劍術,據說他已經四十年沒有用過劍了;而且現在他手上的雙劍也沒有沾上半點鮮血,但是艾里斯卻覺得他身上的殺氣甚至比決鬥時的桑雪還重。

  他不想開口問,而且他也覺得自己在心裡猜想這種事相當無禮。即使他們殺了人,艾里斯也不能責怪他們,反而是憑著夢境能力就能毫髮無傷逃出來的艾里斯自己,顯得相當愧對其他人。他有什麼資格教導別人如何守護呢?

  相較於默默前進的艾里斯,奧西蕾絲則是好奇的問了夢境的主人很多問題。夢境的主人要不笑而不答,要不指東道西,令她有些惱火,而且那三條空著的手臂還在凱顏西亞周圍晃來晃去的,看了十分煩人。

  「隱士阿姨!」由拉對她喚了一聲。

  「——之前不是叫我姊姊的嗎?」

  「艾里斯說那樣不對。」由拉無辜的說。

  「好哇,艾里斯!」奧西蕾絲一口氣加速溜到了艾里斯身旁。

  「呃,我只是覺得……」

  「你完蛋了,艾里斯!」奧西蕾絲揉著拳頭發出咯勒咯勒的聲音。

  「對不起,隱士姊姊!」由拉立刻向她道歉:「我會跟以前一樣叫妳隱士姊姊!」

  「還是小由拉懂事!」奧西蕾絲樂道。她沒注意到前面有塊大石頭擋了路,不過她也用不著注意,因為她直接沿著石頭表面溜了過去。

  「空氣中有股刺鼻的味道呢。」夢境的主人說。

  「嗯——」凱顏西亞專注的嗅了一下,現在她的位置比由拉和奧西蕾絲都還要高。「——的確,這是什麼味道?」

  「火藥之臭焉。」老騎士說:「附近恐有戰鬥。」

  「那個人說話都這樣嗎?」夢境的主人悄聲問。凱顏西亞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對!每個人都會問這個問題,除了桑雪以外。」

  「為什麼她不問?」夢境的主人好奇的挑起眉毛。

  「或許她怕自己也說出奇怪的畢路亞話,或者她覺得這樣聽起來也很好吧。」

  「她只是不會在意那麼多吧!」艾里斯回過頭來插嘴說。

  「你很清楚嘛!」凱顏西亞裝作嚇了一大跳。

  「什麼反應嘛……」艾里斯窘促的說:「好歹她也是——」

  在他的眼前,桑雪突然往前仆了下去。她的背上浮現了五個小洞,血從中噴濺出來。抓住凱顏西亞的灰色手臂突然放開,和其他三條手臂一起伸向正後方,跌在地上的凱顏西亞抓住了桑雪的腳,艾里斯則扶住她的上半身。「桑雪!」艾里斯激動的喊著。她胸口的紅光在一瞬間爆發到最強,老騎士和奧西蕾絲機警的轉身面向後方。

  「哼,以為我鬆懈了嗎……」夢境主人輕聲說。她的臉色已經翻白,聲音也變得微弱了,臉上驕傲的表情看來也帶著幾分掙扎。

  一片灰暗的影子從半空中轉了兩圈落到地上,凝成一個人形。各種顏色漸漸出現在人影中,構成了完整的人。一個棕色長髮,戴著圓框眼鏡的黑衣女子。

  「真危險。」穿著黑色套裝、看起來完全不像能夠戰鬥的女人說。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白手套,指尖的部分染成了紅色。「被這夢境誇張突出的外表騙了,沒想到體內的骨骼也能攻擊,手指差點就斷了。」

  「妳是誰?」奧西蕾絲的雙瞳已經變成熔岩色的了。

  「哼,」那女人輕嗤一聲。「下等生物也會說人話嗎?」

  奧西蕾絲正要撲上去,老騎士已先衝到前頭,一劍朝對方刺去。

  「住手!」艾里斯忍不住大喊,然而老騎士的劍並未刺中,那個女人的左肩到右胸口突然又變成一片影子,接著就消失了,劍只橫過露出的空隙。

  「夢境!」還坐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凱顏西亞驚呼:「黑色的光!」

  「是隱形的力量嗎?」以前看天火法師用過不少隱形術的奧西蕾絲立刻如此反應。

  「這可不是單純的隱形……」黑衣女子又陸續讓其他身體部位消失,「『第零象限』,第三圈上位神『影之神』的力量——是讓我完全從空間中消失。無論光線……質感……氣味……所有的存在……」說著,她的右手也化為一圈輪廓不見了。

  「老騎士,快退後!」艾里斯大喊。老騎士及時退了一大步,但他的鎧甲在左胸處已鑽出了三個小洞。敵人的右手再度浮現,和老騎士的左胸只距離一步。

  「……而且重新出現時,能擁有『佔領空間的優先權』。」她推了推眼鏡。「也就是,能穿透一切的防禦。」

  「奧西蕾絲,快帶桑雪逃!」艾里斯大喊:「她想殺的是桑雪!」

  「反應挺快的嘛,艾里斯.坎貝爾!」敵人大笑。奧西蕾絲一擺尾,拎起凱顏西亞、抱著桑雪就往天上飛。「凱顏!幫我看!」

  「想得美!」敵人也騰空而起:「即使用飛的也躲不了!」她果真放下艾里斯三人不管,化作一道影射向奧西蕾絲,她的聲音在空中若隱若現:「我能毫無阻礙的在空間中移動,速度可不是妳這種對抗空氣阻力的飛行方式所能比擬的!」

  凱顏西亞根本沒有閒暇理會敵人說什麼,她還在努力抓牢奧西蕾絲的身體。「她消失的時候我也看不見啊!那不是隱形,是完全『不存在』!完全不存在的東西再怎麼樣也看不到啊!」

  「太複雜了我不懂啦!我只知道妳現在肯定看得到!」奧西蕾絲一咬牙又往更高處飛,卯足全勁想甩開敵人,但是她載著兩個人,又什麼都還沒吃,一點也拉不開距離。

  「真的……」凱顏西亞很驚訝自己看得見敵人的灰影。「可是剛才她讓手消失的時候我明明看不見……」

  「那麼多我們看不見的東西妳都看見了,妳還覺得自己的眼睛是用來『看』的嗎!」奧西蕾絲的聲音乘著逆風傳來。

  「咦!」凱顏西亞從來沒想過這件事。可是她的確在「看」啊?也就是說,從一開始,「洞察者之夢」的能力就不是讓她「看」見東西嗎?「奧西蕾絲,我有點搞不清楚了,我的眼睛到底……」

  「沒時間想那麼多啦!」奧西蕾絲翻身做了個不太漂亮的俯衝,把桑雪甩到背上。「凱顏,想辦法幫桑雪止血!高空中血會止不住的!」此時灰影已貼近到五尺的距離了。凱顏西亞找不出任何止血工具,桑雪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了,情急之下她只好緊擁桑雪,用自己的雙手蓋住傷口。桑雪背上的手臂開始碎成一片一片的,散落在空中。奧西蕾絲扔了帽子,全力往上爬升,但灰影逼近的速度卻更快。

  奧西蕾絲快被追上了。

  奧西蕾絲快被追上了!困在軀殼裡的桑雪無聲的吶喊著。

  ——好痛啊。都是為了保護妳!

  不要逞強了,換我來!

  ——誰在逞強啊,人類。這點傷根本就——

  你已經耗費太多力量了,換我來!

  ——少自大了,以妳區區人類的意志,立刻就會被痛苦吞噬了!

  謝謝你。

  ——什麼?……

  換我來吧。桑雪堅決的說。

  凱顏西亞感覺到了異狀。一瞬間,她的眼前突然被耀眼的紅光佔滿。「桑雪,妳怎麼了?」她才問,從桑雪的肩胛處一下子伸出了四片藍色的光幕,兩左兩右展開成了兩對尖尖長長的翅膀。「桑……?」

  「什麼?怎麼了?」看不見後面的奧西蕾絲慌張的問。同時,一股推力由後而來。「哇——!」她的飛行步調整個被打亂了,如今反而像是她被載著飛。兩肩的平衡突然失調,使得她感到一陣暈眩,她在天空飛行這麼久以來頭一回發生這種事。

  「不用怕,飛吧,奧西蕾絲小姐……」桑雪在她背後氣息奄奄的說。奧西蕾絲被這一聲重新喚回了前後左右的方向感,她還是摸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她知道現在也只有飛了。她順著背後推力的方向,加足力再往前衝,發現速度比以往飛得最快的時候還要快了一倍有餘。若非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天空,若非事態危急——若非在背後鼓舞她飛翔的是桑雪——奧西蕾絲根本不敢用這種恐怖的速度移動。

  飛蛇的背上長出了翅膀,緊接著她們就以驚人的速度脫離了自己的視線範圍——在黑刃神的使者伊貝.莉娜看來就是這樣。僅不到十秒,她已經找不到獵物的蹤影了。她停滯在千尺的高空中,渾身顫抖著。

  「我完美的伊貝.莉娜,竟然無法完成任務……很好,很好!守護神的使者,你們要以性命來掩蓋這個污點!」

  艾里斯.坎貝爾、蘇.由拉和凱貝流斯騎士,在巴克斯帝國的荒原上往南方行走。奧西蕾絲當初逃得雖急,但還記得要往南飛,因此只要他們也保持南行,一定能在某個地方再度會合的。幾天來,三人一直在心中留有一絲希望,相信桑雪平安無事,相信她們三個能回到契洛夫城。然而,往南的路上,越來越濃厚的火藥味,一再喚起他們心中的不安。   老騎士負責探路,艾里斯和小由拉負責找吃的(有時候會去打獵,但因為沒有火,而且艾里斯背著由拉也沒辦法追趕動物,所以多半還是採集野果植物)。每到傍晚,三人就在大石頭或山坡的背風側休息。終於在第五天,艾里斯找到了乾燥的草,成功生起火堆。好久不曾取暖的由拉簡直樂翻了,差點要把手伸進火裡。   「由拉,妳是不是發燒了?」艾里斯擔心的問,然後用手摸她的額頭:「還好嘛……」   「真是失禮耶。」由拉噘著嘴抗議。   南下又走了一段路之後,三人感覺到空氣中的火藥味又更重了。該不會黑刃已經大舉進攻了吧?   「吾友艾里斯,」這天下午,老騎士走著走著突然問:「依君之見,前方之雲何如?」   艾里斯抬頭遠望。雲似乎在前面聚成了一團,堆得高高的。「看來那邊會下雨……不,等一下,」他瞇起眼睛往地平線眺望:「……是村莊!」他眼睛一亮:「是村莊!我們找到村莊了!」   於是艾里斯背著由拉,和老騎士一起加快了腳步,朝前方的村莊前進。他們很快就抵達了這個路標上用巴克斯文寫著「古倫」的地方,但這村落卻讓他們有點失望。這裡與其說是村莊,不如說是個只有十戶人家的小聚落。艾里斯曉得這裡還在巴克斯帝國境內,搞不好住了討厭畢路亞人的居民,所以他自己去敲了一戶人家的門,並且要由拉和老騎士不要講話。   門上有個長方形的小拉門,艾里斯敲門之後過了一會兒,有人來了,但只是拉開小拉門,兩隻眼睛露出來,打量著外面的人。   「你們是誰?」這男人眼神很銳利,而且眉毛烏黑、膚色潔白。很像某個艾里斯熟悉的人。   「這個……」艾里斯也有一陣子沒講過巴克斯語了,加上被這雙銳利的眼睛盯著,不免有些緊張。「我叫做亞爾.坎貝爾,我們三個是迷路的旅人,已經好幾天沒遇到人了,能不能借我們歇一歇腳?」   「不行,我的屋子很危險。」那男人說完就蓋上拉門。   「等等……嘖,看來得找別的人家了。」   可是他們三人也去叩了其他九戶的門,竟沒有一戶有人應門。艾里斯也不知道他們是不友善(但他記得巴克斯人是很歡迎訪客的),還是根本就沒人在家。不得以,三人又繞回第一戶人家門口,再度叩門。這次也等了一會兒,小拉門才打開。   「你們還想幹嘛?」屋主不耐煩的問。   「抱歉,可是其他人家都沒有人在……」   屋主不屑的哼了一聲。「因為他們都夾著尾巴逃跑了。」若是仔細聽的話,這人連嘲諷時的口氣都很像那個艾里斯熟悉的人。   「這話怎麼說?」艾里斯問。沒想到他面前的門突然開了,嚇了他一大跳。   「進來吧,」屋主說:「小心一點,很危險。」   艾里斯一行人進了屋才知道他說的危險是怎麼回事。這屋子的四面牆壁擺滿、掛滿了各式各樣磨利的刀槍劍戟,一件件都閃著亮白中帶點棕紅的光澤,那是殺戮過多而洗不清的血的顏色;連天花板上也垂吊著幾把刀,在艾里斯背上的由拉雙手抱著頭,生怕其中哪一把突然掉下來。   屋主是位高壯的漢子,頭上綁著頭巾,披髮及肩,穿著無袖的黑背心,長褲上刺了艾里斯以前看過幾次的劍紋——有名的森申刺繡。照這樣看來,他並不討厭畢路亞人,不過家裡擺設成這樣,也不會有人敢親近他吧。他做了個手勢,請三人坐在幾乎被長劍包圍的椅子上,來回打量著他們。他的目光銳利而寒冷,全身一點破綻也沒有,假使現在三人——連由拉也一起好了——同時拔起身邊的劍刺向他,多半也傷不到他一寸皮膚吧,反而是會被他用滿屋的凶器砍死也說不定呢。當然,三個守護神的使者根本連想都不會去想這種狀況。   「你們是哪門子的旅人啊?」屋主說:「要讓我相信雙腳殘廢的小女孩會出門旅行,不如先承認你們是畢路亞人。」   艾里斯無話可說。他本來就不認為瞞得住這個男人。   「告訴你們,」屋主把額上的頭巾裡外翻轉過來,露出了黑底白色放射狀條紋的一面。「我是『名紋』。在這裡殺死三個人算不了什麼,你們最好說實話。」   「和桑雪一樣的額帶……!」艾里斯大吃一驚,卻沒想到這句話同樣令屋主嚇一大跳。   「桑雪?你認識其他的名紋嗎?」他往艾里斯靠近了一步,艾里斯在椅子上動彈不得,周圍都是利刃。老騎士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仍然鎮定的觀察狀況;由拉則是隔著兩把形狀詭譎的彎刀,憂心的看著艾里斯。   「是、是啊。」艾里斯對著貼在他面前的臉說。   「我彷彿聽過桑雪這個名字……她是誰?」屋主又問。   「她是誰……這我該怎麼說……」艾里斯想了很久。「還真不好回答呢。啊!對了,她是奴溫的女兒。」   「奴溫!」屋主抓住了艾里斯的領子:「你認識奴溫!她還活著嗎?」他這舉動讓老騎士下意識的握住了自己身上帶的劍,但他立刻就鬆手了。他想起自己不該慌亂,現下唯一的困難只是他聽不懂艾里斯和這屋主的話,但艾里斯聽得懂,他會知道該怎麼應對。   「別激動,」艾里斯的確知道,他面不改色的說:「奴溫七年前就去世了。」   「七年前——」屋主鬆開了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懂了。奴溫是位值得尊敬的長輩。我叫做松古,是奴溫的表姪。你們既然認識奴溫,也認識她的女兒,便是我最尊貴的客人。」他意有所指的加了一句:「即使是畢路亞人也沒有關係。」   當然,艾里斯其實不認識奴溫,他只是聽桑雪提過她而已,但這種事是不該說的。一旁的老騎士也終於聽出「畢路亞」這個詞,猜到屋主已經看穿三人身份了,心裡覺得踏實許多。他並不知道現在他們是否安全了,但至少事態變化時他可以毫不猶豫的拔劍。   「你們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松古問。   這問題令艾里斯摸不著頭緒,畢竟他們剛從一個什麼消息也聽不到的地方逃出來。他閉著嘴,等著聽松古要告訴他什麼。   「嘖,你們還真的是迷路了啊?」松古臉一沈。「我還以為你們是逃難來的。」   「……什麼意思?」艾里斯心裡其實已經浮現出那個答案了:戰爭爆發了,巴克斯再度進攻畢路亞,而且這次黑刃的力量比以往更強,但畢路亞已經沒有像宇庭.索沙那樣的法師了……   「戰爭已經一觸即發了,就是這個意思。」然而松古的答案,卻比艾里斯想像的更令人恐懼。「先日傳來消息,說畢路亞北方遭到機械士兵襲擊,而且還打得他們毫無招架之力。大家都不曉得是誰率領的人幹的,帝國軍也沒有任何動靜,因此國內的人都認為是土匪作亂,反正畢路亞人只懂靠法師打仗是出了名的。可是畢路亞人已經慌了手腳,大家都說他們八成會怪罪到我們身上,甚至出兵反擊,所以這裡的居民就先收拾行李往北逃了。哼,一群膽小鬼!只懂守不懂攻的畢路亞,能往北進軍一里我就佩服了,要等他們打到古倫,那些膽小鬼的龜兒子都當爺爺了吧。」   「所以戰爭並沒有真的爆發……」艾里斯迅速的在腦裡,將過去得到的一切線索,一段一段的交織起來。「機械士兵開始攻擊畢路亞了,但他們不是巴克斯帝國軍……畢路亞唯一的對抗手段剩下——」他突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旁邊的由拉嚇了一跳,老騎士甚至再度握住劍柄。「松古先生,您難道看不出來嗎?」   「嗄?」松古還以為他瘋了:「你在說什麼?」   「這是『刑雷作戰』啊——」艾里斯面色慘澹的說:「七年前的事要重演了!」

  菲歐.帕維斯.羅特寧一直保持愉悅的心情,在享受第二次刑雷作戰的勝利。目前為止他們的確碰上不少強敵,比如說王國軍的猛將那魯.辛.扣,他率領的精兵三千人,在德爾擊破了五百多架的吉格軍三型機械步兵——要知道,它們跟白鐵製的一型與改造人的二型不同,每一架都裝備著連發投射裝置。那魯.辛.扣差點就收復德爾了,可惜他身上中彈多處,最後仍然戰死沙場。當時的菲歐還真捏了一把冷汗呢。   王國軍著名的元帥齊姆勒.尤加比亞上將也是棘手的敵人。他深知畢路亞人對黑刃的機械科技認識嚴重不足,因此絕不能一味鑽牛角尖的思索如何破敵,而是要挑能夠對付的對象。他以游擊戰術展開了多次斬首攻擊,菲歐若不是有一架能高速奔馳的雙輪機械車,早就被暗殺而亡了。幸好,要論暗殺,還沒有人比得上伊貝.莉娜,她及時趕回來,雖然帶著前一個任務(消滅色之神的契約者)失敗的壞消息,不過也因此能為菲歐除掉眼前的心腹大患。   「影之神的能力是很耗費體力的,菲歐。」莉娜坐在皮椅上歇息著——這裡是幾天以來菲歐寸步未離的場所:契洛夫城守護神教徒會館。   「畢竟是第三圈的舊神嘛,全大陸只有一人能擁有的能力,有點代價是應該的。妳放心,我暫時不會再要妳出任務,妳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菲歐溫柔的說,不過他一直盯著大廳裡的等臂十字架。「這東西真美!」   「是古董吧,說不定有上百萬的價值呢。」   「我寧願有獨一無二的寶物,也不要上百萬的財富。」菲歐話鋒一轉:「現在我手頭上就有一件我捨不得賣掉的寶物。」   「那是什麼?」   菲歐邀剛坐下休息的莉娜站起來:「就在這間房子的十一號房間裡。我們一起去看吧。」   莉娜疑惑的跟著菲歐走到原本屬於史博.費地拉的房間門口。她看見門板和牆上貼滿了寫滿字的紙,每一張上面都畫了一個五芒星。   「這是磁力之星。」菲歐說:「『星式施術』的極致。畫下這些星的人實在是天才,我們可沒辦法把星形咒圖畫得這麼小,卻能發揮十足的效力。」   「我看也還好吧。」莉娜說,用手扯了扯牆上的紙,居然一點也扯不下來,甚至還撕不破。看來的確不簡單。   菲歐推開房門。有個銀白色頭髮的少年盤腿坐在床上,弓著背,正在讀一本厚重的精裝書。他的右手還握著一支羽毛筆,不時沾沾紅墨水在書頁上塗塗改改的。   「他是誰?」莉娜問。他們兩人都進房間了,也發出了聲音,可是那少年像是什麼也沒感覺到,什麼也不在乎的樣子,專注在自己眼前的書上。   「佛萊利.沙列,莫陵城的傑出法師天火的徒弟,」菲歐壓抑不住興奮的說:「也是位傑出的作家。」   「作家?」莉娜惱怒的問:「你捉一個小作家來當俘虜?」   「我抓的,」菲歐解釋道:「是守護神教派的聯繫人。」   菲歐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名叫沙列的少年仍不為所動,直到菲歐開口問他:「你對自己的《在紀元開始之前》如此不滿意嗎?每一句話你都想重寫?」   沙列抬頭瞄了他一眼,隨即又低頭看那本書。「我讀過費地拉的筆記,幾乎所有我寫出來的故事都和考據結果矛盾。」沙列讀完了書中某兩頁,這次乾脆直接把這兩頁撕下來,揉成一團扔在地上。菲歐感到一陣心痛:那是他最愛的幻想小說的其中兩頁!   「今天你有心情再告訴我更多真相嗎?」菲歐問。   「我沒什麼想說的。」沙列又把一整段文字劃掉。   「好吧。今晚我們再聊。」菲歐站起身走回門口。   莉娜覺得自己看不下去了。「你何不拷問他?」她故意大聲問,不過還是沒辦法讓沙列聽見。   「他可是個小孩耶。」菲歐說。   「這事關我們的理想!」   「先別急,」菲歐說:「我們先做別的事。」   「事有輕重緩急——」   「我懂,莉娜。」菲歐又打斷她的話。「現在我手上有另一條珍貴的線索。妳知道我是怎麼查到聯繫人的嗎?那是因為夏路伊.文茨瑞克從不親筆寫信。我們截獲的信上字跡,全都是佛萊利.沙列代筆的。」   「所以他知道夏路伊的真實身份?」   「是的,那是其中一個結論。但是,」菲歐接著說:「一封信上可以找到的線索並不只有字跡。」   「……你是說?」莉娜問。   「指印。要知道,夏路伊害怕自己寄信會被攔截,因此他是以更直接的方式,將要書寫的內容傳達給沙列的。同時他也怕沙列偽造公文,因此他使用專用的信封來做認證。夏路伊把訊息交給沙列,沙列把寫好的信交給夏路伊,夏路伊再將信封入專用信封交給沙列,由沙列開始轉寄。」   「你有根據嗎?」莉娜質疑道。   「沒有。」菲歐說:「坦白說,這是結果論。我是先嘗試看看能不能從信封跟信紙上查出什麼,等到真的查出來了,才證實了我的假設。」   「所以你找到指印了!」莉娜驚呼:「是誰的?」   「目前還在比對。」菲歐說:「這套技術還在發展階段,因此重現出來的指印圖樣不太清晰。不過,三天之內,我相信一定能找出指印的主人。」   「要快。」莉娜說:「契洛夫城的守護神使者大概還會再回來,不過他們趕不上的;色之神的使者也受了傷。我最擔心的,還是跟七年前一樣的障礙,而且他或許已經猜到我們想要什麼了。」   「沒問題的,有妳在呀,莉娜。」菲歐笑著說。
【反擊】 【求生】
標音對照
人名
人名標音備註
松古Songkok
那魯.辛.扣Naru Sin Col
齊姆勒.尤加比亞Zimmler Eucapia
佛萊利.沙列Flayle Salley
地名
地名標音備註
古倫Kollo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