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島】

幻想島:魔劍之書


  在南半球某個不確定的海域裡,有個由十七個島嶼組成的群島。

  即使具備了再高的航海技術,想要找到這群島的位置,仍然需要上天賜予的好運。自古以來,有許多人在因緣際會中踏進這個地方,他們大多是航海家與冒險家,但是沒有一人能夠再回到自己的故鄉。他們被海流與風暴困在自己所立足的島上,不得不終老於此。

  分散在十七個島嶼的人們,雖然知道其他島嶼的存在,卻無法離開自己的島。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利用這些島上的資源,建立一個新的、沒有名字的居所。當時,來自世界各地的冒險家,聯合了彼此的力量,建立了許多的部落。然而,大多數的島嶼實在太小,資源也極度貧乏,因此注定了這些部落當中有一半以上必須滅亡。未滿百年,群島上只剩下三個最大島上還有部落,其他均已消失在未被記錄的歷史中。

  這三個大島當中,最大的一個位於北方,擁有一條大河,也因此有廣大的平原。第二大的則是西方的島,百分之八十以上被森林覆蓋,人們伐木築屋而居。東方的島是稍微小一點的,但形狀完整,是溫暖的盆地,當人類踏上這座島的時候,發現它幾乎是死寂的,只有一大片肥沃的土壤,可以讓他們嘗試發展農業。

  在群島上活下來的人,留下了許多神話,有些與世界各地的神話有相似之處,但也有些截然不同。

  其中一個神話告訴我們,群島上曾經有一群龍。牠們能飛翔於天際、化身為光影風雲、吐出火焰與寒氣、掌控島上的氣候。每年夏季,住在北方島上的赤龍會盤旋而起,將炎熱帶給每座島嶼;到了冬季,隱居在西方島高山頂上的蒼龍則會從沈睡中覺醒,讓雪降在所有的島上。除此之外的春秋兩季,則是溫度適中的宜人氣候。神龍死去以後,祂們的法力仍殘留著,繼續維持四季的平衡。

  或許神龍滅絕了,也或許傳說只是傳說,總之目前群島上是看不到龍的。不過島上確實有其他外面世界看不到的奇特動物,牠們一直生氣蓬勃。這些動物大多對人無害,但也有少數肉食猛獸為人類所懼怕。然而,人類才是這世界上最值得懼怕的猛獸,人類登陸群島的數百年內,群島上的危險生物已剩下三種,其餘都被撲殺殆盡。第一種怪物是牛頭人身、赤皮青眼的「紅魔」,大部分住在西島上,身高比人類高出一大截,體型龐大、能以雙足站立(這顯示了牠們有一定程度的的智慧——事實上牠們甚至懂得搶人類的武器來用),是當地最大的威脅,人類過去整個世紀都想消滅牠們,現在也依然如此。第二種是北島上常見的「礦坑怪」,當某位冒險家第一次在礦山中發現牠們的時候,這個名字立刻浮上他心頭,因此這種矮小畏光的醜陋動物就這麼定名了。這些怪物雖然危險,但是只出現在礦山裡,因此人類也不想費多餘的力氣去對付牠們。第三種則是最令人敬畏、甚至被神格化的西島森林霸者,牠們身上保留著神龍曾經存在的證明。相傳牠們是赤龍的後裔,和祖先一樣擁有雙翼與長滿鱗片的皮膚,能夠飛天和噴火,只是牠們還具有人類模樣的上身,宛若神話當中的蛇妖。人類連想都不敢想驅逐牠們,也無須為牠們命名,因為牠們擁有自己的語言。歷經百年的共存,牠們和人類已能夠溝通——不論是人類用牠們的語言,或是牠們用人類的語言。牠們自稱為「飛蛇」,數量稀少但掌控著西島森林南部的大片領土。

  另一個神話,與其說是神話,不如說是一個歷史謎團。但要提它,必須先瞭解當時的時代背景。

  在群島上生存了將近兩百年後(那也是距今數百年前的事了),北島與西島的人們終於克服萬難,建造了一座連接兩島的大橋。兩座島的人們興奮的團聚在一起,從此貧瘠的西島可以接受北島的農業援助、缺乏木材的北島也能從西島獲得充足的資源。這座大橋同時也是建築史的一大成就,預示了「城堡」這種建築必將誕生。後來,城堡果然出現了,卻是以最糟的形式——人口成長、資源被壓榨之後,城堡隨著戰爭一同誕生。居住在不同地方的人們,各自建築自己的城、組成不同的城邦、豎立各色的旗幟、建立各自的軍隊,然後,戰鬥。未被聯繫上的東島或許算是幸運吧,不過它也因此維持著無人知悉的不明狀態。

  老一輩的人都會記得這段真假未明的歷史: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群島上出現了一群陌生的人。他們說著沒有人懂的語言,大部分人是黑髮的,因此曾經有人認為他們是亞洲人,但原本就在島上的那些寥寥可數的亞洲人證明了,這些人屬於另一種全然不同的種族。這些人來到群島上顯得相當興奮,彷彿是回到了老家一樣。歐洲人與亞洲人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搞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他們大部分自稱來自一個叫森申的地方,以致於少數例外也一併被稱為森申人。這些森申人雖然一生未曾來過這裡,記憶中卻有許多關於這座島的傳說與神話。他們還「知道」這座群島的名字,稱之為摩諾所非亞,而這很明顯是歐洲人的語言,只是有點微妙的難以理解。他們稱北島為庫士、西島為麥達;遙遠不可及的東島被他們稱為海齊,還有其餘十四座較小的島也各有命名——其他人甚至是聽了他們的神話才知道「摩諾所非亞」一共有十七個島。然而,對於摩諾所非亞以外的世界,他們竟是一無所知。他們跟已經在這座島上的人,除了摩諾所非亞之外,毫無交集。而且,對他們而言,海是個很模糊的概念。當問到他們是怎麼來到這裡時,他們的方法是「穿越一條漫長的隧道」。

  海外人(後來人們都這樣稱呼跨海而來的人及其後裔)只知道,「森申」是某個大國家的一個郡。那個國家稱為「畢路亞」,它還有個鄰國稱為「巴克斯」。照森申人的形容,這兩個國家都相當的廣闊,但它們的名稱對海外人而言都是前所未聞的。那些自稱並非來自森申的人,也多半是來自畢路亞,只有少數是巴克斯人。海外人認為,這些國家離摩諾所非亞很近,而「漫長的隧道」則是古代隧道隨山脈沈入海底所形成的海底隧道。後來,他們在森申人的帶領下穿越「漫長隧道」,造訪他們的國度。

  他們得到了完全超乎想像的解答:那個國家和他們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他們在畢路亞王國的夜空中看見完全陌生的星象、在他們的農田裡見到完全陌生的作物、在他們的荒野中看見各種各樣的奇特生物。

  於是他們不得不相信森申人帶來的神話。森申人說,他們的祖先是從摩諾所非亞來的「精靈」(這個字眼還用來描述很多並非他們祖先的人,甚至也有人自稱是精靈的,所以對海外人而言是個疑點重重的詞彙),而他們的使命就是終有一天要再回到這裡,建立新家園。他們的神話當中,在海外人還沒出現的上古年代,三位「魔王」(這又是個充滿疑問的字眼)曾經在摩諾所非亞戰鬥,而他們的「精靈王」(顯然,這是兩個疑惑字眼所組成的巨大疑惑)取得了最終的勝利。「精靈王」在這場戰鬥中,徹底的領悟了摩諾所非亞的存在意涵,並告訴她的子民們,摩諾所非亞是「一切的交會點」。根據森申人代代相傳的理論,摩諾所非亞位於一個獨立的世界,在它以外的人,不管是穿越「漫長隧道」還是其他手段(比如說渡海),一旦進入摩諾所非亞,就已經跨越了世界的交界。摩諾所非亞的海外人找不出其他方法解釋畢路亞與巴克斯的存在,只得相信森申人的神話。他們成為了這世界上唯一(被迫)承認另一個世界存在的一群,然而他們並不覺得自己很幸運。

  「漫長隧道」的旅程比冒險出海安全多了,它的入口是位於麥達島的一個山洞。只要在它每年一次開啟的時候通過,就可以抵達對面的世界;只要也在它開啟的時候通過,就可以從對面的世界回來。因此,海外人的各個城邦,每年都想盡辦法要派遣使者到畢路亞王國,目的無他,就是想得到在這個世界得不到的技術。而他們也的確得到了。另一個世界和這裡最大的不同,就在於他們擁有相當完整的「鍊金術」知識。說是完整的鍊金術知識,事實上只是發現了幾種特殊的元素(就是極小的塵粒),能夠嵌入金屬當中,製造出能夠發揮異常效果的金屬器而已,並不能真的把某一種金屬變成另一種金屬。這種技術原本只用來製造公共器具:比方說,將「火」的元素填進燈罩裡,就成了晚上會自己發光的路燈。然而,正處於戰爭狀態的摩諾所非亞人,將在自己島上挖掘出的火元素填入鋼劍中,成為所謂的「火焰劍」。他們將這一系列被稱為「魔法劍」的兵器投入戰場當中,造成了更大的傷亡。就這麼不到百年,進入漫長隧道的人類也用武器彼此打鬥,不容許敵人通過隧道。最後,隧道崩塌了,誰也沒辦法再到另一個世界去,而森申人也永遠被困在這個遙遠的「故鄉」。

  歷史故事是這麼說的,雖然完全沒有留下任何考古學上的證據。現在沒有人知道崩塌的漫長隧道在哪裡,而也沒有一個森申人敢肯定的說自己真的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而不只是另一群海外人。鍊金術依然存在,但沒有任何可靠的文件證明它的發明者或來源。唯一從傳說延續到現實的,就是這場打不完的摩諾所非亞戰爭,而且它終於演進到了無法停歇的局面。城邦之間互相侵略、屠殺、破壞,越來越多的城堡成為廢墟。

  戰爭的人們,其目的與他們所作的事矛盾——他們想要「結束戰爭」。然而,他們相信結束戰爭唯一的方法就是由某一個城邦統一摩諾所非亞。因此,諸城邦又為了爭奪霸主地位而陷入混戰。戰爭脫離了人民的層面,變成政治的搏鬥,因此漸漸的,人民開始抵抗戰爭,士兵越來越難徵召,而各城邦的治安越來越糟。為了鼓舞鬥志,各城邦想出的方法幾乎都一樣:賞金、官階、獎章。

  不知道是從哪個城邦開始建立了「勇者獎章」的制度。城邦政府每年頒發一枚獎章給一位驍勇善戰的武士,獎勵他們為政府從事的殺人行為。這種制度很快就流行起來,一下子所有的城邦就都開始實行了(別忘了這畢竟只是兩座島嶼)。上戰場的人雖然沒有因此增加多少,但戰爭卻變得更難止息。

  這一年,森申人稱之為正曆一一一六年,也就是他們回到摩諾所非亞來的第一千一百一十六年。年初,麥達島中央的黛奧城發生了大事。一月七日,黛奧城的城主被暗殺了。兇手的名字是索左爾.蘭其柏,是黛奧城軍隊的逃兵。他殺了城主之後,還將其首級掛在城門口,到處宣揚自己的事跡,一副造反有理的樣子。當然,官兵們氣瘋了,到處搜捕他,可是其他人根本不理會誰被殺了。這個年代有人被殺算什麼?每一個人都有可能被殺。索左爾.蘭其柏的犯行,象徵著摩諾所非亞城邦政治開始崩潰。

  黛奧雷特十六世這一死,形成了接下來一連串事件的開端。他的死帶來了數不盡的謎,動搖了全摩諾所非亞。這名膽大包天的逃兵索左爾.蘭其柏,後來被證實擁有著改變歷史的強悍力量——命運似乎選擇站在罪犯那一方,使他在摩諾所非亞橫行無阻。所有人都想殺他,但沒有人殺得了他;所有人都想得到他的力量,但那力量終究只屬於他。

  而時代必將選擇一位英雄。或許就是他,或許是某位將要來打倒他的人。
【四月一日的道別】
標音對照
地名
地名標音備註
森申Senchen
摩諾所非亞Monosophia普遍認為這是希臘文,但這名稱是森申人傳入的。
庫士Koosh
麥達Mystar
海齊Hexis
畢路亞Pillewa
巴克斯Baecs在摩諾所非亞,將其略讀為Bacs的人居多。
黛奧城Dio
人名
人名標音備註
索左爾.蘭其柏Sozel Landkeeper
黛奧雷特十六世Diolet XVI (Sextus Decimus)黛奧雷特王家在統治一座海外人居多的城時,決定不使用他們的母語巴克斯語作為官方語言,因此世代數也採用羅馬數字。
物名
物名標音備註
飛蛇Arivela這是飛蛇的自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