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打之牙】

幻想島:魔劍之書


  太陽再度升起的時候,森林似乎又恢復寂靜了。千百年的殺戮與仇恨,這座森林就這麼若無其事的包容著,維持它每一天的靜與綠。就某方面來說,這也算是一種魔法了。

  懸賞金一百銀幣的斑喵咪,剛去偷了一點東西回來。現在他坐在地板上,一邊哼著雜亂無章的旋律,一面從他的藏寶袋子裡將戰利品一樣一樣揀出來仔細的觀看。這是他的例行工作,只不過今天有點不一樣,他現在覺得稍微有些麻煩。那就是,自己的藏身之處被人發現了。他偷偷摸摸的回到自己的小木屋附近時,發現有個金黃色短髮的女孩站在木屋前面,似乎是在觀察著木屋的構造。她在屋子周圍繞了幾圈,幸好一直都只在外面徘徊,沒有走得更近,看她的輕便衣物和身上配戴的許多小道具,一定也是個盜賊,說不定會把木屋的門鎖撬開呢,那就非常不妙了。斑喵咪偷的東西,比官方記錄上的還要多,而且多得難以帶走,因此他才在森林裡找了這個地方,興建了自己的秘密基地,把所有寶物藏在裡面。要是這女孩發現秘密基地,不但會搶走他的寶物,還有可能向政府通報,叫人來埋伏抓他呢。

  因此,發現他秘密基地的這個金髮女孩,就被他出其不意的抓住,用繩索綁起手腳關在他的基地裡。這樣子沒辦法解決事情,不過一時間他也想不出接下來該怎麼辦,所以姑且先開始進行今天的例行工作,至於眼前這個被抓到之後還喋喋不休的女孩,斑喵咪決定先不要管她。

  愛蕾.昆的兩手背在背後,手腕被繩索綑住;雙腳的腳踝也綁在一起,兩腿屈著坐在地板上。她昨天晚上才剛從游城逃脫出來,沒想到今天又落入另一個險境。但是,對愛蕾而言,這個險境卻也是個天大的好運——她盜取天空劍的計畫失敗了,卻遇見了偷走席修斯的犯人,而且找到了他收藏戰利品的地方!她原本還覺得自己沒有臉去找瑪爾,但是老天爺又給了她一次機會,她怎能不把握?

  「喂!放開我!」她從剛才到現在一直不停重申:「我根本就不知道這間小木屋是你的地方!要不是你突然跑出來把我抓住,我打死也不會進來這裡的!快放開我,我還要去找瑪爾啊!」當然,在那之前她會先想辦法把席修斯給搶到手,但她絕對不可能說出來的。

  斑喵咪的表情一點也沒有改變,還是那張畫在面具上的笑臉。他從藏寶袋裡拎起一個小牛皮紙袋,上面有個「神奇屋麵包店」的商標(一條穿梭在銀河間的波羅麵包)。他用貓爪夾著麵包袋,停下嘴裡哼著的歌,隔著袋子嗅了嗅麵包的味道,然後擱在地板上,又繼續哼歌。他沒有說出那是什麼味道的;愛蕾離得太遠了也聞不到。

  「不要裝作沒聽到!放開我!」愛蕾大吼,一面扭著身子掙扎。

  斑喵咪又從藏寶袋裡挑出一把短劍,劍鞘上鑲了一些紅色玻璃——愛蕾一眼就看出來了,如果換做外行人,大概會以為是紅寶石吧。斑喵咪抽出短劍一看,雖然劍鞘是騙錢的,不過劍身的質料還不錯——這當然也是愛蕾的感覺。至於斑喵咪自己倒是什麼也沒說,只透過面具上眼睛部分挖的兩條細縫看了看短劍,就又收起來,擱在麵包袋旁邊。

  「小偷貓,你到底有什麼毛病啊?戴面具還能理解,可是為什麼要戴那種麻煩的手套?」愛蕾忍不住問了。身為盜賊,手指和手腕當然是越靈活越好,怎麼會有人戴著那種四根手指而且還連著鉤爪的連腕手套偷東西?

  斑喵咪接著從藏寶袋裡取出一個木盒。盒子鎖住了,上面有個鑰匙孔,但是斑喵咪似乎沒有鑰匙。他把盒子拿在手上搖了搖,聽裡面的聲音,喀啦喀啦的不知道是什麼。他把木盒暫放一旁,伸手進藏寶袋裡攪了一番,八成是在找鑰匙。結果鑰匙沒找到,卻從袋子裡拎起了一隻小黑貓。黑貓一從袋子裡出來便開始喵喵亂叫,嚇了斑喵咪一跳。斑喵咪從口袋裡掏出繩子,把小黑貓綁在愛蕾旁邊。

  「你幹嘛偷這種連你自己都沒辦法的東西啊?」愛蕾只覺得莫名其妙。但是斑喵咪仍舊沒有理她,他再度拿起木盒,轉了各種角度,試著用手掰開它,不過當然都沒有用。

  愛蕾當然覺得很煩,但是她更要表現出很煩躁的樣子,不停亂動。剛才被抓來這裡的時候,她已經觀察過四周了。斑喵咪似乎有將同類的戰利品放在一起的習慣,也就是說,待會兒只要看清楚他把偷來的短劍放在哪裡,就知道瑪爾的劍在什麼地方了!現在,愛蕾必須佯裝自己掙脫不開,同時慢慢的用指甲磨斷綁住雙手的繩子。等到斑喵咪再度離開的時候,就是她把寶劍偷回來的時機了……!

  斑喵咪停止了奇怪的旋律,面朝著愛蕾,應該是在看她沒錯。愛蕾的心跳一陣加速。

  「妳剛剛是不是有發出聲音哪?」斑喵咪問。

  「你總算注意到啦?」愛蕾沒好氣的說。

  「我覺得,妳長得很面熟喔。我以前有看過妳嗎?」

  「你總算注意到啦?」愛蕾又說一次。她沒必要刻意隱瞞,反正斑喵咪想不起來最好,如果他想得起來,愛蕾也沒辦法阻止,只有盡量降低他的戒心。

  「妳也是盜賊對吧?不要叫我小偷喔,我也是個盜賊呢。」斑喵咪認真的說。

  「聽起來一點差別也沒有!」比起羅安格林.瑪烏比士說的財寶獵人,盜賊跟小偷似乎全沒兩樣。

  斑喵咪抓起木盒,湊到她面前問:「妳知不知道怎麼打開它?」

  愛蕾仔細的看了一下。「……我想應該難不倒我吧。」

  「好,妳如果幫我打開這個盒子,我就幫妳解開腳的繩子。」斑喵咪信誓旦旦的說。

  「你不幫我解開手的繩子,我要怎麼打開盒子?」愛蕾反問。這個時候,她感覺到自己即將切斷手部的繩索了。她的指甲可不是白留的!

  「妳告訴我怎麼開,我自己開。」

  「可是這需要開鎖工具,如果你有的話,剛才應該早就試過了吧?」只差一點點了……再一點點就行了……

  感覺到了——繩索鬆開了。愛蕾心中一陣得意:怎麼樣?想困住我,門兒都沒有!不過,表面上她還是得裝作仍被綁住的樣子,手還必須抓緊繩子。

  「妳有的話,拿出來給我用。」斑喵咪霸道的說。

  「你不幫我解開手的繩子,我要怎麼拿開鎖工具給你?」愛蕾又問了一次。

  「妳告訴我放在哪裡,我自己拿。」斑喵咪對愛蕾伸出貓爪。

  「不准碰我!你這臭貓!」愛蕾氣得一時間忘了掩飾,出手推開了斑喵咪。

  這瞬間她知道自己麻煩大了。

  「喵?」斑喵咪跌坐在門邊,摸著頭不解的自言自語:「我記得我剛才有綁到手啊……」

  愛蕾知道機不可失,馬上抽出腰包裡的飛鏢往斑喵咪拋去,斑喵咪連忙往旁邊一撲,滾了兩圈翻倒在地板上。愛蕾就趁這一秒鐘的時間切斷了腳上的繩子。

  「喂喂!我們是同行耶!」斑喵咪嚷著:「妳怎麼可以拿飛鏢丟我!」

  這瞬間,愛蕾已經撿起斑喵咪放在地板上的短劍,踉蹌的三兩步撲過去抵著他的脖子。她剛才實在是坐太久了,現在腿還有點麻。

  「情勢逆轉了!」愛蕾將臉貼近斑喵咪,用力的瞪他。「告訴我瑪爾的劍在哪裡!」

  「瑪爾?什麼是瑪爾?」

  「我是問你,你偷來的劍放在什麼地方!」愛蕾手上的短劍又逼近了一寸。

  「喵——!」斑喵咪驚慌失措的指著愛蕾身後的一個長條形置物櫃:「就放在那裡面!」

  愛蕾往後望了一眼。置物櫃有四個抽屜,劍在哪一個抽屜裡呢?

  「喂,是哪一個——」

  就在她露出一絲破綻的這瞬間,叮的一聲,她手中的短劍已被斑喵咪一手撥開。她機警的往後一跳,同時拔出自己的短劍,而斑喵咪也站起身來。雙方現在形成勢均力敵的狀態了。

  「哼,你以為我自己沒有短劍嗎?」愛蕾挑釁道。

  「可是我有爪子喔!兩手都有!」斑喵咪亮亮自己手上銀白色的貓爪。那裝備打從一開始就是戰鬥用的。

  如果和斑喵咪對峙的是瑪爾,他可以說一點便宜都佔不到,不過現在對手是愛蕾,手上只有短劍,雙方的武器長度其實是差不多的。而且,現在出口在斑喵咪的背後,不管雙方要僵持多久,最後愛蕾還是必須衝向斑喵咪發動攻擊。問題是,愛蕾的腰包裡還裝著十五支飛鏢。她還有一瓶火粉(精製的火元素,打碎瓶子讓粉接觸到空氣就會起火燃燒),不過在這木屋裡使用的話就太危險了。

  愛蕾退到置物櫃旁邊,用力拉出第一個抽屜,將抽屜整個拖出來。隨著抽屜轟一聲掉到地上,裡頭的珠寶首飾也匡啷匡啷滾了出來,一串珍珠項鍊當場摔得散開來,在木板的溝縫上滑來滑去。

  「喵!不要亂砸我的東西——!妳這個邪惡的罪犯!」斑喵咪抱頭大叫。

  「你才是邪惡的罪犯!」愛蕾又將第二跟第三個抽屜依序拖出,分別是一堆七彩的彈珠和十幾根金屬棒,它們當然也在地板上滾來滾去。「拜託你,這種東西放在最下層好不好?」然後終於,她在剩下的第四個抽屜裡找到了成堆的長劍。

  「不要亂砸我的東西——!」

  斑喵咪避開所有在地板上滾動的障礙物之後,揮舞貓爪向愛蕾攻去。愛蕾隨手拿起斑喵咪放在牆邊的白鐵盾牌擋在前面,斑喵咪立刻停住不敢亂動。愛蕾就趁這個時候,從許多不同的長劍當中,尋找瑪爾的火焰劍。「在哪裡……在哪裡呢?瑪爾的劍……護手上有一個小三角形記號的劍……」愛蕾將一把把長劍撥開,總算在其中找到了如她印象當中,護手上有三角形記號的劍。「——就是它!」

  現在愛蕾拿到火焰劍了。但是她還是沒有解除危機,出口仍然在斑喵咪背後,想要通過的話,一定得突破斑喵咪的防守。她不懂得用劍,所以還是得靠自己的武器。愛蕾收起了短劍,利用盾牌當作掩護,擲出了第二支飛鏢。斑喵咪這次仍然用很大的動作閃開來,愛蕾就抓住這個時機,帶著火焰劍衝過了他身旁,乘著這股衝力撞開了木屋的正門(從裡面打開顯然比較簡單)。這只花了她零點一秒的時間,然後,她跌倒了。斑喵咪抓住了她的右腳踝。

  「可惡!」愛蕾用力一掙,右腳的靴子就鬆脫開來,她馬上躍出木屋,翻滾了一圈,在屋前站穩。現在她一腳沒有鞋子,在地面上絕對不可能擺脫斑喵咪的,因此她只經過了最短時間的考慮,便選擇爬到樹上。如果是在樹枝之間跳躍移動的話,她有信心自己一定比那隻貓快。才這麼想著,斑喵咪也毫不費力的跳到樹上了,看來想要逃跑還沒那麼簡單呢!

  愛蕾迅速的找到了官道的方向,開始以她習慣的速度在樹頂上移動。斑喵咪也窮追不捨,速度跟愛蕾差不多快。愛蕾雖然憑著技巧讓自己躲到斑喵咪不容易看見的地方,但是斑喵咪貓爪幾番揮舞,就把阻礙的樹枝砍斷,然後又繼續緊緊追在愛蕾後面。愛蕾突然轉了個大彎,用力往左一跳。赤著的右腳和粗糙的樹皮摩擦之下,愛蕾感到一陣刺痛,不過不礙事,她剛才又把距離拉開了一些,接下來只要移動路線適宜,一定可以逃離斑喵咪的視線。最理想的狀況就是能往南方逃,然後一路往松鼠城的方向去,但是要躲開斑喵咪的話就必須迂迴前進。

  不知是因為距離一直無法縮短,還是斑喵咪體力不足,他最後停了下來,站在樹頂看著愛蕾越離越遠。

  愛蕾淺淺一笑。不打算跟了嗎?那我就徹底擺脫你吧——

  有一陣撕裂的聲音。愛蕾注意到的時候,那已經是半秒以前的事了。

  斑喵咪收回不知何時揮出的左爪。

  「糟糕,偏掉了。」

  愛蕾的餘光瞥見,自己的衣服,在腰部左側的部分,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染成了紅色的。她不記得自己在斑喵咪的木屋裡碰到過紅色的東西。然後,紅色的液滴就從衣物當中一點一點的滲出,掉落在她腳邊的樹枝上,又繼續滴在更下面一層的樹枝上,最後落到地面上。

  為什麼……?

  愛蕾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她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而且腰部也浮現了一股令人暈眩的刺痛。她身體一側,從樹頂上掉了下去。

  斑喵咪看見她下去了,氣得直跺腳。「什喵?居然跳下去!沒想到還有這一招,我要學起來!」

  結果因為跺腳太用力,他自己也把腳下的樹枝給踩斷了,咕咚一聲摔到地上。他爬起來之後,趕緊穿過樹林,跑向剛才愛蕾掉落的地方。可是他並沒有看見愛蕾,只發現地上有血跡。斑喵咪順著血的痕跡望去,找出了愛蕾逃跑的方向。

  「……真的偏掉了。我本來喵要傷她的……這下我要是追過去的話,就會被當成壞喵的。今天還是讓她逃跑好了,反正逃跑王還是我……」斑喵咪無奈的說。他從口袋裡掏出了剛才偷到手的金項鍊,提到眼前,看著刻有「E.F」字樣的六角形項墜不停旋轉。「……不過她好厲害呀,被『閃打』砍中竟然還能逃跑。說不定將來她就會對我逃跑王的頭銜產生威脅了唷……」

  距離瑪爾和愛蕾分開,都已經快要一週了。   昨晚,瑪莉亞.亞爾.瑪古露上尉和瑪爾,並沒有找到任何還在營業的餐廳,但卻發現一間燈火通明的旅館,店名叫做「候鳥專用」,門口掛了黛奧城臨時發下來的特別許可證,在戒嚴之下可以照常營業(不過出入都要接受盤查)。他們的餐點提供到晚間十一點為止,簡直就是專為了瑪爾和上尉而開的。兩人在那裡一起享用晚餐,瑪爾還解決了一場旅館客人之間的小糾紛,令瑪古露上尉以及在場的其他軍人對他刮目相看。反倒是那些軍人,卻被大聲喧嘩的客人罵道「官兵有什麼了不起的啊」,使得瑪古露上尉有些生氣。   瑪爾雖然急於出外尋找愛蕾,卻被旅館老闆攔了下來,因為時間已經太晚了,候鳥專用旅館要關門了,老闆勸他還是明天早上再出發,免得一宿無處可睡。同時,瑪古露上尉又以省錢等理由,硬是只登記一間雙人房。結果,瑪爾就這麼一晚上都睡在木頭地板上。不過,當太陽再度升起,瑪爾又恢復了精神,一下子就爬了起來,準備出發去尋找他的朋友。原本瑪古露上尉還賴在床上不動,後來瑪爾才發現她根本就是裝睡。   「上尉,我得去找我的朋友了。昨晚感謝妳的招待。」   「……嗯……好啊,不過住宿的錢你出。」   「啊?」   「除非你讓我跟你一起找朋友。」上尉閉著眼睛,卻還是用清醒的語調說。   「我可不是沒錢喔。」瑪爾不悅的說。   「可是你沒有出城許可喔。」   「……咦?」   「松鼠城現在還在戒嚴,沒有許可是不能出去的。你想出去的話,只有坐在我的馬上。」   「拜託妳,別再鬧了好不好?」   「不過我還沒睡醒呢……喂,據說有一種可以讓紅頭髮的孤兒馬上清醒的咒語,你要不要試試看?」上尉調皮的說。   「一定不是什麼好話……妳要我說什麼?」   「跟著我念喔!『嗚啦嗚啦咕嚕啦』。」上尉口齒清晰的說。   「啊?」瑪爾仔細在心中默唸了兩次,確定這只是普通的騙小孩咒語。「我還以為妳要我講什麼咧……嗚啦嗚啦咕嚕啦。」   「『起來吧,上尉』。」   「起來吧,上尉!」瑪爾覆誦道。   「『起來吧,瑪古露上尉』。」   「起來吧,瑪古露上尉!」   「『起來吧,我親愛的敬愛的瑪古露上尉』。」   「起來吧,我親愛的、敬愛的瑪古露上尉!」   「『再不起來的話』。」   「再不起來的話……?」   「『我就要吻妳的臉了喔』。」上尉臉上浮現些許按捺不住的笑意。   瑪爾伸出了雙手:「我就要把妳從床上拖下來了喔。」   於是,在瑪爾展現魄力,將瑪古露上尉連同床單一起扯下來之後,他們總算可以離開候鳥專用旅館,開始接下來的搜索任務。不過當然,上尉仍然堅持要跟瑪爾一起行動,而且很好心的讓瑪爾搭乘她的棕馬「枯驥」。他們在城裡四處探訪,又到了城外,尋索了差不多半里的範圍,一點也沒有愛蕾的蹤跡,就這樣虛耗了一整天。   隔天,他們放棄了城內的搜索,直接離開松鼠城,在森林中尋找愛蕾。半天下來仍然一無所獲,不過,他們倒是聽說了可怕的傳聞:北方的游城不知發生了什麼變異,去那裡旅行的人都沒有再回來。為此,瑪爾感到更加的憂心了。愛蕾會不會來不及逃出來,因此也遭到了詛咒?   「我們去游城看看,好不好?」他向瑪古露上尉請求。   「得了吧,踏進去的話,說不定連我們也回不來唷!」   「妳只要帶我到游城附近就行了!我自己進去看!」瑪爾堅決的說。   「開什麼玩笑!萬一你出事怎麼辦?」   「我不會有事的!」瑪爾說。因為瑞果的預言沒有提到——這趟旅途中,最重要的只有那七件事而已,其中並沒有警告他不要踏進游城。話說回來,他還真後悔自己踏進過游城。愛蕾現在之所以下落不明,起初就是因為他在游城被斑喵咪偷了火焰劍,而愛蕾想要從游城的鑄劍師傅那裡偷一把名貴的劍來補償。如果他當初不踏進游城,就不會這個樣子了!   「你不會有事,是嗎?」瑪古露上尉微微一笑:「我真不知道你的信心是從哪裡來的。算了吧,我們走!」她拉起韁繩:「要去的話,就一起去!」   於是,即使瑪爾並不甘願,他們還是兩個人一起往北繼續前進,尋找不知道在森林哪一個角落的愛蕾。   瑪古露上尉的愛馬「枯驥」,其實是一匹腳力很好的駿馬,不過老一輩的騎士常說這麼一句話:「名字越是響亮,死得越是難看。」因此瑪古露上尉就拿「枯」字給馬兒命名。她當然很瞭解那句名言的含意,行事太過招搖難免惹來殺機,不過她可不喜歡保持低調。現在為了找一個人,特地放慢速度在森林中緩移,就讓她覺得很不耐煩。為了解悶,她和瑪爾聊起那位朋友的事,一邊往游城的方向緩緩前進,就這麼過了大半天。瑪古露很想帶瑪爾先折回松鼠城一起吃午餐,但是瑪爾一央求她「我身上有帶一些食物,可不可以直接在路上吃?」時,她又突然覺得這樣感覺也不壞。於是他們就在森林裡,找了個還算乾燥的平地,將枯驥拴在一棵大樹邊,然後兩人一同坐在樹下分享瑪爾的麵包。   「喂,我話先說在前頭,你那朋友掛著懸賞金,所以找到了之後不要怪我當場逮捕她!」瑪古露一邊啃著麵包一邊說。一般來說不會有人明明有錢上餐館卻選擇啃麵包的,不過瑪古露倒是一點也不介意。   「妳已經說了好幾次了,而且我也回答好幾次了,我會保她出獄的。」瑪爾苦笑著說。   「所以你們這些望遠鏡角的傢伙抓都抓不完,真是!」上尉吼了一聲。   「您自己以前也是望遠鏡角人,上尉。」瑪爾小聲的說。   「我是說你們這些罪犯!」   「冤枉啊,上尉,我沒有犯過罪,我連錢都沒偷過。」瑪爾說。   「不要一直頂嘴,死老百姓!」說完這話,上尉突然神色一變。「都怪你!看看四周吧!」   瑪爾左右望了一回。他們被包圍了,前後左右大約有十個強盜,伏在樹上,或者站在草叢中的都有,手裡拿著小斷身刀和斧頭等兵刃。仔細一看,還有兩個人背著弓箭,看樣子想要強行脫逃是有困難的了。   「上尉,像那樣的才叫做罪犯。」瑪爾誠懇的說。   「叫你閉嘴哪,笨蛋!」上尉白了他一眼。   強盜們開始笑了起來。瑪爾對這種笑聲很熟悉,那是強盜們為了讓人害怕而發出的聲音。既然熟悉了,當然不會感到害怕。即使強盜們開始對瑪爾和上尉指指點點,故意用聽得到的音量彼此交談,說些「黛奧兵呢,竟然笨到在森林裡單獨行動」、「那個背包裡應該有不少值錢貨吧」、「那匹馬是要捉來騎還是要宰來吃呢」之類的話,他還是不覺得有什麼可怕的。不過當他想起自己身上沒有任何武器,這一點反而令他覺得有點害怕。另一方面,瑪古露上尉打從一開始就完全不怕,她心裡只覺得這些小卒真煩!   「怎麼樣?抓起來吧?」背著弓箭的其中一個強盜說。   「那個女的帶著兩把劍呢!該不會是在模仿達克斯.凱貝流斯吧?哈哈哈哈!」相反方向的另一個強盜說。   「那個男的倒是啥也沒有。哼,八成是窩囊廢一個!」不知道哪個強盜說了,然後所有人又開始大笑。   瑪古露上尉敏捷的跳起來,拔出了她自己的劍,舉在自己面前。從劍柄的地方開始湧出了紅色的光,漸漸上升,劍身也隨之顯現出原本看不見的紋路,形成了兩行像是咒文的象形文字。然後,火焰的漩渦從護手中爆發出來,將劍身包覆住。瑪古露上尉揮劍向前一指,火球便放射狀散開,灑向左中右三個方向,將灌木叢炸得焦黑。強盜們嚇破膽了,跳起來抱著樹幹躲避。   瑪爾張大了眼睛,驚嘆的說:「火焰魔法劍!太厲害了!」   「當然,我可是前王家騎士。」上尉斜視他一眼:「起碼比你厲害個十倍。」   「……是。」瑪爾恭維的說。   「你們這些廢物!現在還想搶我們嗎?」上尉對著四周吼道。強盜們又各退了一步,剛才抱著樹幹的那幾個傢伙看起來都快要哭了。可是,他們並沒有一個人逃跑。   「怎麼能被一個女人瞧扁?我們去請蒙特老大出來吧!」又是剛才那個背著弓箭的強盜,他看起來挺會出主意的,不過他講這話的嗓音裡已經夾了一點哭腔了。   「蒙特?」瑪爾聽見那個名字,眉毛揚了一下。他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向那個出主意的人問:「你們的老大……該不會是蒙特.佛萊涅吧?」   「怎、怎麼?」那人剛才還以為瑪爾是個被官兵保護的軟腳蝦,不過現在看起來好像不是這樣,因此他顯得有點慌亂。「你也聽過我們老大的大名啊?」   「嗯,我們算是老朋友了吧。」瑪爾輕鬆的回答。周圍的強盜一陣喧嘩。   「喂,瑪爾小子,」上尉彎下腰悄聲問:「你是真的認識那傢伙,還是純粹唬人?」   「如果他們的老大是蒙特的話,事情應該很好解決。」瑪爾用相同的音量回答。   「你有那麼大面子?」上尉懷疑的問。   「不知道,我只是個酒保,也可能罩不住,到時候就拜託妳了。」   強盜群當中,有個體格壯碩,握著小斷身刀穿藍布衫的,走了出來跟瑪爾說話。看樣子,雖然這群人都是嘍囉,至少這個人的地位比較高一些。   「我是狄卓斯。有膽的話,一個人跟我去見老大。要是老大說出一句不認識,就算他不下令,我們也會把你宰了。我們平生最痛恨人撒謊,你最好別以為有官兵撐腰就能嚇倒我們。」   「好,我們走吧。」瑪爾直爽的答應。   「喂,等一下!」上尉叫住了他:「你一個人去?這樣出了事怎麼辦?」   「用不著擔心,我只是死不完的老百姓的其中一個而已。」瑪爾回了一句。   「嘿,這小子說話有趣!」狄卓斯大笑:「不過活不活得過今天還難說!跟我走!」接著他對弟兄們比了個手勢,所有強盜立刻面朝同一個方向靠過去,而瑪爾也跟著他們走進樹林裡。   「喂!用不著聽他們的啊!我兩三下就能解決這些嘍囉!」上尉在他背後高喊。那些強盜喧嘩了一陣,但他們並不敢反駁。   「不用了,上尉!」瑪爾回應道:「我已經耽誤您太多時間了,您還得回去見我師父吧?找愛蕾的事,我想我有人可以求助了!」   「喂,你這人——」瑪古露上尉咆哮著:「怎麼能就這樣走人啊!」   瑪古露上尉手中握著自己的火焰劍,佇立在原地看瑪爾跟一群強盜沒入森林深處。結果,只有她一廂情願的把這個和自己一樣是孤兒的紅髮小子,和記憶中那個雅各.辛.瑪古露的影子重疊在一起……
【王族與平民的歌】 【望遠鏡角人出動】
標音對照
人名
人名標音備註
蒙特.佛萊涅Munt Flaine
狄卓斯Didros
雅各.辛.瑪古露Jacob Sin Mak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