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他失去的蹤跡


27◆守護

  這一天的上午似乎不會結束,無限的延長著。
  上午七點四十五分。七點五十分。
  Ara和學弟跑出了Luna家,在附近的街上尋找。
  七點五十五分。八點。
  遍尋不得,Ara決定報警。

  小學附近的書店門口,林采薇提著一個牛皮紙袋走了出來。裡面裝了她剛買的兩本書,這平凡無奇的國定假日,她決定讀些書來消磨時間。回家路上,她想在經過小學時進去找以前的老師。
  她已經好久好久不曾回母校了。她國中三年只回去過一次,上高中之後也還沒有回去過。
  她的家離書店只有五分鐘腳程——那是現在,她上週末才剛搬家到這附近。搬家的理由有很多,主要是因為治安問題。老家附近發生了很多強盜案件,而且她的父母也不放心讓她繼續住在發生過命案的學校宿舍。她的弟弟,明年可能也會進來這個學校,當然更不能讓他住在發生過命案的男生宿舍。

  踏上小學前面人行道的林采薇,聽見了右邊傳來有趣的聲音。

  喵——
  「怎麼樣?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嗎?」
  「嗯,這個嘛……有種說不上來的怪。」
  喵——
  「說不上來的怪……太甜了嗎?」
  「不,不是太甜。怎麼說呢,我覺得它有點這個……」
  「有刺鼻的感覺嗎?」
  「對,對。刺鼻的感覺,感覺吃的時候會讓人反感的那種刺激性。」
  喵——

  有個穿著高中制服的男生,肩上有一隻白貓,背著一個小背包,手裡拿著紙筆。他的對面有個戴藍色眼鏡的瘦高男人,手裡握著一根棒棒糖。
  林采薇不禁想靠過去看。

  「嗯,刺激性。」帶著貓的男生用心的記下。
  「我覺得,你如果把這種味道改善的話,搞不好反過來會變得不夠甜。」
  喵——
  「你覺得除了刺激性之外,還不夠甜,是不是?」
  「對,不夠甜。」
  「嗯,好的……謝謝您的合作。」帶著貓的男生微微向前彎了下腰。貓爬到他的背上。
  「不客氣。要加油啊!」瘦高男人說。

  瘦高男人帶著棒棒糖走了。
  林采薇往那個男生的方向走去。他也迎面走了過來。

  「同學,可以請您幫忙試吃一下嗎?」
  喵——
  貓爬到他的頭上。
  「小斑,下來!」那男生眼睛往上一翻。貓聽話的爬回他的肩上。

  這時是八點五分。
  賴老師仍然在市區前進著。他估計再十五分鐘就能離開市區,找到一個偏僻的地方。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他有點擔心,Luna的女兒會不會突然醒來。他用餘光瞄了一下後視鏡。
  後座有個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人,抱著一本厚重的書。他伸出手指,將書翻過一頁去。唰啦。
  賴老師猛地轉頭往後一看。

  無辜的小女孩,穿著鵝黃色洋裝,靜靜的臥在他的真皮座椅上睡著。
  「啊……」賴老師下意識的叫出聲音。他像是看到了不能看的禁忌之物一般,又迅速的將頭轉回去。
  但是,來不及了——他已經闖進十字路口中央——狂奔的車群,就從他的左前方撲上來——
  「啊啊……」

28◆死者   上午八點二十五分。   Luna掉頭南下,但是她知道再怎麼趕,至少也要再二十分鐘才回得去。   學弟焦躁的在Luna的家等待。   Ara去了派出所,還沒有回來。   「抓到了吧!抓到了吧!」   派出所裡的警員生氣的對坐在長凳上滿臉不屑的年輕人叫罵。是上次被陳士鴻拖進警局的那個拿著刀在街上閒晃的人。   同時另一邊,警員也在向Ara詢問失蹤兒童的詳細資料。   「上次和她通話,是昨天晚上十一點。」Ara說。「可是她媽媽今天早上至少六點半以後才出門,在那之前她應該都還在家。」Ara這麼確信著,因為要是Luna更早以前就出發了,那麼或許她已經抵達林景的家了。   「那我們應該調一下今天早上的監視錄影帶。」警員說。   「我啥也沒做!你們又沒有證據!」那個年輕人在長凳上大吼大叫。   「有沒有證據,很快就知道了啦。」警員說。   相對於這裡的忙碌,在另一個地方,有的只有悠閒。   喵——   「你要開糖果店呀?好厲害唷!」   「還好啦……」帶著貓的男生笑笑說。   林采薇輕舐了一口淺黃色的棒棒糖。   「嗯……很好吃呀。」   「謝謝!那,有沒有什麼要加強的地方?」   「嗯……我想想……」   喵——   喵——   「不行,小斑!你今天已經吃太多了!」   「國道一號南下XXX公里有布袋掉落,請駕駛朋友們小心。國道二號XXX公里到XXX公里處車多不好走。台北市□□路的事故,現在已經排除了。台中市○○路和╳╳路的交叉口發生事故,目前還沒有進行排除……」   Luna注意著路況,但是一直都沒有妨礙到自己回家路線的事情,她決定關掉廣播。   上午八點四十分,交通隊趕來處理交叉口的車禍。   只有一輛車在路口,以荒謬的遁地姿態撞在轉角的柱子上。看起來,是從車頭的右側被其他車輛撞上之後,滑行到左方,再由左側面撞上柱子。也有可能是被大型車輛撞上之後擠進轉角,才讓車頭被壓得扭曲變形。   「這是七點三十分。」警員將畫面定在一個女人從家門口走出來的影像。   「對,這個就是她的媽媽。」Ara說。   影像向前快轉。七點三十三分,從Luna家斜對面的窄巷裡,走出一個男人。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Luna的家。   車頭全毀的車,駕駛不可能還活著。   雖然如此,警察還使拿了工具,把車門撬開。   Ara看著錄影帶的畫面裡,那個男人從Luna的家中,把小女孩抱出來。   「就是他了!」警員說。不過,他心裡想的是,這種作案方法太奇怪了,很顯然的,犯人是這一家所熟識的人。   Ara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身影。但是,他確定自己不認識這個人,因此他相信,只是因為長得像這樣的人有很多罷了。   警察敲破全碎的前門車窗。駕駛座上的男人臥在血泊中。   後車門拆下來之後,警察發現後座還有一個人。   是個穿著黃色洋裝的小女孩……   ……面容安詳,靜靜的熟睡著。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