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他失去的蹤跡


24◆時限

  當天上午,四個人以林景失蹤的報案人身份,向警方要求用電話查詢住址。
  警方的回答是,明天再進一步聯絡。

  「怎麼辦?要等嗎?」學弟問。他自己很清楚,警察所謂的明天進一步聯絡,只不過是明天再告訴你「後天再進一步聯絡」罷了。
  「可以調查的線索就不能放過!」Ara說。
  於是他們又去了一趟林景的家。儘管當他這麼決定的時候,娃娃心裡暗自想著,他這麼做實在對媽媽不夠體貼。不過再想想,媽媽應該也急著想要找到那個人吧。

  早上十點半。Luna再度去按了林景家的電鈴。
  「喂?」那個女人的聲音顯得更不耐煩了。
  「您好,我是之前來找林景先生的人,請問能和您問一些事嗎?」
  「我不知道。」那個女聲冷冷的說。
  「您不知道林景在台北的住址嗎?」
  「台北?」那個女人詫異的說:「他早就不住台北了!」
  「那麼,您知道他離開台北之後都住在哪裡嗎?」Luna又問。
  「這裡。可是他走了。」
  「走?他去哪裡了?」
  「我不知道。」她說,然後掛上電話。

  「妳記得高中時代的時候聽過林景這個人嗎?」Ara突然問。
  「沒有。」Luna說。
  「看見他的照片也沒有印象?」
  「沒有,如果有我早就講了!」Luna一臉不高興。
  「那大概不是他……」Ara說:「如果他是Silva,依Umbra的個性應該會介紹他給妳認識。」
  Luna心想,你何時開始又知道魁的個性了。

  這一天的調查進行得太不順利,最後大家也只得各自回家,等待警方把林景的住址查明。
  同一個班上的同學,一個在1999年失蹤,然後過了好幾年才被發現死了;另一個則在2003年失蹤,他會怎麼樣,沒有人敢想像。但是,能夠不要再發生什麼壞事,是四個人心中一致的希望。
  可是繼續追蹤的動力,就這樣漸漸的消失了。

  2003年12月29日,星期一。
  一星期前,才正是他開始真正被捲入事件的時候而已,轉眼間,似乎解決了很多事,但是仔細想想卻又什麼也沒有解決。
  然而,這一年即將要結束了。雖然距離事件爆發也不過才將近半個月,逐漸逼近2004年的日期卻讓Ara覺得,再不快點找到線索的話,真相就要永遠消失了。
  他一直這麼恐懼著,而那「線索」仍只是一條看得見、抓得住,卻隨時會斷裂的蜘蛛之絲,即使他將它掐在手中,掐得越來越緊,他仍然沒辦法攀爬到絲的彼端。

  這一天下午,警方聯絡了Luna,將一串地址交給她。她相當驚喜,因為之前她並未期望警方真的理睬這個事件。
  明年的第一天,趁著假期,去找找看吧——即使林景家的那個女人說他已經不住在那裡了,即使Ara認為他並不是Silva。
  不要再讓學生們為了這件事傷腦筋了,她想,就自己一個人去吧。娃娃也得待在家裡,不可以再讓小孩子深陷其中了。
  有種令人不悅的感覺從背後傳來。Luna轉過頭去。
  「嗨。」是賴老師。Luna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轉回原來的方向,抽出一本雜誌翻開來看。
  賴老師攤了攤手,向她對面的卓老師苦笑了一下。
  「元旦有什麼計畫呀?」賴老師對著絲毫不想理他的Luna問。
  當然,他沒有聽見任何回答。

25◆紳士   2003年12月31日,星期三。   Luna並不知道兩個學生在做什麼。他們或許沒有在調查,因為根本就沒有線索。   但是她知道接下來她要做什麼。   「明天早上我要出門,很晚才會回來。」   Luna對女兒說。   「妳要看家喔!」   娃娃沒多加考慮便點頭答應了。   明天就是最後一天。Luna是這麼相信的。不過她並沒有察覺到,其他三個人也是這麼相信著。   深夜十一點五分到十一點十二分,Luna家的電話佔線中。Luna正熟睡著,沒有發現這件事。   「那麼,明天見囉。再見。」   ——也沒有聽見這句話。   2004年1月1日,星期四。   早上七點半,Luna已經穿上外出服,踏出家門。「要把門鎖好喔!」她叮嚀著。   「嗯!」剛吃完早餐的娃娃說。   「那我走囉!」   「拜拜!」   兩人向彼此揮手,漸漸離遠。娃娃關上大門,沒有把門鎖上。她在一樓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候。   賴老師站在Luna家門口,若有所思的看著。   Luna的女兒是她唯一的支柱。如果沒有女兒,Luna將會意志消沈,將會情緒低落,那是最需要人來安慰的時候……需要一個溫柔體貼的男人來安慰的時候。   是啊,如果沒有女兒的話。賴老師將手伸進口袋。   裡面有一雙塑膠手套,和一條沾滿了不知什麼東西的毛巾。   它們今天要派上用場了,雖然因為Luna不在家,計畫有點改變。   賴老師從口袋中將塑膠手套抽出來,顫抖著的手穿入其中。   不知怎麼的,他感到很想笑。或許是因為四下無人的清晨街道,也或許是因為沒有上鎖的大門。   為了禮節,還是按門鈴吧。賴老師這麼想著,然後,感到更想笑了。他終於搞清楚什麼事那麼好笑,原來是他映在不銹鋼門板上的紳士模樣。   是啊,我是個紳士。賴老師伸出笑得發抖的右手食指,一口氣將門鈴按鈕壓到底。   叮——咚。   很快的,大門敞開了。一隻嬌小的手扶著門框。   「早安,二——」   娃娃的面孔從門裡出現。前一瞬間還是滿心歡喜的樣子,現在則是驚訝。她的聲音,也凝結在空中。

26◆歧路   Ara拿著簡單的地圖,和學弟穿梭在大街小巷。   他有點後悔地理課沒有專心聽,現在連地圖也看得眼花撩亂。話說回來,他不記得自己去年曾經有專心聽過哪一堂課。   他現在想到後悔了,不過那些事情都該等到今天結束之後再說。   「是這裡吧?」   門牌上所寫的,和娃娃告訴他們的地址(現在正握在學弟手上)一致。   這裡是娃娃的家。   叮——咚。   沒有人回應。兩人靜靜的等待了半分鐘,然後再度按下門鈴。   叮——咚。   叮——咚。   Ara感到困惑。他靠到門上,想看看裡面有沒有人,才一碰到門,就聽見喀鏘的聲音。門關上了。   門關上了——剛才是開著的?Ara轉下門把,用力將大門拉開。   這是怎麼回事?娃娃沒有出來應門,甚至門也沒有關好。可是現在正是約定好的時間。這代表什麼?   兩人匆忙的跑進屋子裡,跑過陽光色系的客廳,從雲白色的廚房邊經過,爬上草綠色的階梯,繞進天藍色的二樓空間中。Luna和娃娃的家,就像是童話中的糖果屋一樣七彩繽紛。   可是娃娃卻不在。   Ara拿出手機,打開通訊錄。原先是「Umbra」的那個號碼,已經被改成「Luna」。他想,雖然今天本來無論如何都不想讓她知道的,不過現在這種狀況顧不了那麼多。聯絡得上的話,希望她告訴我們,只不過是她臨時改變主意,決定帶娃娃一起走。   「——喂?」電話接通之後,他急躁的先出聲。學弟也仍在屋裡乒乒乓乓的走來走去,到處尋找娃娃。   「喂?怎麼了?」Luna的聲音。背景有咻咻的車聲。   「娃娃和妳在一起嗎?」   「沒有,我出門辦點事——怎麼了?」   Luna到這個時候,仍不想讓學生知道自己一個人去調查了。但是,她已經從Ara的語調中聽出有什麼不尋常的事發生了。或許,她早就已經有某種預感了。   「——娃娃有告訴妳,她今天會出門嗎?」   「出門?」   Luna的問句說明了一切。   「——她不見了。」Ara用力將話從喉頭擠出口。   「什……」   「妳快點回來,我們現在就在妳家,大門沒有上鎖,屋裡一個人也沒有,」Ara用盡他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當時的狀況講給Luna聽。「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報警,總之妳快點回來!」   電話另一端沒有回應。   「喂?老師?」   「……喔,……」Luna恍惚的聲音說:「……我馬上回去……」   2004年1月1日,星期四,上午七點四十分。   煩躁、不安、擔憂、迷惑、恐懼……以如此的困境為開端的一年。失去蹤跡的,增加為兩人。   賴老師正開著車,在市區的街道上前進著。Luna老師的女兒在後座沈睡著,他對這感到相當的棘手。直到他按下門鈴,小女孩前來開門的那一瞬間,他才驚覺自己考慮得還不夠周詳。於是,他未經思索就動手了。   現在他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不能讓這個小女孩毀了自己的將來,只能處理掉了。   接下來要把車開到哪裡?他自己也不知道。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