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巢之火】

幻想島:魔劍之書


  在帕里塔城荒涼的街道上,瑪莉亞.亞爾.瑪古露上尉用斗篷蓋住自己的黛奧軍裝甲,隱藏起身上攜帶的兩把劍,牽著枯驥緩慢的走著。她聽說前幾天這裡的城主才被索左爾殺了,現在人心惶惶,連白天也沒有幾個人敢上街,商店、旅館也都不願意開張做生意。整條街上,只有離瑪古露不遠處,有個和她一樣披著黑斗篷、鬼鬼祟祟的女人,坐在一張鋪了紅絨布、上頭放了個玻璃球的圓桌後頭。

  「現在根本已經不是迷信的時代了,還有人擺這種攤子啊。」瑪古露心裡覺得好笑,決定上前去和那個女人攀談。畢竟她們兩個看起來差不多一樣怪異,想要故作神秘來嚇唬人,她也辦得到。

  她走到圓桌前面,往桌布上一拍。那顆玻璃球跳了起來,然後又掉回原先載著它的那塊圓盤。

  「路邊的人啊,妳擺著一張奇怪的桌子,還有一顆奇怪的球,妳是做什麼的?」瑪古露盡可能的用一種像在演戲般的做作語氣問,可是一時之間使不出半個華麗的詞彙。真是的,平常應該多讀點書。

  「在下只是窺視這世界的真實,並轉達給應知悉的人的,區區一名信差。」那個女人幽幽的回答。她拉下帽子,露出一頭黑髮。有幾撮頭髮染成鮮紅色的,從髮旋延伸出來,一路伸展到頰邊,其他的頭髮則長及兩肩。她臉上似乎抹了一層粉,感覺白晰光滑得不自然,口紅的顏色也半灰半紫的有些詭異。瑪古露上尉一眼就認出她是懸賞三百銀幣的艾森.特蘭妮柯。

  「看來很有趣呢。」瑪古露說。這話並不是對特蘭妮柯說的。

  艾森.特蘭妮柯,就瑪古露上尉所知,是一名老練的詐欺犯。由於她的手法只是藉由算命來引誘客人付出高額款項,所以有很多受害者甚至不認為她的行為算是犯罪。結果就是,雖然她犯過的案件數量比帳面上還要多出好幾倍,但目前為止她的懸賞金也只有三百銀幣。

  通緝犯竟然敢在大街上擺起攤子,看來這座帕里塔城的確已經陷入無政府狀態了。帕里塔城並不大,雖然控制著麥達島與庫士島之間的海峽,也建立了連接兩島的大橋並收取通行費,可是並沒有因此富強起來。帕里塔無法擴張的原因有很多,然而主要的問題還是治安不佳。像黛奧城這樣的大城,即使有一個堪稱全摩諾所非亞治安最糟的望遠鏡角,只要其他部分都治安良好就可以吸引移民了;相反的,帕里塔的治安雖沒有壞到像望遠鏡角那樣,卻比其他城邦都低落一些,因此旅行的人經過帕里塔城,總是比較沒有意願在這裡逗留。本地的居民只要有錢,也都想盡快搬到其他的城邦。

  「所以說,時局這麼亂,妳一個十幾歲的小女生出來擺攤算命,真的賺得到錢嗎?」瑪古露想,她既然沒辦法跟對方唱高調,乾脆反過來用無比實際的口吻和對方聊個天。

  「信差恆常為有意溝通的人服務,無論時空如何變革。」特蘭妮柯並沒有跟著改變語氣。她妝雖然化得很濃,可是在瑪古露看來還是個小女孩,因此每次她開口說話,瑪古露就覺得很彆扭。

  「那妳所謂的『世界的真實』,也是個把信寄給人們的大宗發信人囉?」

  「不錯,但我們也能把信寄給它。」特蘭妮柯回答。瑪古露大概猜得到,這是她為了待會兒要騙錢所留的伏筆,不過現在還是繼續陪她玩玩。

  「我能相信妳嗎?『世界的真實』寄來的信可沒辦法比對筆跡。」

  「時空是它的筆,歷史是其筆跡。」

  「很好,我也是這麼想。」瑪古露決定先發制人:「我問妳三個問題,妳要是都答得出來,我就相信妳真的看得到世界的真實。」

  特蘭妮柯沒有回答,看來她打算讓瑪古露直接開始第一個問題。

  「好,很好。」瑪古露不打算第一個問題就拆穿這騙子,因此她的第一個問題是:「妳說說看,我為什麼來到這裡?」

  如果瑪古露身上沒穿著那件斗蓬,艾森.特蘭妮柯就能觀察到她身上帶了兩把劍。其中一把用鎖鍊保護著,不先解開鎖鍊就拔不出來;另一把則是配在順手的位置,隨時可以拔劍作戰的。傑克.寇諾命令瑪古露,將那把上鎖的劍託付給某個人。她必須為灰龍劍尋找一個適合的主人,然後把那個人帶回已經是黛奧城領土的松鼠城,讓他名義上是為松鼠城王家服務,實際上是成為黛奧城的騎士。但是,兩把劍現在都隱藏在斗蓬之下,特蘭妮柯不可能看穿。

  「……客人跟在下一樣是信差。」特蘭妮柯說。

  「了不起。」瑪古露點了點頭。看來,特蘭妮柯能夠避開問題的重點,用模稜兩可的話語回答。既然如此,瑪古露決定在第二個問題就封鎖對手。

  「第二題,」她有種駕輕就熟的感覺,這就像在訊問犯人——眼前這傢伙確實是個犯人。「我叫什麼名字?」

  這樣的問題她絕對答不出來的。瑪古露有自信,這個帕里塔城的詐欺師不可能認識黛奧城的軍官。然而,特蘭妮柯的眼神當中並未顯示一絲畏懼。以前必定也有像瑪古露一樣徹底質疑她的人,試圖問這種問題來挑戰她。瑪古露看見她的眼睛裡有兩盞燈點了起來——她動搖了,但卻是朝正面方向:她為此問題而興奮。

  「即使在下說出客人真正的名字,客人也不會因此相信在下。」特蘭妮柯說。真正的。這個詞放在這裡肯定是故弄玄虛,但是瑪古露並不確定特蘭妮柯到底想怎麼解釋。「客人相信眼前的一切嗎?相信眼見為憑嗎?」

  「妳到底想說什麼?」瑪古露反問。一開始是特蘭妮柯先反問的,瑪古露再度反問的同時,話題已經偏離了。

  「在下想說,客人現在的名字絲毫無法彰顯自身的本質,而說出那個名字也無法使客人相信在下。」

  「倒是沒錯。」瑪古露諷刺的說。特蘭妮柯聽到第二個問題的瞬間應該就知道了吧,瑪古露一點也不相信她,不管她回答得再好都一樣。

  「即使在下直說,客人真正的名字是沙依娃.菲倫特,客人會相信嗎?」

  「不可能。」妳倒是挺清楚的嘛,瑪古露心想,隨便掰個名字來反客為主是最蠢的餿主意,三歲小孩才會被騙。

  「所以一切都沒有關係。菲倫特小姐,您是活在自己相信的世界,不是活在真實的世界,不需要強迫自己接受真實。」特蘭妮柯寬容的說。

  「我的名字叫瑪莉亞.亞爾.瑪古露!」瑪古露嚴肅的指正,畢竟現在已經沒有必要隱藏姓名了。而且看起來對方也知道騙不到自己,所以語氣裡已經暗示著不想跟自己打交道了。

  「那也沒關係,菲倫特小姐……在下的名字也不叫艾森.特蘭妮柯。」

  「我想也是。」瑪古露知道對方從一開始就不怕公布身份,不過聽到特蘭妮柯說出自己的名字(果然是假名吧)時還是有點訝異。

  「客人瞭解我們兩者間的異同嗎?」特蘭妮柯突然拋出一個問題,她大概覺得瑪古露不會把第三個問題問完了。

  「什麼?」瑪古露的確不想再問第三個問題,不過倒是沒料到對方會毫不客氣的連續打斷自己。

  「在下是有自覺的掩蔽自己的名字,而客人則是無意識的隱藏,跟大多數人一樣。隱藏名字的『原因』必然在自己內心某處。這在現代雖屬常見,卻不改過去的事實:曾經有過人人皆能以真名示人的時代。」

  「抱歉,艾森.特蘭妮柯。」瑪古露拆下了斗蓬領口的繩結,用左手抓緊。「很高竿,不過騙不了我。」

  這時特蘭妮柯又問:「妳知道我為什麼會被標上三百嗎?」

  「為什麼?」瑪古露再度感到訝異。特蘭妮柯說的是行話,跟她之前裝出的清高語調完全不同。

  「因為人都想留在自己相信的世界中。」一瞬間她又回到剛才的語調:「為此,他們必須證明自己是對的,在下是錯的。他們會這樣也無可厚非……即使因此而控告在下也無妨。」

  「妳這樣很可笑,特蘭妮柯。」瑪古露說:「一點用也沒有,妳死心吧。」

  「在下讓客人看點不一樣的東西吧。」特蘭妮柯抬起右手,拍在桌上那顆玻璃球上。她的手腕似乎也擦了很厚的粉,而且還掛著鑲有紅寶石的手環。

  「請。待會兒我也準備了一些東西要讓妳見識見識。」瑪古露的右手暗自握緊腰間的佩劍,她已經準備好隨時行動。

  突然間,她眼前所有景象都消失了。

  瑪古露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帕里塔城的街道上,也不在艾森.特蘭妮柯面前,而是獨自站在一片彩色的煙霧當中,上下左右全都被遮蔽了。煙霧從她的四面八方壓來,她聞到一陣令人迷眩的芳香,當下心想這片霧顯然危險,便脫下了斗蓬,拿它來掃開周圍的霧。大團的紫綠霧氣被黑布一甩,打了個轉變成漩渦,但一下子就停滯下來,繼續膨脹擴散。霧看來非常濃,而且越來越厚。

  「這什麼鬼地方?」瑪古露抬頭朝天大喊。

  「同樣的地方。」特蘭妮柯的聲音在霧中擴散,聽不出是從什麼方向傳來的。「客人沒有到別的地方去,只是解脫了感覺的束縛。這裡,是幻覺與真實的夾層。精確的說,是夾層中的第一層。越是根深蒂固的幻覺,就會越晚被消除,反過來說,越是陌生的幻覺,就會越快抽離。如果客人今日初次到帕里塔城,恐怕現在已經完全看不見任何景物了吧。」

  「這不可能,妳到底動了什麼手腳?」

  「在下只是帶了『真實』來。接下來客人會越來越接近真實,而幻覺也會漸漸消散。最後呈現出來的,就是這世界,還有客人自己,真正的模樣。」

  特蘭妮柯的聲音消失了。霧越來越濃,顏色也越來越多變,鋪天蓋地的將瑪古露整個包住。瑪古露越是用斗蓬掃開濃霧,霧便像是吸收了斗蓬的黑一樣,顏色越來越轉暗。轉瞬間,霧變成了像是彩霞一樣的橙黃色。這霧的顏色變化,就像一天當中天空顏色的變化一樣,很快的它又變為一大片深藍色,並且漸漸黯淡。瑪古露終於按捺不住,嘗試往前踏出一步,發現並無阻礙,便繼續往左右繞尋霧的出口,卻怎樣也找不到,反而是自己的腳變得越來越沈重了;原本濃郁的香味,隨著霧的增厚反而越來越淡,最後飄在空中的所有氣味都消失了;她的雙腳往下陷,握著佩劍的手感覺變得很微弱,其他部位也漸漸消失。

  幻覺一層一層被抽離了,現在她唯一感覺得到的就是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可是連這僅存的兩種幻覺也快要消失了。最後,瑪莉亞.亞爾.瑪古露縮成了一個小點,在沒有體積的黑暗中固定不動。

  這就是「真實」的世界嗎?一切的幻覺都解除,在這世界上沒有她熟悉的地方,也沒有她熟悉的人,甚至連自己也只是一片幻影,轉眼間就消失了。在這樣空虛的「真實」裡,時間和空間還有什麼意義?「過去」和「未來」也不需要了,它們對真實的自我毫無影響。一切「生命」的感覺都是附著在枯燥靈魂上的幻覺,除此之外與「死亡」沒有任何差異,因為生命就是困在幻覺的泥沼中的狀態。   「我不要被困在這種地方,」瑪莉亞.亞爾.瑪古露,或者沙依娃.菲倫特,或者其他,她現在覺得自己叫什麼名字不重要了,「我要聽到我自己的聲音。我的聲音不是幻覺,我能發出聲音的……」   「我還能思考。我也能想像自己說話的聲音。我還能想像別的事。要不就是這些幻覺還沒被抽離,要不就是它們根本不是幻覺。我要證明給艾森.特蘭妮柯看,它們不是幻覺。我能夠想像。」   她試圖想像。她腦中浮現一個紅髮青年的模樣,但她分不清那是瑪爾.史提伊,還是自己的弟弟雅各。她實在太混亂了,無法專心的想像。那個紅髮青年把她從柔軟的床上硬生生拖到地板上,發出碰的一聲。   雅各說:「姊姊,不要再睡了。」   瑪爾說:「上尉,我們該出發了。」   出發?我們要去哪裡?   雅各說:「去找我的伙伴愛蕾.昆。」   瑪爾說:「去騎士團總部啊,妳睡昏頭啦?」   我才沒有睡昏頭呢,我清醒的很,像黑暗中的白色小點一樣清醒。   「那是什麼意思啊?」紅髮青年問。   什麼東西是什麼意思?   雅各或者瑪爾也忘了他在問什麼,因此他們走出房間,到一樓結了帳,然後走出家門,她掏出鑰匙把門鎖上。她到了馬廄,解開枯驥身上拴的韁繩。雅各躍上馬背。   喂,你騎另一匹馬,枯驥是我的。   她躍上馬背,瑪爾也緊張兮兮的爬上來坐在她背後。   雅各說:「枯驥是我的,現在還是我的。」   才怪,現在枯驥是我的。她坐在雅各背後不肯下去。   「一直都是我在騎,而且枯驥這名字也是我取的。」瑪莉亞說。   「那是我的!還有那把劍,那也是我的!」雅各伸手去搶瑪莉亞腰間掛的火焰魔法劍。   「已經不是你的了!」瑪莉亞護著自己的劍:「你死了以後,劍就給我了!」   「就算我死了,劍還是我的!」雅各伸長了手。瑪莉亞拔出劍,一道火焰漩渦沿著劍身噴射出去,將雅各纏繞其中。雅各痛苦的掙扎著,然後從馬背上翻落,跌在地上,全身熊熊的燃燒著。   「姊姊——那是我的劍——我的火焰啊——」雅各揮舞著手臂想去抓眼前的火焰劍。   「雅各!我不是故意的——雅各——」   「那是我的——我的——」雅各在地上翻滾著,但他還在墜落,和地面一起,離馬背上的瑪莉亞越來越遠。   「上尉,那是他的。」瑪爾在她背後誠懇的說。   「救他!瑪爾,救他!他著火了!」瑪莉亞焦急的大叫,火越燒越旺。   「用另一把劍試試看。」瑪爾指著瑪莉亞的腰說。那裡還有另一把劍,是灰色的,看起來很陌生。   「可是那不是我的啊——」   「所有的劍都不是妳的,不過用它就對了,快用它——」   瑪莉亞用左手握住那把劍的劍柄,試圖把它拔出來,但是它卻被鎖住了,幾條鎖鍊發出喀啷喀啷的聲音。   「拔不出來,它不是我的,所以拔不出來——」   「姊姊,把我的劍還給我——」   「不要吵,雅各,我正在拔劍——可是拔不出來——」   她使勁的拔,但是劍還是卡在鞘裡,只有喀啷喀啷的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吵、越來越清晰。   「瑪爾,幫我一把——」瑪莉亞回頭一看,背後空無一人。   「你怎麼能就這樣走掉——幫我把劍拔出來啊——」   喀啷喀啷的聲音越來越吵、越來越清晰。瑪莉亞低頭一看,腳下也沒有枯驥,雅各早就不知道沈到多深的地方去了。   「雅各——等我——我願意把劍還你,你等我——」   現在只有她凝固在沒有體積的黑暗中,喀啷喀啷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我把這把劍拔出來之後,就把你的劍還給你——」   喀啷喀啷的聲音將瑪古露從如夢似醉的幽暗當中驚醒。   「……什麼東西在響?」她雖然全身都沒有感覺,卻聽見了金屬碰撞的聲音。她的聽覺還在,或者說,剛剛被這聲音喚醒了。她發現自己剛才睡著了,而且她記得自己還做了個夢。不過現在已經沒辦法繼續了,金屬碰撞的聲音越來越吵,她全身每一片肌膚也一一醒來,身體感覺正迅速的被尋回。她像是洩了氣的氣球重新填充進新鮮的空氣,原本乾癟的身體飽滿了起來,這同時她也感覺到——雖然仍很模糊——自己已經倒在地上了,而且是堅硬的地面。那正在噹噹作響的並不是什麼陌生的事物,而是她腰間的劍,她感覺到自己的劍鞘在震動。   「很好、很好……」她感覺到自己身上都是汗。這裡很悶熱,是一間密室,並不是帕里塔城的街上,更不是什麼真實的世界。這間密室是特蘭妮柯為了詐騙而特別建造的,故弄玄虛的舞台。如果不是她的劍突然震動起來,瑪古露恐怕會就這樣失去知覺,到時候特蘭妮柯要把她身上的財物搶光也不稀奇。   感覺未完全恢復,周圍的香味已撲鼻而來。瑪古露知道這是迷香,連忙屏住氣息,撐起身體勉強站起來。全身的氣力似乎被抽去了大半,她連站定都沒辦法,只能壓低重心讓自己不再跌倒。這間密室雖然沒有光,不過如果能自己製造出光來,再擺脫這一團霧,密室的機關再巧妙也無所遁形。瑪古露拔出了佩劍,集中精神,讓劍身埋藏的火元素開始躍動。   震動還在繼續,但不是手上的火焰劍。瑪古露驚覺自己腰間震動許久的劍並不是與她結盟的魔法劍,而是還沒有找到主人的灰龍!   雖然不知道灰龍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但是現在逃命要緊。瑪古露手中的劍開始冒出藍光,她更加了一把勁,藍火立刻爆發出來,將瑪古露周圍的空氣一瞬間燒去大半。瑪古露雙手一陣刺痛,所有感覺終於全部找回來了——雖然手腕恐怕得為此留下灼傷痕跡。密室的模樣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顯露無遺,原來是一間圓頂的大房間,牆壁漆成黑色的,迷香就從天花板上的通風口傾倒下來。瑪古露完全清醒了,她覺得這個空間真是有意思。   「牆壁上塗的看來是暗元素,會漸漸吸走光線,特蘭妮柯這傢伙的『真實』,還真是難得一見的大魔術。」瑪古露將魔法劍的力量提高到另一層次,藍火轉而變為白火。今天在啟動魔法劍特別順利呢,瑪古露心想,該要感謝特蘭妮柯這丫頭把自己的潛能給逼了出來。「我就親手逮捕妳,讓妳踏回正軌,當作我的謝禮!」   火焰魔法劍帶著極高溫的白火,在瑪古露面前捲成一顆龐大的火球,光芒萬丈,她不得不閉起眼睛。除了皮膚感覺一陣焦熱之外,她也發現周圍起風了,那是火球將空氣加溫所捲起的旋風,在密室內順時針旋轉著,而且風速越來越快。瑪古露現在必須逃出這個地方,但她自己也不曾將魔法劍的力量發揮到這麼巨大過,她得在白色火焰把她的身體燒乾之前,將這顆火球往外推。   魔法劍的「魔法」,是在於魔法劍士將劍身當中嵌入的各種元素塵粒活化之後,能夠在劍以外的空間產生效果,也就是說,使用魔法劍的那個人才是奇蹟的真正來源。雖然時至今日,控制元素的能力已經從奇蹟變成了技術,但它還是一門深奧的學問。魔法劍製造出來的能量,要如何隔空操作?多大的能量會超過自己的集中力能掌握的範圍?這些都是劍士必須憑實際經驗體會到的精華,而初次體驗就送命的愚蠢劍士也所在多有。瑪古露雖然大膽,魔法劍術也是穩紮穩打的磨練出來的,平常並不會嘗試啟動這麼強大的火力;但也因為她的紮實基礎,這一刻她並不害怕,而是熟練的開始聚精會神,準備把這顆危險的大傢伙丟出去。旋風颳得越強,她反而越能專心,因為火球就位於漩渦眼中間,那是唯一沒有風的地方。在自己的空間感當中,定出火球的位置,然後移動它,專注與魔法劍溝通的話,真實空間裡的火球就會跟著移動——魔法劍術已經爐火純青的瑪古露,這回再度回到初習魔法劍時的基本功,按部就班來。不這麼做,就絕無可能控制面前這顆蠢蠢欲動打算吞噬主人的小型太陽。   「破!」瑪古露大喝一聲,白火球往正前方飛去,撞上塗滿暗元素的牆壁,轟隆一聲,大量的碎石凌空射出,瑪古露立刻架起劍防禦。火球勢如破竹的貫穿了牆壁,將密室硬生生打開一個大洞,微弱的光線透了進來。這密室相當穩固,側面開了一個比人還大的洞竟然也不倒塌,瑪古露二話不說,帶著劍朝洞口奔去。   外面已經天黑了。瑪古露心想,自己在這間鬼密室裡耗得可真是太久了,說不定特蘭妮柯知道騙不過她,就想把她關在密室裡悶死,而自己則揚長而去呢。然而,她一踏出洞外,卻看見臉上抹了一層白粉的特蘭妮柯,用驚恐的神情望著從洞裡出來的瑪古露。而這個地方,雖然不是帕里塔城,但也不遠了,是一座丘陵上,從瑪古露的角度還能看見山下帕里塔城的燈火。   「妳竟然還沒逃,膽子真夠大。」瑪古露稍微收了點手,劍上的火退為紅色。「艾森.特蘭妮柯,妳被逮捕了!這把劍是『歸巢之火』,妳應該聽過它的名號!」   「『歸巢之火』……!」一聽見這個名字,特蘭妮柯之前裝模作樣的高姿態完全消失了。她跌坐在草地上,止不住全身的顫抖。   「歸巢之火」的名字,帕里塔城沒有人不曾聽過。當年黛奧城的王家騎士雅各.辛.瑪古露,就是靠著那把神劍宛若天譴的力量,摧毀了帕里塔城往南進攻的野心。雅各雖然也死於那場戰役,歸巢之火卻回到黛奧軍的手中,而帕里塔城自此數年再也無人敢提南侵。   「妳應該知道,當今世上沒有第二把魔法劍可勝過它,而妳也不可能逃脫!」瑪古露逞著劍的威力,一步一步靠近特蘭妮柯。「說,妳用的到底是什麼手段?」   特蘭妮柯沒有回答,只是快速的舉起仍在顫抖的右手。是那枚手環,瑪古露想起來了,在她從帕里塔城突然被送進密室的前一個瞬間,她似乎看到那枚手環上的紅寶石發出亮光。那麼特蘭妮柯現在是想——瑪古露也無暇好好思考,一個箭步上去,快又精準的一劍將手環斬裂,紅寶石則掉落在草地上。火光雖然掠過特蘭妮柯的手,但並未留下任何燒傷痕跡。   「就是那個手環吧?」瑪古露全身遮蔽住縮成一團的特蘭妮柯,她現在無路可逃了。瑪古露還想繼續追問,特蘭妮柯卻開始放聲大哭。看來那手環果真就是她賴以維生的東西,現在手環被毀了,她已經全無希望了。   「哼,到時候再慢慢問妳。」瑪古露伸出手,穿過特蘭妮柯的斗蓬抓住她的衣領,將她整個人從地上揪了起來。她收起了歸巢之火的力量,將劍抵在特蘭妮柯背後,押著她離開了這座詐騙專用的秘密基地。現在瑪古露雖然還不知道特蘭妮柯的手環裡的是哪種邪術,不過她已經瞭解了,那玩意兒具有將人從一處移動到另一處的能力,瑪古露就是這樣被關進密室裡的,剛才特蘭妮柯也想要用它來逃跑。她隨手從草地上拾起紅寶石,收進自己口袋裡,然後拖著特蘭妮柯往帕里塔城走。
【七之初戰】 【行雲流水,疾風迅雷】
標音對照
人名
人名標音備註
沙依娃.菲倫特Xaiiva Frelento因為是特蘭妮柯掰出來的名字,所以並不屬於任何語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