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雲流水,疾風迅雷】

幻想島:魔劍之書


  黛奧城攻下松鼠城至今已經過了兩個月了,王家騎士團在松鼠城建立分部的工作也有了還可以接受的開始,雖然還有很多人不相信他們在松鼠城招募到的青年會願意效忠黛奧城。騎士團長傑克.寇諾倒是很樂觀,他認為這一代的年輕人都知道最重要的是結束戰爭,而不是城邦之間的仇恨。

  於是黛奧城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平定南方的對外接點了——講得白話一點,就是要整頓望遠鏡角。刑務處想出了一個很漂亮的策略,不需要消耗太多兵力就能削弱望遠鏡角人的勢力,他們採用的作戰叫做「灰塵.漁網」。然而騎士團對這作戰卻很不諒解。「灰塵.漁網作戰」講明了就是以人類的身份挑釁紅魔,讓頭腦簡單的紅魔轉而攻擊望遠鏡角人。過去黛奧城官方對紅魔的習性還不夠瞭解,不論是獵捕或撲殺紅魔,效率都相當低落,最後總是讓望遠鏡角人有機會插手阻撓。現在看來刑務處已經徹底研究過紅魔了,因此先前幾次作戰都很成功,他們派出的「魔物討伐隊」(雖然這名稱不能公開)相當有信心的說,三個月之內一定能逼得紅魔群起反抗。騎士團不滿的理由很明顯,他們希望逮捕潛伏在望遠鏡角的通緝犯,但是並不想殃及無辜,現在挑釁紅魔讓牠們對整個望遠鏡角展開攻擊,勢必讓不少無罪的一般居民喪命。

  魔物討伐隊首次行動成功之後,伊恩.烏斯拉米刑務官曾經來找過寇諾騎士討論這件事,他說:「望遠鏡角已經沒有無罪的一般居民了,他們全都犯了藏匿罪犯的罪。如果您也想為塞魯德財務官報仇,就助我一臂之力。」

  寇諾的回答是:「我無法下這個決定。我會開放讓願意幫助你的騎士同行,僅此而已。」

  「那就夠了,感謝。」

  烏斯拉米的自信果然不假,王家騎士團不但有兩名騎士願意與魔物討伐隊一同出動,其中一名還是副團長紀兒.芬塔利昂。另一名則是雷斯勒.克拉維斯.贊特,他和紀兒一樣認為,不管作戰會造成什麼結果,至少撲殺紅魔這件事是黛奧城早就該做的。四月十六日,烏斯拉米寄了一封密函到總部,指引兩名騎士到刑務處的秘密訓練場觀摩操練,於是翌日他們便前往黛奧城中心地帶「南十字星角」,照函上地圖到了一處戒備森嚴的鐵門前。守衛並沒有盤查他們的身份,因為紀兒和雷斯勒的樣子大家都認得。

  他們通過兩道厚重高大的鐵門之後,才正式踏進刑務處的訓練場。跟外面陰森森的氣氛比起來,門裡頭顯得活力十足,空曠開放的庭園逾百尺見方,草地上鋪設了石磚,著黑制服的士兵在上面排著整齊的十行十列隊伍,一同揮動長矛,每過一會兒就齊聲高呼:「喝!」

  烏斯拉米親自出來迎接兩名騎士,畢竟他們身份尊貴。紀兒一開始就問:「這些士兵男女數量一樣多嗎?」

  「實際上,女人比男人多一點。」烏斯拉米用報告的口氣說。

  「我從不知道黛奧城有這麼多女兵。」

  「顯然,」烏斯拉米笑著說:「她們全都到這裡來了。」他這話跟事實相去不遠,但是紀兒聽了卻一臉糊塗。

  「烏斯拉米先生,是您親自指導這些士兵嗎?」一旁的雷斯勒問。

  烏斯拉米搖搖頭:「我並不擅長這種團隊工作。這些孩子們另有高人帶領,只是他暫時離開了一會兒。就在那邊,」他指向前方遠處的一堵高牆,那底下同樣也是一道門,只是沒有訓練場入口的鐵門那麼大,而且是木製的。「這裡設計得很好,唯一的毛病就是太大了,洗個手也得走好一段路。」言下之意,討伐隊的教官是去如廁了,或許他們還得再等一會兒。「我們先到看台上吧。」烏斯拉米提議。

  訓練場的看台比場地高三尺左右,並不在隊伍的正前方或側面,而是四十五度斜角觀看隊伍操練。由於事屬機密,看台也只準備一排座位讓幾名長官使用。三人坐著觀看士兵們中規中矩的架起長矛,突刺上段、突刺下段、突刺中段、防禦中路、左側、右側、橫槍格檔、然後再度易守為攻,一連串動作並不多,都是紮實的基本功夫。

  「矛練得不多,主要是全身力量的磨練。」烏斯拉米解釋道:「對抗紅魔是以少搏多,除非士兵本身擅長用矛,否則是用不到的,矛還是用來佈陣迎敵好一些。」

  「望遠鏡角整頓了,他們就有機會把長矛功夫發揮在戰場上了。」雷斯勒說。

  「當然,那也是我們每天操練的一個原因。看,他來了。」烏斯拉米站起身,紀兒與雷斯勒也跟著起立。

  一個金髮男人從木門後走出,意氣風發的大步繞到隊伍前發號施令:「撤!」只見百名士兵收起長矛,退向左右就定位。

  「好一個敏捷的劍士。」紀兒讚嘆道。

  「敏捷是他的師承。」

  紀兒正想問烏斯拉米這話是什麼意思,那名劍士已走上前來。到了紀兒面前,她才發現,這位劍士一身沾了不少泥土的白襯衫、棕色馬褲與長筒靴,加上只比她高半個頭的身材,看起來與其說像劍士還不如說像個打雜的。不過紀兒並沒有因此輕視他——光是他剛才走出木門時的步伐,已經贏得乍來此地的騎士團副團長的敬重。

  「有勞。下官是刑務處『灰塵.漁網隊』教官,傑那.蘭.瑞迪中尉。」劍士行了個舉手禮。

  「我是王家直屬騎士團副團長,虹騎士紀兒.加里維斯.芬塔利昂。」

  「同屬,正騎士雷斯勒.克拉維斯.贊特。」

  兩人也向瑞迪中尉回禮,然後烏斯拉米才開始介紹這位教官的來歷。

  「傑那.蘭.瑞迪中尉是近身格鬥的專家,不過在這個不幸的時代裡,這樣的專家多半只有在山賊窟才能一展長才。但是嫉惡如仇的瑞迪中尉並不願意到那種地方,而是選擇為政府效勞。」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工作可做,」傑那說:「不過沒事做總比做壞事好。」

  「騎士團應該為這樣的人開一道門的。」紀兒感嘆的說。

  「確實,我錯過了成為準騎士的年齡,因為那段時間我都跟著我的老師在各地遊歷。我的老師去世了,我才回到黛奧城安定下來。」

  「您的老師也是劍士?他的大名是……?」

  「說了恐怕妳也不會認得的,副團長,」烏斯拉米說:「他的老師是個東方人。」

  「東方人?從海齊島上來的嗎?」紀兒問:「所以說海齊島上真的有人?」

  烏斯拉米連忙解釋:「我不是在說那種東方人,我是說從東方來的海外人。」

  「比如說,從亞洲來的人?」

  「正好就是從亞洲來的人。」傑那說:「我的老師是十五年前從中國渡海來的,名叫林熙仁。他在黛奧城住了三年,沒有用過一次劍,直到我去拜訪他,求他教我劍術。」

  「你的話讓我一下子多出了很多疑問。」紀兒說。「不過我最想問的是,為什麼他從沒用過劍,你卻知道要去拜他為師呢?」

  「我父親與他略有交情,而當時我還很年輕,只想有個人指導我劍術。」

  「於是就碰上了那位大師。」烏斯拉米說:「這位林先生也在刑務處指點過我們幾次——那是我還沒當上刑務官之前的事了——他是一位真正的劍術宗師,可惜後來生了一場重病,沒能康復回來繼續教導我們就走了。」

  「我明白了。不過我也是現在才知道,黛奧城裡也有東方來的海外人。」

  「現在恐怕沒有了。」傑那說。

  站在紀兒身旁的雷斯勒,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頭瞧見他眨了眨眼睛。紀兒嚴肅的說:「雷斯勒,我不擅長閱讀暗示,你想做什麼?」

  「唉!副團長。」雷斯勒嘆道,這讓紀兒有點生氣。「是這樣的,我第一次碰見師承東方劍士的人,而騎士團的許多位前輩都說過,學習必須把握良機。」

  傑那會過意來,便一揮手說:「請。」

  於是這兩人並未多假言詞,便走到鋪了石磚地的操練場上,各站一方。紀兒苦笑著對烏斯拉米說:「他就是這樣,而且他比我年長,我也沒辦法攔阻他。」

  「這可不行,身為副團長還是要拿出點威嚴才好。不過現在就算了,我猜妳也很想看看瑞迪中尉的身手。我們到看台去吧。」

  烏斯拉米原本打算趁著觀戰的時候,試探一下騎士團的人知不知道黑城主的事,沒想到這個紀兒.芬塔利昂立刻就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操練場上的打鬥,令他不知道如何開始話題。紀兒專注到令他驚奇的地步,就連他站起身繞到她座位後面都沒有察覺。這麼一來背後不就滿是破綻了嗎?烏斯拉米聽說過,王家騎士團的騎士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經由建立戰功提升位階的,另一種則是參與救助、外交或其他任務來升格,而紀兒.芬塔利昂就是屬於後者。可是他始終以為,能夠當上王家騎士團的副團長,再怎麼樣也該有點戰鬥能力,而且紀兒也的確帶了一把輕劍來,不該像現在這樣毫無防備的。   場上的傑那和雷斯勒打得不亦樂乎。這兩人都沒有出全力,而是各自將自己學過的技巧誠實的展露給對方,然後從對方那裡獲得從未見過的新穎手法作為報償。當然,這場炫技的比試對傑那比較吃虧,畢竟他在黛奧城那麼久了,騎士劍是什麼樣子也不陌生,反倒是雷斯勒生平第一次看見這麼虛幻飄渺的劍法,大開他被單一種劍法侷限已久的眼界。   而這時烏斯拉米站在紀兒背後。討伐隊的士兵們全都立正不動。剛強的長劍與輕柔的中國劍交擊的聲音在空曠的庭園裡迴盪。數十步外,紀兒旁若無人的看著。而烏斯拉米在她的背後,他動了,他的右手無聲的掠過胸前,滑向左手緊握的劍鞘,他的手指輕輕扣住劍柄,魔法劍拔出一寸——   紀兒轉過頭來,疑惑的問:「怎麼了?」   烏斯拉米將克萊溫收回鞘,發出叮的一聲,同時他也笑了起來。「……哈哈,沒什麼。我剛看妳這麼專心,想試試妳的警覺心罷了。看來是我低估妳了,失禮。」   受到恭維的紀兒連忙答:「別那麼說,我只是剛好轉過頭來而已。」   「憑本能做反應的人,剛開始都會覺得自己的動作只是剛好。但是妳看!」   紀兒順著烏斯拉米的手勢再度望向操練場,場上的兩人還是不斷的出著各種精妙的劍招。   「那就叫做行雲流水。」烏斯拉米說。   「行雲流水……」   「沒錯。沒有步調,沒有節奏,沒有規律,但就是會在不得不動的那一刻動,不得不靜的那一刻靜。這也是那個東方人常掛在嘴邊的。」   「沒有步調,」紀兒喃喃的唸著:「沒有節奏,沒有規律……」

  「……只在不得不動的那一刻動,不得不靜的那一刻靜。」   殘破的街道上,王家騎士紀兒.芬塔利昂與懸賞金四百銀幣的望遠鏡角人拉狄亞.克朗茲相距十七尺,以騎士輕劍「雲隙」與魔法刀「雷豹」互指,這靜態已維持了一分鐘。   阿法羅登回來之後,會更有理由開工改建望遠鏡角吧,拉狄亞暗自心想。改建計畫雖然完成了,卻受到部分望遠鏡角人的反對,因此拖了快兩個月還無法開始。不過,今天下午政府特殊部隊前來獵殺紅魔過後,即使阿法羅登說不,他們也得重建望遠鏡角了。這也得怪那十幾隻狗急跳牆的紅魔,他們對那八個披著斗篷的神秘騎兵發出的反擊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雖然最後全軍覆沒,不過在那之前已經把這條望遠鏡角最大的街道給毀得差不多了。漢斯先生的麵包店整個被砸爛了,幸好他兒子躲在一根堅固的柱子後頭才沒送命;畫家克萊爾.達米德就沒那麼幸運了,一頭紅魔撞爛他的畫室時,他家的柱子並沒有保護他的性命,反而刺穿了他的腹部;紅魔和政府軍戰鬥的時候,弓箭手姊弟伊蕾娜.納瓦維希與桑.納瓦維希正在附近,他們想要阻止戰鬥,可惜並沒有成功,桑還被政府軍的怪異武器削斷了右腿。大部分的望遠鏡角人都是耐心的觀望,等到這些實力深不可測的騎兵將那些異常凶猛的紅魔擊退之後,才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們四周。   於是第二場戰鬥開始了,這次雙方的數量更加懸殊,八名騎兵與至少五十個望遠鏡角人在大街上混戰——準確的說,只有四名騎兵在戰鬥,其他四名則被圍在中間,只防禦偶爾飛來的幾根冷箭而不反擊;望遠鏡角人也不笨,知道通通圍上去不如一次幾個人輪流攻擊,用暗器或弓箭的人則站在外面援護。這四名騎兵分別用十字弓、長矛、長劍以及帶有鋸齒的飛刀戰鬥,但很快的他們的武器就被一波接著一波襲來的望遠鏡角人擊落,連戰馬也被斬殺,他們只得躍到地面上打鬥。原先拿著十字弓的士兵右手在空中點了幾下,一團藍色的火焰憑空浮現,朝敵人身上飛去。那名士兵享受的看著遭火焚燒的望遠鏡角人臉上驚愕而痛苦的表情——然後她自己就被一柄短劍從背後刺穿心臟。她回頭,看見一縷淡藍的長髮,來不及看見對方的臉。   「喂,妳。」戰鬥的望遠鏡角人群中,拉狄亞.克朗茲朝那縷長髮吆喝道。「剛剛那下不賴嘛!」   另一邊不遠處的斧手凱歐.鄧恩接著喊:「對啊,我也看到了,真是漂亮。」   「那是完美的死角突刺吧?真羨慕你們這些短刀手。」後頭的馬丁.史畢克也說。   淺藍色頭髮的艾索.雪菲羞赧的回答:「真的沒什麼啦,只是剛好而已。」她的頭髮飄落下來,遮住了她蘋果紅的臉頰。   「妳是『雪狼』啊?難怪了。」好像是右前方吧?又有個人品頭論足的說。聽聲音似乎是在烏鴉的店賣油漆的衛斯列爾.辛.達凡,不過沒聽說他會戰鬥啊,不曉得他跑來這邊湊熱鬧幹什麼。   「暗殺的話,誰也贏不過『雪狼』跟『名紋』啊。」拉狄亞說。   「不不不,我只是個還不成熟的小孩子而已……」艾索謙虛的說,但她不得不又展現了一次絕妙的身段,柔軟靈活的躲開一旁飛來的另一團火焰。原本拿著長矛的士兵也開始使用火焰來戰鬥了。艾索並沒有犯錯,但現在她卻感到十分害怕。她在胸口畫了一個十字,對自己低語道:「只不過因為興奮而露出了一瞬間的鋒芒,我這個刺客的臉,在望遠鏡角已經被所有人記住了。我是不是應該回家了呢,姊姊?」   而艾索.雪菲的退縮,只是這場戰鬥的一段小插曲而已。兩分鐘之內,這些神秘的騎兵已有三人墜馬落地。   「這些傢伙會用從來沒看過的招數,至少要活捉一個!」衛斯列爾在人群後頭喊。   「至少要出一拳,衛斯列爾!」格勞克斯.強森諷刺的回他一句。   「我也想啊,可惜前面太多人了!」   第四、五、六名士兵比前面三名難纏得多,能夠一次掃出五、六顆火球,她們保護著中間的最後兩名騎兵。只有這兩人一直躲在同伴背後,他們的戰馬也倖存到現在。   「長官,再十秒就好了,到時候請立刻往撤退方向前進。」討伐隊的四號隊員低聲說。   「你們得跟上啊。」在中間轉圈的紀兒.芬塔利昂說。她拉著韁繩開始調整馬的步伐——十秒鐘以後要面向撤退方向是吧?   同時,她身旁的雷斯勒也跟她一起調整步伐。兩人各自用不同的速度轉著圈,讓望遠鏡角人看不出他們的意圖。   「我們會跟上的。」五號隊員說。這時剩下六秒。   拉狄亞縱身一躍,雷豹帶著凌厲的電光往四號隊員頭上劈去,四號隊員雙手往前一擋,大刀竟被一道看不見的障壁頂開。拉狄亞被彈開來,周圍的望遠鏡角人則連忙閃躲,以免被雷豹的力量波及。   「這下有趣!」他咧嘴一笑。這時剩下兩秒。   三名隊員同時尖呼一聲。百來個小火球浮現在她們四周。望遠鏡角人被這突來的殺著嚇住了,猛一看這堆火球開始往同一個方向凝聚,他們連忙躲開,於是數十個人的敵陣頓時開出了一條道路。紀兒與雷斯勒的坐騎正好面朝這條道路。   「衝啊!」討伐隊員們大喝。韁繩一拉,兩匹駿馬立刻往前加速,而聚集起來的火球則在他們兩側射出,形成兩道火壁。   因此,照理說他們兩人都應該脫離險境了。   紀兒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在這裡。不,她知道是某個敵人殺了她的坐騎,所以她才摔到地上,但她不知道為什麼再度爬起來的時候,除了敵人之外已經只剩自己一人了。地面上有五具被斗篷覆蓋的屍體。   「可惜,給那兩個逃了。」一名望遠鏡角人說。   「不過其中一個帶著致命傷,跑不遠的。還沒離開望遠鏡角就會斷氣了吧?」   「現在只剩下這個了,可不能殺掉啊。」   紀兒看不清敵人的整體陣勢。這斗篷掩蓋了她的臉,讓她視野縮小不少。她將斗篷撕開扯下,露出了面目。「我是王家騎士團副團長紀兒.加里維斯.芬塔利昂!你們全部都犯了叛亂罪,要處以絞首之刑!」   她眼前的幾十個望遠鏡角人哈哈大笑,然後一名身材矮小,膚色黝黑的望遠鏡角人從人群裡走了出來。他帶著一把花俏的大刀,臉上還掛著一張輕蔑的笑容。   「喂,政府的走狗。」那個望遠鏡角人說:「大爺我叫做拉狄亞.克朗茲,是望遠鏡角最強的人。」他這話一出,身後噓聲大作。他回頭朝那群人瞪了一眼,大喝:「至少是在場所有人當中最強的人吧,你們哪一個想出來跟我單挑?」於是噓聲全都停下來了。   「妳,」拉狄亞回過頭來對紀兒說:「犯了『在望遠鏡角說望遠鏡角人叛亂』的罪,要處以……什麼來著?」   「脫光衣服繞望遠鏡角三圈之刑!」馬丁.史畢克在人群中尖聲說,眾人一群哄笑。   拉狄亞又不屑的往後瞄了一眼,笑聲頓歇。他繼續對明顯正在故作鎮定的紀兒說:「正確答案是,什麼刑也沒有,我們不流行這個。望遠鏡角的規矩是,就算妳惹火了一百個人,能把這一百個人通通撂倒,妳就能笑著走人。不過,剛才妳說妳是王家騎士對吧?我尊敬騎士!」拉狄亞吼了一聲:「大夥兒怎麼說?」   「我們也尊敬騎士!」一群人喊。   「王家騎士算個屁啊!」另一群人喊,於是這兩派裡有四五個人就這麼打了起來。   「算了,不該問你們的,你們只是一群烏合之眾。」拉狄亞這話又引來一陣噓聲,不過只持續了兩秒半。「我!我敬妳是個騎士,所以妳只需要打贏我一個人,我就放妳回去。但如果妳輸了,就自己留下來,當我們的俘虜。這種省時間又不死人的打法妳覺得怎麼樣?」   「拉狄亞,你頭腦還蠻靈光的嘛!」馬丁又尖聲說。這會兒沒人敢笑,因為拉狄亞回頭用銳利的目光瞟了他一眼。下一刻馬丁就被幾個人拖到旁邊揍了一頓。   紀兒沒有別的選擇。她知道自己的速度與對地形的熟悉程度都不夠讓她逃脫,而如果要撂倒眼前所有人,她還是得打倒當中的拉狄亞,那麼不如跟拉狄亞單挑還比較有勝算。   「我接受。」紀兒抽出佩劍。   於是,六月九日的下午,在殘破的街道上,王家騎士紀兒.芬塔利昂,與懸賞金四百銀幣的望遠鏡角人拉狄亞.克朗茲,兩人相距十七尺,以騎士輕劍「雲隙」與彎刀「雷豹」互指,維持了一分鐘的靜態。   紀兒仔細觀察了拉狄亞全身上下。他個子只跟自己一樣高,穿著無袖的上衣,只有持刀的右手戴著手套。那柄彎刀看起來相當鋒利,但是比她手中的雲隙劍短了一寸有餘。直線互拚之下,雲隙的刺擊絕對會先命中。但是拉狄亞也知道這一點,因此他不可能直直衝過來,或許會等紀兒進攻再繞到她的側面反制。紀兒是以右手持劍,那麼拉狄亞應該會繞到右側,紀兒就可以在刺出劍後立即換手,利用雲隙的長度優勢再反制;但要是拉狄亞繞到左側呢?刺擊速度之快,並沒有時間看清他往哪邊走才決定是否換手,而是刺出之前就要胸有成竹才行。   紀兒突然發現自己思路的盲點。她擅長的劍術是一擊刺殺,但這場決鬥的目的絕非迅速確實的殺死拉狄亞;拉狄亞一死,後面那些望遠鏡角人肯定不會遵守諾言,所以要平安脫困就必須擊敗拉狄亞又不殺死他,那麼根本就不可能突刺,因為不管成功失敗都是死路一條。   「我沒耐性了。」拉狄亞叱了一聲,拎刀往紀兒直直衝來。這一著十足簡單,卻大出紀兒意料之外,但她現在必須做出決定了,而唯一剩下的路就是和雷豹短兵相接。雷豹勁力十足的迎面而來,紀兒壓低弓步,以劍尖將刀身挑起。拉狄亞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不能一刀擊敗王家騎士,因此他流暢的劈出第二刀,同樣也被雲隙撥到一邊。每揮一刀,紀兒都先退一步看清來勢,再沿刀身側面將攻勢推開,一連幾番攻擊,紀兒已退後十尺。   「騎士!妳只會一招嗎?」拉狄亞背後那群望遠鏡角人咆哮著。   「劍術是不差,但是我們可不是來看擊劍的!」   拉狄亞嗤了一聲:「再打下去妳都退到內城去啦!」然後又揮出一刀。紀兒仍然用同樣手法,讓雲隙貼上雷豹的側面,但這次卻推不開。拉狄亞這一刀並非猛劈,而是黏住雲隙不放,他伸長右手,刀身一路向紀兒的右手滑去,同時紀兒的劍也越來越靠近拉狄亞的面門。這一刻的刺激是紀兒壓抑不住的,她發出了一絲尖細的聲音。雲隙比雷豹長,她會先刺中拉狄亞。   這瞬間兩人都換手了。兩隻左手握住的刀與劍削出一陣刺耳的鳴聲,然後刺向彼此身後的空氣。兩人擦肩而過。   這就是不得不動的一刻,紀兒理解了,但——   「啊啊啊啊啊啊!」一聲錐心刺骨的哀嚎,紀兒從左手到背部如同被億萬根針穿過一樣,在剎那間無限凝結的痛苦後失去了知覺。她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雲隙則緊緊被她的左手握住,刺進地板。   「真可惜,才剛要試出妳的真功夫哩。」拉狄亞用左手拖著剛放完電的雷豹,轉身看見一群不滿的望遠鏡角人。   「拉狄亞,耍這種陰招!」鄧恩不屑的說,還往地上吐了口痰。   「你可是在跟騎士決鬥耶!光明正大一點行不行?」另一人附和道,然後剛才那些尊敬騎士的人紛紛開始謾罵。   「吵死了!我可是很公平的!」拉狄亞以僵硬的左臂將雷豹插進地板裡,然後才用右手將赤裸的左手從刀柄上扯下來。雷豹剛才那一瞬間的放電,不只將紀兒麻痺,也讓拉狄亞的整條左臂暫時失去功能了。「看到了吧?」他對紀兒說:「『雷豹』是雷魔法刀,如果剛才我忘了告訴妳,現在妳知道了。接下來可沒有換手這回事了,用右手好好分個高下吧!」   「彼此彼此。」紀兒依樣畫葫蘆,用右手把夾在左手掌中的雲隙劍柄硬生生拔出來,但突如其來的一股震動使得劍又掉到地上。同時,從那群望遠鏡角人的身後,轟隆隆的聲響漸漸接近。   很遠就可以看見聲響的來源。是一群紅魔,剛才被打得落花流水的紅魔回來了,而且帶著更多同伴。不只是紀兒,連望遠鏡角人都目瞪口呆,他們從來沒看過這麼多紅魔一次出現——應該說,他們跟紅魔有過協議,除非遭到敵襲,否則不准牠們一次大量群聚在一起。但現在紅魔的確受到敵襲了,因此牠們理所當然的聚集起來。   「這群紅魔來報仇的!」望遠鏡角人紛紛嚷著:「他們把我們當作官兵了!」   「呵……不錯嘛。」拉狄亞冷笑一聲。「紀兒.芬塔利昂,你們的老大頭腦挺好的。」   「多謝誇獎。」紀兒也知道自己參與的任務至此算是成功了,但現在她也遭殃,因此完全笑不出來。   衛斯列爾大叫:「這群紅魔數量如此多,體積又龐大,這樣下去還沒走到我們面前,牠們就會壓垮地板,到時候街道兩旁的房屋也會跟著倒塌!到時候這條街就毀了!」   「這條街早就毀了,只是還沒塌下去而已。」格勞克斯反駁道。   「要阻止他們啊!至少控制一下塌陷範圍!」   「可是這數量……」一群人開始數著眼前到底有幾隻紅魔。「……五十?還是六十?這可擋不住啊!」   「用點腦子好不好?」拉狄亞扛著刀走到最前頭:「想想看,為什麼紅魔會一次來五十多隻?」   「因為我們也是五十多個人?」馬丁隨口說。   「你能把智力降到紅魔的水平去思考很好,不過答錯,」拉狄亞說:「牠們來五十多隻,是因為牠們只剩下五十多隻。要是牠們有一百隻,這條街早就被翻過來了。紀兒.芬塔利昂,妳說說看,你們來這裡殺過幾次了?」   「六次。」紀兒回答。   「說得對。望遠鏡角的紅魔差不多就是這麼多了。」   說完這話,拉狄亞扛著刀,獨自一人往紅魔的方向走去。眾人大惑不解,有的人出聲叫他回來,但就是沒人敢跟上去,最後只有拉狄亞走到紅魔群的跟前。那群齜牙咧嘴的紅魔雖然處於盛怒,卻只是狠狠的瞪著眼前這個人類,等待他做出舉動。拉狄亞不疾不徐的用清晰的嗓音向那群紅魔高呼:「殺害你們同伴的不是我們!是外面來的人類!」   等待幾秒之後,他又重複一次:「殺害你們同伴的不是我們!是外面來的人類!」   一陣極為短暫的寧靜,然後站在拉狄亞面前的紅魔飛快的揮出巨腕,而早有準備的拉狄亞立刻揮刀反制,雷豹劃出一陣電光,紅魔的右臂立被削斷。拉狄亞看見自己的左手,手臂上已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痕,顯然麻痺的左手無法完全閃過紅魔的利爪。「嗤,果然是群頭腦簡單的野獸。」拉狄亞揮刀了結了那隻斷了手臂的紅魔,同時也被另外五隻紅魔團團包圍。拉狄亞在心裡咒了一句:高招啊,政府的走狗!   「拉狄亞!」驚慌失措的望遠鏡角人立刻放聲朝四方大喊:「快來幫手——!紅魔抓狂了、拉狄亞受傷了、不是看戲的時候了——!」   紀兒跪坐在越搖晃越激烈的地板上,看著從巷道各處聞聲而來的望遠鏡角人、衝向前去開始與紅魔廝殺的戰士們,還有爬到高處以弓箭和弩開始射擊的人們,她動彈不得,她發現自己被電麻的不只是左手到背部,連左腿也沒有感覺了,而眼前那群人絲毫不管自己的存在,他們已經落入了灰塵.漁網作戰當中,成為消滅紅魔的棋子……

  「嗄?」阿法羅登.穆果剛從內城回到「望遠鏡角人」的辦公室,就聽到了這次的消息,對此他只「嗄」了一聲,因為他在外頭已經看到戰鬥過後的慘狀了。望遠鏡角的一號大街上今天翻天覆地的打了一場,該被砸爛的東西都沒逃掉,現在整條街表面上成了廢墟。有很多居民趁這機會出來呼吸新鮮空氣,他們表示:「望遠鏡角現在這個模樣清爽多了。」   「喂,不要讓那句話見報!」阿法羅登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傷亡名單呢?估計損失呢?為什麼沒有人通知我?」   「太多問題了,老闆,我們也還在調查啊。」週報記者們這樣回答。「不過原因是政府最近派來的騎兵。」   「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的講清楚!」阿法羅登一甩衣袖。   望遠鏡角人與紅魔的衝突爆發之後,負責記錄現場狀況的是夏弗.施戴德。戰鬥開始之前,他剛好在一間空屋的屋頂上拿著幾把樣品刀在做實驗,準備在下一期週報上發表他第一篇刀械戰鬥的研究成果,可是後來底下越來越吵,他探頭一看才發覺大事不妙,立刻將草稿紙翻到背面,開始記錄這一場大規模的衝突。   「一開始是政府派來的特殊部隊,他們至今已經挑釁紅魔好幾次了。」施戴德說:「雖然只有八個人,卻把大群的紅魔吃得死死的,而且每次都會放走一些,讓牠們回去通報伙伴。居民們覺得這群人是在破壞和平,所以今天他們和紅魔戰鬥過後,以拉狄亞.克朗茲為首,大約有五十個人出來發動攻擊。」   「五十個人打八個剛跟紅魔戰鬥過的騎兵?」阿法羅登問。   「對方並不好惹,他們有種從沒見過的技術,看不見魔法劍藏在哪裡,卻能放出火球,我們人那麼多下去打,最後還是讓兩個人逃掉——雖然其中一個現在八成沒命了。我害怕,政府已經將魔法劍縮小到超出我們想像的地步了!」   「客觀來說,你覺得會是這樣嗎,夏弗?」   「我不知道,重要的是這群人成功的激怒了紅魔,策動牠們起來攻擊望遠鏡角人。照這次從頭到尾紅魔都沒有增援的情況看來,黛奧城南所有的紅魔應該都死在這場大混戰裡了。」   「全都殺光了嗎?」   「至少我沒有看到倖存的紅魔,」施戴德說:「要是牠們還沒死光就不值得了,現在街道塌陷得差不多了,我們也死了好幾個人,第一個站出來跟紅魔廝殺的拉狄亞.克朗茲自己也受了重傷。我個人認為,他被扛回他家的時候還活著,就足以證明他是望遠鏡角最強悍的人了。」   「可是這個最強悍的人現在剩下半條命啦。」阿法羅登拉開自己辦公桌的抽屜,拿出一個煙草盒。「狀況我大概都瞭解了。望遠鏡角現在連通行都有困難,正是我們發佈『望遠鏡社區計畫』的時候。不要引用那句話!」阿法羅登指著剛才引了「望遠鏡角現在這個模樣清爽多了」那句話的記者。   「後續要怎麼辦?」施戴德小心的問。   「先把今天的放在第一頁——等一下!我要再想想看。」阿法羅登點起了煙草,開始思索要如何趁這機會改變望遠鏡角。
【歸巢之火】 【世界與水】
標音對照
人名
人名標音備註
雷斯勒.克拉維斯.贊特Leisler Klavois Zanth
傑那.蘭.瑞迪Dzena Lan Redy
漢斯Hans漢斯先生的麵包店在第一章裡出現過,當時漢斯先生站在二樓窗邊對瑪爾大聲吆喝,他兒子則在一樓顧店。
克萊爾.達米德Clair Darmeda
伊蕾娜.納瓦維希Elena Navawich伊蕾娜在第一章裡也出現過兩三次,這裡則是她首度用弓箭來戰鬥。
桑.納瓦維希San Navawich
凱歐.鄧恩Kaio Dunn
馬丁.史畢克Martin Spielg
衛斯列爾.辛.達凡Vesrel Sin Dav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