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術者之書 - 畫師之墓

  我坐在小木屋裡,背靠著那面廣大的綠色牆壁,一張一張的翻閱他的畫。

  他真的畫了很多圖,但每一張都沒有完成。每一張的邊緣都留白。

  我以前一直覺得,畫圖應該比跳舞簡單吧。舞步需要遵循很多節奏的限制,還會受到自己平衡感的束縛,但是畫圖的時候這一切都不成問題。

  不過看看這些草稿,節奏、平衡,在畫圖中也存在。

  這些畫裡的主角都不在嗎?

  才剛想到這裡,我又聽見熟悉的聲音。

  「嘎……嘎嘎嘎嘎嘎嘎……」

  雖然很微弱,但是越來越靠近了。

  森林很快又會復活的,那麼就讓我好好品味一下這些栩栩如生的畫吧。

  這一張是瞪大眼睛顫抖的松鼠。畫家真的很敏銳,他一看到松鼠趴在他那一疊草稿前面,就知道這個畫面必須記下來。

  我把看完的草稿疊回去,然後繼續看下一張。有時候紙張散發出來的氣味也很有趣,甚至可以告訴我,畫家是在哪裡畫圖的。

  這一張是瞪大眼睛盯著畫家看的我。我搭著他的肩,像要咬他一樣的盯著他。我記得當時,在他要開始畫之前,還大笑了好一會兒才鎮定下來。

  我在散亂一地的雜物當中找出一根鉛筆,偷偷的在他的畫上寫字。

  「第一張畫。畫家自稱再近的距離也可以畫,但是他趴在地上抱著肚子笑了很久才開始畫。」

  「畫家預測到舞者跳小步舞時一定會踢到抱枕而跌倒,所以他早就準備要畫這一幕了,好個心機。」

  「不知道畫家是怎麼在舞者跳到半空中的時候作畫的?」

  「又一張瞪人的畫。有一天因為又被地上的枕頭干擾,舞者氣得用手戳畫家的額頭。」

  「因為不相信自己做過那麼多好笑的動作,所以舞者像松鼠一樣瞪大眼睛看她自己的畫。」

  連我自己都這麼寫了,我想,即使把我比喻成松鼠,也沒關係吧。

  「野蠻人風格的圖?——舞者居然咬著指南針。畫家不停筆的話可能會接著被咬喔。」

  「俯臥在地板上看畫的舞者。主角是那幅畫才對!」

  「想像畫。舞者穿著白色的天使衣服,背上有一對翅膀,但是她的光環好像快飛走了,所以她用雙手死命抓著不放。」

  「舞者身高與牆壁高度的比例圖。地上的雜物都被省略不畫。」

  「塗鴉版的小木屋與森林,畫家和舞者變得很像童話故事裡的王子與公主,不,小矮人與公主?還是什麼,王子與小矮人?」

  「這一張是舞者畫的畫家。因為舞者說她也想握著筆畫畫看,不過結果好像弄得很糟。」

  「這一幕是畫家勾到自己的腳。畫家在跳舞,舞者在畫畫,結果兩個人都笑場。」

  我只記得到這裡,但是卻很驚訝的發現後面還有更多的畫。

  但是這些畫的氣氛完全不一樣,有的是畫我在森林裡看風景,有的是臥在河邊睡著午覺,旁邊甚至還有野餐用的提籃。

  這些畫是我離開森林之後畫的吧。舞者的身影早就印在畫家心裡,永遠無法忘記,但她的人卻離去了。

  「嘎……嘎嘎嘎嘎嘎嘎……」

  烏鴉停在門口的樹枝上。

  畫家回來了。他緩緩的踏上台階,有些猶豫的樣子,又想走進來,又怕自己看到的是空無一物的小木屋。

  他回來了,帶著灑滿他身上的陽光,就像清晨的森林一樣。我抬起頭去看他。

  這時候地上到處都是我看完的草稿,我還沒有把它們收好。

  「你回來啦。」我向他笑。這次我的笑容是真的,但我卻忘了擦乾眼淚。

  「嗯,我回來了。」他也對我笑。我盡量讓模糊的視線恢復清楚,這才發現,畫家也跟我一樣。

10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