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術者之書 - 畫師之墓

  「如果這個故事要接著講,我們就得到那座城去見識見識。」

  不要,你給我坐在這裡講。

  「怎麼這樣!」

  那時候,這裡還只是一座森林而已。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了……

  我不是為了藏一片樹葉而來的,你看我背著這些東西多麼辛苦啊。

  我累得都跳不起來了呢。「嗯?不是左腳應該可以踩到前面嗎?為什麼我踏不出去——喔!」好險,要不是有棵樹,我就要全身摔進泥沼裡了。

  背上這些東西真的太重了,嚴重干擾練習。我得把這些東西放到地上。但是沒辦法,地上都是泥巴,我可不希望我的袋子沾上污泥。

  咦?有座小木屋耶。

  寂靜的森林裡,除了潮濕的草木香味、交談的鳥鳴聲之外,我聽到「刮、刮」的聲音。

  有個穿著深綠色衣服的少年坐在小木屋的門口。他手裡拿著一塊板子。

  因此,我放棄我輕盈的腳步。刻意踩著樹葉,我發出「沙、沙」的聲音,想要和那陣節奏共鳴。

  但是,我越刻意要和著周圍鳥鳴聲與那位少年手裡發出的聲音,周遭的旋律就越是開始偏移到另一種頻率,而這使得我顯得無論如何都格格不入。

  少年也察覺到有不一樣的旋律在進行,所以他的視線離開了板子,轉向森林中步行的我。

  嗯?

  「嘎……嘎嘎嘎嘎嘎嘎……」

  「吱吱吱吱!」

  「咕咕、咕咕、咕咕。」

  森林中的聲音越來越多,倒是我和面前這名少年之間變得很沈默。

  「請問……」我用最微弱的聲音問。不行,這樣他聽不到。「請問,你是住在這棟木屋裡的人嗎?」我問得很無厘頭,他彷彿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嗯。」他簡單的回答。「妳可以先站在那裡一下嗎?先不要走過來。」

  我不明白,但是我是外地人,沒有理由硬要走過去。少年的手重新在板子上發出「刮、刮」的聲音。他的視線有時候在板子上,有時候在眼前不遠的地方。

  那是隻長得很可愛的小鳥,在地上站定不動。牠也不像是在遠眺,也不像是在發呆。牠彷彿是站在那裡讓畫家描繪牠。

  「好了,謝謝二位的配合。」少年對他的模特兒,還有一旁的我說。小鳥開始在鋪滿樹葉的泥地上蹦蹦跳,而我則在不知不覺中靠了過去。

  「這種鳥叫岩鷚。牠喜歡在靠近人的地方行動,很適合當繪畫的素材。」少年將他手上的板子轉了過來。上面有一張紙,和正在蹦蹦跳的岩鷚一模一樣的鳥正在畫中。不過,那只是鉛筆勾出來的草稿而已,看起來就像是身上沾滿稻草的鳥。

  「唉……」

  他突然嘆氣,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快要截止了,我到現在,連半開大的圖都畫不出來……」

  「嗯……請問,你是說森林出口那棟很大的美術館要舉辦的競賽?」

  「對,就是那個……我不知道我要畫什麼耶。」

  我不懂畫圖的。但是,我還是背著我的東西,低著頭幫他想。「……像剛才那樣不可以嗎?」我真是多話,要是可以,他早就這麼做了。

  「這次的尺寸限制很大——大概就跟我畫室的牆壁一樣大了。光是要找那麼大的紙就很難!」

  一陣沈默。

  他開始左右觀望,尋找可以畫的素材。而我,我還是站在我這個位置。

  「嘎……嘎嘎嘎嘎嘎嘎……」那隻鳥真吵。——糟糕了,我的心情跟畫家一樣煩悶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