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術者之書 - 畫師之墓

  那是我遇見他的第一天。他窮困潦倒,但他從來不表現出自己已經陷入絕境的樣子。

  「妳是舞蹈老師嗎?」換做他開口跟我聊。外地人開始受到招待了,我很高興。

  「不、不是啦,我還沒有到老師的境界……」

  他一直在觀察一切。「妳剛才從那邊走過來的時候,我發現妳走路的動作很精簡,而且很輕盈。還有,妳站在那個地方的時候,應該是不自覺的,會踮起腳尖。」我嚇了一跳。他觀察入微,細微的小地方都能注意到,而且是在他正在畫岩鷚的時候。而且,我也是聽了他的話,才留意到自己踮著腳尖。

  「嗯,你觀察得很細微呢。」

  「我只是畫圖的時候分心了一下……因為突然感覺到……呃,不說了。」

  我覺得我知道他想說什麼。

  「妳的眼角有很美的裝飾呢。」

  「哪裡,這是我們族人固定會有的印記,沒什麼特別的。」

  「妳在旅行嗎?」他看著我背後的行李問。他也該問了,他絕對不會忽略這麼明顯的東西的。

  「嗯,我要去森林南方的劇場找我的朋友們。」

  對了,我是要去找朋友的。雖然我的步伐很輕盈,我還一邊旅行,一邊練習著我的舞步,但是我仍然希望能早點見到我的朋友。

  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摺疊好的地圖,展開來閱讀。但是,沒有任何意義。我在地圖上看到指向上的北方記號,但我不知道現在前後左右哪一邊是真正的北方。我試圖觀察附近有沒有可以標示方向的東西。

  沒有。

  「在這座森林中旅行,只靠一個人和一張地圖是不夠的。妳等一下!」他抓著畫板站了起來,跟我差不多高。

  「我去幫妳……拿個指南針來。」他登上階梯,推開木門。

  我忍不住想要跟進去,看看真正的畫室是什麼樣子。才一起步,我發現我的腳又踮起來了。

  「嘎……嘎嘎嘎嘎嘎嘎……」

  「哇啊……好漂亮的房間!」

  我真的是打從內心讚嘆出來的。

  他的小木屋只有這一間房間,非常大,牆壁全部都是草綠色,比他的衣服顏色稍微淡一些。地上擺滿了各色的顏料、各種粗細不一的畫筆,還有很多我不知道名字的繪畫用具。除了繪畫用具之外,到處都是枕頭,好多好多的枕頭。

  「讓妳見笑了,因為我整天都在畫畫,這樣擺我畫一畫累了就可以隨時躺下來休息。」

  這就是藝術家的生活啊!我很羨慕呢。

  匡啷、匡啷啷。

  我沒注意到他在翻找什麼,我的目光被難以置信的東西吸引住了。

  「哇啊……好大一面牆!」

  整面綠色的空白牆壁呈現在我面前。沒有窗戶,地上沒有畫具,沒有枕頭。

  「這是為了參加比賽特別空出來的牆壁。來,指南針找到了。」

  他不知道是從哪個角落抓出一個指南針。他把它捧在手裡,檢視它的功能,確定它還能指向南方。

  「在森林裡沒有指南針還不會迷路的,大概只有軍人了。」

  我看著那個指南針。藍色指向南方,銀色指向北方。

  「北方是門外的方向啊……。」

  「對,通常門都會朝北,這樣就冬暖夏涼。」

  真的,陽光正從門外灑進來,伴隨著夏天涼快的北風。

  「不過,那邊的窗戶塞起來了,所以空氣不太流通……」

  「我知道了。謝謝!」我鞠了一個躬,然後發現自己有點太興奮了。

  「呃?知道就可以了嗎?妳還是把指南針帶在身上吧,就這樣直直走出去很快就會再迷路的。」

  我想也是,當初我的確是從北邊直直走進森林的,但是剛才經過木屋的時候我顯然正在朝東走。

  「那,謝謝!」我伸出手,從他掌心抓起那個小小的指南針。

  他的手粗糙而溫暖。跟我們族人一向冰冷光滑的手比起來,有種奇妙的感覺。我的手好像被黏在上面一樣不想離開。

  糟糕,再這樣下去會臉紅的,得轉移話題才行。「你還有指南針嗎?」

  「喔,你還想要是不是?」這誤解嚴重了。「不、不是啦,我只是擔心你沒有指南針也會在森林裡迷路……」

  「哈哈哈,我是從小住在森林裡的人耶,路都記得了,用什麼指南針呢?」

  「不、不行啦!」我連忙把指南針還給他,希望能再碰到那雙手,那真的很好玩。噢,我在想什麼?

  我是舞者。我在舞台上表演,不是我族人的觀眾們在舞台下看著我。我自己以為每一天都在接觸這些不同的異族,但我今天才發現自己見過的世面實在太少了。我的朋友們要是聽說我只是碰到別人的手就心跳加速的話,我會被她們笑死。不行不行,一切都失去掌控了。

  「嘎……嘎嘎嘎嘎嘎嘎……」

  從一開始門外頭樹上那隻奇怪的鳥就一直叫個不停。我只要分心,去聆聽那沙啞的聲音,心情就會稍微平靜一些。

  「沒關係的,指南針我再去弄一個就有了。」他送給我東西之後,就不會再拿回去。

  雖然有點失望,但那是我遇見他的第一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