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術者之書 - 畫師之墓

  我不記得自己是為什麼會留在那裡那麼久。

  畫家沒有拿到他的另一個指南針,我也沒有拿到他原來那個指南針。有意無意中,我不斷的迷路,不斷的回到原點。彷彿,我是被吸引到這棟小木屋前。

  舞者和畫家,不斷的偶然邂逅。

  「最近流行什麼畫風?」

  畫家一直在苦惱他的參賽作品。他很在意這場比賽,可能是在意他自己的生計。每次我遇見他,他雖然看起來很自在,但我看得出來他一天比一天緊張。

  所以我也緊張起來了。我幫他出主意,但我不懂畫畫。

  「我不想回答這問題耶。」畫家說。「我不要跟隨其他人的畫風。」

  我一次又一次找到南方,一次又一次的離開小木屋。

  但是在我尋找每一條小徑,越過每一道小河之後,我又聽到沙啞的鳥叫聲。

  「嘎……嘎嘎嘎嘎嘎嘎……」

  這座小木屋周圍有很多不一樣的小動物。

  所以今天我肩上有一隻牙齒特別長的松鼠。我摘小粒的果實給牠吃,我太寵牠了。

  我沿著有果實的路走,而不是朝南走。

  就這樣,我又迷路了,走著走著,我又聽到沙啞的鳥叫聲。

  「妳又回來了。」畫家有點按捺不住竊笑的樣子。我懷疑他根本就有指南針,只是故意不給我而已。

  「可以跟你借指南針嗎?」

  「當然可以,我等著妳來借呢。」

  但是我的懷疑是錯的,他只是想證明他對這森林很熟,而我只是個容易迷路的外地人。

  我盯著那個指南針。這次我要專心的往南走,不會再回來小木屋。

  「喂。」他頭一次這樣叫我,彷彿我是他鄰居一樣。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麼事?」

  「我能幫妳畫一幅畫嗎?」

  我不認為我聽對了,我一定迷路太久頭暈了。

  「我能幫妳畫一幅畫嗎?」他又說了一次。「妳一路上都背著妳的東西,一定沒有好好休息到吧。在這裡停留一會兒,再說——妳也該練習一下跳舞嘛。」

  他並不懂舞蹈,但我也不懂畫。所以,他想藉這個機會瞭解舞蹈,我也想藉這個機會認識一下繪畫。

  我答應他。「那你等一下,我穿上我帶來的衣服……」

  「不用了,這樣就很好了,還有妳肩膀上那隻松鼠。」

  他的畫還是離不開小動物。今天我又一次踏進小木屋,才留意到他散亂一地的圖畫紙。同一隻岩鷚,他畫六張不同的畫;就是我肩上這隻松鼠(他好像認得),他打了三張草稿,但他每次都忘記自己幫牠打過草稿,所以從來沒有真的下筆去畫。

  松鼠在我右肩上搖搖晃晃,我用手想穩住牠,但反而把牠嚇跑了。「啊,可惜。」

  松鼠撲進圖畫堆裡,全身發抖的盯著畫中那隻鉛筆畫的黑白松鼠,然後有點不好意思的逃開了。

  「我要有什麼動作嗎?」

  「像松鼠一樣逃跑妳覺得怎樣?」「別開玩笑了。」

  「那撲進圖畫堆怎麼樣?」「會弄得很亂的。」

  「那踩在我肩膀上吃水果怎樣?」「我踩你頭喔。」

  「那盯著一幅畫發抖怎樣?」「我盯你啊。」

  「好啊,那樣也不錯。」

  「還真的咧!」我從本來坐著的那塊枕頭上溜開,撲到他右肩旁,用手勾著他的脖子。「這麼近你畫畫看!」

  「可以啊!說畫就畫。盯著我啊!」

  所以我盯著他,像凝視自畫像的松鼠一樣,但是全身發抖的反而是他。「噗呵呵……先讓我笑一下!」他趴到一塊枕頭上開始吐氣。

  「我踢你喔,我都沒笑場了,你在失控什麼?」……不過,那是因為我是表演者,我向來不笑場的。

  稍微放鬆一點之後,畫家開始畫我這隻大眼睛松鼠了。

  靠這麼近也能畫嗎?我很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