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術者之書 - 畫師之墓

「舞者與畫家相當熟稔,因為她常常經過畫家的小木屋,畫家也常常為她作畫。
已經在森林裡旅行了一個月了,舞者還沒有找到南方離開森林的路。
眼看就要天黑了,一隻隻悠閒自在的飛鳥在漆黑的深夜,
都會停上枝頭,眺望明月,像烏鴉一樣嘶吼著。
舞者呀,妳還是快快向前行吧,妳有妳的約定,畫家有畫家的希冀,
往南方,往北方快快向前行吧。」

  「喵噢,妳遲到這麼久。」

  大家正在專心聽著斑喵咪的故事,但是他似乎會講很久很久。

  我們都沒有聽見突然出現的人的腳步聲。她穿著一雙粉紅色的舞鞋,輕飄飄的來到說故事的斑喵咪旁邊。我知道斑喵咪以前是做什麼行業的,所以一大群人只有他聽得到近乎無聲的腳步。

  「各位,抱歉喔喵,今天故事就講到這裡。我跟沙伊姊姊去城裡辦點事,明天同一時間再會啦。」

  什麼?就這麼不負責任嗎?

  「說故事?」沙伊姊姊像鈴鐺一樣清脆的嗓音,輕聲問著斑喵咪。「說什麼故事?」

  是在說妳的故事啊,沙伊姊姊。

  「你個貓耳族,是不是在我背後說我壞話?」

  「喵啊。」(喵=沒有)

  怎麼辦?故事說到一半就停了。

  「喂!把故事說完啦!」

  我們幾個叫不住斑喵咪,他跑掉了。好吧,反正這個故事我也聽過,就讓我來講給你們聽吧。

  「呃,我還是回家吃晚飯吧……」

  「喂,哥!啊,對不起,我哥要回去了,那我也要回去了!」

  你們……你們等會兒嘛!真是沒禮貌啊!

  這裡就剩下我們四個人了,你們要聽我把故事說完嗎?

  「好啊。」

  那……斑喵咪剛才說到哪裡?

  「你果然聽到睡著!你這個白癡!」

  我像松鼠一樣趴在圖畫堆裡盯著畫家為我畫的圖,邊看邊全身顫抖。

  畫的時候很投入,但一回來看畫好的作品,我卻很驚訝自己會做出這些奇怪的動作。對,我不相信我會做這些奇怪的動作,這大概是畫家自己想像的。

  「我真的是看著妳畫的啊。」

  不會吧,這一疊厚厚的紙,少說有幾十張了。我有那麼常來拜訪畫家嗎?

  並不是我故意迷路。可能潛意識中,我就是會往有很多動物的地方走過去。對,我說服自己,這是表演者的天性。

  「嘎……嘎嘎嘎嘎嘎嘎……」

  今天,我又來到小木屋的門前。但是我感到很苦惱。我要去探訪我的朋友,而且畫家也每天在為比賽而準備。再這樣下去,對我們兩人都不好。

  所以我只在門口轉著圈圈,踩碎步晃來晃去。

  為什麼你這隻烏鴉每天都站在那裡?

  「咦?」

  我正疑惑的看著烏鴉的時候,小木屋的門被推開了。

  「啊,是妳啊。早安。」

  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我每天也都站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