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術者之書 - 畫師之墓

  畫家的小木屋牆壁,漆成溫和的濃綠。那濃綠一映入我的雙眼,就讓我像松鼠一樣興奮得跳來跳去。

  「妳的馬尾很像松鼠。」

  啐!專心畫你的畫啦!

  「嘎……嘎嘎嘎嘎嘎嘎……」

  「那隻烏鴉為什麼一直站在那棵樹上?」我終於問他這個問題。我想,他是住在森林裡的人,說不定知道一隻烏鴉留在一棵樹上的理由。不過,也說不定一隻烏鴉要站在哪裡,並不需要任何理由。

  畫家說:「因為牠喜歡我啊。」

  我才不相信,就因為喜歡畫家,烏鴉就會一直站在那裡不飛走。一定是牠不在那棵樹上的時候我沒注意到,等到牠一叫,我當然就會發現牠在樹上。

  不論是烏鴉還是松鼠,牠們離開小木屋,但每天又都再回來,因為牠們喜歡畫家。

  我也不相信。我不願意相信這種事。我也不打算欺騙自己,而其實我害怕承認這件事。

  「指南針!喔,終於找到了,」畫家答應我的請求,把指南針借給我。「明明上次塞回去之後就沒動到,為什麼要找的時候就找不到?」

  「那麼,我走囉。」

  我下定決心了。把聯繫切斷,趁自己還沒改變主意之前,遠離這裡。

  「再見!」畫家簡單的向我道別。他的手上還拿著畫板,希望他早點想到參加比賽的主題。

  一隻烏鴉站在一棵樹上。不是這樣的,因為我是人,在我聽來,每一隻烏鴉叫聲都一樣。說不定,每天我聽到的,其實是不同的烏鴉的叫聲。畫家是森林的朋友,不論松鼠也好,烏鴉也好,岩鷚也好,他有很多森林裡的動物當他的朋友。

  我想,他不缺我這個朋友。我一定得這麼想,因為接下來,我要往南走了,不可以迷路。

  漸漸往南走,可以看到森林裡許多沾了露水的草叢。螞蟻爬在樹上,蠶趴在樹葉上。森林的動物們是以樹為依歸,而我是舞者,我終究要到那座劇場,終究要去見我的朋友,終究要站上舞台的。

  「哇啊!」有蜘蛛在我頭上!光是看見蜘蛛我不會怕……不過我不喜歡碰到牠!我也不喜歡用手撥掉牠……用甩的好了。

  我的馬尾才不像松鼠。不,沒有人說我的馬尾像松鼠,我跟松鼠沒有關係。氣死人了,不管想忘掉什麼都忘不掉,想記得什麼也都記不得,我的腦子就是不照我的意思轉。

  我發現我和森林裡的動物正在往相反的方向走。蟲魚鳥獸紛紛往北邊聚集過去,牠們都是要去小木屋的。地平線就好像蹺蹺板一樣,傾向北方了,我覺得我越來越難往前走。

  然而,我已經踏出森林了。接下來,我會去我該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