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術者之書 - 畫師之墓

  已經是第四天了。她沒有再來,我的新客人是羽毛鮮豔的鸚鵡。我不知道鸚鵡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但是我也很有禮貌的不去問牠。

  牠身上有美麗的彩色羽毛,但那在打草稿的時候沒什麼意義。而我現在,什麼也不想畫。偶爾我會調調顏料,幫我那疊鉛筆稿上色,但是總是不來勁。然後,我就會放下畫筆,讓顏料乾涸在那裡。

  我也乾涸了,再這樣下去,我什麼也畫不出來。

  小岩鷚蹦進我門裡。牠雙眼凝視著我,要我幫牠畫圖,可是我不想要。

  我呼出一大口氣,疲累的躺在地板上,頭靠著一塊枕頭。

  岩鷚無趣的蹦出門外。

  「嘎……嘎嘎嘎嘎嘎嘎……」

  烏鴉的聲音漸漸遠去。牠是否對我失望,我不知道。岩鷚是否對我失望,我不知道。可是我對現在的自己失望透了。再過七天就截止了,而我之前的兩個多月都在小木屋裡空磨時間,甚至想不到該畫什麼。

  跳舞絕對比畫圖輕鬆,她按照規律的步伐和自己本能就能夠躍動,而我可能有繪圖的本能,但繪圖沒有規律。

  「最近流行什麼畫風?」

  她曾經這樣問我。最近盛行的是「透視法」……但是,我是絕對不想追隨那種風格的。

  我動筆,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感覺。既然是表達感覺,就不會按照既成的規則去畫。

  所以我要追隨的是我想感覺到的東西。「指南針呢……?」

  我把指南針送給她了。不過,我是森林裡的人,我知道南方在哪邊。

  烏鴉沒有再停在門口那棵矮樹的樹枝上。不過也好,我背著工具,也打算出門了。

  有隻松鼠拿著一粒小小的果實在啃。牠的周圍有一隻個子比較小,毛色也比較淺的小松鼠繞著牠轉。突然,小松鼠停在牠面前,伏在地上,瞪大眼睛看著牠,邊看邊全身顫抖。然後,小松鼠迅速的跳到一旁,一下子就溜進樹林了。

  大松鼠不解的停下手邊的用餐動作,左右觀望一下,然後又繼續啃那顆果實。牠嚼了幾下,覺得怪怪的,就拋下吃到一半的果實,跟著剛才小松鼠跑掉的方向竄進樹林去了。就在這時候,小松鼠從另一邊的草叢裡冒出一顆頭,兩隻眼睛前後左右掃了一下,確定大松鼠不在了,就跑到泥地上撿起果實開始吃。

  我實在很想放下背包拿出我的紙筆把這一幕記下來。

  不過,有的感覺,就是一秒也不能遲的,要好好把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