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術者之書 - 畫師之墓

  在我的印象中,沙伊是個很高明的人,有時候她想出來的點子真的讓我相當驚訝。

  約定好集合地點之後,本來四處到各地遊歷的舞團成員們也一個個的聚在一起了,我、馨、阿浦勒斯、飛路,還有背著很多行李的沙伊。我是不知道她為什麼背著那麼多東西,不過至少我看到,其中一項行李是一本樂譜。

  「不用了,我自己有樂譜。」因為我是風琴手,而且是舞團唯一的樂隊呢。

  「看看嘛!」沙伊說。「說不定有妳沒有的譜啊。」

  還真的!

  「妳這次選的音樂是『Swigshdo』?」也就是,我對於她選了一首我沒把樂譜帶在身上的曲子,感到有點排斥。「嗯。」她回答得好像這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但我可不這麼認為。

  Swigshdo是詠歎大河的音樂。這是一首歌,是在河邊舉行祭禮時,祭司們唱的歌,而這絕對不是用來伴舞的。

  「妳覺得不能用這首歌嗎?」

  天哪,我當然是嚴正反對。

  Swigshdo的前奏速度是Lento,一分鐘四十拍,這麼慢的音樂要如何起舞?它的節奏是每小節七拍,也就是四拍加上三拍,光是變換步伐都能把人逼瘋了。更何況,在曲子的最開始,就出現了連續四小節一共七個五連音,編舞家從來都不敢妄想幫這種節奏配舞步。

  不過,我沒有告訴她我反對。每次沙伊的挑戰越是艱險,她展現的成果就越是漂亮,所以我不敢小看她。

  而且,我也好久沒練習這首Swigshdo了,今天就讓我和我的老搭檔再重溫一下舊夢吧。

  明天是我們「六角形」選出團長的日子。我們一直沒有個團長,既然大家在之前一年的休演期間已經四處去歷練過了,那麼應該能夠選出一名菁英來作為我們的團長。

  老實說,拿Swigshdo這種歌來跳舞的人,不是慘敗就是壓勝,我實在為她擔心。不過,我還是盡量鼓足勇氣,用右手小指按下手風琴上的第一個音。接著下來是連續七個分散和弦,整個樂曲中最高難度的前奏。要是到時候在台上我毀了,也就等於沙伊毀了,我會一輩子懊惱的。

  畢竟Swigshdo算得上經典藝術歌曲,我很久以前就學過了,沒理由失誤。嘖,說著說著我就失誤了。「抱歉,我失誤了。我們再來一次?」

  沙伊點點頭。我沒注意她剛才第一步是什麼動作,要是我注意到的話,可能會更快失誤吧。

  沙伊確定準備好了,她踮起腳。喔,她當然要用en pointe(「用腳尖來跳舞」)貫串全曲,她總是這麼做的。她平常有時候也會習慣性的踮起腳。不,雖然她的個子矮了點,不過我想那不是主因。

  我按下第一個音,然後有些膽怯的(因為剛被擊敗過一次)面對這七個複雜的和弦。

二、三、二、三、二、三、二、三、二、三、二、三、二、三

  沙伊像是在熱身一樣的用腳跟踏步,原地轉圈,雙手則懸在空中跟著節奏擺盪。畢竟是五連音,因此暫時沙伊用的是二、三、二、三的步伐,我還看不出來緊接著的一節七拍她會怎麼應付。

  第二次我成功的彈完前奏的前四小節,不過簡直是如履薄冰。接下來的慢歌或許可以讓我稍微放鬆一下?

Dandwelno Messerima Oyalves Svan
(飛逝如風捲沙塵之急流)

  我被不屬於我們兩人的歌聲嚇了一跳,不過在鍵盤上還是保持鎮定。我轉頭一看,原來是馨,她似乎是來看沙伊練習的。

  沙伊顯得不疾不徐,這次她大概將技術重點放在腳步,或許是為了凸顯這種比較特殊的節奏。我沒看過這種舞步,不過馨似乎很清楚,因此她在我們兩人都沒有預警的情況下輕盈的一跳,踏進沙伊的練習範圍。

  她就這樣像沙伊一開始做的一樣踏步轉圈,而沙伊則輕跳著,以馨為圓心繞圈。她們的舞步簡單,卻很有意思。我說很有意思,是指她們彷彿在敘述著什麼故事。沙伊輕柔的像風,也像風掃起的一片花瓣,我不禁看得入迷。

  「喔,對不起!我又弄亂了……」

  她們詫異的停下腳步。「妳弄亂了?」

  沙伊跟馨都沒聽出來,就我在這邊窮緊張,真是尷尬。「我們再一次好嗎?」我調整了一下手風琴的位置。

  「好啊。」馨興奮的說。我跳過前奏直接開始第一樂句。

  然後我就發現她們倆的舞步和剛才根本完全不一樣。

  芬的Swigshdo一曲終了,看到她讚嘆的神情,我的心情有些複雜。

  我不敢說我有多瞭解沙伊,但是我覺得她今天真的有點怪怪的。

  她的步伐變得比以往大,但似乎不是因為她心情愉快,反倒像是在硬撐。她的嘴角揚了起來,而平常她像微風吹起的落葉般輕舞時,她也該像落葉一樣出神忘我的。

  她旋轉的時候比以往快,當我踏進去配合她的節奏時,她一點也不慌張。

  可是,並非她臻入化境,相反的,我卻覺得她太過謹慎。

  不,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感覺到的。為了團長選拔,她一定很緊張,但她表現出來的會是異常的冷靜;她現在表現的並不是「異常的冷靜」,反而是「異常的壓抑」。

  但我並沒有試圖去瞭解真相,我只是安安穩穩的坐在地板上,哼著Swigshdo的曲調。